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董小姐在线阅读

2017/11/25 2:59:0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董小姐

第1章 死去的妈妈

  俗话说“穷人生一窝,富贵单九代”

  我爸是村里的老光棍,三十五岁那年用两头毛驴把我妈娶了回来,他就像攒了一辈子的劲似的,第二年就生下了我,但就是没有男孩,我从小就听村里的人笑我爸是属骡子的,没得种!

  那年头,重男轻女的观念很重,董家好几年只生下一个女娃的传言,跟骂我爸性无能差不多,他在别人面前再也抬不起头来,整天就窝在家里喝闷酒,一家的重担全部压在了我妈身上。来自xbxys.com

  日子越过越穷,每隔两天我妈就要去邻居老张家借几升米来糊口,但借也不是白借,我八岁那年,亲眼看见我妈刚走进他家,老张就把手伸到了我妈的裙底,一边摸一边说:“妹子,你什么时候把那个窝囊废踹了,跟我好啊?”

  我听到我妈的呻吟声吓坏了,忙回去告诉我爸说,张叔叔在打妈妈。等到她回来,我爸一脸怒气地用酒瓶砸在了她的头上,骂她是臭婊子、烂骚货,我妈什么都不敢说,满脸的血一直滴到了米袋里,那晚我们喝的粥都是有血腥味的。

  过了几天,或许是我爸良心发现,说要去和同乡一起进城打工,我妈满心欢喜的从娘家借来五百块,给他当路费,期望他能多带点钱回来,让我们过上好日子。

  然而他一走就是五六年,中间一封信也没回过。没了男人的帮衬,我和我妈只好去村口的农家,打短工挣钱,秋收忙完后,我们只好去后山挖点野菜、红薯,勉强度日。

  在我十八岁那年,我爸终于回来了,但他却空着两手、并没有带回当初许诺我们的“新鞋子”、“新衣服”和一个“温暖的家”,跟着他回来的只有一个叫“虎哥”的大胖子。

  我爸对他很客气,还叫我妈好好招待“虎哥”,我妈问他们怎么认识的,虎哥说:“你老公在外面的场子玩,欠了我点钱。版权http://www.xbxys.com/

  她一听这话,脸色就变了,虎哥笑嘻嘻地靠了过来,搂住了我妈的肩膀说:“嫂子,其实你老公欠的那点钱也没什么,只要你陪我三个晚上,咱们就撇清了。”

  我妈不敢置信的看了我爸一眼:“你把我卖了吗?”

  我爸尴尬地低头咳嗽了两声,支支吾吾地说:“…你不也被老张玩过吗,虎哥这人很好的……”

  后面的动静越闹越大,我妈哭着骂他是个畜生、不要脸,我爸也被她骂火了,帮着虎哥把我妈按在了床上……

  我吓坏了,赶紧躲到了灶台下面,听着我妈凄厉的叫喊,捂住耳朵、不敢哭出声,过了一会儿,屋子里突然安静了下来,我爬出去一看,我妈竟然浑身是血的躺在床上,心口上还插着一把剪刀!

  我哭着扑到了我妈身上,让她醒醒,再看小洁一眼,但她冰冷的身体告诉我,她再也不会醒来了。

  虎哥被我哭得心烦意乱,一巴掌扇到了我爸脸上:“草泥马,你不是说你老婆能上的吗?”

  我爸捂着通红的脸,畏畏缩缩的说:“我哪知道她会这样,以前不是挺浪的……”

  虎哥冷哼了一声,朝我看了一眼,说:“现在好了,你闺女也看到了,老子爽没爽成,还要跟你去蹲牢子!”

  我爸过来拉了拉我,哄我说:“小洁,快放手,妈妈只是病了,我和叔叔送她去医院。”

  我死死地守着我妈的尸体,大脑一片空白,根本不不知道我爸在试探我,挣脱他的手说:“我不!就是你和叔叔害死妈妈的!”

  “咚”地一声,虎哥从腰带上掏出了一把小刀,猛地插在了桌子上,两眼通红地望着我爸:“你看怎么样吧,她死还是我们死?”

  我爸双手发抖的看了我半天,我被他盯得害怕,大声地嚎啕了起来。

  “闭嘴!”他一巴掌扇到了我的脸上,将我整个人打的懵了,立时止住了哭声。

  忽然,我爸噗通一声,跪在了虎哥面前:“虎哥,我求求你,她再怎么样也是我的女儿,我实在下不了手,您……不是认识一些夜场的人吗,看能不能把她送走算了。”

  虎哥瞪着灯笼大的眼睛,“噢”了一声:“你是想把她下到窑子里去?”

  我爸低着头没有说话,虎哥走过来,歪嘴斜眼地在我身上上下打量,又伸出粗糙的大手往我的大腿掐了一下,我尖叫的躲到了我爸的身后,要他不要碰我。推荐xbxys.com

  “小丫头,是挺水灵的~指不定能下个好价钱~”

  我抓着我爸的手,求他不要送走我,小洁会好好听话的,我会去后山采野菜给妹妹吃,自己养活自己,爸爸,你不要送我走好不好……

  说到最后,我已经泣不成声,但我爸对我的祈求充耳不闻,只是对虎哥点头称“是”。

  后来,他们把我妈装进了麻袋里,又叫来了一辆面包车,把我送了上去,临走前,我爸对我说:“小洁,爸爸对不起你,以后你在那边要好好听他们的话。”

  我没有再哭了,原来当悲伤被灌满的那一刻,就像是装满水的瓶子,那么的平静……

  我呆呆地望着这个把我送上“地狱”的男人,喉咙像被一根刺卡住了,什么也说不出。

  一路上虎哥怕我跑了,给我喂了两颗安眠药,等我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他拉我进了一个闪着红灯的店里,里面的音乐很吵,我昏昏沉沉地听到虎哥在和一个叫“杨总”的人谈话。

  “长是挺不错的,就是扮相土了点儿,还要花点钱整整,你给便宜点啊。”

  “不能啦,这是我兄弟的女儿,才十八出头,还是个雏呢,好货色,你看看。”

  说着,把我推到了杨总的跟前,杨总“嗯”了一声,突然伸手拉开了我的衣领,仔细的往里面看去,我羞的满脸通红,使劲地把他的手掰开,他根本不管我的挣扎,嘿嘿一笑说:“太小了点儿,一口价一万五。小百姓养生网

  虎哥咬了咬牙:“行吧,就当交朋友了。”

  他们又对我指指点点的笑了一阵,看我的眼神就如同过年前养肥的牛羊一样,两眼都是冒着光的。

  后来,虎哥拿着钱走了,杨总把我带到了一个房间里训话:“你大概也知道你到了个什么地方,但你放心,在我们这里,总比卖去给人当童养媳好多了,你只要乖乖听话,还是有出头日的,懂了吗?”

  我点点头,他又说:“我丑话先说在前头,在给我们‘会馆’赚足两百万之前,你要是敢偷跑,就打断你的双腿,再用锁链穿透你的伤口囚起来,给好这口的人玩一辈子,听清楚了吗?!”

  我听他说的很恐怖,就重重的点了点头。他看我像小鸡仔的样子,得意的笑了一下:“那你先把身上的衣服脱了吧。”

  “我…我…我不脱……”我窘迫地往后退去,他忽然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两手抓住我的衣服,用力一撕,狠狠的说:“不脱?!你拿什么卖?”

第2章 安局

  他像是饿狼一样把我身上的衣服撕的一丝不挂,我瑟瑟发抖地捂着自己赤裸的胸膛,不知道他会对我做什么。

  杨总看着我,舔了舔嘴唇,又摸了一下自己的裤裆:“妈的,条子还真正啊,要不是还没拿到“开场红”,我还真想…”

  我哆哆嗦嗦的不敢作声,他从桌子底下拿出了一套粉红色的裙子,跟我说:“穿上吧,总不能让你穿那块抹布去接待客人。”

  我咽了咽口水,沾满尘垢的手指小心翼翼地向那件衣服伸去,我从来没有穿过这么干净的衣服,即使是过年都没有。说明xbxys.com

  只有一次过年时,我妈去村里的纺织厂打短工,偷偷地用一块剩余的废料,帮我和长大了的二妹做了一套布裙,我穿上后,高兴地扑进了我妈的怀里……

  而如今,我最亲最亲的人,已经被我爸和那个虎哥,联合害死了。想到这里,我的双肩忍不住地耸动了起来,但却并不是悲伤的暗涌,我轻轻地握紧了拳头,一颗仇恨的种子在我的心底悄然种下。

  杨总催促我快点,我换好衣服后,他就把我带到了夜总会的二楼,上了楼梯是一条很隐蔽的客房回廊,里面不时传来“咿咿啊啊~”的声音,听得我很害怕。

  我被他领进了其中一间房,杨总跟屋内一个叫“徐妈”的女人说,这妮子很干净,就交给你了,盘个好价钱。

  徐妈看上去不过二十多岁的年龄,脸上的妆却盖得很厚,笑起来皮动肉不动的很可怕。

  杨总一走,她就扯着嗓子,把房间里其他两个女孩喊了下来,让我们认识一下。

  她们一个叫沐雪,对我很热情,一过来就亲切地拉住我的手,叫我不要害怕,白净的脸颊上绽放着两个酒窝,给人的感觉永远是“甜甜”的,令我一下安住了心。小百姓养生网

  另一个女孩儿却很不屑和我交谈,她板着一张冷艳的脸,一直在看手机,还是沐雪告诉我她叫“景甜”的,她比我们大两岁,身材已经发育的很好了,一双修长的大白腿都有我一半高了。

  徐妈显然也不满意她的态度,叉着腰说:“都是下三滥,装什么高冷啊。”

  景甜白了她一眼,悻悻地把手机收了起来。徐妈转过头看着我说:

  “小洁,你听好咯,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负责人了,你的生活起居、日用饮食都归我管,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情,我说一句话,不希望听到半个不字,知道了么?”

  我怯怯地点了点头。

  她笑着捏了一下我的肩膀,说:“你也不用太害怕,做我们这行儿的,虽然命苦,但是也不见得比别人低一头,只要想办法把金主服务好咯,我们赚的钱比人家老总都多呢!”

  说完,徐妈咯咯娇笑了起来。我睁大眼睛问她:“要怎么…服务好啊?”

  她说:“那就得看你的本事了,有些不用出台的包厢公主,就是陪客人唱唱歌、卖卖酒,都能赚得盆满钵满,可像你们这种小雏儿,就要好好吃点苦头了。”

  徐妈说这句话的时候,是看着景甜说的。景甜哼了一声,扭过头不理她。

  “哟,你这个小贱人!”

  徐妈伸手在她白嫩的胳膊上拧了一把,景甜眼眶马上红了,看到景甜就范,徐妈才舒了口气,继续说:

  “总之呢,你们在这里还要先培训、跟班儿一段时间,再来决定你们是‘木鱼’、‘公主’‘花魁’还是‘金鸡’,可别想着跑咯,要是被杨总抓到,折了你们两条腿,去做标本。”

  她捂着嘴轻笑了一声,对我说:“行了,话就到这儿,你就睡雪儿下铺吧,有什么事就问她俩,我先出去了。”

  徐妈走后,雪儿牵着我的手坐在了床边,嘘寒问暖地跟我讲了半天话,她真的很善解人意,我问她:“什么是‘木鱼’和‘金鸡’吖?”

  雪儿脸红了一下,她和我年龄一般大,说这些话时,吞吞吐吐地有些不好意思:“…徐妈…跟我们说木鱼,就是晚上陪客人睡觉的上钟小姐……”

  “…公主就是包厢里陪客人唱歌陪酒的,有时也会被包出台,但价钱会比木鱼高很多…”

  “花魁是我们会馆的霞姐,据说她上一个钟,就得十几万呢,她既会唱歌,又会跳舞,每次都把客人哄得很开心,很多人都是冲着她才来的。”

  “那金鸡呢?”

  我刚问出口,床上的景甜就插嘴说:“就你还想当金鸡呢?我们这些被卖进来的,百分之九十都要做烂‘木鱼’,金鸡,就相当于是万人拥戴的夜场明星,床上一趟,黄金万两,你懂么?”

  我想起刚才杨总扒我衣服的场景,又害怕的问:“…服务那些客人,一定要脱光衣服、让他们碰我么?”

  那时,我虽然还小,但是本能会对陌生的男性,产生一种恐惧,知道和他们独处在一张床上,会发生很不好的事情。

  景甜“切”了一声,说了一句我至今还觉得很刺耳的话:“做婊子的还怕人碰?那你就灌醉他们啊,反正我们要是不上不够两百个钟,回都回不去。”

  我想到家里的三个妹妹,还有死去的妈妈,就呜呜地哭了出来。

  雪儿拍着我的背,叫我别听她的,但我心理清楚,不管怎样,我一定要赚够钱回家,把我那三个妹妹救出来,不能让我爸再害死她们。

  接下来十几天,徐妈每天都会过来给我们培训,告诉我们做小姐这行,最紧要的就是让客人开心,得学会怎么“撒娇”、“装嗲”,让他们多买好烟贵酒,只要保证了每次的消费额,我们的日子就好过了。

  她劝我们,努力提高自己的身价,想想会馆的“霞姐”,也是跟你们一样的出身,但人家只用了一个月,就把自己赎回来,还成了这儿的大姐大。要不然,你们就是坐半辈子的台,也还不起杨总的两百万。

  我默默地记住徐妈的话,希望自己也能早点儿赚够钱回家。

  这些天,徐妈又教了我们十几首流行歌,我学的很快,嗓音也不错。

  很快,她就让我去跟一个叫“英姐”的包厢公主做跟班,她很照顾我,每次只要我坐在前台点歌、伴唱就够了,也不用我陪客人喝酒,那些醉醺醺的男人来摸我的时候,她也会挡在我前面。

  但好景不长,有一次我和她进了一间豪华套房,长排沙发上坐着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满脸的肥肉就像千层饼一样皱了起来,徐妈却对他出奇的谄媚,一口一个“安局”的叫着。

  安局把她拉到大腿上坐着,她也不反抗,只是佯嗔地拍了一下他,说:“哎哟~安局别这么猴急嘛~,我不是带了两个A货来了吗,你也不看看?”

  她看了我一眼,悄悄地靠到安局的耳边说:“哪一个还是个雏儿呢,您今晚要是赏脸,就帮她开个红吧。”

  安局长听到他的话,用淫秽的眼神在我身上扫了一眼,我瞬间打了个激灵。他斜着嘴在徐妈圆润的屁股上掐了一把,说:“不会像上回请‘碧霞’来那样吧?光打了个照面,就花了老子三万多!”

  徐妈被他粗糙的手掌摸得扭来扭去的,脸颊已经有些晕红,勉强笑着说:“不会的,这次是实打实的,您看这妮子,花一样的年纪啊,而且还是个茛苞,多花点钱,也能让您体验一回初恋的感觉啊~”

  “好,就这么办,我也很喜欢和年轻人多接触,哈哈哈~”

  安局被她说得笑了起来,拍了拍她的大腿,让她站了起来。徐妈走出门前,弯腰对我小声说了一句:“今晚好好表现,以后是鸡是凤就看你啦~”

  我咬着嘴唇,点了点头,我已经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了。望着这个体态肥胖的中年人,我的眼泪就像蚕豆一样,不争气地在眼眶里打转。

  安局看我这么青涩的模样,愈发高兴了,拉着我坐到了他的旁边,揉捏着我稚嫩的肩膀,笑着说:“小妹妹,你可真小啊,我女儿都比大两岁了~”

  他一边说,肥硕的手指一边向我的衣襟伸了过来。英姐在一旁轻轻的握住了他的手,说:“安局,别急嘛,我们先喝喝酒,助助兴。”

  “好!”

  不出一会儿,他就叫来了三瓶茅台和一套“5999”元的海陆空套餐。英姐故意和他玩猜色子,输一次罚一杯,她很会玩巧,将“撒娇”、“娇嗔”这两招发挥的淋漓尽致,虽然是她输得多,但是一杯一杯吞下肚的却是安局。

  每次他一打我的主意,英姐就起哄让我们唱歌。我听着身边的安局操着铜锣般的嗓子大喊大叫的时候,心中涌过了一股酸流:“难道我的第一次真的要给这个胖叔叔吗……”

  我很盼望英姐能把他给灌醉,这样我就能逃过一劫了。但是英姐毕竟是个女人,酒量有限,喝到这时候,已经有些微醺了。安局却越喝越起兴,一张脸像是被吹鼓了的气球似的,从脖子一直红到了耳朵根。

  英姐似乎也看出了我的心思,趁着热闹,向他提议说:“安局,不如这样,我让小妹也陪你喝,但你不能以大欺小,她喝一杯,你就喝两杯,行不行?”

  安局笑嘻嘻地指着她:“小英啊,你可太会劝酒了,只怕这个月的提成,都能买一套房了吧?”

  他又贼兮兮地朝我看了一眼,一拍桌子说:“好,那我就陪小妹喝两杯,只是不能太醉,要不晚上就没趣味了~”

  我紧张地揪住了自己的裙子,这可是我第一次喝白酒,我提醒自己千万不能醉倒,要不然我就……

  “讨厌~说得好像您不能喝似的,要不我也陪小妹一起喝,您要是能把我们都灌醉,呵呵~”英姐掩嘴娇笑了起来。

  “那就把你们一起抗回家,哈哈哈哈!”

  安局望着我俩摩拳擦掌,一副今晚吃定我们的样子。英姐拿了一杯酒在我手上,对他说:“来,这杯小妹敬你。”

  “好!”他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我闭着眼睛慢慢喝了进去,火辣的口感,让我剧烈的咳嗽了两声。

  “这杯,我敬您。”小英举起酒杯和他干了。

  喝到第五轮的时候,我的脸已经像熟透了的苹果一样红。小英的身子也微微摇晃了起来,她内疚地朝我看了一眼:“小洁,我不行了…”

  又勉强喝了一杯,小英就倒在沙发上睡了过去。安局看到他喝趴下一个,晃着西瓜般的大脑袋哈哈大笑:“哈哈哈——,还想跟我喝,老子奔的酒局,比你……”

  他还没说完,就“哇”地一声,弯腰大吐了起来。我趁机说:“我要去一下厕所。”

  说完,我就踉踉跄跄的跑到了洗手间去,胸膛跟鼓风机一样“嘭嘭嘭”跳个不行,生怕他追了过来,我赶紧把门关上,但正准备锁门的时候,安局却突然冲了进来,把我幼小的娇躯逼到了角落里……

董小姐》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董小姐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10002》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10002》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10002第14章实战考核砰砰砰!拳头击打肉体的声音,在健身房里响起,不时还夹杂着几声惨叫!刘大奎强撑着疲惫至极的身体,一拳拳挥出,争取早点结束这场让他郁闷到吐血的战斗!在萧晨的监视下,几个青年也不敢放水,不说用全力,七八分力还是用上了,双方你来我往,打得很是激烈!砰。刘大奎脸上挨了一拳,疼得他一咧嘴,反手就是一拳,把打他的青年放翻在地上。三分钟过去,几个青年全都躺在了地上,不说鼻青脸肿吧,也是拳拳到肉,浑身疼痛!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异能高手》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异能高手》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异能高手第13章半路拦截随着巫金的抚摸,顾飞燕慢慢感受到一股浩远宏大的元气进入腹腔,原本在腹腔肆虐的真气被包裹起来,一丝丝被消释。顾飞燕紧绷的身体也慢慢变得放松。华夏主流修行方式共有四种,巫术,武术,道家丹术,密宗。巫术最为古老神秘,修炼方式是沟通天地,修炼最难,逐渐没落。武术宗旨是锻炼肉体,最容易,一般人都可以学习,所以学习者众多,但是想要有所成就,也是极难的。道家修炼的是真气,炼化天地元气化为自身真气,古时修炼者颇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小叔,不可以》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小叔,不可以》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小叔,不可以第13章:庆祝自由的方式“你要干什么?”苏诗诗走了没两步,就见裴易跟了上来。她脸色一变,拔腿就想跑。裴易两步就追上了她,弯腰就抱起了她。“你放开我!”“再喊一句,你会后悔。”裴易淡淡地看了苏诗诗一眼。那表情,吓得苏诗诗心头哆嗦了一下,吓得一时半会都没敢说话。这个男人绝对比何家母子恐怖多了!民政局外,停着那辆低调奢华的卡宴。裴易抱着苏诗诗上了车。“唔……”苏诗诗闷哼一声。这个可恶的男人竟然扔她!痛死她了!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倒霉小妻要上位》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倒霉小妻要上位》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倒霉小妻要上位第13章想不想看一出好戏“尊重?尊重的前提是双方相互尊重。”薄御宸冷漠的开口,讽刺意味十足。慕至凯仿佛听到什么大笑话,“你觉得苏初夏这种女人值得尊重?薄御宸,我看你现在就是被蒙蔽了眼,等你知道她真面目的时候!你会比我更后悔!”苏初夏闻言看了看薄御宸,见他如雕塑的面容不动丝毫,她扯了扯嘴角:“慕至凯,被蒙蔽了双眼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一个人他还有清醒的智慧与是非分明的心。你如果想吵架,我不奉陪。”叶倾倾双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苗疆之蛊:玉妻来压寨》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苗疆之蛊:玉妻来压寨》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苗疆之蛊:玉妻来压寨第十三章不完全是坏人这个时候,蓝远麟的手再一用力,将那虫子捏紧了几分,转头对着蓝礼说,“还不快点拿点糯米水来!”有些愣住的蓝礼被蓝远麟这么一吼就彻底清醒了过来,连忙哆嗦着去拿了一碗白乎乎的水过来。“喂她!”蓝远麟的声音很急促,带着不容置喙的意味。蓝礼点头,忙不迭地上前想要喂那女人,但是自己的妻子现在痛得似乎已经没有了意识,那张嘴紧紧闭着,怎么喂也喂不进去!“快!”蓝远麟拧着眉头再次催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怪谈异质论》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怪谈异质论》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怪谈异质论第13章第十三章汉朝巫蛊案师傅淡淡的抬头看了我一眼,问道:“为什么这么说?”“女人都是哄的。”我说道:“师娘还年轻,她要的东西,不是金钱,只是你的一句关心。”“你懂?”师傅冷冷的道:“那我给不了,你帮我给吧。”说完,师傅便将水杯放在桌子上:“出去,我要忙了。”我被师傅给气坏了,赌气的关上门离开。我觉得师傅一点都不男人,他给不了的,让我给?这是要让我给他戴绿帽子吗?师傅真的已经麻木到无可救药的地步了,真不知道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第一婚约:前妻不好惹》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第一婚约:前妻不好惹》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第一婚约:前妻不好惹第13章花花公子陆泽楷“去你的,没个正形!”闻茜瞪他一眼,却仍是大大方方的拉了烧红了脸的素锦介绍到;“这是我最好的姐妹儿,温素锦,你们几个可别打她主意啊!”“怎么这么说话啊茜茜,俗话说,肥水不流外人田,你好姐妹当然更不能便宜外人了啊……哥几个儿可都单身着呢!”徐北辰冲莫凯挤挤眼,也跟着起哄的嚷嚷起来。“呦,怎么着徐大少莫大少有我们姐妹几个还不够,感情还吃着碗里看着锅里?”徐北辰手边的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红尘里遇见你》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红尘里遇见你》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红尘里遇见你13、裴念背部的蝴蝶胎记裴念已经四年都没有参加这种晚宴了,面前的一切对她来说都是那么的陌生。今天晚上的王家举行的一个晚宴,王家在北城也是有头有脸的家族,请到的也全都是圈里的名人。车子停了下来,向以琛看裴念还是没有什么反应,忍不住转过头看向她。裴念在深深的呼吸,往车窗外看了一眼,缓缓的开口:“向总,我觉得这些场合您应该叫您的女伴过来的……”“你就是我今天晚上的女伴。”向以琛笑的很邪气,并且靠近:“怎么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神级妙手》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神级妙手》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神级妙手第十三章劝和不劝分李岚走后,王志强忙着给他母亲喂中药,就去了二楼。一楼只剩下林逸和李秀云。李秀云脚步轻盈走到林逸跟前,低声不解的问道:“刚才问你偷鱼贼时,你看我做啥?”林逸似笑非笑的看着李秀云说:“其实偷鱼贼就是你那个相好的……”李秀云脸色一下子变的难看起来,“你说是张铁柱?”反正被林逸知道了她的事情,她也就没有必要藏着掖着,直接把她张铁柱的名字给说了出来。“你相好叫张铁柱吗?”见李秀云不做声,林逸笑道:“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第13章李宗面无表情的讥讽回到A市,已经早晨了。公司派出的这辆宾利,李涛理所应当的直接开回公司。周小素下车。另一边,李宗把阮白的行李箱拿下车,同时说道:“我先送你回家休息,你好好睡一觉,晚上我再找你。”阮白点头。推着一个行李箱,两人跟周小素和李涛说再见,之后走到路边,叫出租车。李宗想,明天就去买车。没车太不方便。阮白又困又累,昨夜在车上睡了两个多小时,但车上总归是睡得不舒服。出租车还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