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光影新娘:陆少,放肆宠在线阅读

2017/11/25 8:13:01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光影新娘:陆少,放肆宠

第1章 暗夜的掠夺

热……

好热……

周围的光线炙烤,升腾起一片迷蒙的雾气,让她分不清自己身在何方。网站http://www.xbxys.com/

四面八方是冰冷的摄影器材,她紧紧抓着一袭透明薄纱,徒劳地遮掩着自己丝缕.不挂的身体,踉跄着向后退去。就像一只误入陷阱的妖精。

一个穿着黑西装的男人向她走来,高挑挺拔的身躯,冷峻的面容,让他看上去宛如一个来自地狱深处的恶魔。他一步步逼近她,将她按倒在地,一手粗暴地撕开她身上的薄纱,然后,她感到一阵突如其来的裂痛……

她哭喊着,尖叫着,拼命地想要推开他,垂死挣扎,却无济于事。

那种痛苦如炼狱,排山倒海袭来,让她觉得身体就像被撕裂成了无数碎片,意识渐渐恍惚,眼前一阵阵发黑……

失去知觉前,她只记得那个男人冷酷到可怕的眼睛,还有一声轻微的“喀嚓”。

那是相机快门的声音。

…………

苏星羽一声尖叫,从噩梦中醒来,冷汗涔涔。版权xbxys.com

四下里是安静的病房,春末午时温暖的阳光洒进来,在雪白的被褥上蔓延。她惊魂未定地喘气,勉强让自己镇静下来,一只手在身侧微微发着抖,紧握成拳。

又做那个噩梦了。

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又梦见那个男人,还有两年前那件恐怖的往事。

两年前,在她十八岁生日那天,被一个不知名的男人侵犯,夺去了初夜。她至今都不知道那个男人是谁,又是怎么找到她的,她只知道那个男人很可怕,很可怕,看她的眼神就像要把一切都吞噬殆尽。

恶魔。推荐xbxys.com

这是她对他的唯一印象。

她已经不想去追究当初是怎么回事,或者说,不敢。直觉地,她明白那个男人是她绝对招惹不起的存在,就算被他那么残忍地强要了,也无力追究,更别提讨回公道。她只能当那是一场意外,这两年来,在不知多少个夜里噩梦连连,独自面对伤痛。

忽然,枕边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吓她一跳。

她接起,那头传来一连串尖锐的叫骂:“苏星羽,你死到哪去了?!不知道今天是你妹妹的成人礼吗?!赶紧给我滚过来,要是赶不上,我就抽了你的筋扒了你的皮!”

是继母刘美芝的声音。

苏星羽愣了一下,这才想起今天是自己同父异母妹妹苏星琪十八岁的生日,家里大张旗鼓为她筹备了成人礼,广邀本城富贾与媒体记者,十分热闹。原文xbxys.com

她这几天身体不适,感冒引起炎症住院,倒是真忘了这事。

连忙说:“知道了,刘姨,我这就过来。”

电话那头,刘美芝还在骂骂咧咧:“赶紧的赶紧的!媒体记者都到场了,要是他们看不见你,指不定以为我们苏家有什么矛盾,传出去对你妹妹的名声不好!你在哪呢,还有多久才能到?衣服准备了吗?穿好看点过来,别给你妹妹丢人现眼!”

继母对她向来都是这样的态度,这么多年了,她连反唇相讥都懒得,只说:“我在慈宁医院住院,马上就打车过来,大概四十分钟吧。”

刘美芝一点都不关心她为什么住院,又骂:“40分钟?你要作死啊!还有半小时成人礼就开始了!你这死丫头,又要让外面的人说我们苏家没家教,说你有娘生没娘养吗!我怎么就这么命苦,摊上你这个扫把星!你就在医院等着,我派司机去接你,再给你带套衣服!你要是敢穿着医院里的那些脏衣服过来,我就要你好看!”

说完,骂骂咧咧地挂断了。

苏星羽望着掌心里半新不旧的手机,唇边露出一丝讽刺的弧度。

有娘生没娘养?她可不就是吗?

她的生母在她五岁那年就死了,继母刘美芝进门后对她很苛刻,吃穿用度百般克扣。别说她这次在住院了,就算是没住院,从家里出发,也根本就找不出一身像样的衣服。来自xbxys.com比起刘美芝的亲生女儿苏星琪来,她这个苏家的大小姐就像一个不起眼的下人。

她在病房里等了一会,果然司机到了,给她带了一套衣服首饰。

中年半秃的司机这样告诉她:“大小姐,夫人说了,这套礼服和首饰都是借给你的,让你穿的时候小心点,别弄坏了,等二小姐的成人礼一结束,你就要脱下来还给夫人。”

“知道了。”苏星羽说。

从小到大,她早就习惯了,每次遇到什么重大活动,刘美芝都会找一套装点门面的衣裙借给她,用完之后马上收回。这样一来,既全了苏家的名声,又省了钱。小百姓养生网

小时候,她会伤心委屈得掉眼泪,凭什么妹妹锦衣华服,她却连出席宴会的衣裙都只能靠借的?然而现在,她已经不在乎了,她今年都二十岁了,等大学毕业,马上就能找份工作独立生活,到时候吃什么穿什么,她会凭自己的双手挣来。

她接过司机手上的衣裙,去卫生间换上。

那是一条烟灰色小礼服,基础款,尺码与她的身材稍微有些不契合,再配上毫无特色的项链,看上去十分低调。换句话说,就算走进衣香鬓影的宴会中,也并不起眼。

这些年来,刘美芝借给她的衣裙都是类似的风格,不失身份,却也朴素至极,一点也不用担心会抢了苏星琪的风头去。反倒是,用这样单调的她衬托出妹妹苏星琪的娇艳动人,人家都说,苏家的二小姐才是真正的美人,远胜大小姐。

苏星羽随司机到了成人礼现场。

那是一处五星级的酒店,苏家包下了一整层的宴会厅。门前的迎宾人员彬彬有礼,往来宾客都身着正装,还有好几个媒体记者穿梭其中,热闹非凡。

苏星羽望着这繁华景象,心中有细微的难过。

想当年她的十八岁生日,家里根本没一个人记得,更别提举行成人礼。要不然她也不会在那一天偷偷溜出去,想自己庆祝一下,却遇到了那样的事。

梦魇中的那双眼睛又不期然浮现,冷酷的,残忍的,让她颤栗。

苏星羽甩甩头,甩去这些不愉快的记忆,走进了宴会厅。

第2章 成人礼现场

没人注意她的到来。

成人礼已经正式开始,她的妹妹苏星琪穿着一袭手工定制的高档礼服,楚楚动人地站在台上,层层叠叠的刺绣花瓣和蕾丝将她原本就很美的容貌衬得更加娇艳动人,眼眸中波光流转,一颦一笑都让人移不开视线。

“真美啊……”

苏星羽小心地穿过宾客群时,听见许多人在低声议论:“都说苏家二小姐是个美人,今天一看果然名不虚传,难怪年纪那么小就能当模特呢。”

“可不是吗,比她姐姐漂亮多了。”

“都说苏家大小姐家世好,是当年穆氏老太爷的外孙女,依我看啊,世家名门也不过如此,这基因还比不过刘美芝一个卖水果出身的。看刘美芝的女儿多漂亮?”

“怪不得穆氏后来破产呢,基因不行啊。”

“快别说了,苏星羽过来了。”

窃窃私语的声音小了下去,沿途有几个宾客以怪异的眼神打量她。苏星羽知道,他们心里都在拿自己和妹妹苏星琪做比较,而自己是比输的那个。不过,那又如何呢?只要再忍两年,只要两年就好……等她大学毕业,找到工作,就可以独立生活了。到时候,她一定会过得好好的,绝不给自己死去的母亲和外祖父丢人!

她走到主桌边,挨着父亲苏忠孝和继母刘美芝坐下,低声打了个招呼:“我来晚了。”

刘美芝在众人看不见的角度横她一眼:“越来越不像话!”

就连苏忠孝也严厉地看她:“你还知道来?差点误了你妹妹的大日子!”

她轻轻抿唇,没再说话。因为,这么多年的相处让她很明白,自己无论再怎么解释都是错,还不如不说,别白白浪费唇舌。

台上的成人礼有条不紊地进行。

苏星羽静静地看着,思绪渐渐有些漂移。那么光鲜耀眼的妹妹,和她就像是两个世界的人。妹妹从小就集万千宠爱在一身,吃穿用度都是最好的,十岁就进模特学校受训,十四岁出道,如今才刚刚十八岁,就已经是小有名气的红人。

而她自己呢?

父亲和继母从不给她报任何培训班,从小中规中矩地念书,考学,虽然成绩很好,却在高考前一夜突然食物中毒,考试时发挥失常,只进了一所三流大学。

所有人都奚落她,看不起她,嘲笑她是烂泥扶不上墙,配不上生在苏家。

只有一个人,一直在身边默默地陪伴她,给她温暖。

秦牧。

一想到这个名字,她的心里就泛起一片柔情。

他是本城名门秦家的二少爷,也是当年穆氏还没破产时,由穆老太爷做主为她指腹为婚定下的未婚夫。这些年来,秦牧一直很照顾她,甚至在她十八岁那年被人***后,他也依然不离不弃,甚至与她约定,等她大学毕业后就完婚。

他是她灰暗生活中的一线光明。

这样想着的时候,忽然宴会厅里起了骚动。

许多宾客惊呼起来——“看!那不是秦家二少爷吗?他怎么拿着一束玫瑰花往苏星琪的方向走过去了?!他打算做什么?!”

她一震,几乎是反射性地抬头,看向台上。

台上,只见秦牧衣冠楚楚,果真捧着一大束艳红如火的玫瑰花向苏星琪走了过去。他的脚步坚定而平稳,眼睛里带着深深的爱慕,走到苏星琪面前,柔情万种地说:“星琪,嫁给我。我等你成年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你愿意答应我的求婚吗?”

苏星羽呆呆地望着他,只觉得耳朵嗡嗡作响,浑身的血液都要凝固。

她疑心自己听错,本能地站了起来,颤声问:“秦牧,你说什么?”

可她的声音太低,台上的男人并没有听见,甚至连眼角余光都没有往这边扫一眼。

“天哪天哪,秦牧竟然向苏星琪求婚!”宾客群已经炸了锅。

“难怪这些年来秦家二少爷都没什么绯闻传出呢,原来是早就心有所属!”

“竟然是苏星琪!虽然苏家这几年还算不错,但也只是普通富户,她能嫁进秦家这样的名流豪门,真是要飞上枝头了!太幸运了!”

“就是啊!不过人家苏星琪长得漂亮,又是当红模特,也很正常啦。”

“郎才女貌,真的很般配!”

“确实很般配!”

议论声越来越大,苏星羽却觉得一阵阵的眩晕。当年她与秦牧指腹为婚的事情并没有几个人知道,如今秦牧向苏星琪求婚,竟没一个人疑惑。她终于忍不住,往台上冲了几步,再次颤声问:“秦牧!你什么意思?你不是说过要和我结婚的吗?!”

秦牧这才转头看她。

就连盛装华服的苏星琪也一起转头看她,仿佛有些受惊,讶异地说:“姐姐,你怎么跑上来了?你说秦哥哥要和你结婚是什么意思?你、你……”她受伤般地摇着头,不可置信似的说,“你是要抢我的男朋友吗?”

“什么你的男朋友?!”苏星羽又震惊又气愤,“星琪,你不是一直都知道秦牧是我的未婚夫吗?他什么时候成你的男朋友了?秦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转头去看那个手捧玫瑰、衣冠楚楚的男人。

满座的宾客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纷纷看着秦牧,希望他能解答。

台上的秦牧皱眉看了苏星羽一眼,声音中带着隐忍的不耐烦:“苏星羽,你别再无理取闹了,真要我把你做过的那些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抖出来?到时候大家都不好看!”

“什么?”苏星羽没想到他会这样说,下意识地去拉秦牧,“我做过什么事?秦牧,你说清楚!你为什么忽然要和星琪在一起?”

秦牧眼中的不耐更甚,挥开了苏星羽的手。

一旁的苏星琪眼里闪动着幸灾乐祸的光,嘴上却假意相劝:“姐姐,别闹了,你做的那些事秦哥哥都不好意思说出口,这光天化日大庭广众的,秦哥哥是给你留脸面呢。你赶紧下去吧,我们姐妹一场,你破坏我成人礼的事我就不和你计较了。”

光影新娘:陆少,放肆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光影新娘 或 陆少 或 放肆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夜少的婚宠:二嫁少奶奶11章(第11章 不想推开他)

    原标题:夜少的婚宠:二嫁少奶奶11章(第11章不想推开他)书名:夜少的婚宠:二嫁少奶奶第11章不想推开他“这位先生,你再拦着我的路,信不信我会报警抓你,说你骚扰我?”宋七夕看着秦世修扬了扬手机。秦世修微眯着眸,迷人的目光扫过宋七夕脸上每一寸,“噢,我倒是想看看你到底怎么报警抓我?”一个小时后。宋七夕跟秦世修出现在雨花路派出所,办案的民警在接到宋七夕的报案电话后,直接开着警车将他们两人带回了局里。“是谁报的警?”“是我报的警,这个男人骚扰我。”宋七夕瞄了眼身旁的秦世修。“你叫什么名字?”“宋七夕。

  • 痞妻拒爱:老公,来战!11章(第11章 少爷来访)

    原标题:痞妻拒爱:老公,来战!11章(第11章少爷来访)小说名字:痞妻拒爱:老公,来战!第11章少爷来访“陆明朗,你杵在这干嘛?”陆小曼刚进院子就看见小弟蜷在金毛旁边打哆嗦。“还能干嘛?老妈让我给你通风报信,同性恋少爷杀进门了。”陆明朗没好气地汇报完毕,一溜烟跑进了屋里。同性恋少爷?OMG,秦子墨!大难临头了!陆小曼扭头看见秦瀚宇的车一溜烟开走,满脸悲戚,身后传来一阵魔音:“小曼,好久不见。”见你个大头鬼啊!陆小曼心中哀嚎回头递上笑脸:“秦少爷,好久不见。”“进来坐吧。”秦子墨绅士地替她拉开门,

  • 狼性总裁的私宠宝贝11章(第11章 各取所需)

    原标题:狼性总裁的私宠宝贝11章(第11章各取所需)小说名字:狼性总裁的私宠宝贝第11章各取所需叶眉是聪明的女人,顾少凛是什么样的男人,她多少也知道几分。楚颜很快上了天爱服装学院派来的一辆黑色奥迪车,和她的两名助理一起朝学院方向开去。另一边,顾少凛的司机将所有人迎上了那辆黑色大奔,朝顾家在A市的别墅开去。是夜,A市最有名的五星级酒店:西林酒店,位于十八楼的总统套房内,一室灯光幽暗,非常有格调。室内缓缓流淌一首浪漫的舞曲,蓝调的音乐,略带沙哑的女中音,唱着一首极具诱惑力的爱情歌曲,将房中的气氛调到

  • 掠爱成瘾:亿万娇妻爱不够11章(第11章 亲眼目睹,心如死灰)

    原标题:掠爱成瘾:亿万娇妻爱不够11章(第11章亲眼目睹,心如死灰)小说名称:掠爱成瘾:亿万娇妻爱不够第11章亲眼目睹,心如死灰中午十二点。会议整整延续了两个小时,但只讲了一半,薄暮沉示意大家先去吃饭,休息消化一下,下午两点继续。薄暮沉这样的大人物莅临,波曼高层肯定中午准备了午宴。邀请一起过去,就算不吃,至少也是领导层之间的寒暄。薄暮沉不会拒绝,和所有领导又簇拥着离开,去了专门的餐厅。荣倩也一起跟着去了。王姐发过死命令,中午留在八楼待命,不可以下楼吃饭,三个人幸好从仓库偷偷拿了点吃的藏在餐车上。

  • 诱宠成婚:邪少的千金女仆11章(第11章 打盹的猪)

    原标题:诱宠成婚:邪少的千金女仆11章(第11章打盹的猪)小说:诱宠成婚:邪少的千金女仆第11章打盹的猪贺梓朗的生物钟一向准时,超过11:30没有用餐,他的肚子就会咕咕叫。这一上午,他和出差去南非的得力助手乐萱仪视频通话,讨论那边的工作。继而接收了对方传过来的一大堆文件,一看就看到了中午。关系到商业机密,他不想拿着资料下楼在饭桌上看,就想先喝杯咖啡提提神。“来人。”他喊了一声,却没看到楚瓷“duang”的一下出现在他面前。很是不悦,声音又大了十分贝:“楚瓷,进来!”书房门纹丝不动,外面连个脚步声

  • 史上第一宠婚:甜妻当道11章(第11章 冤家路窄)

    原标题:史上第一宠婚:甜妻当道11章(第11章冤家路窄)小说名称:史上第一宠婚:甜妻当道第11章冤家路窄累死累活又是一整天,容晴疲倦的回到房间,恰巧扔在床上的手机响起。“妈,怎么了?”她握住手机,下意识攥紧。印象中的邱慧在自己说明原因后,一般没事的情况下是不会随便打电话给自己。“晴晴,你现在还没出国吧?你妹妹回来了,你们十多年没见了。你回趟家里吧,我现在就在家。”邱慧没有直接说明,但电话中喜悦的声音让容晴不忍拒绝,沉默一会儿还是答应了。太阳西落,他立在落地窗前望着那抹身影越跑越远,深邃的眸子浸起

  • 婚然天成:帝少霸爱甜蜜蜜11章(第一卷 爱逢狭路第11章 你刚才一直喊着他的名字)

    原标题:婚然天成:帝少霸爱甜蜜蜜11章(第一卷爱逢狭路第11章你刚才一直喊着他的名字)小说名称:婚然天成:帝少霸爱甜蜜蜜第一卷爱逢狭路第11章你刚才一直喊着他的名字叶长微拿着衣服下楼,问了张妈洗衣房在那里,自已亲自给他洗干净。只是张妈不太放心,“微微,大少爷的手臂没事吧?”“没事,只是外伤,过两天就好了。”她想了想不放心,转过问张妈,“张妈,你们家大少爷,有没有秋后算账的习惯?”张妈笑了笑,“微微,我是看着少爷长大的,我家大少爷不是那种斤斤计较的人。”叶长微想到他那张可恶的脸,觉得他的确不像斤斤

  • 邪王的金牌宠妃11章(第11章 胆子不小)

    原标题:邪王的金牌宠妃11章(第11章胆子不小)小说名称:邪王的金牌宠妃第11章胆子不小“姑娘,这是您要的药,总共一两银子。”药铺内,新来的小伙计提着几包药,望着慕浅羽满脸都是笑意。“嗯。”慕浅羽神色冷淡,从荷包中取出一两银子直接丢到了柜台上,拿着药便转身离开了。而那小伙计还倚在门口,傻傻的看着。掌柜的走过来伸出手,猛地拍了一把小伙计的后脑勺骂道:“看什么看,还不赶紧去干活,看再多也不是你的。”“师傅,不怪我,那姑娘长得也太好看了。”身在盛京,虽然是个小伙计,可见到的美人还真不是。但是能美到这种

  • 独家宠婚:首席掠妻成瘾11章(第11章 急匆匆的赶回家)

    原标题:独家宠婚:首席掠妻成瘾11章(第11章急匆匆的赶回家)小说名:独家宠婚:首席掠妻成瘾第11章急匆匆的赶回家凤月医的车是依法改装,重量不同于常,外围的玻璃、车胎全是特制,车子虽然剧烈相撞,对方已经飞出好远,她的车却还在原地。但剧烈的震颤还是让她一下子撞到了车窗,脑袋晕眩,试图抓住扶手,却撞破了手肘,指节泛痛。然而,即便如此,她还是忍着痛,低低的一句:“洛禛,继续开!”不知道对方还有多少车,可是他们必须离开这里,靠近凌月居就好了,庄园周边有她的护卫队。洛禛又一次迅速起步,呼啸离开,背后是两辆

  • 农女有毒:盛宠医妃11章(第11章 土豪啊土豪)

    原标题:农女有毒:盛宠医妃11章(第11章土豪啊土豪)小说书名:农女有毒:盛宠医妃第11章土豪啊土豪东方青璃知道她说的有道理,但是她那话那语气让他很不舒服。犹豫了一会儿,他再次从怀中掏出一张银票。“明天再过来给我上药并照顾我的饮食,这是酬劳。”说完轻轻一挥衣袖那银票便向着沈幻依直直的飞了过来,还夹杂着一丝劲风。沈幻依一把抓住,低头看了一眼那银票上的数额,然后张大了嘴巴,心也剧烈的跳了起来。这牛人一出手居然就是一千两银子,好大的手笔,土豪啊土豪,你可算找到知音了。她瞬间便想到这人的身份绝不简单,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