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红府选婿:王爷请自重在线阅读

2017/11/25 7:49:3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红府选婿:王爷请自重

第001章 过时不候

轩鸿国鹤城,城隍面里人来人往,相士看了看手中的签文,转向眼前的两位姑娘,嘴角勾起一抹的笑意问:“不知姑娘求的是什么?”红芜芯还没回答,身后的丫鬟迫不及待说:“姻缘!”红芜芯挑起眼眉向后冷瞟了她一眼,现在的丫鬟越来越猖獗了,都怪自己把她给宠坏了!

“嗯,”相士抚了抚须喜笑道,“姑娘红鸾星蠢蠢欲动,姻缘近了。小百姓养生网

“真的吗?”丫鬟满脸激动地问,“是哪家公子?家势如何?人品、风度如何?多大了?高堂还健在吗?”

“此人器宇轩昂,鹤立鸡群,非池中物!”相士眉毛上挑看向红芜芯郑重低念,“爱他不易,家族的势力可能让你们的感情充满挫折,姑娘可要好好把握这段姻缘,否则你会孤独终老。”

“那要怎样才能把握住?他的家族也很厉害吗?他该不会也是三妻四妾的吧?”丫鬟没有一皱满脸急切地坐下来问。红芜芯硬被她挤了开去,唉!真不知道这是为谁求的姻缘?公主不急倒急死了丫鬟!

“天机不可泄漏。”相士洋洋得意地抚了抚须,然后拿出一个镂空的锁牌挂饰递给红芜芯说,“姑娘,带上姻缘锁,它第一个勾到的人,就是你未来的夫君!”

“哟,本小姐的姻缘还用勾的?”红芜芯可总算冒出一句话来了,她不以为然地看了一眼蓝天,灵澈的双眸浮上一丝厌恶,再垂下眼帘转身边走边说,“秋心,时辰到了,该上船了。”

“九小姐,等等我!”丫鬟秋心忙站起来,摸出一锭碎银放到桌子上,然后夺过相士手里的姻缘锁急步追去。

“九小姐,你的姻缘锁!”秋心追在红芜芯后面急切地喊,她喘着急气眸色谨慎提醒,“相士说了,这段姻缘对你很重要,一个不留神你就可能孤独终老!”

“嗬!”红芜芯冷哼一声,指尖轻甩束在腰上的纤绳,轻盈迈步沿着阶梯往下走,樱红的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冷意,“我从小立志,到了十八岁生辰那天便自杀身亡,人都死了,又何谈孤独终老?如果相士的话可信,我红芜芯还能在红家呆下去吗?”

“九小姐,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秋心仓急地跑上来,踉跄追在她的身侧往她的束腰带上给她挂上姻缘锁。

“我不稀罕这破玩意!”红芜芯吸了一口闷气,随手摘下腰间的姻缘锁随手一掷便急步向下走去。小百姓养生网

“哎。”秋心张望了一下阶梯下边的林子,又一脸无奈地摇摇头跟去。

“吖!”闲坐在溪边的男子低吟了一声,他把手往后脑勺一摸,有点湿润的疼痛感。

“谁?”守在一旁的阿福子扬起双拳谨慎扫视,看见被微风吹动的枝叶,憨实的眼里霎时泛上一抹寒栗的亮光。

“别大惊小怪。”邵亦寒淡若地道了句,谨慎的眸色暗暗扫视了一下周围的草丛,他看了看手心的血然后扭头向后看了看,摸起掉落在地上的姻缘锁,俊冷的眉头轻微一皱,然后站起来转手走去。

“主子,你头上的伤有大碍吗?”阿福子跟在后面急切地问,“被太妃知道了可就麻烦了!”

“你这是在警告我?”邵亦寒止住脚步流转眼眸向后,锋冷得深眸里扬起一丝淡漠的不悦,阿福子忙低下头不语。小百姓养生网邵亦寒紧握住手中的姻缘锁,强制压住心中的愤懑,良久,揪紧的眉心舒展开来,他又带着一脸淡漠向前走去。

来到闹市,邵亦寒登上高楼,贪杯倚楼眺望,一阵清幽的琴音幽婉转来打破了他的沉思,他疑惑地往繁华的大街扫视而却,在这喧闹庸俗的地方,竟有如此荡涤人心的琴音?最后,他寻视的目光落到一座停泊在河边的豪华高船上。

传出琴音的是大船第二层的船头,一抹烟紫色的倩影立坐在微风中,纤指轻柔地拂过琴弦,一阵阵清宁的乐声从她拨动的纤指下跳出。邵亦寒久久凝视着她的倩影,一直在等待她回眸,他似乎从来没试过对一个女子的面貌如此好奇。

一曲下来,船舱走来两个形似丫鬟的女子走来把那抚琴的姑娘扶起,邵亦寒盎动的双目一眨也不眨地等待,女子嫣然回眸,却是挂着一抹烟紫色的脸纱,将那绝世容颜隐藏了起来,轻盈迈步间,举止温文恬雅,不知是哪户千金小姐?她忽而停了一下脚步,扬眸看向蔚蓝的天空,忧伤的眼眸更添一阵失落,屈屈难舒之情撩于轻皱的柳眉,她又黯然神伤地垂下眼眸走进船舱里去。

“你是谁?”倚站在楼阁的邵亦寒禁不住问了一声,明知道遥在船上的伊人无法听见,但是他还是禁不住问了出来,虽然有些朦胧,但是他还是看见她那欲痛难舒、愁眉深锁的神情,很心痛、很疼惜,很想将她抱在怀里,怦动的心蠢蠢欲动。

若果她真的在自己的面前,恐怕他真的会情不自禁冲上去将她抱入怀中!邵亦寒霎时一愣,自己竟有如此轻浮的想法,他也被自己对一个素未谋面的女子竟如此着迷的心态吓了一跳。推荐http://www.xbxys.com/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他的世界从来不会纠结在女儿情长里面!

“主子,太妃派人来吹促了。”阿福子走到他的身后恭谨地提醒。

“这艘船是哪家的?”邵亦寒的目光还没转移回来,他心里还有点疑惑,这船的规格可是皇家中人才能使用的规格,若是一般人家,必定要遭殃。

“嗯……”阿福子走到凭栏边眺望一下,憨实的脸上挂上一丝严谨笑意说,“这是兖州红家的船,红家是兖州的贵族高户,他们家族地位显赫、门户甚严,就连咱们皇上也定期派人问候红老太爷, 生怕怠慢了他们。每年朝贡,皇上定必派人将部分贡品送往红家,以示关切之意。”

“噢?”邵亦寒淡若地应了声然后拂袖转身走去道, “回府吧,别让太妃等急了。”阿福子听见他这句话,悬在心里的大石头可落地了,他抹了抹额忙跟着他走去。来自xbxys.com

未时,红芜芯匆忙往码头赶去,还一边用手揉抹沾在脸上的汗珠,一边向着正要起航的大船吆喝:“等等!我还没上船了!兰姑!等一下!”眼看着大船就要驶动,红芜芯顾不及喘急三步作一步跑向码头,不停地向站在船边的中年妇女招手,“赶上了!”红芜芯喘着急气停下脚步,才刚要迈步上船,守在桥板两边的彪形大汉一步跨前将她拦截下来。

“兰姑,这是做什么?我还赶着上船了!”红芜芯摸着脸颊上的冷汗急切地说。

“九小姐……”被称作兰姑的中年妇女迈步上前,她的头发全盘在头上,衣着雍华高贵,比一般的下人显得与别不同,一张素脸异常淡漠,双手交叠在身前,步履沉稳,语气缓慢严谨解释:“过时不候,这是红家一贯的规矩,所以,请你自行回兖州。”

语气极度平淡,完全罔顾红芜芯欲哭无泪的表情,兰姑说完便转身欲走,迈了两步,她又扭头恭谨严肃提醒:“九小姐,奴婢还须提醒你一句,五天后,老太爷摆大寿,你可千万别再错过时辰,红家的家法可不是一般人能随便尝试。”

“……”红芜芯打了一个寒战之后完全呆住了,眼睁睁地看着一架庞然大物从自己的眼眸底下离去,扬起的五指僵愣的半空,“你们的红家九小姐还没上船,你们竟然无情离开!”这一句话卡在她的喉咙,却怎么也咆哮不出来,红家的规矩是什么,她比谁都清楚,没有人跟你谈感情,从来就只有“规矩”二字!

“九小姐……”这时秋心才气喘吁吁赶上来,她扫视了一下空荡荡的码头顿时睁大双瞳惊愕地问,“船呢?红家的船呢?”她又抓着红芜芯的手臂急切地问,“船呢?九小姐,我们没有来错码头吗?”

“秋心……”红芜芯低下头合上双眼平淡地问了句,“距离我十八岁生辰还有多少日子?”

“嗯……”秋心低头数了数手指再仰起头微笑说,“还有两年零三个月!”

两年零三个月?很好!我红芜芯就再忍你们两年零三个月!红芜芯在心里愤懑低念了三句话,她又一脸泄气地说:“赶紧想办法回兖州,五日之内必须赶回去,否则又要被老头子责罚了!”

“自行回去?我没银两了!”秋心突然冒出一句,红芜芯停下脚步委屈地冷笑一声,秋心咬了咬唇试探着问,“九小姐……你也没有银两吗?”红芜芯沉下脸回过头瞪了她一眼,秋心弯起唇角苦笑说:“红家规矩,主子不得带银两在身,以免让铜臭之气影响气质。”

“什么破气质,我从来就不觉得红家的千金小姐有多少气质!”红芜芯忿忿地喘了一口气,又叹了一口气说,“爬回去吧,你认识路吗?”

第002章 你想看到什么

红芜芯和秋心跟着一个陌生男子绕过幽深的长巷,好一会儿,到了一家大宅子的后门处,那男子与宅子里面出来的中年妇女低声交谈了好一会,秋心瞅了一眼他们闷闷地问:“奇怪,九小姐,买马车不是该到集市吗?怎么到了这么偏僻的地方?”

“我们不仅要马车还要带路的人,当然要谨慎一点了。”红芜芯不以为然地笑笑说,她们把身上所有的头饰当了才换了些银两,要在五日之内赶回兖州必须靠别人帮忙,因为她们根本不知道会兖州的路。版权http://www.xbxys.com/

那中年妇女才转向站在不远处的她俩审视了好一会儿问:“你们没问题吧?”那陌生男子忙走回来对她们低声说:“她问你们是不是要回兖州的马车?”她俩拼命地点点头,这男子又张声说:“你们跟她进去等一会,她会给你们安排的了。”

“谢谢!”红芜芯和秋心拜谢了一下然后跟着中年妇女走进宅子里面去,那男子狡黠低笑一下然后抛着手中的两个钱袋转身走了。

红芜芯跟着这中年妇女往院子里面走去,转过不少拱门,然后不知道身在何处,“你们可都是身家清白的姑娘?”走在前边的中年妇女略带严肃地问,红芜芯愣了愣忙回答:“当然是!”中年妇女“嗯”了一声又继续问:“为何沦落至此?”

“运气不好。”红芜芯闷闷地吐了句,不就迟了一点点嘛,至于不准上船吗?什么破规矩?红家的规矩太欺负人了。

“不管你们以前是什么身份,都要将它忘记得一干二净,一心一意侍候主子就对了。”中年妇女回过头郑重吩咐。

“为什么?”红芜芯一脸茫然地问,“谁是主子?”她又张望了一下再好奇问,“你们家的马车藏得很深吗?”她开始感到有点不妥了,下意识退后一步抓住秋心的手,秋心也意思到不对劲,两人警惕地缓慢退步。

“你们放心,买你们回来并不是要你们干操重活,”中年妇女轻声解释道,“看你们长得还有几分姿色,那就让你们侍候主子吧,若主子看得上眼,说不定你们还能成为侧王妃,这可是你们三生修来的福气……”

“我们只是来买马车和马夫而已……”红芜芯连忙解释,“你肯定是误会了!”

“马车、马夫?”中年妇女拧紧眉头问了句,她的心也多了一分慎意道,“那你们刚才干嘛点头?点头了就不能反悔!太妃命我尽快找两个有点姿色的女子侍候主子,你们既然来了,我的钱也给出去了,你们也好认了,别给我耍花样!”

“秋心,跑!”红芜芯拉着秋心转身就跑,中年妇女沉了一口气忙喊一声:“来人,抓住两个丫头,千万别惊动了太妃和主子!”

“门在哪里?秋心这边……”红芜芯回过头一看,秋心已经跟丢了,眼看着一大群人追过来,她忙转身就跑,慌不择路,匆忙之间便撞进了一间房间惶急地把门关上,她张望了一下又忙谨慎迈步向房内面走去。

在里面沐浴的邵亦寒瞬间旋身而起,一手扯过衣裳披在身上,脚跟还没落地就把腰带束上了,继而挑出挂在侧边梁柱上的利剑凌厉翻身而去,“啊!”闯进来的红芜芯睁大惊恐的双瞳惊喊了一声,锋利的寒剑擦脖而过,心脏几乎停止跳动,一阵热汗霎时打湿后背。

良久,她才微微睁开眼睛,迎眸是一张带着水雾的厉脸,这男子与自己只有咫尺距离,差一点就撞上了,一双盎动的嗜血厉目正紧紧地盯着她惊颤的双瞳,她稍微扭头看了看右侧的锋剑,再帖近毫厘必定血溅当场!

“你是什么人?”邵亦寒寒栗地问了句,架在她脖子上的剑已经插进了她身后的屏风。红芜芯咽了一口惊颤的唾沫,被他突如其来的责备吓了一跳忙退后一步,以为挨到了身后的屏风可以借力抵住自己瘫软的身子,不料,屏风被她撞翻了,“啊……”红芜芯一个重心失衡也跟着向后倾倒,慌忙间随手乱抓,一不小心抓到了他的束腰带上,猛地一扯,他随意带披的衣裳打开了。

“吖……”红芜芯重重地撞落到地上,后背一阵剧烈赤痛,疼痛的泪水从紧闭的双眼挤了一点出来。邵亦寒迈前一步把剑指着她冷声责问:“闯进来有何目的?”

“我……”红芜芯忍住背上的疼痛,睁眼向上一看,映入眼帘的便是他还带水珠的赤、裸身体,“啊!流氓!不知羞耻的家伙!”红芜芯忙捂住自己的眼睛侧过身去,手里还紧缠着他的束腰带。

“流氓?”邵亦寒冷笑一声,缓慢蹲下来一手掐住她的后颈将她从地上抽起来,冷声道,“到底谁是流氓?是你闯进我的地盘偷窥我沐浴,还无耻地解我衣衫。”他用力地将她的头转到自己袒露的胸膛前边轻声问,“你想看什么呢?”

“我不想看……我不是故意的!放开我!”红芜芯紧闭着眼睛使劲地摇头,她慌忙地伸出双手抓住他的手腕,她忽而感觉到脖子一阵锋利的寒冷,顿时一下子全身僵冷了。他再次把剑架到她嫩白的脖子上,只要她稍微一动,必定死于剑下。

她猛地睁开双眼,映入眼帘是他结实的胸肌,她又忙把眼睛闭上在心里苦念:“外公!表姐!赶紧来救救我!”隐若间只感觉一阵温热贴近自己的脖子另一侧,她睁开一只眼瞄了一下,是他暧昧地伏过来了,两颈相交!

“滚开!”红芜芯拧紧厌恶的眉头扬起一双厉目,狠狠地推了他一下,却动不了他的分毫,他依旧是慢慢向她覆压过来,红芜芯双手抓着自己的衣襟怯懦地问:“你想要干什么?你敢动我分毫,我外公肯定不会放过你的!”

“你外公是谁?”邵亦寒在她耳蜗边轻声问了句。

“嗬,我才不会告诉你!”红芜芯不屑地哼了一声。

“你只有两个选择,一,说出谁派你来的,二,死。”邵亦寒充满杀意的声音在她耳蜗回荡,红芜芯抿了抿唇冷笑说:“你骗谁呀?谁如果我说出是谁派我来的,那我也肯定活不了!”

“嗯,那你就铁了心不说了?”邵亦寒这一句话更阴冷,让她不由得打了一个寒战。

“我说!”红芜芯忙喊了一声,邵亦寒阴冷的气息才远离了她一点,红芜芯哭笑不得问:“我可不可以说是我自己派我来的?”邵亦寒盎动的杀意又深了一分,她噎了一口唾沫怯怯地说:“我没有骗你,我跟家人来到鹤城拜神,不小心走散了,所以才找人买马车带我们回家,可是,那个人将我们带到这里来,莫名其妙把我们卖了,还要我们侍候什么主子,我真的没有骗你。”

“主子,有惊扰到你吗?”房间外面突然传来阿福子的声音。主子?他就是他们所指的主子!红芜芯差点喊了出来,邵亦寒一手捂住她的嘴巴轻冷问:“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听宋嬷嬷说,是走失了两个丫头,其中一个已经抓到了。”外面的阿福子回答,“刚买进来,不懂规矩。”抓到了?红芜芯激动地挣扎了一下,邵亦寒沉了沉气一下将她按在地上,继而横跨在她腰上将她紧紧钳在身下。

“为什么要新添丫鬟?”邵亦寒略带不悦地问。

“是太妃的意思……”外面的阿福子欲言又止。邵亦寒会意了,淡漠地说:“你把抓到的人带过来。”阿福子应了声就走了,邵亦寒暗沉的眼眸泛上一丝不悦,然后慢慢松开按在她嘴巴上的手。

“我不会侍候你的,你死了这条心吧。”红芜芯委屈侧过脸去,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男人这么放肆光着前半身坐在她的身上,她脸色烘热羞愧难当凌厉道,“你敢碰我,我立即死在你面前。”

“试试看。”邵亦寒邪魅地翘起嘴角冷笑一声,把手轻抚在她的脸上,兴趣盎然地滑落她嫩白的脖子,不安分的指尖撩动她的衣襟。

“混蛋!”红芜芯委屈得想哭了,在他的逗弄下一阵酥麻的炽热涌上心头,她把手一摸,摸到他放在地上的利剑,她闭紧双眼较紧牙根抓起剑往自己的脖子抹去。邵亦寒一手握住了剑身,鲜红的血缓慢地滴落在她的脖子上。

“你……”红芜芯睁开双眼惊疑地看着他。邵亦寒夺回她手中的剑然后从她身上翻下来说:“你走吧,本王对你毫无兴趣。”红芜芯忙坐起来抹了抹滴在自己脖子上的鲜血,迫不及待爬起来跑去。

“站住。”邵亦寒轻冷地喊了声。

“你说过放我走的!”红芜芯急切地回过头说。

“再等一下,待会有人带你走,否则你别想走出这座大宅。”邵亦寒淡漠地说了句把身上的衣裳拉紧,再走到一旁抹了抹手心流出来的鲜血,然后往伤口涂上药膏。

“要我帮忙吗?”红芜芯试探着问。

“你还想继续?”邵亦寒没有回头淡漠地说了句,红芜芯二话没说忙急步退到了门边去,他回过头略有意味地道了声,“你是第一个闯进我房间的人。”红芜芯忙拉开房门走到外面再关上门,他那若有若无的杀气让她不觉打了一个寒战。

红府选婿:王爷请自重》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红府选婿 或 王爷请自重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今日20180426推荐小说之《情缘随风爱淡淡》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426推荐小说之《情缘随风爱淡淡》在线全文阅读小说:情缘随风爱淡淡目录预览:第1章扔出去第2章祸害遗千年第3章故意烫伤第1章扔出去“沈知夏,出去好好生活,往前走,不要再进来,更不要回头。”狱警公式化的嘱咐尚还在耳边回荡,紧接着,身后监狱大门就被“砰”的一声带关,卷起滚滚烟尘,彻底隔绝了沈知夏这三年的噩梦。好好生活么?明明已是冬天,沈知夏却仍穿着入狱时的那身T恤牛仔裤,她双目空洞而又茫然的看着监狱外的世界。距离她入狱不过短短三年而已,可这世界却陌生得让她几乎快不认得了,这样的

  • 今日20180426推荐小说之《眼前你是梦中人》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426推荐小说之《眼前你是梦中人》在线全文阅读书名:眼前你是梦中人目录预览:第1章拍卖第2章自己犯贱第3章撕碎的支票第1章拍卖夜幕低垂。安城最大的高级会所,今夜聚集了全城最多的豪门世家公子,听闻叶家大小姐叶以宁回国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在此拍卖自己的初夜,此事闹得轰轰烈烈,轰动了整个安城。无数人闻讯而来,只愿为佳人一掷千金。当然,其中也不乏有之前追求过叶以宁被拒绝,为此专程来落井下石的。正如此刻,叶以宁作为被拍卖品戴着面具从幕后出来的那一瞬,台下的人立马大笑着掏出钞票就往她身上扔

  • 今日20180426推荐小说之《家有美媳》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426推荐小说之《家有美媳》在线全文阅读书名:家有美媳目录预览:第001章突然来访第002章那些话题第003章不太信任第001章突然来访这会儿,乔静和丈夫陆明华正在卧室里做着快乐之事。因为丈夫的要求,乔静是直接骑在丈夫身上。当然她不喜欢这种姿势,毕竟显得太过开放了。而因过于舒服,乔静的眼神变得格外迷离,就好像铺着一层雾。担心被邻居听到,乔静还捂着薄唇,身体则像一艘帆船般被丈夫完全操控着,雪峰更是剧烈晃动着,荡漾着无比惹眼的乳浪。两个人追求快乐之际,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男人站在了

  • 今日20180426推荐小说之《总裁来袭:前妻你别跑》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426推荐小说之《总裁来袭:前妻你别跑》在线全文阅读书名:总裁来袭:前妻你别跑目录预览:001、生病的孩子002、生孩子003、僵局001、生病的孩子医院,到处都充满消毒水。苏冉从医生办公室出来的时候,一张小脸如死灰般惨白,她脚步虚浮,脚上无力,腿一软,差点就栽倒在地上,幸好走在她身边的人扶了她一把。“少奶奶,您没事吧?”苏冉摇了摇头,来到医院长廊处的椅子上坐下来,双手捂着脸,她觉得鼻子和眼睛都很酸涩,但是她没有哭,也没有落泪。宋家的管家见状,站在一边,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

  • 今日20180426推荐小说之《纵然相爱已成殇》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426推荐小说之《纵然相爱已成殇》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纵然相爱已成殇目录预览:第1章求你,结束吧……第2章你来做什么第3章随便的贱人第1章求你,结束吧……“碍…我疼……”顾盛夏被男人压在身下,狠狠进入。她的指甲用力揪住床单,用尽全力忍着男人粗暴动作,所带来的疼痛。“顾盛夏,疼就叫大声点!”傅念琛按着她的后颈,贴在她耳后,字字恶毒,“你真是越来越无趣,也越来越,让我恶心了。”顾盛夏闭紧眼睑,眼泪还是没忍住,从她眼角落下,濡湿睫毛。傅念琛动作更加用力,他在故意弄疼她,折磨她。“

  • 今日20180426推荐小说之《退役兵王混花都》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426推荐小说之《退役兵王混花都》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称:退役兵王混花都目录预览:贼人进屋离异美女叫姐姐贼人进屋七月的海滨市炎热无。这天晚,叶凡正在值班室里和同伴小周一起值班。长夜漫漫,格外寂寞无聊。小周拿着手机看着大片,他看的津津有味。所谓的大片,也是大人看的片。“军哥,咱两一起看呀。这女的真带劲呢,太骚了。”小周邀请叶凡。叶凡不屑一顾,说道:“两个男的一起看有什么劲,你要是个女的我陪你看了。”小周嘿嘿一笑,说道:“军哥,看不出你也是个贱人啊!”叶凡说道:“你懂个毛线,你个

  • 今日20180426推荐小说之《一见倾心:总裁的换脸娇妻》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426推荐小说之《一见倾心:总裁的换脸娇妻》在线全文阅读小说:一见倾心:总裁的换脸娇妻目录预览:第1章:天翻地覆第2章:渣男真面目第3章:做我女人第1章:天翻地覆清晨,城市街头车水马龙。林初樱穿着一身及膝的米色连衣裙,乌黑及腰的长发凌乱不堪,她呆滞地站在车水马龙的街头,手中握着一份今晨的报纸,纤细苍白的手指止不住发颤。“婚礼前夜林氏千金林初樱意外暴毙,新郎伤心欲绝”“樱花集团董事长痛失爱女散手人寰,临终遗愿次女完成长女与顾氏的婚姻。”醒目的新闻标题刺痛了她的双目,眼泪猝不及

  • 今日20180426推荐小说之《有种爱深入骨髓》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426推荐小说之《有种爱深入骨髓》在线全文阅读书名:有种爱深入骨髓目录预览:第1章抽我的第2章活不长了第3章两根肋骨第1章抽我的夜半。窗外雷声阵阵,我睡得不好,不知道什么时候,身后突然贴上来一具温热的身体。有一种人,倘若让你爱若骨髓,哪怕只是听见他的呼吸声,你也能无比清晰的判断出,是他来了。他给我的怀抱是那样的熟悉,我依赖似的刚想要反抱住他,他贴在我耳畔说的话却刹那间让我透体冰凉:“莫清,你现在简直把自己搞得像个疯子一样。”我心陡然一惊,这才想起睡觉前在鼻子里塞了两团卫生纸

  • 今日20180426推荐小说之《眼前你是梦中人》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426推荐小说之《眼前你是梦中人》在线全文阅读小说书名:眼前你是梦中人目录预览:第1章拍卖第2章自己犯贱第3章撕碎的支票第1章拍卖夜幕低垂。安城最大的高级会所,今夜聚集了全城最多的豪门世家公子,听闻叶家大小姐叶以宁回国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在此拍卖自己的初夜,此事闹得轰轰烈烈,轰动了整个安城。无数人闻讯而来,只愿为佳人一掷千金。当然,其中也不乏有之前追求过叶以宁被拒绝,为此专程来落井下石的。正如此刻,叶以宁作为被拍卖品戴着面具从幕后出来的那一瞬,台下的人立马大笑着掏出钞票就往她身

  • 今日20180426推荐小说之《为你,在劫难逃》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426推荐小说之《为你,在劫难逃》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称:为你,在劫难逃目录预览:第一章劫后重生第二章收点利息第三章不再爱你第一章劫后重生我知道,爱一个人是劫,有人劫后重生,有人在劫难逃。——苏晚情冬日,江城城北墓地。苏晚情撑着伞一步一步拾级而上,走到一块空墓前停下。这里,曾经是她死后睡的地方……苏晚情蹲下身,轻轻的抚了抚空空的墓碑,这里,应该是贴着她的照片的地方……看了看阴沉沉的天,苏晚情勾起一抹笑。既然老天她重活一次,她绝不会再那么傻。那么,冷夜冥,秦雨诗,他们欠她的,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