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红府选婿:王爷请自重在线阅读

2017/11/25 7:49:3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红府选婿:王爷请自重

第001章 过时不候

轩鸿国鹤城,城隍面里人来人往,相士看了看手中的签文,转向眼前的两位姑娘,嘴角勾起一抹的笑意问:“不知姑娘求的是什么?”红芜芯还没回答,身后的丫鬟迫不及待说:“姻缘!”红芜芯挑起眼眉向后冷瞟了她一眼,现在的丫鬟越来越猖獗了,都怪自己把她给宠坏了!

“嗯,”相士抚了抚须喜笑道,“姑娘红鸾星蠢蠢欲动,姻缘近了。阅读xbxys.com

“真的吗?”丫鬟满脸激动地问,“是哪家公子?家势如何?人品、风度如何?多大了?高堂还健在吗?”

“此人器宇轩昂,鹤立鸡群,非池中物!”相士眉毛上挑看向红芜芯郑重低念,“爱他不易,家族的势力可能让你们的感情充满挫折,姑娘可要好好把握这段姻缘,否则你会孤独终老。”

“那要怎样才能把握住?他的家族也很厉害吗?他该不会也是三妻四妾的吧?”丫鬟没有一皱满脸急切地坐下来问。红芜芯硬被她挤了开去,唉!真不知道这是为谁求的姻缘?公主不急倒急死了丫鬟!

“天机不可泄漏。”相士洋洋得意地抚了抚须,然后拿出一个镂空的锁牌挂饰递给红芜芯说,“姑娘,带上姻缘锁,它第一个勾到的人,就是你未来的夫君!”

“哟,本小姐的姻缘还用勾的?”红芜芯可总算冒出一句话来了,她不以为然地看了一眼蓝天,灵澈的双眸浮上一丝厌恶,再垂下眼帘转身边走边说,“秋心,时辰到了,该上船了。”

“九小姐,等等我!”丫鬟秋心忙站起来,摸出一锭碎银放到桌子上,然后夺过相士手里的姻缘锁急步追去。

“九小姐,你的姻缘锁!”秋心追在红芜芯后面急切地喊,她喘着急气眸色谨慎提醒,“相士说了,这段姻缘对你很重要,一个不留神你就可能孤独终老!”

“嗬!”红芜芯冷哼一声,指尖轻甩束在腰上的纤绳,轻盈迈步沿着阶梯往下走,樱红的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冷意,“我从小立志,到了十八岁生辰那天便自杀身亡,人都死了,又何谈孤独终老?如果相士的话可信,我红芜芯还能在红家呆下去吗?”

“九小姐,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秋心仓急地跑上来,踉跄追在她的身侧往她的束腰带上给她挂上姻缘锁。

“我不稀罕这破玩意!”红芜芯吸了一口闷气,随手摘下腰间的姻缘锁随手一掷便急步向下走去。网站http://www.xbxys.com/

“哎。”秋心张望了一下阶梯下边的林子,又一脸无奈地摇摇头跟去。

“吖!”闲坐在溪边的男子低吟了一声,他把手往后脑勺一摸,有点湿润的疼痛感。

“谁?”守在一旁的阿福子扬起双拳谨慎扫视,看见被微风吹动的枝叶,憨实的眼里霎时泛上一抹寒栗的亮光。

“别大惊小怪。”邵亦寒淡若地道了句,谨慎的眸色暗暗扫视了一下周围的草丛,他看了看手心的血然后扭头向后看了看,摸起掉落在地上的姻缘锁,俊冷的眉头轻微一皱,然后站起来转手走去。

“主子,你头上的伤有大碍吗?”阿福子跟在后面急切地问,“被太妃知道了可就麻烦了!”

“你这是在警告我?”邵亦寒止住脚步流转眼眸向后,锋冷得深眸里扬起一丝淡漠的不悦,阿福子忙低下头不语。红府选婿:王爷请自重在线阅读邵亦寒紧握住手中的姻缘锁,强制压住心中的愤懑,良久,揪紧的眉心舒展开来,他又带着一脸淡漠向前走去。

来到闹市,邵亦寒登上高楼,贪杯倚楼眺望,一阵清幽的琴音幽婉转来打破了他的沉思,他疑惑地往繁华的大街扫视而却,在这喧闹庸俗的地方,竟有如此荡涤人心的琴音?最后,他寻视的目光落到一座停泊在河边的豪华高船上。

传出琴音的是大船第二层的船头,一抹烟紫色的倩影立坐在微风中,纤指轻柔地拂过琴弦,一阵阵清宁的乐声从她拨动的纤指下跳出。邵亦寒久久凝视着她的倩影,一直在等待她回眸,他似乎从来没试过对一个女子的面貌如此好奇。

一曲下来,船舱走来两个形似丫鬟的女子走来把那抚琴的姑娘扶起,邵亦寒盎动的双目一眨也不眨地等待,女子嫣然回眸,却是挂着一抹烟紫色的脸纱,将那绝世容颜隐藏了起来,轻盈迈步间,举止温文恬雅,不知是哪户千金小姐?她忽而停了一下脚步,扬眸看向蔚蓝的天空,忧伤的眼眸更添一阵失落,屈屈难舒之情撩于轻皱的柳眉,她又黯然神伤地垂下眼眸走进船舱里去。

“你是谁?”倚站在楼阁的邵亦寒禁不住问了一声,明知道遥在船上的伊人无法听见,但是他还是禁不住问了出来,虽然有些朦胧,但是他还是看见她那欲痛难舒、愁眉深锁的神情,很心痛、很疼惜,很想将她抱在怀里,怦动的心蠢蠢欲动。

若果她真的在自己的面前,恐怕他真的会情不自禁冲上去将她抱入怀中!邵亦寒霎时一愣,自己竟有如此轻浮的想法,他也被自己对一个素未谋面的女子竟如此着迷的心态吓了一跳。小百姓养生网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他的世界从来不会纠结在女儿情长里面!

“主子,太妃派人来吹促了。”阿福子走到他的身后恭谨地提醒。

“这艘船是哪家的?”邵亦寒的目光还没转移回来,他心里还有点疑惑,这船的规格可是皇家中人才能使用的规格,若是一般人家,必定要遭殃。

“嗯……”阿福子走到凭栏边眺望一下,憨实的脸上挂上一丝严谨笑意说,“这是兖州红家的船,红家是兖州的贵族高户,他们家族地位显赫、门户甚严,就连咱们皇上也定期派人问候红老太爷, 生怕怠慢了他们。每年朝贡,皇上定必派人将部分贡品送往红家,以示关切之意。”

“噢?”邵亦寒淡若地应了声然后拂袖转身走去道, “回府吧,别让太妃等急了。”阿福子听见他这句话,悬在心里的大石头可落地了,他抹了抹额忙跟着他走去。阅读xbxys.com

未时,红芜芯匆忙往码头赶去,还一边用手揉抹沾在脸上的汗珠,一边向着正要起航的大船吆喝:“等等!我还没上船了!兰姑!等一下!”眼看着大船就要驶动,红芜芯顾不及喘急三步作一步跑向码头,不停地向站在船边的中年妇女招手,“赶上了!”红芜芯喘着急气停下脚步,才刚要迈步上船,守在桥板两边的彪形大汉一步跨前将她拦截下来。

“兰姑,这是做什么?我还赶着上船了!”红芜芯摸着脸颊上的冷汗急切地说。

“九小姐……”被称作兰姑的中年妇女迈步上前,她的头发全盘在头上,衣着雍华高贵,比一般的下人显得与别不同,一张素脸异常淡漠,双手交叠在身前,步履沉稳,语气缓慢严谨解释:“过时不候,这是红家一贯的规矩,所以,请你自行回兖州。”

语气极度平淡,完全罔顾红芜芯欲哭无泪的表情,兰姑说完便转身欲走,迈了两步,她又扭头恭谨严肃提醒:“九小姐,奴婢还须提醒你一句,五天后,老太爷摆大寿,你可千万别再错过时辰,红家的家法可不是一般人能随便尝试。”

“……”红芜芯打了一个寒战之后完全呆住了,眼睁睁地看着一架庞然大物从自己的眼眸底下离去,扬起的五指僵愣的半空,“你们的红家九小姐还没上船,你们竟然无情离开!”这一句话卡在她的喉咙,却怎么也咆哮不出来,红家的规矩是什么,她比谁都清楚,没有人跟你谈感情,从来就只有“规矩”二字!

“九小姐……”这时秋心才气喘吁吁赶上来,她扫视了一下空荡荡的码头顿时睁大双瞳惊愕地问,“船呢?红家的船呢?”她又抓着红芜芯的手臂急切地问,“船呢?九小姐,我们没有来错码头吗?”

“秋心……”红芜芯低下头合上双眼平淡地问了句,“距离我十八岁生辰还有多少日子?”

“嗯……”秋心低头数了数手指再仰起头微笑说,“还有两年零三个月!”

两年零三个月?很好!我红芜芯就再忍你们两年零三个月!红芜芯在心里愤懑低念了三句话,她又一脸泄气地说:“赶紧想办法回兖州,五日之内必须赶回去,否则又要被老头子责罚了!”

“自行回去?我没银两了!”秋心突然冒出一句,红芜芯停下脚步委屈地冷笑一声,秋心咬了咬唇试探着问,“九小姐……你也没有银两吗?”红芜芯沉下脸回过头瞪了她一眼,秋心弯起唇角苦笑说:“红家规矩,主子不得带银两在身,以免让铜臭之气影响气质。”

“什么破气质,我从来就不觉得红家的千金小姐有多少气质!”红芜芯忿忿地喘了一口气,又叹了一口气说,“爬回去吧,你认识路吗?”

第002章 你想看到什么

红芜芯和秋心跟着一个陌生男子绕过幽深的长巷,好一会儿,到了一家大宅子的后门处,那男子与宅子里面出来的中年妇女低声交谈了好一会,秋心瞅了一眼他们闷闷地问:“奇怪,九小姐,买马车不是该到集市吗?怎么到了这么偏僻的地方?”

“我们不仅要马车还要带路的人,当然要谨慎一点了。”红芜芯不以为然地笑笑说,她们把身上所有的头饰当了才换了些银两,要在五日之内赶回兖州必须靠别人帮忙,因为她们根本不知道会兖州的路。版权xbxys.com

那中年妇女才转向站在不远处的她俩审视了好一会儿问:“你们没问题吧?”那陌生男子忙走回来对她们低声说:“她问你们是不是要回兖州的马车?”她俩拼命地点点头,这男子又张声说:“你们跟她进去等一会,她会给你们安排的了。”

“谢谢!”红芜芯和秋心拜谢了一下然后跟着中年妇女走进宅子里面去,那男子狡黠低笑一下然后抛着手中的两个钱袋转身走了。

红芜芯跟着这中年妇女往院子里面走去,转过不少拱门,然后不知道身在何处,“你们可都是身家清白的姑娘?”走在前边的中年妇女略带严肃地问,红芜芯愣了愣忙回答:“当然是!”中年妇女“嗯”了一声又继续问:“为何沦落至此?”

“运气不好。”红芜芯闷闷地吐了句,不就迟了一点点嘛,至于不准上船吗?什么破规矩?红家的规矩太欺负人了。

“不管你们以前是什么身份,都要将它忘记得一干二净,一心一意侍候主子就对了。”中年妇女回过头郑重吩咐。

“为什么?”红芜芯一脸茫然地问,“谁是主子?”她又张望了一下再好奇问,“你们家的马车藏得很深吗?”她开始感到有点不妥了,下意识退后一步抓住秋心的手,秋心也意思到不对劲,两人警惕地缓慢退步。

“你们放心,买你们回来并不是要你们干操重活,”中年妇女轻声解释道,“看你们长得还有几分姿色,那就让你们侍候主子吧,若主子看得上眼,说不定你们还能成为侧王妃,这可是你们三生修来的福气……”

“我们只是来买马车和马夫而已……”红芜芯连忙解释,“你肯定是误会了!”

“马车、马夫?”中年妇女拧紧眉头问了句,她的心也多了一分慎意道,“那你们刚才干嘛点头?点头了就不能反悔!太妃命我尽快找两个有点姿色的女子侍候主子,你们既然来了,我的钱也给出去了,你们也好认了,别给我耍花样!”

“秋心,跑!”红芜芯拉着秋心转身就跑,中年妇女沉了一口气忙喊一声:“来人,抓住两个丫头,千万别惊动了太妃和主子!”

“门在哪里?秋心这边……”红芜芯回过头一看,秋心已经跟丢了,眼看着一大群人追过来,她忙转身就跑,慌不择路,匆忙之间便撞进了一间房间惶急地把门关上,她张望了一下又忙谨慎迈步向房内面走去。

在里面沐浴的邵亦寒瞬间旋身而起,一手扯过衣裳披在身上,脚跟还没落地就把腰带束上了,继而挑出挂在侧边梁柱上的利剑凌厉翻身而去,“啊!”闯进来的红芜芯睁大惊恐的双瞳惊喊了一声,锋利的寒剑擦脖而过,心脏几乎停止跳动,一阵热汗霎时打湿后背。

良久,她才微微睁开眼睛,迎眸是一张带着水雾的厉脸,这男子与自己只有咫尺距离,差一点就撞上了,一双盎动的嗜血厉目正紧紧地盯着她惊颤的双瞳,她稍微扭头看了看右侧的锋剑,再帖近毫厘必定血溅当场!

“你是什么人?”邵亦寒寒栗地问了句,架在她脖子上的剑已经插进了她身后的屏风。红芜芯咽了一口惊颤的唾沫,被他突如其来的责备吓了一跳忙退后一步,以为挨到了身后的屏风可以借力抵住自己瘫软的身子,不料,屏风被她撞翻了,“啊……”红芜芯一个重心失衡也跟着向后倾倒,慌忙间随手乱抓,一不小心抓到了他的束腰带上,猛地一扯,他随意带披的衣裳打开了。

“吖……”红芜芯重重地撞落到地上,后背一阵剧烈赤痛,疼痛的泪水从紧闭的双眼挤了一点出来。邵亦寒迈前一步把剑指着她冷声责问:“闯进来有何目的?”

“我……”红芜芯忍住背上的疼痛,睁眼向上一看,映入眼帘的便是他还带水珠的赤、裸身体,“啊!流氓!不知羞耻的家伙!”红芜芯忙捂住自己的眼睛侧过身去,手里还紧缠着他的束腰带。

“流氓?”邵亦寒冷笑一声,缓慢蹲下来一手掐住她的后颈将她从地上抽起来,冷声道,“到底谁是流氓?是你闯进我的地盘偷窥我沐浴,还无耻地解我衣衫。”他用力地将她的头转到自己袒露的胸膛前边轻声问,“你想看什么呢?”

“我不想看……我不是故意的!放开我!”红芜芯紧闭着眼睛使劲地摇头,她慌忙地伸出双手抓住他的手腕,她忽而感觉到脖子一阵锋利的寒冷,顿时一下子全身僵冷了。他再次把剑架到她嫩白的脖子上,只要她稍微一动,必定死于剑下。

她猛地睁开双眼,映入眼帘是他结实的胸肌,她又忙把眼睛闭上在心里苦念:“外公!表姐!赶紧来救救我!”隐若间只感觉一阵温热贴近自己的脖子另一侧,她睁开一只眼瞄了一下,是他暧昧地伏过来了,两颈相交!

“滚开!”红芜芯拧紧厌恶的眉头扬起一双厉目,狠狠地推了他一下,却动不了他的分毫,他依旧是慢慢向她覆压过来,红芜芯双手抓着自己的衣襟怯懦地问:“你想要干什么?你敢动我分毫,我外公肯定不会放过你的!”

“你外公是谁?”邵亦寒在她耳蜗边轻声问了句。

“嗬,我才不会告诉你!”红芜芯不屑地哼了一声。

“你只有两个选择,一,说出谁派你来的,二,死。”邵亦寒充满杀意的声音在她耳蜗回荡,红芜芯抿了抿唇冷笑说:“你骗谁呀?谁如果我说出是谁派我来的,那我也肯定活不了!”

“嗯,那你就铁了心不说了?”邵亦寒这一句话更阴冷,让她不由得打了一个寒战。

“我说!”红芜芯忙喊了一声,邵亦寒阴冷的气息才远离了她一点,红芜芯哭笑不得问:“我可不可以说是我自己派我来的?”邵亦寒盎动的杀意又深了一分,她噎了一口唾沫怯怯地说:“我没有骗你,我跟家人来到鹤城拜神,不小心走散了,所以才找人买马车带我们回家,可是,那个人将我们带到这里来,莫名其妙把我们卖了,还要我们侍候什么主子,我真的没有骗你。”

“主子,有惊扰到你吗?”房间外面突然传来阿福子的声音。主子?他就是他们所指的主子!红芜芯差点喊了出来,邵亦寒一手捂住她的嘴巴轻冷问:“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听宋嬷嬷说,是走失了两个丫头,其中一个已经抓到了。”外面的阿福子回答,“刚买进来,不懂规矩。”抓到了?红芜芯激动地挣扎了一下,邵亦寒沉了沉气一下将她按在地上,继而横跨在她腰上将她紧紧钳在身下。

“为什么要新添丫鬟?”邵亦寒略带不悦地问。

“是太妃的意思……”外面的阿福子欲言又止。邵亦寒会意了,淡漠地说:“你把抓到的人带过来。”阿福子应了声就走了,邵亦寒暗沉的眼眸泛上一丝不悦,然后慢慢松开按在她嘴巴上的手。

“我不会侍候你的,你死了这条心吧。”红芜芯委屈侧过脸去,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男人这么放肆光着前半身坐在她的身上,她脸色烘热羞愧难当凌厉道,“你敢碰我,我立即死在你面前。”

“试试看。”邵亦寒邪魅地翘起嘴角冷笑一声,把手轻抚在她的脸上,兴趣盎然地滑落她嫩白的脖子,不安分的指尖撩动她的衣襟。

“混蛋!”红芜芯委屈得想哭了,在他的逗弄下一阵酥麻的炽热涌上心头,她把手一摸,摸到他放在地上的利剑,她闭紧双眼较紧牙根抓起剑往自己的脖子抹去。邵亦寒一手握住了剑身,鲜红的血缓慢地滴落在她的脖子上。

“你……”红芜芯睁开双眼惊疑地看着他。邵亦寒夺回她手中的剑然后从她身上翻下来说:“你走吧,本王对你毫无兴趣。”红芜芯忙坐起来抹了抹滴在自己脖子上的鲜血,迫不及待爬起来跑去。

“站住。”邵亦寒轻冷地喊了声。

“你说过放我走的!”红芜芯急切地回过头说。

“再等一下,待会有人带你走,否则你别想走出这座大宅。”邵亦寒淡漠地说了句把身上的衣裳拉紧,再走到一旁抹了抹手心流出来的鲜血,然后往伤口涂上药膏。

“要我帮忙吗?”红芜芯试探着问。

“你还想继续?”邵亦寒没有回头淡漠地说了句,红芜芯二话没说忙急步退到了门边去,他回过头略有意味地道了声,“你是第一个闯进我房间的人。”红芜芯忙拉开房门走到外面再关上门,他那若有若无的杀气让她不觉打了一个寒战。

红府选婿:王爷请自重》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红府选婿 或 王爷请自重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小说长生月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长生月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长生月第二回月黑风高杀人夜这是一个十分适合杀人的夜晚,一团团黑云仿佛知道单乌的心思一般,从荒草地的方向升腾而起,将本就晦暗不明的那一条细窄的弯月给拢了个严严实实,四下里除了些不合时宜的狗吠之外,并没有其他声音,于是在窗纸背后的那点灯光也熄灭了之后,单乌蹑手蹑脚地,摸到了白花蛇的住所的墙角下。只是糊了灰泥的墙板实在是很薄,小乞丐只需屏息凝神,把耳朵凑近墙壁,就能听到屋里人悉悉索索的摆弄以及一切声音停止之后,屋里人呼吸的声音。屋里只有一个人,呼吸均匀有力

  • 小说噬道吞天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噬道吞天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噬道吞天第三章十殿阎罗十殿阎罗,乃是三界六道之地界道,主管地府各项事务的十个阎王的总称。十殿阎王,官职相当,职责不同。有掌管人间生死的、有掌管狱典刑罚的,也有掌管轮转投生的等等不一而同。依据他们的职责不同,排名自有先后之分。十殿阎罗分别是:一殿秦广王、二殿楚江王、三殿宋帝王、四殿五官王、五殿阎罗王、六殿卞城王、七殿泰山王、八殿都市王、九殿平等王和十殿转轮王。十王分别居于地狱十殿之上,因此人称十殿阎王,也有人称之为十殿阎罗。对于两个黑袍鬼役的决定,杨

  • 小说都市修真魔少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都市修真魔少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都市修真魔少第四章离开柳静怡走到门口打开房门,看到了凌轩。凌轩跟在柳静怡的身后进了别墅,进入别墅后,柳静怡直接把验孕单递给了凌轩。凌轩看了单子一眼,一愣,心里多少有些高兴,他没想到自己竟然一发就中,要当爸爸了……不过凌轩突然想到,柳静怡给凌轩看这个验孕单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想打掉吗?不过要打掉的话?为何还要给我看验孕单呢?直接打掉得了。柳静怡才二十三岁,生孩子对她来说多少有些早了,而且这孩子,还是凌轩的孩子,凌轩在柳静怡的心里是什么样的形象?弓虽

  • 小说桃运天王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桃运天王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桃运天王第三章怎么是她德克士外面的广场上,刚才被打的董杰和女朋友站在一辆奔驰E350面前。他鼻子用纸巾塞着,显得滑稽无比。而在他们两人身边,则站着一个五十来岁,大腹便便,西装革履打扮的中年人,皱着眉头听着董杰的叙述,脸色阴沉。十几分钟前,儿子董杰给他打电话,说是在火车站被人给打了。他正好在火车站附近,一听到儿子被人打了,顿时火冒三丈,马上带着自己的两个保镖开车赶了过来。作为盛虹集团的总经理,背靠着司空家族这颗大树,他在临海市还是有一定实力的。不仅仅

  • 小说纵横异界时空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纵横异界时空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纵横异界时空第三章王凡的报复天边的晚霞依然如往常一样美丽,不知不觉间已然到了秋天,一丝丝凉风吹拂在人们的脸上,刚经历过酷暑的炙烤,这秋风的感觉是那样的凉爽,舒服……终于放学了,林磊长出了一口气,最后一节课是历史课,老师讲起来就喋喋不休的,经常延迟下课时间,林磊真的很担心他兴致一起,又把三国重讲一遍……他可没少因为这个挨饭店老板的骂。林磊简单收拾了一下书包,便要往外面走。“小磊,嘿嘿,我放学没事,跟你一起去打工吧!”一个高大的身影向林磊走来。“良

  • 小说纵宠佣兵狂后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纵宠佣兵狂后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纵宠佣兵狂后第三章:大杀四方一众家奴将凤云霄团团围住。凤家四小姐和六小姐见她被围住,稍微放下心来,躲在原处观看,唇角的笑容如斯恶毒。凤云霄目光看向那些家奴,如同看脚下的烂泥一般,充满了鄙视。她一届佣兵女皇,一个人徒手能够从枪林弹雨中豪发无损的存活下来。如何会害怕这些面上凶恶,实则无用的草包?“把那贱人给我绑起来,我一定要让她后悔没淹死”四小姐脸色苍白,现在却无比的兴奋。“对对,把她绑起来,绑起来……”六小姐伸手指着凤云霄,夸张的大叫。这家奴们却没那

  • 小说总裁下手留情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总裁下手留情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总裁下手留情第三章:倒霉的洛云夕下午下班之后,云夕整个人就像去打了一场仗似的,简直累到虚脱,上午那秘书明明是笑眯眯的说今天就是熟悉工作环境那么轻松的,怎么下午就变了脸,让她跑上跑下,做这做那,还美名其曰这是锻炼新人的能力。好吧,锻炼我能力是吧,但为什么连打印资料、快递收发等各种打杂小事也要我做!姐是学设计的好吧!要锻炼至少也得找点和设计有关的是吧秘书姐姐!这也就算了,居然打个杂还要加班!!你见过哪个新人第一天上班就要加班的吗!搞得洛云夕还以为她什么

  • 小说都市最高手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都市最高手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都市最高手第0003章叫你别吵可是突然发现不对劲,怎么女孩还没发育吗?那么硬,那么点。但大汉再次定神时,看到的竟然是刚才车上的那混小子。“喂,你他妈的变态吧,连男的都抓。”叶天没好气的盯着他叫道。原来刚才叶天迅速地将小嫣推到了一边,然后自己来不及躲闪被大汉抓了个正着。“我靠,你小子竟敢坏我好事,想死是吧?”大汉色急不成,立即大怒,“老子玩女人的时候最讨厌别人打扰了。”“喂,别吵了行么?我要去报到!”叶天真的急了,想到要是迟到了还要回家种田。此时黑痣大

  • 小说羽帝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羽帝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羽帝03要相亲?“呵呵..小茜,就是那个陈羽么?”在距离古家演武场不远处的一颗大树之上,一个面目秀丽身穿蓝色袍服的年轻女子对着身边一个年轻大约只有十五六的女孩说道。“嗯,就是他。”那被称之为小茜的女孩子神情冷漠地回答道,视线一直从来没有离开过陈羽的背影,如果细心观察,或许还能够从这神情冰冷的女子瞳孔深处,发现一抹不易发现的轻蔑神色。“你的父亲怎么就打算给你找这么一个人给你当未婚夫呢?虽说这等年纪成为了后天期大圆满的人,还算是有那么一点修炼天赋,但是和宗

  • 小说修罗武尊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修罗武尊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修罗武尊第三章遭遇围攻“好吧,这貌似不是不可以,那你叫我来这,到底所谓何事?晚辈现在全身困乏,急需要睡觉,没多少时间,跟你在这唠嗑。”“呵呵,也没什么大事,主要是你修炼的速度,着实让人着急,老夫我不忍心看下去,所以一横心,决定帮助你一把,也算是帮我自己。”老者捋了捋胡须,显得意味深长。“这个...也不能怨我,我也是没有办法,谁不想当强者,咱先避开这话题,你真的愿意帮我?”赵小凡疑惑问道,他从来不相信,天上会掉馅饼。“唉,我都一把年纪,有必要骗你这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