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小说:盖世兵王在线阅读

2017/11/28 8:38:4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盖世兵王
呸!谁要你特殊服务?

“什么?保镖?还贴身?这不可能!林叔,我绝对不答应!”

在华安集团董事长办公室内,传出了砰砰砰的砸桌子的声音。小百姓养生网

外面一些路过的员工吓得一哆嗦,一溜小跑,纷纷远去。

“小雯啊,林叔也是为了你好,你看这次你不就遇到了危险了吗?你可是国家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天才精英,绝对不能出现任何闪失。”

电话那头一个中年男子苦口婆心的劝道,话语中能听出疼爱之意。

“可是……”董雯气急败坏了,想要说什么却一时不知如何开口。

她刚从天南学院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正身心俱疲的休息,脑海里回忆之前那蒙面英雄救她的那幅帅炸天的样子,偏偏林叔打电话来了,还告诉她,上头将会派一个人二十四小时来保护她的安全。

保镖她不介意,可是贴身就让她难以忍受了,女总裁保镖系列的小说看了那么多,她还能不知道贴身保镖的含义?那可是吃喝拉撒住都得呆一块儿的主。

开什么玩笑?她可是董雯!是华安集团的董事长,昊天帝国科学院院长的千金!怎么可能接受一个陌生男人来贴身保护自己?

万一哪天来个霸王硬上弓,那不就失身了吗?

一想到这个,董雯头就更大了,一顿猛摇头,气得呼哧呼哧的。来自http://www.xbxys.com/

“小雯,你听我说,那小子是绝对可信的。”

“不行!”

一听这话,对面林叔的声音一下子就变严厉了。

“行了,没有可是与不行,小雯啊,我告诉你,那小子成为你的保镖也绝非那么简单的,以后许多问题是需要他才能解决,他这两天应该就来报道,资料呆会儿发给你,这不是和你商量,这是命令,必须执行!”

说完,林叔啪的一声,狠狠地挂断了电话,留下董雯一个人在那儿发呆。

“完了……难道我以后每天身边都要跟个臭屁虫?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董雯越想越感觉恐惧,她一向洁身自好,从来没跟任何男性走得太近过,对公司员工甚至那三个挺着大肚楠的股东都是冷眼相对,现在身边突然要多个贴身的男人,那还得了?

“不行!命令归命令,我得想个办法将那家伙挤兑走!开什么国际玩笑?我董雯智商卓绝,怎么可能还要一个小保镖来帮忙?”

董雯眼珠子转了转,很快,她眼中精光一闪,美艳的脸上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

时间一晃就到了第二天,一大早,董雯刚刚从别墅来到公司大厦,还没坐热乎,她桌上的座机就响了,是门卫打来的。

接了电话一听,眉头便微微皱了起来,不过很快,她娇俏的小嘴露出一抹弧度,点了点头:“嗯,没错,放他进来吧。”

十分钟后,办公室大门被敲响了,董雯说了请进之后,从门口走进一个脸上带着灿烂笑容,穿着一身黑色西装的青年。小说:盖世兵王在线阅读

“董小姐你好,我是叶龙,从现在起,我就是你的贴身保镖,将二十四小时在你身边保护你的安全。”青年笑着向董雯打了声招呼。

再一次看到董雯,叶龙饶是有心理准备,但这一刻看到她的瞬间,瞳孔微微有些收缩,恍惚间还有一股怦然心动的感觉。

这个董雯,真的太美了。

她坐在边上的沙发上冷眼看着自己,胸前一对绝对不小于E级的波涛几乎要从紧致的OL套装中撑出来,娇俏修长的身材前凸后翘。

特别是那一对修长的黑丝美腿再高配黑色高根,绝对是一件能引任何男人犯罪的可怕武器,拥有致命的杀伤力。

绝美的脸蛋白皙如玉脂,娇俏的小嘴上抹着一缕淡淡的浅红,却是那么的勾人心魄,微微一开合,樱桃朱唇在仙颜般的俏脸上仿佛有了灵魂,勾动了叶龙心脏都加速跳动了几下。原文xbxys.com

“唉,如此美人……看来,我这保镖不好当啊!”表面不动声色,叶龙心里却暗自感叹。

不用想也知道,这样的绝色美女,在整个羊城郡也是数一数二的,追的人不知道排到多远,有头有脸的人肯定多不胜数。

可越是如此,叶龙心中越是生出一股豪气,脸上更是洋溢出一股强烈的自信。同时,他也注意到了,董雯也在暗自打量着他。

其实叶龙长的也相当给力。虽然已经有二十五的“高龄”,可脸蛋看起来才二十二三岁,但偏偏又给人一种成熟稳重之感,并没有这个年纪的人应该有的浮躁。

一米八五大高个,长得阳光帅气,剃着平头。小说:盖世兵王在线阅读在平头侧边却有着一条雪亮的被递光头发如同刀疤一样的白线。

不得不说,这一道刀疤线将他的气质提升了整整一个档次,不仅潮流时尚,而且加上他原本帅气刚毅的脸庞,身上有着一股说不出的雄霸之气。

初见叶龙的真面,董雯还着实被他身上那种气质吸引了一下目光,心里暗叹长的倒还算不赖,而且看到自己这一身打扮并没有失神,更没有露出一幅猪哥相,还算说的过去。

不过转瞬间她便回过神,淡淡的抬头,一脸冷面女董的样子。

“你就是叶龙?”

“是的。”

“你奉谁的命?”董雯问道。

“这是机密。来自http://www.xbxys.com/”叶龙笑着说道。

董雯冷笑:“是吗,贴身保镖,那是不是睡觉也得跟我同床啊?”

叶龙很认真的摇摇头,然后笑着说道:“相邻两个房间就可以,嘿嘿,我有自己的道德操守。”

心里稍安,可紧接着董雯又一阵不爽,什么道德操守?难道你的意思是本姑娘配不上你吗?

冷冷看了叶龙一眼,她拿出了女老板的气势:“嗯,初次见面感觉还可以,不过如果以后有什么事惹我不顺心,我一定会把你开除!听明白了吗?”

董雯并不知道眼前这个大帅哥就是昨天救她的男神,否则就绝不会是这种冷淡的态度。

叶龙也没打算告诉她,而是笑道:“你开除不了我,这是我的任务,你同不同意我都得执行。”

“你……”

董雯瞪大了眼睛,没想到刚见面这小保镖就敢顶嘴,还不反了天了!不过她眼珠一转,便露出了的笑容,看向叶龙。

“叶龙,你现在既然是我保镖了,那正好我呆会儿就有件麻烦事儿,你得帮帮我!”

叶龙微微一愣,笑道:“原则上我只负责保护你以及帮助你发展华安集团。是不提供其他特殊服务的。”

“呸!谁要你特殊服务?果然是个人面兽心的家伙,你们男人就没一个好东西!”董雯羞怒道。

这一下叶龙算听明白了,连忙解释道:“你误会了,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什么意思?”董雯瞪着眼,接着她自己顺了顺气,又说道:“算了,不跟你计较这些。呆会儿有个混蛋要来约我,你帮我赶走他。”

“这个应该可以。”叶龙点了点头。

董雯表面满意的点点头,暗里却恨得牙痒痒:“哼,混蛋,等着吧,看我呆会儿怎么让你难堪!我会一步一步让你得罪那些混蛋公子和土豪,直到他们把你逼走为止!”

办公室一时陷入沉默,董雯坐到办公桌前,而叶龙干咳一声,干脆来到沙发上坐了下来,拿起报纸开始看。

这么不客气的作派,让原本对董雯稍有的一些好感顿时化做虚无,冷眼看向了自己办公桌上的文件。

不大会儿,门外就传来一阵男人的笑声,在不断的跟路上一些人打招呼,显然轻车熟路,很快脚步声便停在了办公室门口,办公室门被轻轻敲响,门外的家伙就直接推门进来了。

叶龙抬头一看,不由皱了皱眉。

这是一个穿着一身名贵青色西装的青年,脸上的笑容几乎跟菊花一样灿烂,就是看着让人有点儿恶心。

这家伙竟然还梳了个大背头,怎么看都是个有钱有势的世家子弟。

“雯雯,早啊,昨晚我说的事……咦?你是谁?”刘铭话说到一半,看到边上的叶龙,声音就变了。

看到这孙子一脸的奸滑相,叶龙还真没什么好感,这种脸变的极快的人,以他的经验判断,就不是什么好人,所以,对待董雯时的和驯瞬间变成了冷面脸。

“我是董雯的保镖。请问你找我老板什么事?”

“保镖?”刘铭狐疑的望着叶龙,随即大怒:“妈的,你一个小小的保镖竟然也敢呆坐在雯雯的办公室,好大的狗胆!还不快滚出去?我跟你老板有正事要谈!”

噌!

叶龙眼中寒光一闪,猛的站了起来,一个大跨步瞬间来到刘铭面前,冷冷的俯视他。

“孙子,你再说一遍?”

刘铭吓了一大跳,然后仰起头看着比自己高出差不多一个头的家伙,忍不住咽了咽口水,这一下子,着实被吓得腿有点儿发软。

可紧接着他就反应过来,勃然大怒,倒退一步,羞怒道:“妈的,你算什么东西,凭你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野杂碎,也敢这么跟我说话?你知道我谁吗?”

这最后一声他是大喊出来的,门外他的守护保镖一听这声音,急忙就冲了进来。在看到叶龙的瞬间就了解是怎么回事了,当即七八个人一下就将叶龙围个水泄不通。

“哼,垃圾玩意儿,什么东西!”刘铭不屑的撇撇嘴,顿时换上一幅笑脸,刚要走向董雯。

可就在这时,啪的一声响起,他只觉眼前黑影一闪,脸上就被抽了一巴掌,一个趔趄,就摔倒在了一边,脸当时就肿了起来,黑紫黑紫的。

暴力是不能解决问题的

刘铭一瞬间就被打懵了,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叶龙。

就连他那群保镖都傻在那里,董雯更是目瞪口呆,她认识刘铭这么久了,从来没见过这家伙被吃过任何亏,更别说被打了。

她也完全没想过,叶龙胆子大到这种程度,竟然这么霸道,一言不和就抽人大嘴巴。

“狗杂种,你……你竟然打我?”

刘铭终于回过神来,一对眯眯眼中露出疯狂的杀机,脸色涨的紫红,也因爆怒引起脸上的剧痛,痛得他倒吸口凉气,心中的怒意已然汹涌澎湃。

“王八蛋,你们还他妈愣着干什么?将这个杂碎给老子活撕了!”

“是!”

八个保镖一声大喝,急忙冲向叶龙。

他们是见过刘老板手段的,如果老板吃了这么大亏不能找回场子,那他们将会比死还难过。

“人渣一样的东西,只知道仗势欺人,看你这样就知道你没少干坏事,今天就代你老子好好教训你!”说话间,叶龙目光一闪,挥拳就打在冲在第一个的保镖脸上,一拳就直接将他打懵圈了。

紧接着,其他七个保镖微微愣了一下之后,依然视死如归的冲来。

如果换成一般的保镖,这七八个人随便出一个都能对付,他们也都是特种部队走出来的老兵,个个都是精英。

可惜的是今天遇到的是叶龙这个兵王之王。

“咔!”

叶龙拉过一个保镖,一拳打在他的胳膊上,在他吃痛之际,猛的一推,就将他推倒向边上,一下拦截住了另外两个保镖,三人一起狠狠摔在地上。

与此同时,叶龙又侧身一个侧踢,硬生生将一个五大三粗的家伙踹飞出三米远,砸在衣柜下。

四周其他保镖都吓傻了,这是什么身手?又猛又快,而且出手又准?快得他们都快无法反应了。

一时间,剩下的几个都不敢上了。

“妈的,干什么吃的,老子花那么多钱养你们,是养一群猪吗?还不快上?今天要是不将这小子打出屎来,回去老子扒了你们的皮!”刘铭捂着脸竭斯底里的大吼,脸上的剧痛让他眼中的怒火像要化为实质,似乎要烧出来。

他从小到大,还从来没受到这么大的屈辱,今天这个场子要是找不回来,他以后还怎么在圈里混?

只可惜,他之前能横行不忌是因为还没遇到叶龙,今天遇到,也只能活该他倒霉了。

剩下的四个保镖听到刘铭的话后,相视一眼,一咬牙,再度冲上来。

可是,注定结果一样,叶龙一记回身肘击瞬间打在身后想偷袭的家伙身上,同时正面又横冲出一脚,正中正对面的保镖肋骨。

一声咔嚓脆响,两个保镖惨叫一声,倒飞出去,嘴角溢出鲜血,已然失去战斗力。

剩下的两个保镖一左一右冲来,叶龙神色平静,在他们的拳头将要打到他身上的瞬间,他猛退一步,两人的拳头正好在空中相撞。

咔嚓!

又是一声脆响,两人惨叫出声,不断退后狠狠的甩着手,显然用力过猛,手指骨折了,指关节上都出现了紫黑色的肿涨。

叶龙上去一人一脚,两人瞬间被踹飞,而后他冷笑一声,目光平静的来到了一脸呆滞的刘铭面前。

此时,剩下那三个还有战斗力的保镖也终究是不敢过来了,有些畏惧的看着叶龙,咽了咽口水,脸色苍白。

可叶龙在部队是嚣张霸道出了名的,出手绝不留情,而且,他也清楚,如果不出手,那三个保镖回头也肯定没好果子吃,所以,他冷冷看了刘铭一眼,上前几步,一拳就打在一个没反应过来的保镖腮帮子上,另外两个也被他三两下干净利落的撂倒。

最后,当叶龙再次来到刘铭面前时,整个办公室里只剩下了一片哀鸣声。刘铭更是全身哆嗦的看着叶龙,使劲儿咽了咽口水,脸色煞白如纸。

“带着你的人滚吧。没事别来找我老板麻烦,她不喜欢你,听见了吗?”

“听……听见了。”刘铭哆嗦着点点头,额头上全是虚汗,看了看地上那些保镖几眼,一步一步颤抖着向办公室门外走去。

他的保镖也一个个相互搀扶着,苦笑着冲叶龙点点头,一拐一瘸的向外离去。

叶龙冷眼看着他们远去,这才重新回到沙发上,看向还有些发呆的董雯。

“老板,已经把他赶跑了,应该没胆子再找你麻烦了。”

“你……你竟然把刘铭给打了?”董雯呆呆的看着叶龙。

“怎么,很有背景么?”

回过神来的董雯先一是愣,紧接着摇了摇头,俏脸虽然还有些发白,但她依然故作轻松的说道:“没,也没什么背景,家里有点儿钱而已,你别放在心上。”

叶龙眼睛微微一眯,笑了笑,没说什么,像是什么也不知道一样。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叶龙正想说话呢,董雯先发话了,而且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叶龙,暴力解决不了问题,甚至很可能只会带来更多的麻烦。你以后还是低调点儿吧”

说着,她还有些心有余悸的看向地上的丝丝血迹。

“放心吧,我会尽量低调些的。”叶龙笑道。

但这笑容落在董雯眼里却有些可怕,之前对她也是这种笑容,还没觉得怎么样,可经过刚才那一幕,她发现,她心底一下子对这神秘的保镖产生了一些恐惧心理,这家伙太暴力了。

这也更坚定了他要将叶龙赶走的决心。

“哦对了,你的华安集团最近发展不是很顺利吧?”叶龙突然问道。

“你……你怎么知道?”董雯皱起了眉,她想起了林叔的话,顿时警惕起来:“你问这个干什么?”

“干什么?帮你解决问题啊!你将公司目前的情况整理一下化为资料给我,我看一看,帮你分析分析。”

“什么?”董雯难以置信,这家伙竟然真的要插手自己公司的事务,这绝对不行!

“哼,你算哪根葱?就凭你也想看我公司的资料,没病吧你?”

冷冷的呛了叶龙一句,董雯看了看表,果断转身向门外走:“我正好要去开董事会会议,你不用跟来了,就留在这里吧,顺便叫保洁把办公室收拾一下。”

然而叶龙却咧着嘴笑着站了起来。

“董小姐,贴身保护你是我的任务,除了睡觉、方便等隐私情况,我几乎都要跟在你身边的,这是我的职责,你该不会要让我难做吧?”

“你……”董雯气极,可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害怕,最终只能气得一跺脚,冷哼一声,向外走去。

叶龙笑着跟在后面,目光中却露出几缕深邃。

董事会议

其实,叶龙一上来对就刘铭出手是一早就设定好了的。

他能成为战狼大队长,靠的不仅是过硬的实力,更有惊艳绝伦的智慧。整个战狼大队,可以说,在文韬武略上,除了那些当了几十年首长的老家伙,甚至有时候,一些老辈人物一不小心都会着了他的道。

所以叶龙可不会像表面上那样冲动鲁莽,几乎都是谋定而后动的,做事向来都是一环套一环,留着一层层的后手,否则也不可能带着战狼在全世界转战这么多年,离开部队时依然是个白白嫩嫩的大小伙子。

所以,昨天接到帝国一号大首长的电话之后,叶龙就已经将保护董雯这件事进行了深思熟虑。

他试着站在首长那样的国家高度去看问题,最终还真分析出了一些不同寻常之处,经过深度思考,再结合自己的绝密任务分析,他想到了一个极大的可能。

后手!

没错,董雯就是首长拟定的后手之一,包括自己,也是首长安排的后手。站在那样的伟人的角度,做事想事必定深谋远虑,不可能只考虑现阶段的情况,还要考虑到几年十几年甚至上百年之后的事情。

因此,在想明白某些问题之后,才有了今天叶龙开口要帮董雯解决集团内部的原因,也有了他打刘铭的原因。

他在接到保护董雯的命令之后,当晚就展开行动,将董雯在羊城的人脉关系查了个清楚。

这个刘铭作为董雯的追求者之一,正好就落到了他的调查名单之中。

不查不知道,这刘铭竟然是羊城郡郡公安局局长的儿子,这还不算,他还是羊城郡大郡主的侄子!

这样权势滔天的背景,足以让刘铭在整个羊城同辈中横着走了。

根据这个信息,叶龙深处查了一翻,还真查出了一个年轻一辈圈子中流转的一句话。

羊城有十一骄子,七杰三少一天骄!

刘铭就是三少中的一少,也是三少之首,可想其背景之大,有多么惊人。

正是查到了这些资料,正是知道了刘铭是个什么东西,叶龙一翻思虑后,最终才做出暴打刘铭的事,为了这件事,他可是做了一系列后手准备的。

“嘿,这董美人还想坑我?别看你长的漂亮,看来我还得找个机会好好敲打敲打你才行。”望着前面踩着高跟走路喀喀直响的董雯,叶龙欣赏她完美的背影与曲线,眼眸中露出高深莫测的目光。

这种目光要是落到昔日部队战友的眼里,那可是要出大事的,注定要有人倒霉的节奏!

“看够没有?不去我关门了!”

不远处,走到电梯门口的董雯美眸一瞪,恶狠狠的看着叶龙,看到他愣在那里,便气不打一处来,怎么看怎么不顺心,哪怕他长的确实挺帅的。

“哈哈,走神了,走吧!”

叶龙也不计较什么,笑着大步上前,几步就走到了电梯内,董雯白了他一眼,按了按钮,电梯向上开始升去。

一分钟后,电梯停在了顶楼五十楼。

叶龙跟着董雯走出,很快便来到了一个会议室门口,上面写着“董事会议室”。

“呆会儿你别乱说话,那三个混蛋可一直找借口在找我的茬,万一被他们抓住机会,恐怕又要对我进行打压,听到没有。”

“好,没问题!”叶龙答应的非常爽快。

董雯心里却没底,不过叶龙他肯定是赶不走了,也顾不了这么多,一推门便率先走了进去。

叶龙跟着进来,目光一扫,一眼就看到了那巨型会议桌上坐着的三个人。

三个人皆是大腹便便,前头一个带着黑框眼镜,脸上胡子都白了一些了,皮肤较黑,肥头大脸,满面油光,笑起来非常灿烂。

只是他盯着董雯的目光深处却藏着一抹异样的光芒,不过在叶龙看去,显然没打什么好主意。

第二个是个中年人,又高又大,身体不胖,但也大腹便便,正笑着看着进来的董雯,露出两排黄森林的大黄牙。

第三个比较矮,是个矮挫胖子,四十左右,圆滚滚的,像个球一样,他不像另外两人穿着西装,他很随性,穿了一条大花裤衩子,上面是背心。看到董雯走进来后,毫不遮拦的咽了咽口水,哈喇子差点儿就流出来了。

“大股东你来了?”第一个带眼镜的黑胖子笑着望向董雯,随即笑眯眯的望向董雯身边的叶龙,“这位是……”

“三位老板你们好,我是董小姐的保镖,专门负责欺负那些想欺负董老板的宵小之辈的。”叶龙笑着自我介绍。

可这话听在这三个老家伙耳朵里却怎么也不对味儿,不过他们也都是老奸巨猾的人,不动声色,笑着点了点头。

“贺叔、秦叔、赵叔早。他是我的保镖,负责贴身保护我,不过他可以完全信任,公司的机密绝不会泄露。”说着,董雯不等三人说话,又指着三个老家伙看向叶龙。

“这位是公司二股东贺连顺贺叔,这是三股东秦与明秦叔,四股东赵安意赵叔,以后你跟我一起叫叔就好。”

“好的,见过三位叔。”叶龙非常客气的说道。

看到叶龙竟然这么给面子,董雯瞪大了眼睛,按她的猜想,这暴力狂不是应该很不给自己面子的冷眼相对吗,然后与三个老家伙顶杠,怎么突然变这么乖巧了?

心里想着,董雯也不动声色,笑了笑,而后便坐了下来。

“呵呵,既然小雯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们这些当叔的还能说什么。”贺连顺心里虽然不开心,脸上却笑道,说着,他挺了挺肚子,换个比较正式的姿势后,脸色变得微微严肃起来。

叶龙与董雯坐下,在董雯这个大股东的示意下,会议正式开始。

“三位叔,如今我们华安集团的形式,大家先谈谈看法吧?”

“小雯呐,你要说起这个,贺叔不得不再劝劝你啦!”贺连顺立马换上一幅苦脸子,开始诉苦,“你也知道,我们目前最大的合作意向商是野谷集团,他们东野帝国的人要求虽然很高,但是出手却还是很大方的,目前华安集团的发展已经进入一个瓶颈阶段,如果不能与野谷这样的大型集团商达成合作上的共同发展,对于咱们集团将是巨大的损失啊!”

“是啊小雯,不是叔说你,你的脾气太倔了,其实那事儿也并不过份,也许人家只是想试试我们集团的诚意呢?现在摆在眼前这么一个天大的好机会。如果能够与他们签下合作意向合同,对华安来说简直就是如虎添翼,秦叔这也是在为你好啊!”中年男秦与明也苦口婆心的说道。

叶龙一开始还没怎么在意,可在听到野谷集团的时候,眉头不由皱了皱。这是东野的一个大型集团啊,在羊城实力深厚。这半个月来一直是他重点侦查的目标,没想到华安倒是与野谷集团快要合作上了,不过似乎还未达成共识。

此时董雯脸色却一下子冰寒下来,她之前的本就挤出来的笑颜一下子变成一幅冷冰冰的黑脸。甚至她还狠狠的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

“贺叔,秦叔,我知道你们的意思,但那件事是不可能的,你们就不用想了。企业家哪有这么龌龊的?而且东野人野心勃勃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打从一开始我就不同意过早跟他们接触,可你们却偷偷与他们开始洽谈,根本没有与我商量过。这件事我是绝对不可能同意的!”

说着,董雯寒着脸转过了头,气得胸前一阵起伏,看得三个老家伙眼都快直了。

打的天经地义

“什么事啊大小姐?发这么大脾气?”叶龙抱着胸躺靠在椅子上,笑着问道。

“与你无关,你闭嘴!”董雯正在气头上,对叶龙又没好感,便冷冷的呛了回去。

叶龙哈哈一笑,没在意,而是望向对面三个老家伙。

“贺叔,能不能说是怎么回事?我说不定能参详参详,帮你们出出主意呢,我这小脑子,转的老快了!”

叶龙此时说话笑容可掬,神态憨厚,绝没有一点点老谋深算的模样。三个股东也本就没将叶龙放在眼里,不过他们身份在那儿,再加抱一丝希望,便由三股东秦与明说了情况。

原来,前段时间,由贺连顺牵头,他们三人与野谷集团进行了初步的洽谈,商讨了战略合作,以寻得相互促进发展的机会。

而野谷那边也非常爽快就同意了,还大赞华安集团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企业。不过,要签订合作合同,野谷那边却提出了一个条件。

那就是华安集团的大股东必须亲自去请他们,并且要摆下一场酒宴,以便正式签订合作协议。

“您姓叶是吧?唉……小叶啊,你看,就是这么回事。野谷那么大的集团,要求咱们集团大股东请他们赴宴,这再正常不过了,毕竟酒桌上签字比在办公室里总轻松的多吧,还能大大的拉近与野谷集团的关系,增进昊天帝国与东里帝国的团结,可是……”

贺连顺一脸忧愁的看着董雯,深深叹了口气,一幅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秦与明与赵安意也都露出一幅惋惜痛惜之色。

叶龙心里冷笑连连,不过他眼珠一转,表面上装作生气的看向董雯。

“老板,要我说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人野谷集团正大光明的要与咱华安集团签定合作意向,一点儿没错啊?请人吃顿饭,你这大股东去不也是应该的吗,你这可就有点儿不讲道理了!”

啪!

董雯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秀白的小手都拍红了,她瞪大了眼睛,美眸中差点儿没喷出火来,盯着叶龙。

“你懂个屁!你知道野谷集团具体要求?”

叶龙一愣,摇了摇头。他还真是头一次见这么漂亮的美女发火,竟然还爆了粗口。

董雯冷笑一声,说道:“野谷集团的洽谈领导是副董事长河田山佐,那根本就是个老流氓,这些年借着洽谈合作的事,已经糟蹋了多少我们昊天国企业的漂亮女白领与董事?他甚至要求我去请他赴宴的时候,一定要穿昊天国的旗袍,以彰显昊天国之美,进行两国文化的深度交融。哼,深度交融?说的比唱的好听,是个羊城人都知道,那老家伙根本就是个旗袍控!”

说到这里,董雯的怒气终于爆发到极致,啪一一巴掌又拍在了桌子上,吓得三个股东都震了震。

随即,贺连顺苦笑道:“虽然如此,但那些洽淡过的公司不也都得到了长足的发展吗,野谷集团的资金可是非常雄厚的,如果能与他们签定项目合作,那华安在短时间内就能形成井喷式的发展啊!现在华安集团最缺的可就是资金了!”

“是啊,小雯啊,为了整个华安集团,你稍微委屈一点又怎么样呢?毕竟是为了集团好嘛!再说了,只要小心一些,那河田也不过是吃点豆腐又能拿你怎么样?”秦与明笑道。

“放屁!委屈我?怎么不委屈你女儿?”董雯暴怒,狠狠的盯着秦与明,身上女总裁的霸道一时展现无两。

顿时,贺连顺脸色阴沉下来,黑着脸道:“董雯,你别太不知进退,这次订单可不是寻常一两亿的订单,很可能将关系到未来十几亿甚至上百亿乃至更多的长期合作项目,如果这个合同黄了,华安别说发展,内部都很可能出现问题!委屈你一下又能怎么样?”

“是啊,董雯,虽然你是大股东,手里有一票否决权,但是,我们三个的股权加起来远远高过你,如果你非要执意否决,我们也并不是不能强力推行一把的。”秦与明脸色也有些冷下来,“再说,你天生丽质,如果不在这大好年华好好的发挥一下热量,等将来,怕是也没那机会了。”

董雯怒极反笑:“哦?是吗?如果我不同意,你们还能强行将我拉去陪那河田山佐不成?”

赵安意盯着董雯,咽了咽口水,但却嘿嘿笑道:“不会不会,哪能啊,不过,我们三个如果联手,将你这大股东架空还是有可能的,到时整个华安里你将没有什么话语权,跟一个空架子没什么区别了,这个结果,你想要吗?”

啪!

桌子突然猛的被一巴掌拍响了,吓得三个老家伙心脏都快跳出来了,但这一巴掌却不是董雯拍的,而是叶龙拍的。

贺连顺大怒,指手刚要指责叶龙不懂规矩,没大没小,可叶龙却先说话了。

“他娘的,还反了你们三个老王八羔子,怎么的?软的不行来硬的啊?要不,我也给你们硬一硬?”

叶龙冷冷的盯着贺连顺三人,拳头关节揉的咔咔直响。

“小……小子,你……你想干什么?”贺连顺看到叶龙竟然向他走过来,吓了一大跳,他虽然还不知道叶龙之前揍刘铭的事,但他那猪一样的身材,怎么可能是职业保镖的对手?十个也不够人家一只手打的啊!

啪!

生脆的一巴掌抽在贺连顺脸上,直接将他抽歪倒到地上,牙齿都脱落了两颗。这声音听着就痛,更别说此时在地上惨嚎的贺连顺了。

与此同时,叶龙啪啪两巴掌正反两手抽在了秦与明与赵安意两人脸上,两声脆响也一下将两个老家伙抽懵了。

三人一起在地上惨嚎,好一阵子才渐渐适应,脸上已经浮肿一大块。

“妈的老东西,为老不尊,竟然还敢强迫我老板去做事?谁他妈才是大股东?”叶龙一把揪起贺连顺吼道。

“小子,你……你……你竟敢打人?这里是华安公司,你快放手,否则我要报警了!”贺连顺嘴角溢血,虽然心里怕的要死,但依然死倔的喊道。

“报警?”叶龙冷笑,“好,你报,老子让你报!老板,呆会儿警察来了,你露个肩膀,就说这三个老王八羔子要非礼你,我负责保护你,打的天经地义,指不定看守所里他们还能混个脸熟呢!”

闻言,董雯一愣,然后点点头。虽然依然冷着一张俏脸,但目光深处看向叶龙的神色有些感激与吃惊。

“你你你……”贺连顺被噎得说不出话来,他从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加上脸上的剧痛,气得吭哧吭哧的,只敢干瞪眼。

报警却真是不敢了,没办法,女人有天生优势,这件事,他们根本讨不到任何便宜。

“我说过,我专门欺负那些想欺负我老板的人,没想到啊,你们三个龟孙竟然还敢当我的面欺负我老板!道歉!谁敢不道歉,老子拔了他的牙!”叶龙瞪大了眼睛,凶狠的盯着三人,简单粗暴的吼道。

这一嗓子,吓得三个家伙连忙冲董雯道歉。

“小雯,我们错了,我们不该逼着你去签合作,我们再也不会逼你了,对不起,对不起!”

“我们知错了,快让这叶兄弟住手吧,这万一出了人命谁也担当不起啊!”

“对不起,我们错了,董事长,对不起对不起!!”

三人一道歉,董雯脸色也好看了些,这才冲叶龙非常有模有样的挥了挥手,淡淡的说道:“算了,小小惩戒一下就可以了。”

“好的老板。”叶龙脸色一变,顿时露出灿烂的笑容,然后亲自将三个老家伙一个个扶上位置让他们坐好,态度好的贺连顺三人心惊肉跳。

连董雯都瞪大了眼睛,她发现,自己对于这个叶龙真的伤透脑子都想不明白,这家伙到底在想什么?

然而这时,叶龙重新回到董雯身边后,笑着望向贺连顺三人,问道:“哦对了,三位股东啊,你们之前谈到哪儿来着?”

贺连顺三人相视一眼,皆脸色发苦,他们其实不想回答,可他们知道,这个年轻人问出了问题如果不回答肯定没好果子吃。

最终只能由贺连顺出面开口。

“呵……呵呵……谈……谈到让小雯摆酒宴请河田董事长……签合同……不不不!我们不会让小雯去了,别打!”

贺连顺看到叶龙半途一瞪眼,吓得差点儿没尿裤子,急忙辩解。

直到看到叶龙果然平静下来没出手,他长长松了口气,只是目光深处却闪过一抹怨毒之色。

就在这时,叶龙却啪的一拍桌子,吓得三个股东一哆嗦后,他才一脸吃惊的说道。

“哎呀,老板!这与野谷集团签订合作意向,那是天大的好事啊,这个酒宴必须要摆啊,你怎么能不去呢?”

此话一出,四周皆寂,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叶龙,脑子像是短路了一样。

他欺负我!

“怎么?我说的有什么不对吗?”叶龙一脸惊奇的看着众人。

三大股东气得脸皮直抽,一个个想狠狠的拍桌子,然后站起来指着叶龙鼻子破口大骂,只是理智战胜了冲动,他们到底还是没敢这么作死。但心里却将叶龙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个遍。

董雯一开始也是极其气愤,原以为这家伙帮了她一把,回头还想请吃个饭奖励一下什么的,可现在看来,明显是要把自己推入火坑啊。

但是她转眼一想又不对,虽然她还不了解叶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但是怎么看都不像是吃亏的人,这点从他那严重的暴力倾向就能看出来了。

这么一想,董雯隐隐觉得,叶龙说这翻话,似乎也没那么简单,便美眸狠狠的瞪着叶龙,想看他怎么说。

“咳……那……那依叶先生的意思……”贺连顺强压着心头的怒火,尽量平静的看着叶龙,脸上甚至还硬生生挤出了一丝牵强的笑容。

叶龙脸上露出无比灿烂的笑容,看向几人脸色发紫。

“好说好说,其实道理很简单粗暴。我想问,这野谷集团是家东野帝国的企业对吧?”

众人点头。

“那不就结了?赚东野人的钱,天经地义。这还有什么好考虑的吗?”叶龙一本正经的说道,“不是我说你们,这件事,早就该提上日程了。”

贺连顺三人连哭的心思都有了,这姓叶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不过他们也没敢多问,也就是心里诅咒一翻罢了,表面上还得把套路走完。

“哈哈,原来叶先生也跟我们想一块儿去啦,那真是太好了。”秦与明虚情假意的笑道。

叶龙没理他,而是笑眯眯的看向董雯:“老板,既然要赚人家的钱,怎么也得请人家吃顿饭不是?不然于情于理说不过去啊,这样,明天你就去吧!”

“啊?”董雯看着叶龙,她没想到叶龙真要让她去。不过她也确实冰雪聪明,看着叶龙似笑非笑的眼神,这才想到,叶龙可是她的贴身保镖,去哪儿不得跟着?

顿时明白了叶龙的心思。

“那……好吧,明天就去看看再说。”董雯选择了信任叶龙一次,但也没将话说死,否则万一被姓叶的坑了一把,那可就万劫不复了。

董事会义就这么散了,当天下午,叶龙忙活了自己办公室的事。

在他的要求下,让董雯重新挑了个大的会议室,打算将它改成一个办公室套间,一个在外,一个在里。

这个董雯倒是没怎么反对,虽然她迟早要将这姓叶的赶走,但暂时还需要他顶一下风,表面功夫当然要做到位。

不过叶龙一句话之后却令她气得发飙。

“哦,对了,老板,里间的办公室归我,你每天要接见的人多,就在外间办公吧。还有,我的办公室你是不能进的,知道不?而且,等我们晚上回家之后,同样也要这样设计一个办公室。最后一点,你我的睡房虽然是相连的,可一旦有危险,我不容易救你,所以,两个房间必须打通,装一个落地窗。”

“什么?”

董雯瞪大了眼睛,脑袋嗡的一声就大了,让一个陌生的大男人睡她隔壁就已经很让她没安全感了,特别这家伙还是个暴力狂。

现在竟然还要将两个房间打通,装一个滑动落地窗?

那还得了?这混蛋要是晚上一个猥琐,偷偷的……

董雯不敢再想下去了,这简直就是要她的命啊。

“不可能!绝不可能!”董雯俏脸上满脸布满寒霜,她猛的站起来一拍办公桌,暴怒道,“办公室的要求我勉强能答应,但打通睡房的事你就不要痴人说梦了。我跟你还没熟到那种地步!”

“你不答应我自己也会打通的,叫也没用。是我保护你又不是你保护我。”叶龙淡淡的看了董雯一眼,毫不在意的将目光收回放到了报纸上。

“你这个无耻的登徒子,我一定会让你滚蛋,你给我等着!”

说罢,董雯唰的一把拿起电话,冷冷看了叶龙一眼,然后拔了个号。

很快那头传来熟悉的声音。

“林叔!我受不了了,你一定要将这个混蛋叶龙弄走,他根本就是一个不要脸的禽兽!”

“怎么了小雯,怎么这么大火气?”林叔传出慈爱的笑声,“是不是那小子欺负你了?不能啊,那老东西跟我说这小伙子靠谱的很。”

“一点都不靠谱,他欺负我了!”董雯委屈的说道,甚至撅起了小嘴,也不在乎当着叶龙的面。“这个混蛋竟然要将我和他的房间打通,这种事你让我怎么忍受?林叔,反正我不管,你一定要将他弄走,否则,我不干了!”

“什么?”林叔那头一惊,随后便传出一阵怒火冲天的声音,“不干了?董丫头,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是一名合格的党员!服从命令是你的天职,你说不干就不干了?你将国法置之何在?啊?还反了天了你。你这样做对得起国家,对得起你父亲,对得起那么多培养和期望你的人吗?还是说,你还忘了当初你当着我的面立的誓言?”

林叔一翻话,说的董雯一下子哑巴了,听着电话一句话也没敢说,但叶龙从边上看去,却分明看到了她沉默着,眼角滑落一滴眼泪。

但那头林叔却并未停止,反而更严厉的说道:“董雯,你听好了。别说我不给你机会,也是最后一次机会,你告诉我,交给你的任务,你能不能完成。如果能,那就一切听从叶龙的安排,如果不能,你爱上哪儿上哪儿吧!”

几乎没有犹豫的,董雯顾不得擦去眼角的眼泪,急忙道:“我能!”

“哼!记住,全力配合叶龙。”

咔!

电话被挂断了,只剩下董雯呆若木鸡的立在那里拽着电话。

叶龙离得不远,将林叔的声音听了个清楚,他表面平静,但内心多少有些愧疚。

所以,他还是打算给董雯吃颗定心丸。不过叶龙就是叶龙,哄女孩子可不会温温柔柔的,依然是那么粗暴狂野。

“行了,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刚把你怎么了似的。”叶龙架着二朗腿,说道,“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你就放一万个心吧,我是一个军人,有自己的道德素养。所以,趁早把你那些花花肠子全给老子塞回去,我对你没兴趣,听懂了吗?”

“你……你才花花肠子呢,你就是个混蛋!”董雯气得发飙,直接将办公桌上的一本书砸了过去。

叶龙甩头潇洒的躲开,而后摇了摇头,懒得理她。他看起来像是在报纸,其实,一直在思考关于与野谷集团的事。

过了好一会儿,董雯看叶龙没理她,突然弱弱的问道。

“你……你说的是真的?”

“嗯?什么?”叶龙思绪被拉回来,看向董雯。

“你说你不会欺负我的对吧?”

“我没说啊?”

董雯一听,急了:“啊?你……你说话不算数!”

“我说我对你没兴趣。我确实没说不会欺负你啊!不过我不会对你有所图谋,你放心吧。”

“你……”董雯气得牙根直痒痒,她发现,跟这个叶龙实在难以沟通,最终只能冷哼一声,别过头去。

盖世兵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西柚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西柚文学)或者(xiyouwenxue),关注后回复 盖世兵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第一届“路美交通杯”全国诗歌大奖赛优秀作品展(四)

    第一届“路美交通杯”全国诗歌大奖赛优秀作品展(四)031《风筝飞》我不止一次的想你是风筝我是线当你离我飞远无论多远就是风把你吹偏再吹偏甚至盘旋再盘旋最后也要落在我的心田我不止一次担心你是风筝我是线当强烈的劲风把你吹向高高的宇宙我害怕手中的线不能丈量彼此的距离甚至扯断你可以任意找一个位置降落可我呼唤你的倦容从此响成了夏树上的知了依恋着你曾经升腾的地方呼唤呼唤千遍万遍凭誓言劝自已或许你把亲近拉成了遥远于是我不止一次憧憬你是风筝我不再是线我要化作鸟飞成云的姿态与你缭绕天空032《我工作在丹江漂流的下游

  • 【了解】同心的马燕为何能感动整个世界?

    关注我哟中国作家莫言获得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后,一位西方读者想买一本莫言的书看,因为不太清楚具体书名,就按照作者名字在亚马逊网站搜索。花15.99美元买回来一看,作者却不是莫言,而是中国宁夏一个小姑娘马燕。【了解】同心的马燕为何能感动整个世界?这也难怪,英语世界里把莫言(Moyan)当成马燕(Mayan)的人一定不少。这个读者没有大发雷霆,读完全书后反而十分高兴,认为自己犯了一个“幸运的错误”!奇特的来历宁夏西海固,1972年就被联合国粮食开发署认定为不适宜人类生存的地方。这里有一个女孩,用稚

  • 「小小说」女方主动更容易获得幸福

    1她在那里坐着,似在等待什么。一个认识她的人从那里经过,看到她在那里傻傻地坐着,就问:嗨,你在等人呀?是的。认识的人说:我昨天也从这里经过,坐着车,没来得及和你打招呼,也看到你在这里等待。你都等几天了吧?是的。等谁呀,可以告诉我吗?她就指了指对面那座军营。认识她的人说:你喜欢上了一个兵哥哥,你在等他出现?她说:对。她知道你在等他吗?不知道。他根本就不认识我。那你在这里等他似乎没有什么意义啊。他有时和战友出军营,我能看他一眼就满足了。你写好一封信,下次他出来时,就塞给他。能行吗?能行。2那天,她终

  • 摄影:一只眼睛看世界

    盛鑫煜艺术家国际推广平台AlbertWatson,出生于1942年的苏格兰摄影师,从出生起就右眼失明。他是20世纪最具影响力的摄影师之一,要约请他拍摄杂志的大片,就连《Vogue》和《HarpersBazaar》的名记们都得排队等上几个月。Watson赢得了无数的荣誉,几张上世纪90年代为KateMoss拍的照片就在佳士得以30余万元成交。他在业界的最大特点,就是能够对付任何一种主题的拍摄,同时总会带给人与众不同的个性。Watson作品不计其数,涉及面也很广,包括电视作品、商业平面广告、电影海报

  • 人生没有不幸福,只有不知足┃想念自己

    【原创:《吾爱非爱妮可不可》千首诗歌!其他诗词等原创作品数百首!敬请关注各大诗歌朗诵群及网络发布原创作品!】想念自己闭着双眼天真烂漫的小女孩跳着拉丁娑娑在镜子前浪漫的一个人跳舞想像绿油油的草皮上冒出水花飞溅着与阳光灿烂的光芒交错淋浴喷头冲洗一头秀发甩动着长犮舞动奇迹般地的沐浴瑜伽娑娑尽情享受水甘露的加持婀娜多姿的行仪瑜伽观想水珠如洒出无量的钻石光芒四射闪烁奔向天际踩踏在草地上随着音韵律动的节拍高唱着智慧妙音天女的梵咒幸阿阿衣衣烏烏日日力力唉唉欧欧安啊多么想念自己草皮上的行仪瑜伽踏在阳光灿烂的光芒

  • 山西刘老汉从乡下老家带回一根木棍,一刀切开 突然胸口不停发抖

    自古至今,人们听到最多的一句感慨就是:人分三六九等,木有花梨紫檀。在中国人的心目中,花梨(即如今海南黄花梨)自然是要优于紫檀木的。造成这种错觉的原因,也许有许多种解释。我们认为最根本的一条就在于黄花梨多是自产的,而紫檀木则是外来的。其实,自紫檀漂洋过海,来到中国始,就受到了异乎寻常的待遇。这也许会超出如今许多人的意料之外。历史资料显示,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紫檀的售价一直都是超过黄花梨的。据清代《圆明园则例》册三《物料轻重则例》记载:当时紫檀木每斤2.2钱,花梨1.8钱,就连桦木也是要压过花梨的

  • 华艺辉烁-华辉书画院七周年庆典活动之春节前义务为群众写春联

    华艺辉烁-华辉书画院七周年庆典活动之春节前义务为群众写对联时间地点:雅瑶镇:2018年2月1日上午,稻草人煨汤饭店:2018年2月5日下午三点-六点,址山镇:时间待定现场参与挥毫的书法家:李向华、麦万记、余颖志、李文元、麦哲林、宋婉贞、王旭彬等。书法家简介:李向华,书画艺术家,群众文化研究与应用学者,文化艺术策划人。现为:广东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广东省直美术家协会会员,鹤山市文联名誉主席,鹤山市政协教科文卫体委员会主任,鹤山市书协、美协名誉主席,华辉书画院院长,群众文化助理馆员。麦万记,广东省书法

  • 明日腊八,致我的朋友!

    明日腊八,我的朋友,送你一碗八宝粥,暖心暖胃,愿你,把热情留在眼里,把温暖握在手里,把幸福喝进肚里,把快乐放在心上,愿你的身体特别好,愿你的心情格外妙,愿你的生活越来越美好,祝你腊八节快乐,一生无忧。明日腊八,我的朋友,浓浓的亲情,为你驱散心头的阴霾,关心的话语温暖你冰冷的胸怀,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腊八到了,春节还会远吗,在这暖暖的节日到来之际,祝你腊八喜气洋洋,祝你春节阳光暖暖。明日腊八,我的朋友,让我们在生活的大锅里,添加快乐的元素,注入健康的因子,用幸福的感觉,吉祥的氛围,在时间的温火

  • 旅遊|美國政府續停擺 自由女神、大峽谷維持開放

    全美各地22日正準備迎接新的一周,但政府部門卻有許多人被迫放「無薪假」,因為民主和共和兩黨日前在參議院,針對臨時開支法案進行表決,結果雙方在邊境安全及「夢想生」(Dreamers)身分問題上喬不攏,贊成方最終無法跨過60票門檻,正式宣告美國政府關門大吉。為了終結這場惡夢,兩黨有近20名溫和派議員,整個周末都在開會,希望可以在工作日前達成妥協方案,暫時舒緩政府停擺問題。參院多數黨領袖麥康諾(MitchMcconnell)也提議要在22日凌晨1點,表決1項暫時性撥款,讓政府可以運作至2月8日,但雙方

  • 福建省根书古琴专委会举办学员艺术交流活动

    中国网讯(特约记者杨新榕)2018年1月22日下午,由福建省文化志愿者协会根书古琴专委会发起的“海丝琴道—2018学员艺术交流”活动,于风景秀美的福建泉州三兴休闲山庄举办,几十位学员到场参与。福建省根书古琴专委会是由福建省智善慈航书画院副院长、泉州知名根书艺术家、桐影学堂负责人陈德南先生于2017年发起创建的,隶属于福建省文化志愿者协会,现有根书研究和古琴传承(海丝琴道)两个项目,其中“海丝琴道”的学员有近百人之多。在2018年新春佳节即将到来之际,为促进学员的艺术交流,检验他们的修研成绩,该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