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召唤者的游戏在线阅读

2017/11/25 4:12:21 来源:网络 []
小说:召唤者的游戏
第1章梦魇

天空阴沉沉的,雨水如断了线的珠子般零零散散飘落。推荐http://www.xbxys.com/

行人脚步匆匆,没有丝毫眷恋停留。

有人在称赞,这场清凉的雨赶走了夏季的炎热。

有人在咒骂,这场突兀的雨淋湿了自己的衣裳。

只是他们一个在屋里,一个在屋外,领会不到彼此的想法。

一间咖啡屋里,一对年轻男女正面对面而坐,摆放在桌子上的两杯冰淇淋咖啡散发着诱人的香味。

女子容貌极为秀丽,水灵灵的眼珠秋波暗荡,一身清凉之极的淡蓝色吊带露肩装,露出圆润滑嫩的香肩,乌黑的秀发流瀑般倾洒而下,其中凝脂白雪般的玉颈若隐若现。

男子长相十分普通,穿着极为常见的黑白相间的格子衬衫和有些泛白的蓝色牛仔裤,若是扔到人群中几乎找寻不到。版权xbxys.com

男子咬着吸管,出神地望着巨大的玻璃窗外,不知在想些什么。

牛奶的润滑和咖啡的苦涩在舌腔里慢慢流转开来,被子中冰块的冰凉顺着食道落入腹中,使得皮肤愉悦的呻吟着。

似乎男子的注意力并未放在自己身上,女子脸色渐渐涌现出一丝不悦,于是出声说道:“尚夏,你在想什么呢?”

声音宛如黄莺出谷,清脆甜美,顿时惊醒了发呆中的尚夏。

尚夏回过神来,愣愣的看着面前的女子,然后笑了笑,说道:“没什么,只是突然走神了!”

说话间,尚夏眼睛依旧直勾勾盯着女子,目光灼灼。

女子被尚夏这么盯着,呼吸有些促狭起来,不敢与尚夏直视,转而看着桌子上牛奶和巧克力混合的冰淇淋咖啡,低低的说道:“你在看什么?”

“这么近距离的看着你,才能发觉那平时被疏漏的美丽。”

一抹绯红爬上了女子的脸颊,声音变得更低了,说道:“油嘴滑舌,讨厌!”

尚夏似乎是没有见过女子一般,仔细的端详着女子,像是着迷般自言自语的说道:“韩雪,如果这一刻是永远,那该多好!”

声音很轻,轻到若是不留意去听还以为是路过的风在低吟。

但尚夏对面的女子,也就是韩雪,也是轻轻地回应道:“那么就让这一刻变成永远吧!”

声音很柔美,但是多了丝阴恻恻的味道。原文xbxys.com

突然,一团黑烟从韩雪的眉心蔓延开来,刹那间吞噬了韩雪整个身躯,黑雾在韩雪周围袅袅盘旋,仿佛化身成了从黑暗中爬出的怪物。

韩雪脸上狰狞的扭曲着,仿若在承受着一种莫名的痛楚,双眸不断地散发着令人心悸的黑烟,那是一团深邃的黑暗。

突如其来的状况惊吓住了尚夏,尚夏呆坐在座位上,忘了动作。

“吓到你了吧!?”面目狰狞的韩雪开口说道,只是原本柔和甜美的声音变得低沉嘶哑。

在尚夏的想象中,那应该就是黑暗的声音。

韩雪伸出黑烟缭绕的右手,看似柔弱娇嫩的手臂却蕴含着无比惊人的力量。掐住尚夏的脖子猛地将他从座位上拎出,狠狠地摁在巨大的透明玻璃窗上。说明xbxys.com

玻璃窗像是经受不住这般撞击一样颤抖了一下,在尚夏胸部与玻璃窗的接触部位多了几条裂纹,但并没有破碎。

尚夏的后脑勺不可避免的与玻璃窗磕了一下,汹涌来袭的眩晕感潮水般从脑袋弥漫至全身,胃部猛然抽搐,强烈的呕吐感和窒息感让尚夏差点晕厥过去。

韩雪凑近着凝视着尚夏,那漆黑的眼眸像是具有类似于漩涡般的莫名吸引力,一种令灵魂都深陷的吸引力。

“这一刻你该记忆深刻吧!”

这种记忆不要也罢,若尚夏能够开口说话,他一定会这般狠狠吐槽。

可惜,此时尚夏已逐渐丧失对身体的支配权,不要说开口说话,就连稍微动动手指头都做不到。

无边无际的黑暗正在吞噬着尚夏的身体,乃至灵魂。

“拥抱黑暗吧!”

黑暗被突兀的光明瞬间撕破,尚夏猛然睁开眼睛。小百姓养生网

啪!

摆放在尚夏面前的盛装着牛奶冰淇淋的玻璃杯被不听使唤的手挥扫到了地上,声音很清脆,飞溅而起的细小玻璃渣甚至打到了尚夏的脸颊上。

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尚夏有些茫然有些惊惧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天依旧阴沉沉的,淅沥沥的小雨还没有停。

咖啡屋里温情的轻音乐依旧飘荡着,没有因为一个玻璃杯突然间的破碎而停止,倒是其他座位上有不少人伸着脑袋观看着这边,眼神中满是疑惑和猜测。

尚夏没有管得上马上叫服务生来打扫,而是仔细打量着坐在自己对面的韩雪。

韩雪身上没有袅袅缭绕的黑烟,面容依旧秀丽,双眸乌黑而清澈。

此时韩雪很是关心的问道:“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没事吧!?”

那注视着尚夏的眼睛里满是关切之情,尚夏那一颗剧烈跳动的心脏一暖,深吸了一口气,回复了平静。原文xbxys.com

尚夏说道:“没事,只不过是走神走得太厉害导致自己睡着了,然后做了个噩梦被吓醒了,现在已经好了,没事,你不要担心!”

韩雪关切的说道:“可能是你平时工作太累,现在喝杯茶让心情平复一下,服务生,麻烦要一杯绿茶。”

已经清理完地上的玻璃渣的服务生微笑点头示意,随即离开。

尚夏勉强笑了笑,说道:“你说的对,应该是我太累了!”

绿茶上得很快,尚夏大大的喝了一口,温润的茶水入腹,尚夏感觉压抑在自己脑袋中的惊惧消散了不少,心神也逐渐平静了下来。

茶,果然是老祖宗留下来的好东西。

现在不少年轻人追求和国际接轨,也开始像西方人一样经常喝起了咖啡,却将茶扔至一边。

尚夏甚至决定明天买上一些好茶叶放在家中,有事无事便泡着喝。

但当尚夏一放松,之前那噩梦便浮现在眼前。

黑暗,惊惧!

就如那噩梦中的“韩雪”所说那样,记忆深刻,难以忘却。

晕眩感、呕吐感、窒息感就如同被身体记忆了一般,噩梦中所遭遇的一切影响到了现实中的身体。

尚夏慌忙告了一声罪,急匆匆跑到咖啡屋的卫生间里,用冷水泼了泼脸,那难受的感觉方才消退。

尚夏双手撑着洗手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还是那么帅气,尚夏心中无不得意的称赞自己,虽然他知道这样的行为在别人眼中有些厚颜无耻。

但此时尚夏惊惧的发现,眉心出一缕黑烟袅袅升起。

尚夏感觉用手揉搓眉心,仿佛那缕黑烟不过是误留在脸上的黑色印记,用力擦拭就能拭去。

但尚夏失望了。

那缕黑烟透过手指缝隙冒了出来,仿若无穷无尽的烈火,一点一点的蔓延开来。

过程并不痛苦,反而有种麻痒和类似于交合时一刹那的爽快感,那是一种能够令人迷失于此中的诱惑。

双眸在惊恐中变得一片漆黑,眼珠压抑不住愈加深邃的黑暗,飘曳的黑气迸射而出。

随着黑烟一点一点地把尚夏笼罩其中,袅袅升起的黑烟也逐渐使卫生间里慢慢地失去光明,被黑暗吞噬。

黑暗,来临!

尚夏不可置信的伸出双手,皮肤黝黑,丑陋的黑烟在其上缭绕,令人远远望去有种扭曲的错觉。

尚夏惊惧的想要尖叫,却只能发出阴沉嘶哑的声音。

尚夏变成了他之前所看到的怪物,一只从黑暗中而来的怪物。

“这肯定又是一个噩梦!”

又惊又怒的尚夏嘶吼了一声,一拳打在镜子上,顿时镜子多了道蜘蛛网状的裂纹,倒映在其中的尚夏的影像顿时支零破碎。

尚夏实在忍受不住这一切,猛然拉开卫生间的门,却豁然发现门外的一切仿佛遭受过烈火的洗礼一般残破不堪。

天花板露出了其中的钢筋,墙面片片龟裂,咖啡桌的边角早已消失不见,巨大的玻璃窗已然碎裂,屋外的汽车零件四处散落,而咖啡屋内的人被几具漆黑的骨架所代替,坐在尚夏对面的韩雪仍然保持着之前的姿势,低头摆弄着面前的牛奶冰淇淋,而盛放着的杯子消失了大半。

尚夏不知道这究竟是噩梦还是现实,若是噩梦,那为何他还不醒来?若是现实,那为何眨眼间就变成了这番模样?

尚夏不知道,也不清楚。

愤怒的尚夏一把掀翻了离他最近的咖啡桌,对着空荡的四周嚎叫着,但这一切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你是谁?”

尚夏一字一顿的咬着牙环顾着四周说道,然后声音忽然压得更低了,阴恻恻的说道:“我叫梦魇!”

下午,某大学某宿舍内,另外三人正噼里啪啦地坐在电脑面前激烈的玩着游戏,目光带着狂热,十分专注。

此时,一声满是恐惧的尖叫使得这三人心中不由一抖,操作速度顿时慢了下来,正在激烈交战的对面马上抓住机会,立即把三人全部秒杀了。

看着电脑变成灰白屏,三人幽怨的看着正半坐在床上的尚夏,其中一人鄙视的说道:“看你这吓成什么样了,不就是做了个噩梦吗?至于吗?”

尚夏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仔细凝视着自己的双手,很标准的黄种人皮肤,再左右四顾,正是自己熟悉的宿舍之内,没有任何异常。

好像这一切都只是个梦,但这真的只是个梦这么简单吗?

尚夏不知道,不清楚。

第2章无梦者

明媚的阳光洒落阳台,一地金黄。

校园外大片的树叶垂头丧气地绞碎了阳光,时而微风袭来,才有气无力的摇晃着身躯哗哗作响。

宿舍顶上的风扇有节奏的嗡嗡转动,时不时吹来的凉风驱赶着缠绵身上的暑气。

尚夏呆坐在床上,微仰着头,望着一片空白的天花板,思绪一片混乱。

为什么我会做梦?

人都会做梦,无论是美梦还是噩梦,有的人不仅会睡觉时做梦,而且有时也会做做白日梦。

但尚夏就没有做过梦。

人在入睡之后,一小部分脑细胞还在工作,这时候人就会做梦。

梦有深有浅,有时候人在醒来之后称自己睡得很好,没有做梦,只是梦太深,他已经回忆不起来了。通常人会对半睡半醒时做的梦记得格外清楚,然而过了几个小时之后,也多半忘得干干净净了。

但尚夏并不是因为梦太深而回忆不起来,是真的没有做过梦。

当尚夏意识到自己这与众不同的一点时,他学会了用谎言伪装自己,无非是在别人谈论各自所做的梦时,他随便编一个梦出来应付一下,这并没有侵犯到其他人的利益,所以尚夏并没有对任何人吐露过这件事情,他知道不会有人相信这个世界居然有人不能做梦。

没有做过梦并没有干扰到尚夏的正常生活,所以尚夏也就逐渐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只不过他在听到别人谈论那些荒诞不经的梦境时会有种羡慕的情绪产生,因为只有在梦里,人们才能完成那些在现实中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习惯是一种巨大的力量,尚夏还以为自己的人生就将这样走下去,一个突兀的噩梦却让尚夏迷茫了起来。

一位室友似乎看出了尚夏的不对劲,问道:“你做了什么噩梦?看你这冷汗出的。”

这时尚夏才发觉全身粘乎乎的,那是汗水留下的痕迹。

尚夏抹了把额头,勉强笑了笑,说道:“这天太热了,刚刚在梦里我居然梦到我被架在火炉上烤,然后我就醒了!”

另外一位室友听到这话,调侃的说道:“那你被烤了几成熟了?”

尚夏完全回过神来,也有了开玩笑的心思,说道:“加点孜然,差不多可以当成麻辣烫吃了。”

“我最喜欢吃麻辣烫了。那我可得多吃几块了!”

顿时逗得另外几人一阵大笑,宿舍里的气氛变得欢愉起来。

尚夏匆匆的到卫生间里冲了个凉,洗完澡后,十分舒畅,身体轻盈得像片羽毛随时飘走,就连眼睛在看东西时也比以前更清晰了。

因为上一局三人操作的失误被对面抓住了机会一波推掉基地,十分不爽的三人紧接着又开了一把。

“Firstblood!”沉闷的电子合成声很呆板的述说着,紧接着就是一声无比生动传神的惨叫。

“擦!我又被拿了一血!”

被拿了一血的是方天,方天和肖强一起走的下路,方天不认为自己坑,所以肯定是肖强失误了,于是方天说道:“肖强,求你别坑!”

肖强立即反驳说道:“你残血了不走,还在那浪,怪得了谁!”

方天语气顿时变得激动了起来,说道:“你刚才要是回头的话,我能跟对面换掉的。”

于是肖强没有说话了。

此时在上路的王钟说话了,语气很是无奈,说道:“方天,你说归说,但也要操作一下英雄啊,都跑到上路来了。”

方天脸色不变,解释说道:“我那是为了帮你!”

王钟更加无奈了,说道:“那你怎么跑到对面塔下去了,我拉都拉不回来。”

这时传来了方天被击杀了的消息。

尚夏摇摇头,这三人的技术水平足够跻身为小学生党的前几百强,奈何他们嘴硬的不承认,而且每次还勾引尚夏一起来玩游戏。

方天依旧勾引尚夏,说道:“尚夏,一起来玩,看我带你超神!”

超神!?你自己小心别超鬼了。

这番话太打击自信心了,所以尚夏并没有说出口,而是简单的摇头拒绝了室友的不靠谱请求。

打开电脑,登录QQ,这个流程尚夏每天都在重复着。

沉寂许久的QQ突然弹出一条新闻信息,尚夏顺手打开,正要顺手关掉时,却被新闻的标题吸引住了。

“A省知名慈善家侯德去世,捐款高达8000余万。”

那标题仿佛有种莫名的吸引力吸引住了尚夏,他犹豫间点开了标题链接。

里面的内容无非是称赞侯德生前为社会做出的贡献等等内容,尚夏轻舒了一口气,很坚决的关闭了网页。

“我擦,对面打野梦魇在反蹲,要跪了!”方天突然大叫一声,然后又传来了方天被击杀了的消息。

梦魇!

尚夏眼中瞳孔一缩,梦魇这个词把他深藏在内心藏着的惊惧硬生生地挖了出来,他感受到了那冰冷的黑暗和闻到了腐朽的死亡气息。

尚夏急忙冲到方天电脑面前,急不可耐的问道:“谁,谁是梦魇,梦魇是谁?”

方天的电脑屏幕已经变成了灰白屏,也正好让方天暂时不用操作,腾出了手,于是方天一指电脑屏幕上浑身黑雾缭绕的怪物,说道:“这就是梦魇,你关心这个干嘛?你又不玩游戏。”

尚夏盯着屏幕愣了好长一会,直到方天再次提醒才清醒过来,支吾的说道:“我就是想看看梦魇是啥样的!”

……

虽然是夏季,但黑暗来得比想象中要快!

尚夏上网随便找了本小说就用电脑看了起来,虽然如此,他时不时的用余光扫了扫电脑右下角的时间,而小说写的什么内容并没有看进去。

时间过得是那么慢,数字跳动的速度比蜗牛还要慢。

好不容易熬到十一点,尚夏就在方天等人惊讶的目光中关掉电脑上床准备睡觉。

要知道,尚夏也是个标准的夜猫子,经常是不到十二点多是不会上床的,而且上床之后还要玩会手机,这样一来要睡着基本要到一点之后了。

尚夏的直觉告诉他噩梦与梦魇有关,而且今晚梦魇还会过来找他,所以尚夏就打算早点睡,但是越着急睡越是睡不着,加上三人杂乱无序的敲击键盘和噪杂的游戏声效响着,尚夏翻了几回身体都没丝毫睡意。

于是尚夏说道:“把声音关小点!”

话音刚落,整个世界像是被按了静音般安静,原本屋外时不时风吹过树梢传来的哗哗声也停顿住了。

死寂!

凝重的空气像是一块石头压在尚夏的胸口,有些透不过气来。

宿舍里是上床下桌的结构,所以尚夏稍微支起身体,探着头往下面看去,却发现方天、肖强和王钟三人一动不动的坐在电脑面前,屏幕的光亮照射得他们脸上异常苍白,仔细看去,电脑屏幕上的一切都没有丝毫变动。

尚夏赶紧翻身下床,连踏板都不愿浪费时间在上面,稍微踩了几下,然后猛然跳下。

咚!

双脚重重踏在瓷砖的地板上,在这安静的夜里格外刺耳。

尚夏顾不上双脚被震得发麻,简单的踩着拖鞋,来到了方天身后。

此时方天的电脑屏幕上一片灰白,右上角显示着在短短十分钟之内死了七次,尚夏先是很小心的戳了戳方天的后背,见没反应,抓住方天的肩膀一顿猛摇,而方天依旧死死的盯着电脑,一脸咬牙切齿。

再看看肖强和王钟,皆是如此。

这是梦?

尚夏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用力的捏着大腿内侧的软肉,疼痛的感觉很如实的反馈了大脑。

如果是梦,为何我会感觉到疼痛?

在今天下午的梦中,尚夏因为恐惧无法思考,在这个时候,尚夏因为思考而感到恐惧。

尚夏平举着双手,凝视着掌心,没有任何变化。

尚夏皱着眉头,指尖遥指宿舍的门,心中默想着指尖会发出极强的冲击波将木质门板击碎。

但他失望了,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尚夏很确信这是个梦,但他根本没办法主宰这个梦境,也不知道该怎么脱离这个梦境。

他更不知道,若是在梦境中死亡,现实中的他究竟会怎么样。

是醒来,还是死亡?尚夏不敢去赌,万一赌输了,输的便是他的小命。

“梦魇,你出来!”尚夏干脆扯着嗓子叫道,而这也是尚夏早早入睡的原因。

此时,尚夏惊愕的发现自己的身体动了,这并非他自己的意愿。

他就像是一个提线木偶,被一只看不见的大手操控着。

尚夏一步一步的走到镜子前,然后停住。

尚夏吃惊的看着镜子里的画面,镜子里倒映着的不是尚夏的身影,而是他曾在噩梦中见过的梦魇。

缭绕吞吐的黑雾遮蔽住了日光灯的光亮,时明时暗。

如若不是他知道此刻身在梦中,尚夏早就拔腿跑出这间屋子了。

镜子里的尚夏开口说话了,声音低沉阴冷,道:“你是在找我吗?”

尚夏愣了一会,随即颤抖着声音说道:“你就是梦魇?”

“尚夏”也沉默了一会,答非所问的说道:“你害怕了吗?”

“为什么你会在我梦里?为什么我会做梦?”尚夏一口气提出了自己极为关心的问题,说完后发觉自己竟然有些口干舌燥。

“因为我选择了你,你也选择了我!”

召唤者的游戏》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召唤者的游戏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推荐

  • 陈燮君:新时代的文化自信从哪里来?

    十九大报告讲到文化,主要是两个关键词:一个是“文化自信”,另一个是“繁荣兴盛”。也就是说,要坚持文化自信,促进推动社会主义文化繁荣兴盛。怎样做到文化自信呢?怎样促进推动繁荣兴盛呢?主要是五个方面,首先就是要牢牢掌握在意识形态工作方面的领导权,坚持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加强思想道德建设,社会主义文艺的繁荣问题,推动社会主义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发展。这五方面,我想既是对十八大以来的文化工作的全面总结,是一种经验的积淀,更是对我们新时代社会主义文化繁荣兴盛的一种战略性部署。要实现中国梦,真正从全面小康走到

  • 释延洞:禅是一种精神信仰 武是一种民族灵魂

    “以禅入武,以武修性”千百年来,许许多多的武术传说,各式各样的少林武术人物事迹和故事,给少林武学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少林功夫是少林禅武文化的精髓所在,功夫不仅仅有强身健体的自卫作用,也在关键时刻是为其所信仰的精神力量所用。中华文化博大精深,少林禅武文化是中国文化历史长廊积淀下来的文化成果,它的存在也是任何一种文化无法比拟和取代的。“禅是一种精神信仰,武是一种民族灵魂”这是释延洞大师对佛教禅武文化的一种诠释。释延洞大师在中外文化交流中,保持自己“以武弘法”的特色,渊源有自的文化结构和本位将禅武文

  • 【小楼七绝】林岫:满眼常看花得意,胸中原自有阳春

    林岫,字苹中、如意,书室名紫竹斋。现任国务院参事室中华诗词研究院顾问,中央文史研究馆书画院院委研究员,中国国家画院院委研究员,中国书法家协会顾问,中国楹联学会顾问,中国兰亭书会顾问,北京文联副主席,北京书法家协会主席,北京文史馆馆员。重读焦裕禄事迹感赋(二首)二〇一五年九月化雨无私国士风,乐忧二字古今同。披肝沥血清勤事,政绩民生第一功。*种草固沙艰苦甚,排忧抚困僻山村。愿官都学焦书记,爱是真诚民是根。兰溪采风行吟(二首)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一日深山灵境喜无尘,园果青蔬日日新。满眼常看花得意,胸中原

  • “杜甫很忙”的杜甫,居然和一个四川人一模一样?

    转自封面新闻其实我们看到的杜甫并不是杜甫这个故事,还要从1952年说起。当时周恩来总理收到莫斯科大学来函,希望中方提供素材,以完成大礼堂的世界各国科学家拼贴像。时任中科院院长郭沫若认为,李时珍和祖冲之最为合适,但遍寻汇集古人画像的南薰殿和《三才图会》,都没有找到这两位科学家的画像。周恩来总理指示,“画历史人物,找蒋兆和。”于是,这个任务落到蒋兆和身上。蒋兆和(1904-1986)出生在四川泸州,是20世纪中国现代水墨人物画的一代宗师,当时,蒋兆和的人物画艺术造诣已经很高。李时珍从来没有过画像,样

  • 共赢2018——“洛贝集.我的超级英雄”2018年会盛典完美落幕

    2018年1月16日下午2时许,在海南博鳌亚洲国际论坛会议中心,“洛贝集·我的超级英雄”年会为来宾们呈现了一场兼备视觉、听觉与味觉的多重感官饕餮盛宴。辰贝基金董事长兼洛贝集·辰贝爱心扶贫帮困基金发起人王华兵先生、辰贝基金董事总经理傅茹女士、洛贝集副董事长宋刚先生、洛贝集商学院相关领导以及来自全国各地区的洛贝集代理商、分销商们共享年会盛宴。此次年会不仅是对洛贝集过去一年工作的总结,同时也是在十九大精神指导下,对2018年洛贝集事业的展望,以及对未来珠宝新零售的发展指明新方向。洛贝集副董事长宋刚先生

  • 沉香素牌的寓意竟如此美好

    沉香,它是经过动物咬和外力的创伤、以及人为砍伤和蛇虫蚂蚁等侵蚀,或在受到自然界的伤害如雷击、风折、虫蛀等,或者是受到人为破坏以后在自我修复的过程中分泌出的油脂受到真菌的感染,所凝结成的分泌物就是沉香。在世界上很多地方,沉香木是珍贵的香料,被用作燃烧熏香、提取香料、加入酒中,或直接雕刻成装饰品。沉香木又名沉水香。沉香木质硬,大多不沉于水,味微苦,燃烧时的浓烟散发出强烈香气,并有黑色油状物渗出。今天和风香堂跟大家谈谈沉香中最为特别的一种雕件:沉香素牌。说起来素牌这种雕刻形式,在历史上诞生的其实比较晚

  • 精工回纹珠-富贵不断头

    【精工回纹珠】工艺细致,精而细,细而清,是圆珠里简单而不失大气的一款,也被誉为“富贵不断头”的回纹雕刻件,高瓷果冻料,干净无暇,越盘越润,直径19mm,重:9.1g

  • 从许钦松山水画中的几个“度”,观其艺术创新

    许钦松,1952年生,广东澄海人。国家一级美术师,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1998年获广东省“五一”劳动奖章,“跨世纪之星”荣誉称号,2007年当选当代岭南文化名人50家。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广东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席、广东省美术家协会主席、广东画院院长、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政协书画室副主任,中国文联全委会委员、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生导师、中国国家画院院务委员、中国画学会顾问、广州美术学院客座教授、广州大学美术学院名誉院长,广东中国画学会名誉会长,并担任2010年广州亚运会开闭幕式艺术顾问,201

  • 故宫博物院藏丨大书家王铎来信,喜欢米芾书法睡不着觉

    清初大书家王铎行书墨迹欣赏《致梅公李年信札》,故宫博物院藏。此为米芾《行书三札卷》卷后王铎书法手迹,言其对米海岳书法欣喜欢爱,以至于喜爱的睡不着觉了。局部高清

  • 美国夏威夷华文作家协会受邀出席台湾关帝关夫人与现代社会国际学术研讨会

    (当代艺盟网讯)2018年1月12日,美国夏威夷华文作家协会受邀出席由台湾宜兰礁溪协天庙和中华关圣文化协会共同主办的台湾关帝·关夫人国际学术研讨会。美国夏威夷华文协会顾问蒋健先生作为嘉宾受邀出席并做发言。一起出席的还有夏华作协副会长连芸女士,夏华作协北京代表程稀女士,夏华作协特别助理沈璐小姐,夏华作协日本代表、读卖新闻驻台湾代表牧野田亨先生等。蒋健先生代表夏威夷众议院议长与夏威夷华文作家协会顾问佘贵人先生和会长叶芳女士感谢会议主办单位的邀请,佘议长因另有会议,叶会长因病未能参会均表遗憾,并预祝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