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魔界险途在线阅读

2017/11/25 4:48:35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魔界险途

第一章 重生

萧余艰难的睁开眼睛,粘稠的鲜血从眼角流进眼睛里面,视野被覆盖上一层血红色。原文xbxys.com他的右臂连同一部分胸肌都被扯掉了,血肉模糊,可是断臂处却已经没有多少鲜血流出,经过那么长的时间,血液也该流荆甚至,再也感觉不到任何疼痛的存在,大概已经麻木了吧。

有两只处在幼年期的恶魔正在腹部那道致命的伤口处,一点一点的抢拉扯着里面的内脏。他从来没有想到过,获得超出常人千百倍力量以后,拥有超乎人类的生命力,有一天将成为一场噩梦。

死,对于现在的他而言成为一种奢望!

恶魔族本是一个生性残忍的种族,特别是作为一群具有极高智慧的高等恶魔,总喜欢用最残忍的方式来折磨猎物,这是它们最热衷的娱乐活动,并且乐此不疲。只是经过长达三小时的煎熬,纵然是拥有着巨龙般的生命力也该流失殆尽了。

最后的看一眼天空,这个该死的世界。

“终于要结束了,不知我死去以后,有没有人会因此感到难过?或者说,有没有人会察觉到我的消失……应该不会没有吧。来自xbxys.com”萧余的目光渐渐黯淡,嘴角却挂起一丝自嘲的笑容,“真是可笑,原来我早已一无所有。活着,究竟是为什么?死了也好,这个世界,从不曾因有我或没我而发生一丝的改变。”

大概感到猎物将要死去,守候在旁的成年恶魔大吼一声,幼年的恶魔不在犹豫,伴随一股腥风刮来,血盆大口向他的脑袋咬了下去。

“只是……我不甘心!”

萧余最后一个念头产生的瞬间,意识也就此终结了。

…………砰砰砰!

萧余被一阵猛烈的敲击声所惊醒,猛的睁开双眼,耳边是一些细碎的男女闲聊声,而印入眼帘的是一副熟悉而又陌生的景象。

这是一个宽阔的教室,阳光从窗外照射进来,洒在光滑的地板上,让室内的光线充足,空气当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画漆气味,两侧的墙壁上挂着许多精美的油画和素描头像,地上则整整齐齐摆着一排排画架,同学们在调着颜料,清洗着画笔,正准备做静物写生练习。

江小雯还在用力敲打着画板说道:“还没睡醒呀,真佩服你哦,这个时候都可以睡着?马上上课了,还不快起来画画呀!”

“啊!”萧余猛的站起来,过程中脚不小心踢到水桶,清水四溅惹的周围的人一阵惊呼,他却犹若未知,双手摸了摸脸又摸了摸身体,圆瞪双目看着周围大叫道:“这里是哪里,告诉我,这是哪里!”

一个脾气不太好的同学叫道:“喂,萧余,吵死人了。阅读xbxys.com你叫那么大声干什么,有病啊!这里不是教室吗?”

教……教室!

这里是教室?真的是教室!

萧余艰难的咽了咽口水,呆呆的望着自己双手,满脸的不可置信。因为,这一切和五年前一模一样,他在国内有名的一所美术学院念大二,美教专业,这个教室正是当初美教九班的教室,那一张张熟悉面庞都没有分毫的变化。

为什么会在教室里,难道一切都回到五年之前?“梦?不可能,绝对不是梦,整整五年了,一切都那么真实,怎么会是梦!”

江小雯短暂惊愕之后,有几分担忧道:“萧余,你没事吧。”

萧余脑海深处尘封的记忆如同潮水涌来,“你是……你是江小雯?”

江小雯是美教九班的班长,美术系的系花,在以美术系为主的学校里,她既然成为美术系的系花,基本上就是学校的校花人物。她穿着一件T恤和牛仔裤,梳着简单清爽的马尾,额前留着可爱俏皮的斜刘海,她的皮肤十分白皙,体态妙曼,玲珑有致,长长的睫毛,大大的眼睛,尖尖的瓜子脸,五官精致,面容绝美,有一种江南女子特有的温婉气质。

萧余闭上眼睛,喃喃自语起来:“江小雯?……江小雯!”

“你怎么了哦?”江小雯一怔,伸出手去探他的额头,“该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呀,不然我帮你请假去看医生吧。”

“让开,别碰我!”

萧余似乎对身边的一切事物充满着莫名的敌意和谨慎,一双原本明亮的眼眸里已经血丝满布,瞪了江小雯一眼,狰狞的表情还有杀气腾腾的样子,顿时把所有人都吓住了,江小雯也是一样。来自xbxys.com

其实两人来自同一座城市,早在大学之前就认识,彼此还是比较熟悉。萧余傻傻的追求江小雯已有三四年之久,整天当成公主一样捧着,在所有追求她的人当中,耐心,品性、性格最好的一个,所以有一点好感。萧余突然的这副态度,小女生的虚荣心有些作祟,一时之间难以适应过来,觉得有些不舒服。

一个学生轻声叫了一句:“大家别吵了,韩老师来了!”

气氛有些凝固的时候,教室门口走进来一道靓丽高挑的身影。这个人正是专业课老师韩可欣,大概二十六七岁,肤若凝脂,眸如春水,身材极其火爆,胸前两个浑圆轮廓绷得紧紧的,有种呼之欲出的感觉,细腰堪堪一握真如水蛇一般。黑色皮短裤裹着丰挺浑圆的翘臀,修长大腿套着黑色的丝袜,充满无线诱惑。

走动时候,腰\臀摆动的幅度比模特还夸张,丰挺的臀部一扭一扭,可又那么的自然,没有故意摆弄风骚感觉,浑身上下无处不媚,举手投足充满成熟韵味。阅读xbxys.com

韩可欣的五官十分精致美丽,不过为使自己看上去更严肃些,平日会戴上一副黑框眼镜,可却无法掩盖与生俱来的妖娆气质,她是学校大部分师生的梦中女神。容貌比江小雯微微逊色半筹,可是完美的魔鬼身材总是给人强烈视觉冲击,那种妖娆气质更是能给人带来难以抵抗的诱惑,相对青涩的江小雯而言,韩可欣更能激发男性丰富的想象力。

萧余望着她,低声的自语道,“血腥女王韩可欣!”

江小雯皱起眉,表情非常奇怪。今天的萧余却是有问题,一直在胡言乱语。

“同学们上课时间到了,请各自都回座位上坐好来。”韩可欣没有察觉教室的异常,把一个袋子放了下来,“大家下午好,今天我们来做一次普通的写生练习。”

萧余努力的回忆着,正喃喃自语道:“一束鲜花,花瓶,盘子,两串葡萄,一个石榴……放在镜子前作画。魔界险途在线阅读

“这一次的题目很简单,大家可随意发挥想象力,添加或改变一些东西以表达出想法。”韩可欣冲大家一笑,依次将静物拿出来,“一束鲜花,一个花瓶,一个水晶盘子,两串葡萄,一个石榴,另外后面加上一面镜子。嗯,就是这些了,虽然很简答,大家也要认真画哦。”

江小雯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萧余……他怎么会知道具体的景物是哪些?“真的不是梦!”萧余心中最后一丝希望被打破,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表情徒然大变,不顾其他人怪异的目光,发出一声大叫,“糟糕,灾难马上就要发生了!”

“这小子不会真疯了吧!”

大家在用一种看待怪物的目光看着萧余。

江小雯偷偷的一拉他的衣服,“萧余,不要胡言乱语了,坐下吧。”

韩可欣抚了抚黑框眼镜,这个不经意的动作里充满撩人和妩媚,微皱着柳眉问道:“萧余同学,你刚才说什么?难道对于写生作业的内容存在什么意见吗?”

萧余连续深吸三口气才平静下来,没有理会旁人,弯腰打开工具箱,从里面拿出一把锋利美工刀,一盒刀片、微微思量又拿起一支铅笔来放进兜里。众人见此都面面相觑,不知他今天到底哪根神经出了问题。

韩可欣从讲台上走下来,“萧余同学,你怎么了?”

萧余目光一扫众人,目光刹那间冷静下来,低声的说了一句,“各位听好了。不管你们当我发疯还是怎么,我只想说最多在过十分钟,这栋楼就要塌了,如果不想死的话,赶快抓紧时间离开教学楼!”

说着,他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之下,以最快的速度冲出教室,一边跑,一边想着乱七八糟的事情。萧余并不知道为什么本该死去的自己不但没有死去,反而莫名其妙的回到灾难发生前的一刻。

“这到底是为什么?”

萧余百思不得其解,究竟是什么原因,一个本该死去的人会莫名其妙的回到五年之前。

那块充满可怕魔物的大陆,简直就是一个噩梦般的地方,谁也不敢保证自己能活着见到第二天的太阳,萧余可以艰难的挣扎五年,已经是一个奇迹了!

此刻剧变发生不到十分钟,眼下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的准备。想到初期将要面临的境地,如果让更多的人活下来,或许生存的几率也会有所增加!

萧余想到这点,深吸一口气,在走廊里大喊起来,“地震来了!地震来了!”

第二章 天地剧变

萧余说着莫名其妙的话,随后当着所有人面疯了般冲出教室,美教九班的学生面面相觑,不过大部分人以为是他疯了,至于那些话,只是被当成一个笑话而没放在心上。

“你究竟在说什么?”韩可欣一怔,她望着冲出教室的萧余,担心会出事,所以连忙跟去,同时开口叫道:“萧余,你先站祝说清楚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冷静一点好不好,别做傻事啊!”

“我也去看看!”

江小雯替萧余感到些担心,毫不犹豫追上去,犹豫片刻,几个平素与萧余关系不错的学生起身跟了过去,还有几个抱着看热闹的心理也追去,想要看个究竟。

萧余离开教室在走廊狂奔,他还一边跑一边放声大叫道:“地震,地震来了,大家快跑啊!”他奔跑速度非常快,穿着高跟鞋的韩可欣根本追不上,何况此刻的萧余面目狰狞,一副歇斯底里的样子,手还握着锋利的美工刀,谁敢轻易的靠近啊?萧余没有乘坐电梯,一路顺着楼梯下楼,每路过一个班级就踹开教室的门,冲进去大喊地震,然后接着跑向另一个教室,踹开,再大喊地震,大喊着让大家赶快离开。

这么一番折腾下来,几层楼都被惊动,许多好事的人跟着起哄,大叫地震的声音越来越多,没一会儿混乱开始剧烈升温。大多不明真想的人,听见多人在大喊地震,自然信以为真,吓得屁滚尿流,争先恐后的跑出教室,整座教学楼大乱起来,后来一些老师都加入到逃亡的队伍当中。

这才过去短短几分钟,地震的恐慌好像瘟疫一样在校园迅速蔓延开来,临近的两栋教学楼和宿舍楼受到波及,人群涌动,大呼小叫,整个学校乱成一锅粥,各个备用的安全通道和出口已经打开,众人纷纷涌出教室冲出楼。有一些保安、校领导干部也纷纷出来,配合组织起人群疏散。

越来越多的人从教学楼、寝室里出来,来到相对宽阔的区域。

……然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已经跑到学校的广场找到一个宽阔的地方,从容盘膝坐下来,闭上眼大口呼吸着空气,让身体调节到最佳状态。左手握着一支不知从哪里捡来的木棍,右手按出美工刀锋利的刀片,飞快挥动正在将木棍的一头削尖。

没多久,美教九班的一群人就追了上来。

韩可欣停下脚步,一手按着不堪一握的水蛇腰,另一只手擦拭着额前汗水,两颊红晕,正大口大口喘息,她有些生气的开口娇声斥道:“萧余同学,你能不能稍微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演哪一出?如果有什么不满和意见可以提出来,现在把事情闹成这样的局面,你准备怎么收场?”

萧余削着木棍头也不抬一下,只是淡淡的说道:“不要着急,你很快就会明白,这么做是在救你们的命。”

众人一阵无语,正当韩可欣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不知道为什么,原本灿烂的阳光迅速收敛,四周狂风大作起来。

韩可欣一愣,“怎么……变天了?”

她的话音还没有落下。

轰!

天空之中炸响一个震耳欲聋的轰鸣,震的所有人耳膜生疼。

刹那之间,晴朗的天空阴云密布,整个大地在两三秒内就黑了下来,几乎伸手不见五指,好像一下子进入了黑夜。几乎毫无预兆,千万道紫红色的雷光遍布,照亮了整个天际,不断闪动跳跃着,时不时有到雷光坠落下来,惊天雷鸣令大地为之震动,这完全是一副末日般的景象。

“发生什么事了?”

一个学生骇然大叫道。

不给任何人反应的时间,大地出现一丝微微震动。

这个震动在极短时间急剧加强,大地不断出现崩裂,弯弯曲曲的裂痕像狰狞丑恶的蜈蚣,迅速的布满大地。天摇地动中无数房屋开始发生崩塌,灰黑色阴云变成血红之色,在一股莫名的力量下缓缓转动,形成一个巨大无比的漩涡。无数雷光迅速的聚集在漩涡的中心,随后在一瞬间绽放出刺眼光芒,覆盖整个大地。

这是一股伟大的力量,在它面前人类如同蝼蚁般卑微而渺校强光令所有人睁不开眼睛,犹如千亿条毒蛇同时发出的嘶嘶声,刺耳的尖鸣剥夺人的听觉能力。

所有人在这一瞬间都失去了意识。

……不知道过了多久。

江小雯恢复思考能力,感官也渐渐回归身体。她的头很晕很痛,只觉得四周空气混浊、灰尘很多,让呼吸变得十分困难,立刻用袖子捂着口鼻,不断咳嗽着站起身来。揉了揉双眼,四下一望,她的表情从迷茫 变成惊愕,最后转变成恐惧。

“刚才,发生什么事?”

这个世界已经变了一番模样。天空上的阴云已经消散,原本应该蔚蓝的天空,此刻好像蒙上一层浅红色的玻璃片,蓝色中带有一种淡淡的绯红,十分的诡异。

噼噼啪啪声中,细碎的石子沙粒纷纷坠地,漫天尘埃也缓缓的降下,朦胧的四周也逐渐明了,变得清晰明了起来。

大地一片狼藉,满地裂痕和碎片,建筑物大都彻底倒塌,变成一座座废墟,一缕一缕的青烟从远方飘荡起来。呼呼的风吹着,热气迎面,有些闷热,四处传来的呻吟和惨叫声,正在耳边回荡着。

其他人也依次的恢复了意识坐了起来,他们面面相觑,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谁也不愿意相信,只在转眼之间,那个曾经宁静而和谐的校园变成眼下的模样。

萧余重新坐起来,此刻的他头发凌乱、灰头土脸,手臂上有几道被石头划破的伤口正在不断向外渗血。可是他却毫不在乎,飞快舞动右臂,一刀一刀将手中木棍一头削的更加尖利,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木棍削好以后,他将削尖的木棍放在一边,继而拿出一支铅笔来熟练的削好。

“怎么回事?”

“这是地震了吗,太可怕了!”

这个时候,周围的人一个接一个站了起来,浑身瑟瑟颤抖着,正满脸惊恐的茫然四顾。

“看,我没有说错,你们捡回条命。”

萧余的语气非常淡然而平静,头也不抬一下,随手将美工刀放回兜里,拿出一张折好的白纸在眼前摊开,手握铅笔飞快的绘画着什么,“沙沙”的声音不停的从白纸上传来。

江小雯双腿颤抖着走过去,她突然觉得眼前的这个人格外的神秘而陌生,好像从来没认识过一样,“萧……萧余,你怎么知道会发生地震?”

“这个实在很难解释,这场地震并不是关键。事实上,我不知道这么做是对还是错。因为相比地震而言,接下来你们要面对的才是真正的灾难和噩梦!对很多人来说,或许死在地震里是一件好事。”

一个同学满脸惊讶:“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还有比刚才更可怕的事情发生!”

“不会吧。”另一个同学惊叫起来,他现在完全相信萧余的预言,忙问道:“还会发生什么事情,你快告诉我们啊!”

“已经没有时间解释了。”萧余随手丢掉铅笔,画纸卷好,强塞进韩可欣的手里,满脸认真的对她道:“韩老师,这张地图交给你保管。我画的很简陋,可是足够分辨一些危险区域。你一定要收好,它很重要。如果我死了,你可以拿着它,仍有希望带领一部分人活着离开森林。”

“森林?什么森林!你到底在说些什么?”韩可欣脑袋晕乎乎,打开地图看了看,表情古怪地道:“森林、峡谷、河流……见鬼,这到底是哪里的地图?”

萧余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脚下。

韩可欣下意识的四下环顾,房屋几乎都倒塌,所以视野变得很广阔,偌大的校园被截去整整一半,北边一大块校区看不到了,彻彻底底消失掉一样,取而代之的是郁葱葱的树林。往反方向看,南门铁栅栏外,街道还算完整,可是对面的一些网吧、书店废墟之后的房屋全部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同样是一片郁郁葱葱的森林。这一些大树,每棵都有十几二十米高!

如果从高空俯视来看的话,剩下小半的学校突兀的出现在一片茫茫森林当中,犹如漂浮在绿色海洋上的一叶扁舟!

一个女生惊恐的大叫起来:“为什么会这样,半个学校消失掉了!”

萧余回答道:“不,其实没有消失,只不过出现在另外一处,现在的处境和咋们差不多。”

韩可欣大叫起来,“不可能,这不可能啊0“这个疯狂世界没有不可能。”萧余捡起削好的木棍,从容的拍拍衣服上的灰尘,开口说道:“下面,老师,还有各位同学们。欢迎来到混乱大陆!”

众人不知该说什么好,这个事实未免太让人难以接受了。这算什么啊,又不是电影小说,怎么会莫名奇妙的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蔼—!”

正在此时,一声凄厉的惨叫打断所有人的思绪。

不远处正在发生着某种骚乱,凄厉的呼喊声不断的传了过来。

“救命啊!”

“有怪物,救命啊!”

萧余眉头微皱起来,没想到这么快就来了,估计会有很多人死去吧。

魔界险途》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魔界险途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废柴逆天:邪王霸宠狂妃19章(第一卷第19章 稀奇,特别的人)

    原标题:废柴逆天:邪王霸宠狂妃19章(第一卷第19章稀奇,特别的人)书名:废柴逆天:邪王霸宠狂妃第一卷第19章稀奇,特别的人水吟蝉的心肝禁不住地抖了一抖。心叹道:男人长成这样,真是祸水!既然这祸水不能免俗地想听好话,可以!她肚子里一大堆呢。“大师,我确实觉得你这双血瞳很美,它就像是世上最纯净的红色玛瑙,透着迷人的光泽,如果这双眼睛长着我脸上,我一定会引以为豪的。还有……”水吟蝉几乎掏空了肚子里的所有墨水,来赞美黑衣男子的这双血瞳,那眼里的惊羡之色不似作假。黑衣男子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听那不断从口中

  • 闪爱成婚:BOSS请自重19章(第19章 我是江昊天的脸)

    原标题:闪爱成婚:BOSS请自重19章(第19章我是江昊天的脸)小说名字:闪爱成婚:BOSS请自重第19章我是江昊天的脸点了五六个菜,还有一个汤,安小绪第一次吃得那么多,很饱。吃了饭走出餐厅门口,就止不住的打嗝。江昊天走在前面,脚步越发的快。一副我跟这姑娘完全不认识的表情。“等等我嘛。”她快步走上去。上了车,安小绪还是止不住的打嗝。她不好意思的说道,“嗝,不好意嗝……思,我也不是故意嗝……的。”“你还是别说话了。”说完,打开车门就走了出去。安小绪受伤了,他怎么可以嫌弃她呢。然而安小绪想错了,没多

  • 枕上萌宠:首席老公好心急19章(第19章 这女人是水做的)

    原标题:枕上萌宠:首席老公好心急19章(第19章这女人是水做的)书名:枕上萌宠:首席老公好心急第19章这女人是水做的苏紫虞有些惶恐地站起身来,再厌恶这个男人,却也丝毫不敢暴露任何情绪。看着面前的男人外套,她怯怯地伸手拿了过来。东方翼往前走了几步,顿住,回身:“还不过来?”苏紫虞如梦方醒,赶紧跟在他身后上楼。走进卧室,看见那张超大的床,苏紫虞便觉得眼冒金星。或许这一辈子,大床都是她挥之不去的心里阴影。“愣着干什么?”苏紫虞一抬头,便见东方翼已经脱下了唯一的衬衣,露出胸前纠结的胸肌,完美性感得让人忍

  • 至尊狂妃:蛇君好霸道19章(第19章 不好意思,我不吃这套)

    原标题:至尊狂妃:蛇君好霸道19章(第19章不好意思,我不吃这套)小说名称:至尊狂妃:蛇君好霸道第19章不好意思,我不吃这套环儿一手捂住脸颊,并没有吭声,息兮夫人的侍女不是她能顾得罪得起的。心里虽然有些委屈,但是她仍然忍住没有吭声。“啪……”比起刚刚打她更加响亮的一巴掌响起,环儿抬起头,这才发现容青岚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挡在了她面前。“你,你敢打我?”那青衣侍女明显愤怒到了极致,完全没有想到容青岚会对她动手,她可是息兮夫人的侍女。平时整个芙蕖宫中也是横着走的人物,当即就想要还手,容青岚这个废材,挂

  • 邪王嗜宠:狂妃耍大牌19章(第19章 王爷在选美女)

    原标题:邪王嗜宠:狂妃耍大牌19章(第19章王爷在选美女)书名:邪王嗜宠:狂妃耍大牌第19章王爷在选美女他绝对是故意的!在他松手的那一刹那,玉玲珑分明感觉到一股力道穿过身体,紧接着她全身一麻,就失去了自主力。“云锦飞,我要杀了你!”埋在雪地里的声音,软软地响起,竟是没有了丝毫的震慑力,她方才后知后觉地发现,毒气,已经蔓延至全身,说话都困难了。唯有睁着一双明眸,表露着心底的愤恨。莲米终于反应了过来,疾步跑上去,把她从雪里刨出来,哭喊着:“小姐,你没事吧?小姐!”“死不了!本王的王妃,得长命百岁地陪

  • 豪门危情:娇妻送上门19章(第19章 陌生人给的东西不要吃)

    原标题:豪门危情:娇妻送上门19章(第19章陌生人给的东西不要吃)小说:豪门危情:娇妻送上门第19章陌生人给的东西不要吃“穆先生,你是不是对草莓过敏啊。”莫安夏看着穆追风的脸,关切地道,“你要不要去医院看看?”穆追风俊眉微蹙,缓缓转过脸,却在下一秒以一种同样惊诧的眼神审视起莫安夏的脸。“你……”穆追风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的脸,动了动唇,却没有继续说下去。莫安夏困惑地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脸,不解地道,“穆先生,你为什么盯着我的脸猛瞧?”穆追风收回诡异的视线,抬手,将后视镜转向莫安夏,道,“你自己看。”莫安

  • 毒宠万兽太子妃19章(第一卷 云落归离第19章 得治,脑洞太大是病)

    原标题:毒宠万兽太子妃19章(第一卷云落归离第19章得治,脑洞太大是病)小说:毒宠万兽太子妃第一卷云落归离第19章得治,脑洞太大是病为什么天底下的白莲花都这么爱演?而且演出来那些男人还都信?“姐姐以为我去哪儿就是去哪了吧。”云轻不耐烦说道:“要是没其他事就请让让!”“你不会又是去南风馆了吧?”云娇一下子叫出来,下一秒一脸恨铁不成钢:“就算玄王爷和你退了婚,你也不能这样自暴自弃,你这样,把玄王爷放在什么位置……”“你在归阳城是不是只知道南风馆一个地方?二皇子,玄王爷……”云轻终于看了一眼夜天玄:“

  • 爆宠邪妃:天才庶小姐19章(第19章 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

    原标题:爆宠邪妃:天才庶小姐19章(第19章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小说:爆宠邪妃:天才庶小姐第19章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浣心阁内。一进入到房中,栾汐茉浑身又散发出一股冷冽冰凉之意,与刚才那个在栾仁韬面前娇弱柔美,楚楚可怜的小姑娘相比,简直就是判若两人。望着眼前这个又寒又冷的小姐,想起先前自己背叛了她,而刚才在大厅里,又因为自己在大门口随口编出了一个情郎,而让小姐遭受了一系列的罪孽,雪伶的内心里便是充满了愧疚。“小姐,是奴婢错了。”雪伶一想到这里,便是“卟嗵”一声跪倒在地上,并不断地磕着头,而脸颊两旁

  • 先婚后爱:总裁老公吻上瘾19章(第19章 大伙儿都惊呆了)

    原标题:先婚后爱:总裁老公吻上瘾19章(第19章大伙儿都惊呆了)小说名字:先婚后爱:总裁老公吻上瘾第19章大伙儿都惊呆了她将手里的便利贴放回桌子上,伸手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拨通殷煜斐的电话,怎么也要跟他说声谢谢才行。拨通电话之后,姜芯桐的心里有些紧张,她贸然给殷煜斐打电话。他会不会生气啊?正在她犹豫着要不要挂电话的时候,殷煜斐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从电话里传了过来:“什么事?”“那个,谢谢你帮我安排的工作。”姜芯桐连忙出声回答,心里微微有些紧张,隔着电话都能感觉到男人强大的气场。心底冒着丝丝凉气。“还

  • 豪门强宠:娇妻乖乖入怀19章(第19章 你是谁的女人)

    原标题:豪门强宠:娇妻乖乖入怀19章(第19章你是谁的女人)小说名称:豪门强宠:娇妻乖乖入怀第19章你是谁的女人她猛然一惊,才发现唐穆帆近在咫尺的脸。他一向浅眠,稍稍一点动静他就醒了。可这次,他大概是太疲惫了,宁惜不安的动了一下,他才缓缓睁开眼睛。对于他,她一直都是畏惧的,她静静的不敢动,张了张嘴,却不知说什么。唐穆帆摸了摸她的额头,道:“烧退了,还冷么?”宁惜愣了愣,他很少这样温柔的说话,她竟有些受宠若惊。冷?难道那不是做梦,是因为发烧,所以才会寒战,那双手臂原来是真是存在的,是他抱着她,她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