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情覆山河·血色凉歌在线阅读

2017/11/25 4:53:43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情覆山河·血色凉歌

楔子:龙赫宫深锁璃歌

琼花的香气,幽幽在鼻端萦绕。来自xbxys.com

泌人心脾。

夜,是浓郁的。

却也掩不住那份天姿国色。

就如那侧卧在地板上的女子。

仅仅只看背影,便足以令人心醉,心惜,心生无穷爱意。

只着了薄薄的霓衫,透出内里霜凝的肌肤。

她就那么静静地躺着,仿佛对身边的世界,毫无知觉,也仿佛,已经闭锁了心门,将自己与外界,完全隔离开来。说明xbxys.com

身后不远处,高高的卧榻上,两道冷湛的视线,无声钉在女子背上,仿佛要在哪里,生生剜出两个洞来。

沉窒的冷寂,在整个殿阁中,无边无际地蔓延。

三年了。

已经三年了。

他们以这样的方式,呆在同一个屋檐下。

一千多个日夜。

却丝毫没有拉近彼此的距离,反而,越来越远。情覆山河·血色凉歌在线阅读

一丝狂躁,从胸腑间弥漫开来,渐至汹涌,吞没了男子仅剩的理智,撕毁最后那丝宽容与怜爱。

蓦地起身,傅沧泓抓住床栏边的铁链,猛力一拉,但听得“唰”地一声,那俯卧在地上的女子,被硬生生拽至榻前,额头“咚”地撞上坚硬的床板。

血,慢慢渗出伤口,流下脸颊。女子却仍然紧闭双眸,脸上冰冷的表情,没有一丝变化,仿佛根本不知道痛,也全然不在意,接下来将会发生的一切。

傅苍泓伸手,抓着女子的肩膀,将她提上床榻,半个身子压在她的身上,铁腕紧紧扣住她的喉咙:“说话!”

冷凝如霜的面容,淡然横扫的娥眉,琼花般娇嫩的芳唇。

如斯之美,却带着种寒锋出鞘般的决绝。让人无法靠近,更无法看懂。原文xbxys.com

“嘶——”衣衫碎裂的声音,在清寂夜色中,格外清晰。

她还是没有,任何的反应。

是逆来顺受?还是强忍悲辛?傅沧泓颓然地松了手,没有再继续。双臂撑起身子,就那么静静地俯望着她,再出口的话音,却变得沙哑而苍凉:“你到底要我怎么样呢?”

三年了。

他已经黔驴技穷。

他已经心力交瘁。

他对她用尽手段,却始终无法,像最初的最初,只一句话,便能博得她的倾城一顾。小百姓养生网

“璃歌,璃歌,”他小心翼翼地唤着她的名字,轻轻摩娑着她的脸庞,“你说话,你说话好不好?”

“放了我。”终于,女子睁眸,那澄澈如湖波般的眸华,立即让四周的一切,黯淡了颜色。

“放了你?”傅苍泓古怪地笑,慢慢地坐起身来,右指勾着她光洁的下颔,不住地来来回回,“放了你,你又能去哪里?”

是啊,女子也笑——她忘了呢,她真是忘了,她的国,她的家,都在他的手中,碎如散沙,即使他放了她,即使她踏出这个宫门,她又能去哪里?普天之下,无人不知,她是这个男人的女人,亦只是这个男人的女人。

她纵是逃到天边,也洗不去那股属于他的,血腥的味道。

“我可以——”

水眸轻眨,殷殷红唇间,吐出两个轻若不闻的话来:“去死——”

“宁愿死,也不爱我?”灼灼烈焰在傅沧泓眼底燃起,将那深湛的黑,染成沸腾的赤红。

“呵呵,”女子的笑声愈发地冷,冷得穿心透骨,“傅沧泓,你凭什么让我爱你?你有什么资格让我爱你?你杀我父母毁我家国,屠城十日满手鲜血,你还敢说爱?还有脸说爱?”

“那不是——”傅沧泓重重咬牙,却在所有解释脱口将出的刹那,打住了话头——解释?解释得再多,也不能再改变过去所发生的事实。

这个女人,这个他此生唯一所爱的女人,难道真真正正,已经不可能,再属于他了吗?深重的悲哀,如巨涛狂潮般汹涌而起,冲击着他的胸膛。小百姓养生网

那种无可宣泄的痛楚,迫使他提起铁拳,重重砸向身下结实的床板。

但听得“砰”的一声遽响,木制硬面上豁然出现一个大洞,而男子青筋暴起的手背上,也绽出道道血口。

夜璃歌却仍旧没有任何表情,就那么冷冷地睨着他。似乎那些血看在她的眼里,已经没有了颜色,只如污渠里的臭水,丝毫不值得她分心。

“夜璃歌,”再次低头,男子眼底已经被一种霜冷的绝决彻底覆盖,“你恨我么?即使你恨我,今生今世,你也注定了只能是我傅沧泓的女人,就算我死了,也要把你,活活葬入皇陵!”

夜璃歌一窒——这是第一次,三年来的第一次,六年来的第一次,他如此郑重地,如此赤裸地向她宣告他的誓言。

两个人都那么沉寂了,谁都没有再开口。浓郁的硝烟在无声无息间散去,只余一种说不清的暧昧,道不出的伤悲,在两人间悄悄氤氲。

他们本该是相爱的。

他们本该是天下间最让人钦慕的一对。

却偏偏,将一段风花雪月的情,演绎成如斯模样。

是他太不懂爱,还是她太过倔强?已然记不起,最初的错误,是从哪里开始,已然记不起,相识的最初,是那么那么地美。

已然记不起,她是怎样打动他的心,而他又是如何,倾尽所有,去追索着她的心。

累了。

傅沧泓,你知不知道,累的不仅仅是你,还有我。

你爱我,爱得累。

我恨你,也恨得累。

因为你不知道,在你身边的每一时每刻,对我而言,同样噬骨焚心,你不知道,我几乎要耗尽所有的心血,才能继续着那份对你的恨。

我不能不恨你啊,傅沧泓。

除了家,除了国,除了慷然赴难的父母,除了我那个不成器的未婚夫,还有炎京五十万条鲜活的性命。

犹记得那日,我一身绯红喜服,立在城头,下方,修罗杀场,十方炼狱,男女老少,甚至连襁褓中的婴儿,都无一幸免,都在熊熊烈火中,化成了飞烟。

只有我。

只有我活了下来。

当我如飞蛾扑火,纵身跃下城头的刹那,你飞奔而至,掖我入怀。

你的愤怒,在那一刻,达到极点,而我的恨,也在那一日,泛滥成无边大海。

从此哦,从此,从此你在此岸,我在彼岸,我们之间横亘着的,不仅仅是那些血色浸染的过往,还有我们已经被彻底打碎的情。

傅沧泓。

你一直说,爱我。

可是我的心,却死了。

死在了那场焚尽炎京的大火里。

死在了你的无情和冷血之中。

对,你也曾试着解释,每个静寂的暗夜,你拥我入怀,贴在我耳边一次又一次地说:夜璃歌,不是我,那真的不是我……是的,我相信。

我真的相信,傅沧泓,我相信那绝非你的本意,我相信你从来没有下过那样的命令。

可是傅沧泓,正如你的解释不能改变什么,我的相信,亦不能改变什么。

因为所有人都记得,那场战争是怎样开始的,怎样进行的,怎样结束的。

炎京已成灰烬,璃国不复存在。

可是我的记忆还在,那些血腥的场景,即使转世投胎,再生为人,也还会记得,而且刻骨铭心。

沧泓,你要这样的我,怎么去爱你?沧泓,放了我,也放了你自己……或者或者,干干脆脆地杀了我,解脱了我,也解脱了你……泪水,潸然而下,不仅有她的,还有他的。

站在这段情感的两边,他们都哭了。

是那样地无可奈何,是那样地心碎成灰。

颤颤地抬起手,她泌凉的指尖落在他的额头,唇间溢出一声深重的叹息:“沧泓——”

“璃歌——”

“罢手吧——”

“不!”他倔强地吼,就仿佛六年之前,炎京街头的刹那擦肩,她唇边淡淡的一抹笑,就已铸就他心中的认定,一生一世无可更改的认定。

他认定了是她。

只能是她。

爱也罢,不爱也罢,痛也罢,恨也罢。

唯有夜璃歌。

他低沉地咆哮着,进入她的身体,而她不抗拒,任他施为。

他痛,她亦痛,这两种痛加起来,瞬间扩大无数倍,毁天灭地,却找不到一个出口。

那么,就让他们,一起毁灭吧!

晨曦微绽。

彼此折腾了一夜的两个人,静静地躺在榻上。

她依旧顺从地偎在他怀中,却双眼空茫——这样的日子,这样生不如死的日子,难道真还要继续么?掰开男子的手臂,夜璃歌麻木地起身,像个游魂一般,下了床榻,光着双脚,一步一步,往外走。

锈色的镣铐,擦过青砖地面,铮铮地响,末端深深扎进她的脚踝里,从小腿的一侧穿出。

那是他给她戴上的。

那也是她逃得最远的一次。

从北国的宏都,一直逃到靠海的南涯。

差一点点,就差那么一点点,她就能和安阳涪瑜一起,扬帆出海,就此远离了这世界。

可他还是那样固执地找了来,强行将她带回宏都。

那个漆黑如墨的夜,天定宫中的每一个人,都听到了她锥心刺骨的痛喊,却没有人敢过来,看她一眼。

而铁链的另一端,缚在他的床榻之侧,

陨铁打造的锁链,纵使是神兵利器,赤热烈焰,也无法再将其斩断。

所以,他才那样肯定说,夜璃歌,你恨我么?即使你恨我,今生今世,你也注定了只能是我傅沧泓的女人,就算我死了,也要把你,活活葬入皇陵!

可是傅沧泓,即使如此,又能改变什么?即使如此,你又能得到什么?她一步一步地走着,脚踝处的伤,再次渗出丝丝鲜血,渗过白色的丝衣,在地板上,留下一串赫然的血色脚樱

而她仍旧不管不顾,仿佛这具身体,已经不属于自己,仿佛她的魂灵,早已远飞至九天之上。

傅沧泓坐直了身体,就那样定定地看着他的女人,只属于他的女人。

曾经,这份倔强让他欣赏,甚至是他爱上她最大的理由。

可是如今,这份倔强却成为他们之间最大的障碍,成为他想越过,却再也越不过去的高墙。

刚硬的手指,再次下意识地抓紧铁链。

她想走。

却每一次被他硬生生地拖回去,顾不得她浑身是伤,顾不得拖回来之后的结果会怎样。

他只是——那样执著甚至迫切地,想她留在他身边,想时时刻刻看见她,甚至残虐地折断她的翅膀。

是呵,他的夜璃歌,是一个多么高傲的女子,皎皎皓月,九天飞凤。试想当年炎京城下,就连他的百万大军,都对这个女人仰而观之,齐齐地,失去了心魂。

她的美,惊世而绝艳。

她的才,泣地而动天。

她的胆,吞山河而壮四海;她的心,御于云而随于风;这样的女子,能为他所爱,是他傅沧泓今生最大的成就,却亦是他,最大的悲哀。

因为,她对他,没有爱。

即使他毁了她的家,灭了她的国,废了她精湛的武功,囚了她的人,却依旧,得不到她的心。

六年时光,之于这份情,他该绝望了。

不是没有想过彻底毁掉她。

只是他舍不得。

真的舍不得。

哪怕仅仅只在心中动一动念头,他也会痛,很痛很痛。

痛到连活下去的勇气都没有了。

所以,才一路波折不断地,坚持到现在。

夜璃歌仍然在走。

明明知道,自己就算再怎么走,也走不出这座数丈见方的龙赫殿,她还是坚执着。

血色的脚印,渐渐布满整个地面,像是一朵朵妖娆的红莲,在傅沧泓的眼帘中无限地放大,放大,放大……手中的铁链蓦然抖得笔直,女子纤细的身子,像风筝般飞了起来,划过半空,重重地砸在地面上。

满口的咸腥,满眼的金星乱冒,她却咬着牙,仍是一声不吭。

不是第一次了。

她总有办法激怒他。

彻底地激怒他。

明明是她在折磨自己,最先发怒的,却是他。

双臂撑着地面,夜璃歌努力地,想要站起——她曾经受过比这严重百倍的创伤,也不过虚弱了片刻,便能再度屹立而起。

可是这次,这次似乎有什么不一样了……是哪里不一样了呢?微微地,夜璃歌蹙起了眉头,她感觉有什么东西,正从她的身体里缓缓地流溢出去,像是……生命,却不是她自己的生命。

夜璃歌怔住了,下意识地侧头,往后方看去。

倚在榻上的傅沧泓也怔住了。

他看到了血。

比那些脚印更鲜红的血。

正汩汩地,如泉水般从夜璃歌的裙衫里涌出来。

是的,是涌出来。

这种状况,显然不是他能想见的,也不在她的意料之中——那是——扔下铁镣,傅沧泓急急地奔了出去,不到半刻钟,拎着太医院的院正折身冲回。

“快!”二话不说,将院正扔在夜璃歌身边,傅沧泓的头发一根根竖得笔直,额上冒出颗颗冷汗。

院正哪敢怠慢,哆嗦着近前,伸手搭上夜璃歌的脉搏,整个人一瞬间抖得像风中残叶。

“说!”

“……夜夫人她,她她她她……小小小,小产……”

两个字,如九天轰雷,重重砸落。

在傅沧泓发作的前一刹,夜璃歌很镇静地看了院正一眼,低声道:“还不走?”

院正猛一得瑟,顿时回过神来,连滚带爬般逃了出去。

“呛啷”一声,傅沧泓奔到墙边,抽出悬在上面的惊虹剑,一步步走回夜璃歌身边,低头看她,眼中,却没有她所预想的暴戾,而是温柔,极端的温柔。

“你知道的,对不对?”他说。

夜璃歌默然。

“你故意的,对不对?”

夜璃歌仍是默然。

“你精通岐黄之术,断断不会不知道,不知道你自己……”他已经说不下去,只是整个身体的血,瞬间冰凉。

夜璃歌还是默然——他们是同一类型的人,都不屑于解释。都认为解释,是一种多余。

“好,”他低低地笑,一手抬起她的下颔,“夜璃歌,你赢了,你终于赢了。你说得对,我爱不起你,要不起你。所以我决定,放了你……夜璃歌,我放了你……”

夜璃歌抬起了头,眸中闪过一丝亮光,很弱,转瞬即灭。

“拿着这个。”将剑 柄递到她的手里,傅沧泓慢慢地解开衣衫,露出宽阔的胸膛,忽然莞尔,对着她轻轻一笑。

夜璃歌怔祝

她陪伴了他如许多日子,她知道他很少笑,也很少发怒。

他其实并不是个情绪外露的人,也并不喜欢折腾别人。

所以,他这一笑,着实让她困惑。

“璃歌,”他轻唤,像是在叹气,“我无法杀你,那么,换你杀我,好不好?如果我们两个中间,必须以一方的死亡为终结,那么,让你来做抉择,如何?”

夜璃歌的眼神开始恍惚。

是的,困锁深宫的这些年,几乎每一时每一刻,她所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杀了他。

她忍得如此辛苦,如此伤悲,如此无奈,甚至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活着的理由,就是——杀——了——他。

她不是多情的女人;不是温柔似水的女人;从来不是。

她也曾统领数万大军,征战沙场,抵御外侮,死在她剑下的男人,不计其数。

就算没有了惊世的武功,她仍然懂得,怎样的招式,能最有效率地取人性命。

如果排除了一切的一切,如果他真的不加反抗,要杀他,真的是一件很简单的事。

简单到,她只需要递出手中的剑。

可这柄剑,却是如此如此地重。

“杀了我,你就解脱了。”他的声音飘缈得没有实质,像是从九霄云外传来,轻轻地,叩击着她的心。

似乎只有一瞬间,她却已经想了很多。

想当年炎京街头,怎样的惊鸿一瞥,铸成了他们之后的沧海横波;想漠漠苍原之上,他们是如何双剑合璧,击退虞国数十万大军;想玉树琼枝,漫天焰火中,他们是如何地重逢,相拥深吻,忘却整个凡尘;想司空府后园碧倚楼中,他是如何蛮横地警告她,夜璃歌,你只能嫁我;想大婚前夜,那一纸肃冷的战书,铁划银钩,字字惊心,表明他的不屈,他的不挠,他的不舍不弃,他的志在必得;想黄沙漫漫的战场上,他是如何围剿她的骑兵,破了她一道又一道的城防,直至兵临城下;想炎城城头,她红衣胜火,雪冷容颜,咬碎银牙,毫不恋地纵身越下,而他浑身浴血而来,于滔天烈焰中,将她接住,那样不管不顾地,当着无数双眼睛,紧紧地将她抱在怀里……想被困在龙赫殿中的日日夜夜,他不舍不离,始终如一,不管她如何地冷待他,恨他,甚至费尽心机要杀他,他还是那样,将一颗心彻彻底底地掏出来,放在她的面前……手中的惊虹剑,开始颤颤微鸣。

是它,也是它,见证了他们之间的开始、角逐、对峙,以及那少得可怜的温情。

“要么,爱我,要么,杀我。”

轻轻地,他再度开口,黝黑双眸,沉凝如万丈深渊。

纤纤玉指,猛地握紧了剑 柄——夜璃歌,你不能犹豫,不可以犹豫!

一瞬之间,她已经有了决断。

一剑。

只是一剑。

她洞穿了他的胸膛。

血色满眼。

仿佛炎京焚尽时滔天的烈火。

也彻底焚毁了她最后的坚持。

“沧泓!沧泓!沧泓!”

蓦然地,她抛开了手中的剑,扑过去抱住他,不顾一切地嘶喊,忘记一切地嘶喊。

为什么?为什么他们两人,始终要在这种生与死的绝对边缘,才能幡然醒悟?不是不能爱。

而是不敢爱。

不是不想爱。

而是太怕爱。

沧泓……我错了……她的眼泪,和着他的血,染成一曲,惊天泣地的,血色凉歌……琼花的香气,仍然在宏丽的殿阁中,久久地萦绕着,萦绕着……

第一章:佳人一顾笑倾城

璃国皇都。

炎京。

之于璃国数千万子民而言,它是传说,它是骄傲,它更是富贵荣华的代名词。

这里的每一砖每一瓦,都凝结着璃国人的梦想与热望。

所以,它是美丽的;它是堂皇的。

无论是它的建筑还是附着于其上的点缀,都是经过精挑细选,精雕细刻的,甚至每一片从枝头飘落的花瓣,都有它独特的馨香。

它就像一位绝色佳人,每日里盛装丽容,笑迎四面八方的来客。

尤其是,今日。

今日是个特别的日子。

璃国太子,安阳涪顼的授冠之喜。

授冠,也即成人。

单此一项,倒也不足以令全城轰动,

更重要的是,授冠礼后,会接着进行太子妃的甄眩

炎京地杰人灵,韶龄少女不下数万,到底这太子妃的头衔会花落谁家,众人均是拭目以待。

随着阵阵袅袅的弦乐,一辆辆花车从东华大街的那头,缓缓驶来,朝着宣定宫正门而去。

长街两旁,无数的百姓踮着足尖,争相翘望:“快看快看,那是杜侍郎家二小姐……”

“那是李尚书家四小姐……”

“那是陈将军家五小姐……”

“那是章丞相家的大小姐……”

在众人殷殷的目光中,一辆辆花车相继驶过,唯有一辆,仿佛脱了节,遥遥地,跟在最后面。

那是辆完全用玉竹制成的花车。

通体碧绿清透,没有半点华贵之气,仿佛来自山野最烂漫处,御于风而随于云,冉冉而来,不涉尘埃。

人群,整个静寂下来。

无数双眼睛落在那辆姗姗而来的花车上。

本该随之扬起的喧嚣,却被那车边毫不张扬的一个银色字体镇祝

夜。

璃国中极致少见,却也极致尊贵的姓氏:夜。

终于,有人惊颤颤地出了声:“天啊,是司空府的花车……”

顿时,万千黎民都耸动了。

夜啊,是夜氏啊,当今的司空大人夜天诤,甚至位尊在左右二位丞相之上的司空大人。

他,只有一个女儿。

夜氏,璃歌。

炎京的凤凰。

炎京无数男儿为之热血沸腾的凤凰。

夜璃歌。

传说琼霄台上,她一曲曼舞,引得九天凰落;传说迢迢边关,她挥剑所向,破十万大军,取敌将首级;传说她精通医术,曾妙手救回无数条人命;更传闻她皎皎如月的面容,就算是东方最明丽的朝霞,都不能与其争晖。

她是传说。

她是梦想。

她是近乎神一般的存在。

而今,她却端坐在花车中,朝着璃国最富丽堂皇的地方而去。

无数男子唏嘘感叹——这样的夜璃歌,这样的九天凤凰,果然不是他们可以肖想的。

就连悄悄一窥芳泽都不能。

炎京第一酒楼——倚凰楼。

最高处朝街的一面,一名身材颀长的男子久久地伫立着,从头到脚散发着冷凝的气息。

黑邃双眸静漠地看着那辆从人流中缓缓驶来的花车。

炎京凤凰?唇角勾起一丝不屑的讥嘲——美女么?他实在是见得太多,若他想要,只需一个眼神即可。

能歌善舞又怎样?通文习武又怎样?医术妙绝又如何?只不过,是一个女人罢了。

慢慢抬起头,望向极开阔的天际,傅沧泓阖上了眼——如果不是那个人一再强调此次出使的重要性,他才懒得来这个纸醉金迷的地方,参加这么些无聊透顶的宴会。

他傅沧泓要的,不在这里。

“着火了!着火了!”

下方的街道上,忽然传来一阵惊慌至极的喊声。

傅沧泓皱了皱眉,俯头望去。但见那翠色的竹制花车,不知何时,已然被一团烈焰包围,花车四周,无数的百姓奔走呼嚎,避之不及,却无一人,上前相救于车中之人。

身形默立如山,傅沧泓一动不动,一抹淡哂,在唇角若隐若现——有好戏看了。

随着“砰”地一声遽响,焰光破开,玉色霓裳,纤腰曼转,自花车中旋飞而出。

整个世界,突然就静寂了。

烈火燃烧的声音,清晰可闻。

却再没有人逃走,再没有人惊呼。

要用怎样的言语,来形容那凌空飞舞的女子蔼—容光倾世,绝色惊天然而,更令人震撼的,还在后面。

从长街两头,迅速飞出数十道身影,齐刷刷扑向那玉裳女子,招招狠厉,分明是要夺其性命。

女子笑了。

一笑恸魂。

手中长长的纱绫随着风轻轻舞动,看似不含任何凌厉的气劲,却偏偏,那么精准地缠上来袭者的脖子,只轻轻一拉,一条鲜活的生命便就此葬送。

无声无息间,已经完成掠夺。

却不见,丝毫血腥。

傅沧泓眯了眼。

恰恰地,那女子眸波堪堪横来,淡淡地,掠过他的眉际。

稍纵即逝。

他不认得她。

她亦不认得他。

但仅此一个照面,他已经明白,他们,是同一类人。

冷血冷心冷情的人。

他们都经历过生死的极致淬练,都自滚滚杀场中走过,他们都知道生命的脆弱,也懂得生命的极致强韧。

因而,从灵魂深处而言,他们是孤独的。

偏偏时光,让孤独的他们,在人潮汹涌的街头相遇,从此,锁定一生。

旋转轻舞着,夜璃歌慢慢落回地面。

烈焰已经熄灭,只余灰烬,在空中如蝶翩跹。

“小,小小小,小姐……”随车的仆役战战兢兢从人群里钻出,浑身冷汗,跪伏在地。

轻纱拂动,夜璃歌目不斜视,已经从他们面前款款踏过,孤身走向宣定门的方向。

不过几只蚂蚱而已,何须她再多费神?更澎湃的剑光,自身后呼啸而来。

划破湛湛蓝天。

夜璃歌仍然向前迈进,仿佛丝毫没有察觉到,那蓬勃的杀机。

“小姐——!”

“夜小姐!”

“小心啊!”

喊声,此起彼伏。那么迫急,那么尖锐。

夜璃歌仍然在前进。

嗤——寒湛剑锋在离她背心一寸的地方,蓦地停祝

“为什么不躲?”男子清寒的嗓音,仿佛是另一柄,出鞘的剑。

“何必躲?”她的嗓音同样地冷,宛若幽崖深涧,却有着让人心醉的音色。

突兀地,一只手伸来,攥住她的纤腕,下一瞬间,东华大街上的无数男女老少,眼睁睁地看着夜家小姐夜璃歌,同着一道深蓝流光,迅疾朝浩瀚青空深处,杳杳飞去,不见踪迹……“小姐!小姐!”夜府仆役惊惶的喊声,在人群中一波波传开,却无人理会。

桃花林。

落英缤纷。

他终于将她放下,却没有松手,紧紧扣着她的玉腕,眸色深深。

她不抗拒,也不扭捏,甚至不假以辞色,以同样冷冽的目光看着他。

“不要去。”

终于,他开口,三个字,唐突之极。

“凭什么?”

她盈盈勾唇,眸光潋滟。

“他不配你。”

“恒王爷,你逾矩了。”夜璃歌瞟了一眼对方握住自己的手,“还有,这里是璃国,不是北宏。”

傅沧泓黑眸一凛:“你知道我是谁?”

“不知道你的人,但,知道你的剑。”夜璃歌的嗓音依旧霜寒,“惊虹照影,雪魄寒霜。天下,无出其五也。”

“原来是它,”傅沧泓微微颔首,看了一眼已经插回鞘中的惊虹剑,视线再次落到夜璃歌霜凝的面容上,“可否借小姐的照影一观?”

“不。”夜璃歌摇头。

“为何?”

“照影,已入宣定宫。”

“所以,”傅沧泓眸色更深,“你迫不得已?”

微微地,夜璃歌笑了:“恒王爷,你觉得这天下,有谁能让我,迫不得已么?”

微微地,傅沧泓也笑了:“有。”

“谁?”

“我。”

“比如?”

“现在。”

对话未完,他已经欺身上前,蓦地伸出右手食指,点向夜璃歌的要穴。

绫纱飞动,裙裾翩跹,带起阵阵轻风,拂落无数花瓣。

是比斗,是较技,却也是一种试探,对彼此的试探。

傅沧泓的眸光越发深冽。

他没想到,她的武功会如此之高,即便他倾了全力,还是无法分毫不伤地将她制祝

这样的女人,怎能任其嫁给安阳涪顼那样的纨绔子弟?不能!绝对不能!

无论是出于两国间实力的暗拼,还是胸中的私心,他都不会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所以,他要拦下她,一定要。

夜璃歌如烟黛眉扬起。

她不懂。

不懂这个男人为什么要缠住她。

不懂他为什么要阻止他。

据传闻,北宏恒王傅沧泓,只是一个外放的闲散王爷,好武疏文,从来不理政事,更不掌兵权,难道这些,都是假的不成?“够了。”夜璃歌忽然撤手,后退数步站定,眸底浮起几丝冷怒,“璃歌敬王爷远来是客,已经再三相让,若再无礼,别怪璃歌不留情面了。”

几丝风吹过。

花瓣纷纷扬扬。

落在女子的鬓发上。

傅沧泓心中一动,垂剑于身侧,提步近前,拈起一枚花瓣,任其附在自己的指尖上。

“夜璃歌。”他低低地唤她。

“什么?”夜璃歌眼中闪过一丝眩惑。

“不要嫁。”

水盈盈的眸子一震,却莫明其妙地回答:“谁说我要嫁?”

顿时,傅沧泓整个人都明亮起来:“你没有骗我?”

“我做甚么骗你?我去宣定宫,是皇旨,是父命,与我何干?”

“……真的?”

“真的。”她点头。

“不骗我?”

“不骗你。”

“好。”他再度点头,抬臂将惊虹剑塞进她的掌中。

“你这是——”

“换你的照影,可以么?”

夜璃歌眨眨眼,很想笑,却笑不出来。

因为她看得懂,面前这个男人,是认真的。

这些年来,围在她身边的男人,着实太多,多得她都懒于去看一眼。

却没有一人,像他这般认真。

像他这般直接。

惊虹照影,盛世无双。

得配,能配了。

“好。”

她终于颔首,神色郑重。

岂不知,这一句应承,竟然会引起那样一场滔天巨浪,覆国之祸。

这场邂逅,之于他,是一生的认定;之于此刻的她,却不过是江湖儿女的君子之交。

她没有将其归于情;甚至没有想过,他们会怎么怎么样。

她仅仅只认为,他们是兴味相投的朋友,这以后,原来什么样,还是什么样。

“我走了。”冲他嫣然一笑,夜璃歌扬扬手中的惊虹剑,翩然而去。

痴立在原地的男子,久久地看着她,却像是把,一生一世都望尽了……

情覆山河·血色凉歌》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情覆山河 或 血色凉歌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阴阳猎心诀14章

    原标题:阴阳猎心诀14章小说名字:阴阳猎心诀0014母亲的智慧,开学了!“老妈,你咋那么固执呢啊?四十万啊,都给我们买个房子的首付了,以后你也不用那么累了!”到家以后邪傲天抱怨说道。“小天,我们虽然穷,但是也有原则,这次说好了是帮蔡姐的忙,你在事后收钱让人怎么看我们啊!”邪秀玲在厨房忙活了起来,笑着说道。“可是我也是拼了命的,换点报酬那也是应该的啊!”邪傲天不爽的说道,他心里想的是:“我才懒得理会别人怎么看我呢,只要我乐意就行!”。“那也不能收钱,如果你事先和人说好,帮忙手报酬这也没什么问题,可

  • 斩鬼少年14章

    原标题:斩鬼少年14章书名:斩鬼少年14无影剑“嘿!”深潭中央,林像一条大鱼一样跃出水面两米多,伸手一弹,一滴水被弹飞,准确地打中了十米开外山壁上所画的一个鸡蛋大小的圈儿。招毕,他复又落入水里,游着回到了岸边。拿起那本厚书,坐在潭边翻看起来。这书中所记,实际上只有三种功法。一,上玄功,一种高深的内力修练法决。而林试了一下,有玉阳功护体,他练这高深的内功竟然完全没有感觉。二,无影剑,名叫剑,却不是剑法。而是一套以内力御物的顶极暗器手法。像林刚刚的以水弹出,根本就不用瞄准。是用内力控制着水珠,在飞行

  • 武极战魂14章

    原标题:武极战魂14章小说:武极战魂第十四章崖底换灵绝佳的机会,当杜云飞想到的时候,也觉得怦然心动。“可是,”经历了这么多,杜云飞已经能让自己保持着理智的思考,“我没有换灵丹,想要换灵是不可能的。”据酒仙说过,那换灵丹也是非常多的药材配成,就算自己现在立刻就去,只怕回来的时候,王玄凌都只剩下骨头了。“放心,我这里有一颗换灵丹,你先拿去用吧,”酒仙也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个药瓶,丢给了杜云飞,“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啊!”杜云飞紧紧握住酒仙扔来的药瓶,暂时让自己不去想酒仙这神秘的来历,心里也渐渐地火热起来

  • 阴阳雇佣兵14章

    原标题:阴阳雇佣兵14章小说名字:阴阳雇佣兵第十四章杀人不要太恶心!“嘿,殿下的桃花运实在是太旺了。瞧瞧,居然连十五岁的小孩子都对他满是迷恋,怪不得连公主殿下都对他……嘎嘎。”“坦克,如果你想从现在到明年的食物是粮食的话,我奉劝您还是小声点的好!”骑士一脸贱笑的冲坦克挤眼,接着又冲某个方向呶呶嘴。坦克顺着一看,尼玛,赶紧装受气包!郎君比较郁闷,摸了摸自己那张性感…嗯,有点肿了的嘴,很是无语。寻思着是不是西方妞都这么猛?这尼玛才十五岁,居然就会玩法式湿吻了?还号称初吻?汗,不对啊……貌似小萝莉是要

  • 儿子跟我吵架了

    这是第一次。十四岁半的儿子开始不再被动的挨吵,而是开始在家里发出他的声音,内容且不管,但他用和我对等的声音分贝证明了他自我意识的觉醒,证明了他独立运动的第一枪已经打响。当看到情绪激动的他冲我吼的时候,我一时没有呴住自己,摔了凳子。他吼的内容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不再是当年那个挨吵后只知道抽鼻涕抹眼泪的小孩子了,他开始用自己的方式反抗,来证明他在这个家的存在。我没呴住自己并不是我对情绪的控制能力差,而是我一时没有适应他的长大,不能这么轻易地“认输”。其实,在此之前,我一直害怕他不够爷们、没有血性,男孩

  • 苗乡山寨组组通

    贵州省丹寨县自去年9月启动农村公路“组组通”以来,加大对通组公路建设力度,将30户以上的村民组全部实施水泥路面工程,切实解决了群众出行“最后一公里”难题,为脱贫攻坚奠定坚实基础。图为1月20日,施工人员在贵州省丹寨县扬武镇老冬村4组硬化通组公路。长华摄/光明图片

  • 住院11天 花费18元

    近日,河北省平山县岗南镇西岗南村77岁的贫困村民曹锁堂从镇里卫生院出院回到了家。住院治疗11天,花费18.81元。天气寒冷,曹锁堂的支气管肺炎病犯了。输液、检查等各项治疗费用共计花费1603元。贫困户不用垫付,办理出院手续除按比例报销补偿外,再由民政救助负担剩余部分的80%,一站式结算,最后报销下来自掏腰包18块多!曹锁堂是享受平山县健康扶贫“套餐”救助政策的建档立卡贫困户之一。为实现贫困人口基本医疗服务保障,平山县为贫困群众量身定做健康扶贫“套餐”,减轻患病贫困人口的看病就医负担,从源头上阻断

  • 再踏浊苍路14章

    原标题:再踏浊苍路14章小说名字:再踏浊苍路第十三章:真仙陨灭遗迹开启凌逸一行十一人在俞傲的带领下开始准备进入没有护罩保护了的宫殿,随着渐渐靠近悬浮宫殿的地面,透过一层层尚未来得及散去的氤氲,那乳白色巨型宫殿的影子徐徐出现在了众人面前,望着巨大的乳白色宫殿,一股难言的威势逐渐蔓上了众人心头。虽然在紫岚州中有着比这座宫殿大上十倍甚至是百倍的建筑,但那种真仙遗留的威压气息却是紫岚州里巨型建筑所无法比拟的,大门在凌逸等人小心翼翼的靠近中慢慢呈现而出,那大门上三个古老歪曲的文字也浮现在了众人的视线里。兽

  • 深圳龙华三年拆除心理“二线关”

    日前,国务院批复同意撤销深圳经济特区管理线,“二线关”这个名词正式成为历史。1982年6月,深圳经济特区和非特区之间修筑了一道管理线,俗称“二线”,这条线上的关口即为“二线关”。尽管深圳从2013年就开始拆除改造“二线关”,努力实现关内关外一体化,但由于发展不平衡等原因,“关外”地区在软硬件各方面远远落后于关内。居民心中对“关内”和“关外”还留着一道心理上的“二线关”。作为关外具有代表性的工业区,深圳龙华区也是人口密度最大,曾经拥堵、违建、水污染等城市病突出的城区之一,治理“顽疾”、补齐欠账势在

  • 名家笔下的鹰:坚强刚毅,王者之气!

    鹰,历来是画家最喜欢的题材,他们笔下的鹰雄姿英发、坚强刚毅、高瞻远瞩,画家们通过不同角度、不同表现方法,刻画“雄鹰”的神韵,给人们以美的享受。人们之所以为鹰喝彩,是因为鹰代表着一种其他生物所不具备的精神,那就是一种坚韧不拔、永不言弃的奋斗精神!一种百折不挠、无所畏惧的伟大的超越精神!八大山人朱耷(1626—约1705),明末清初画家,中国画一代宗师。本名由桵,字雪个,号八大山人。他的花鸟以水墨写意为主,形象夸张奇特,笔墨凝炼沉毅,风格雄奇隽永。崇祯十七年,明朝灭亡。朱耷时年十九,不久父亲去世,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