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家斗:医妃难逑在线阅读

2017/11/25 1:55:5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家斗:医妃难逑
第001章 意外中的意外
    她,楚凡珺。原文http://www.xbxys.com/

    不得不承认,她确实为一代才女,女强人中的楷模,18岁就大学毕业,22岁进入医学研究院,因为父亲就是死于大肠癌,一生致力于研究大肠癌,当她决定从医之后,父亲就是她的动力,她看着父亲的相片告诫自己,一定要努力再努力,再苦再累也要忍。

    从小,母亲就抛弃了她,自小,便都是她一个人,这让她慢慢的变得坚强,直到后来,她渐渐学会怎样去伪装自己,在漆黑的夜里偷偷的流泪,慢慢的,她发现自己已经变得不能承受别人看轻自己,在别人眼里,她是个高傲的女人,而现实总比想象的脆弱……

    去英国参加国际医学研讨会,那不是谁都有的荣誉,从医学院创建以来,只有三个人参加过,一个是医学研究院的创办人,另一位是新晋的医学院副教授,另一个,就是她,那年,她25岁。

    这次的研讨会是所有人都认为的神圣使命,楚凡珺却很是镇定,连好多国际知名的医学教授也称赞她是可塑之才。

    天妒良人。

    不知是偶然还是必然,不知是意外还是宿命,一场车祸把她带离了这个世界……

    只是一阵晕眩,醒来的时候,楚凡珺已经处于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天毒国,那是个陌生的名字,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陌生的一切。

    意识到自己穿越,那已经是楚凡珺来天毒的第二天,因为她在车祸后不幸穿越到了水中,被一个老农救下。虽然醒来后的她看到的是另一番景象,一个完全无法想象的时空,但不久之后的她,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但是她始终不敢相信,她竟然遇上了自己曾经一度嗤之以鼻的‘穿越’,不免让她觉得有那么一丝的可笑。说明xbxys.com

    可是老农家并不富有,住了也有三日了,也不好长期的叨扰,便想着也该离开了。

    “老伯,离家多日,也是该回去了,若不然,家中怕是急了,老伯,这几日辛苦您了,以后若有机会一定常来看你。”

    楚凡珺都如此说了,老农也就不再挽留,但老农执意要送她到村口,她自然也没有拒绝,毕竟这到底也是他的一番心意。

    离开村子,楚凡珺没想太多,当务之急是要活下去,然后回现代去,可是她的那些现代观点和思维在这个男权的国度里根本无施展之地,几经思考,她决定女扮男装,忽然间,让她觉得自己好荒谬,现代,她以自己是女强人而自豪,她骄傲自己比那些男人更能掌控一切,而如今,女人竟是她极力想要掩饰的身份。

    可当务之急,便是她今晚该如何,该不是要露宿街头吧,她意外的穿越,身无分文,究竟如何是好。

    正思索着,一抬眸却看到一大群人往另一边跑,出于好奇心,楚凡珺跟着人群过了去,便看到瑞王府正在贴告示:

    小女病瘼久矣,宫中医而不治,恐命难续,求遇良医救之,吾自当万两白银酬谢。

    楚凡珺看了一眼那朱红的三个大字‘瑞王府’,“我若能救活她,就便能安心了。小百姓养生网

    那日,楚凡珺就用老农给的仅有的一点点银两买了套男装,随后便去瑞王府了。

    天知道,楚凡珺进瑞王府是因为种种的无奈,然而让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她进去了,竟然是自己的一辈子……

    可没想到,这瑞王府的门如此的不好进,竟还设了考核,第一轮就是个难题。

    解毒。

    题目是给给出的毒药配置解药,而检验的方法就是,谁让服了毒的猫活过来。

    在现代,接触较多的还是西医,更何况,这么安定的社会,怎么会有人下毒,虽然学过几年中医,可是却不知能否通过考核。

    “时间是两个时辰,若两个时辰内配出解药的进入下一轮,现在开始。”随着林管家的话,考核开始了……

    楚凡珺心里是万分的踌躇,正想着,却看见一个中年的男人不停的摇着头,林管家看他一直的东张西望,以为他想偷看别人解药的配方,于是喝道:“哎,你,作甚么!来人,把他拉出去!”

    “慢着!林管家,待我把话说完。小百姓养生网

    “我也不是那般不讲道理的人,既是你有话说,那便说吧。”

    “林管家,他”,楚凡珺转身指了指那个中年男人,“许是中毒了。”

    “那又如何?”

    “那便该救他啊,医者父母心,怎可见死不救!”

    “我们瑞王府没那闲工夫救他,我们家小姐还病着呢!”

    “各位同僚们,既然从医,自然是医病救人,试题固然重要,但人命大于一切。”

    “你也太嚣张了吧,这是瑞王府,你以为是你自家后院啊!”林管家一脸的怒气。

    楚凡珺不顾林管家的怒气,对着应试的大夫说:“各位,你们可愿意与我一道儿救活这位前辈?”

    “好!”

    “好!”

    人群中传来了三三两两的呼应声。

    “你们,确定要这么做?”林管家说道。

    “是!”看到楚凡珺坚定的回答,林管家笑了笑,“各位,医者父母心,从医自然为了救人,你们通过第一关考试了。网站xbxys.com

    楚凡珺讶异的看着林管家,又看了看那个中年男子,笑了笑。

    “这关看似考的是解毒,实则考的是一个大夫的医德,这位男子是我们王府里的人。”林管家笑了笑,你是个好大夫。

    就这样,楚凡珺稀里糊涂的进了第二关,一共有七个人进了下一关的考试,他们被带到了王府的后院。可能不能到最后,还是很艰难的。

    第二日的中午,进行了第二次的考试,考题是陪五套感冒的药方。

    对于古代来说,这算是最简单的考核了,而楚凡珺对于中药没有多少研究,但看过很多食补的方法,只能死马当活马医。小百姓养生网

    抬手便写道:

    (1)原料:粳米50克,葱白白糖各适量。制法:先煮粳米,待粳米将熟时把切成段的葱白23茎及白糖放入即可。用法:每日1次,热服。

    (2)花生壳20个大葱白(连须)3根,用清水洗净,放锅内,加入适量冷水,浇沸后文火煎15分钟,滤出汤汁,趁热饮下,及时加衣盖被,令头身微微出汗。如果伴有呕吐恶心,可在此方中加生姜4片共煎。倘若兼有咽痛咳嗽,水煎时再加鸭梨数片。

    (3)用葱白100克生姜3片,煎汤或开水冲服。也可用葱白20克生姜5片白糖1匙茶叶一小撮水1碗,煎服。

    (4)梨子1个生姜25克,均切成薄片,加水1碗,煎服,一次喝完,当天有效。

    (5)葡萄酒25毫升,入锅煮,蒸发掉酒精,再打入1个鸡蛋,搅散加1匙白糖。服用时加开水冲淡饮用,然后盖被休息,次日鼻塞流涕喉咙痛等症状可明显减轻或消失,有的饮上一次,感冒即可见效。

    刚看完楚凡珺墨迹未干的药方,所有人都笑了,“哈哈哈……”

    “你这是开药方,还是写菜单啊,这王府要的是大夫,不是厨子。”

    “非也,非也。这是菜单,也是药方,如果可以只要一碗汤就可以把原本要喝好几碗药才能医好的病医好,这不是很好吗?而且王府的小姐应该不喜欢喝药吧。”

    “好!说的好!”

    单瑞打量了一下楚凡珺,用一种不敢置信的眼神看了看她,“你就是楚凡珺?”

    “没错,草民就是楚凡珺,定能不负王爷所托,治好令千金。”

    单瑞有看了一眼她那奇怪的装束,长长的胡子,眼睛微眯着,一副老者的姿态,但是,他总觉得哪里不对……

    楚凡珺也意识到了他的犹豫,“王爷,若老夫救不活令千金,就让老夫给令千金陪葬吧。”

    此话一出,单瑞的眼神柔和了许多,但心中不免还有些许的疑虑,“那好吧,我们以十日为限,十日之内,若允姬还没有好起来,你就自求多福吧。”

    “王爷,十日之内能不能治好令千金的病不是老夫说了算的,若令千金的病势重,时日自然要长些,王爷还是先让老夫探探病情吧。”

    “哼!不会又是一个庸医吧。”单瑞一声冷哼,言语中不乏对楚凡珺的歧视。

    这是楚凡珺最受不了的事,从小到大,她最受不了的是别人的冷眼,“王爷是不相信草民吗?那王爷也可另请高人。”

    “果然是个江湖术士,庸医一个,林管家,送客。”

    这句话刺激到了楚凡珺,“慢着,王爷,你这番话说的是什么意思?是怀疑我的医术,还是怀疑我的人格,听你这番说来,老夫是非留下不可了,为了证明不是庸医。”

    几经波折,终于成为了王府用医。

    第二日晌午,见到王府的千金的时候,楚凡珺下了一跳,她还以为王府小姐是个襁褓中的婴儿,或是很小的孩童,殊不知,那孩子已经12岁了,看那王爷的年纪,也不过二十八    九,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孩子?

    “楚先生?楚先生?”看到楚凡珺许久不回答,林管家又叫了一声。

    那天楚凡珺整日在查看病情,调配药物,顿时,她感觉她的生活又充实了,她又回到了那个时候,在现代做科研的时候。看着这个12岁的孩子,她的心忽然疼了一下,她只是一个孩子,不该受这么多苦的,居然得了天花,又想到自己的童年,不免泪水盈眶,孩子都是小天使,而这个孩子生在富贵家,面容却如此的落寞,小眉永远紧皱着。楚凡珺看着格外触动,伸手想抚平她紧皱的眉。

    “楚先生,看来你很喜欢允姬嘛。”单瑞大步跨进屋,楚凡珺甚至没发现他什么时候进来的。

    “那是自然,小姐这么讨人喜欢,老夫自然喜欢。”

    单瑞看了一眼,似乎对楚凡珺的这个回答很是满意,“允姬得的是什么病?”

    “回王爷的话,小姐得的是天花,老夫正要和王爷禀告,小姐必须马上隔离,不然王府会有很多人会被传染,还有,麻烦王爷派人到王府各处消消毒。”

    “消毒?”楚凡珺突然意识到,可能他们不知道什么叫消毒吧。

    “就是,叫些家丁去王府各处洒洒醋,这样可以杀菌,防止传染和病情扩散。”楚凡珺吃力的解释着。

    这一席话过后,单瑞对楚凡珺的态度似乎缓和了些,似乎也承认了楚凡珺大夫的身份。

    刚过一日,单允姬的烧就已经退了,可是还是很虚弱,意识也没有完全的清醒,但府里的家丁已经都对楚凡珺恭恭敬敬了,都私下讨论说她华佗在世,这也是从来天毒以来楚凡珺第一次感到满足了自己小小的虚荣心。

    刚过午时,楚凡珺熬完药就坐到了王府的河边。

    “楚先生想什么呢?想的如此出神?”

    对于突如其来的声音,楚凡珺有些不知所措。“哦,林管家啊,这几日累了,来这边偷个闲。”楚凡珺故作呵呵的笑了几声。

    “楚先生不是天毒国的人吧。”

    楚凡珺犹豫了下,她确实不属于天毒国,“您又如何得知。”

    “您的说话行事之风,与天毒之人有违,而楚先生身上又有一股佑浓花的味道,想必您该是佑蓝国的人吧。”

    林管家的话让楚凡珺莫名,佑蓝国?这是另一个国家?没办法,楚凡珺治好瞎掰,“非也,老夫生于佑蓝国,家父是佑蓝国的人,从小云游四海学医,也不好说是哪里的。”

    “哦,原来如此。”不知不觉间,楚凡珺竟和林管家聊开了。

    “哎,对了,不知有句话当讲不当讲。”

    “先生请讲。”

    “我来王府已数日,这府上小姐病重,怎么不见她母亲陪在左右照应着?”

    语毕,林管家就捂住了楚凡珺的嘴,手抖了抖,眼神微变,“先生,这话可不能乱说,咱们侧王妃可是在小姐出生时就仙逝了。”

    “死了?”

    “是啊,12年了,瑞王府就有过这么一个侧王妃。”

    “看来你们王爷挺钟情的。”

    “那是啊,侧王妃是个寻常人家的姑娘,王爷为了娶她,还让宰相认她做干女儿,还帮她改名换姓的,写入宰相府的家谱。”

    这番话着实让楚凡珺惊讶了下,如此多情的男子,别说古代,就是现代也不多啊,“怪不得王爷很疼小姐。”

    “那是,自从侧王妃死后,王爷就特别疼小姐,还让家丁不要动侧王妃房里的东西,还命人三天两头的去打扫,哎,这人都去了,做这些干什么,还要打扫了没人住的屋。”林管家抱怨着。

    “那是,还不是苦了我们这些做事的人。”楚凡珺又陪了个笑脸。

    林管家与楚凡珺两人聊的正欢,就有家丁来报,说是小姐全身都发起了疹子,还发起烧来。楚凡珺急急忙忙就赶过去了,楚凡珺以前也从未见过天花,只是从医书上偶然看过一次,但心里还是着急的。

    “哐当!”桌上的杯碟碎了一地,单瑞满眼怒火的站在清筑园的正殿里,用手指着楚凡珺,“罔我如此的信任你,你告诉我她的情况渐渐好转,怎的起了满身的疹子?”

    “回王爷的话,这是天花的过程,等疹子发出来,烧退了,疹子结痂,脱落了,这病也就好了,王爷,这病,急不得。”

    听楚凡珺这么一说,单瑞也冷静下来了。楚凡珺偷偷的看了一眼单瑞憔悴的脸,有那么一丝的羡慕,原来爱可以这样不顾一切。

    单瑞刚回寝殿,林管家就偷偷的走了进去,“王爷,奴才有事禀告。”

    “说吧。”

    “王爷,您让我暗地里调查楚凡珺,奴才去楚先生那里探听到了些。”

    “说来听听。”

    “据他说来,他是佑蓝国生人,父亲也是佑蓝国的人,从小自己云游四海学医,居无定所。”

    “就这些?”

    “是,王爷。”

    “没用的东西。”

    “不过……”

    “不过什么?快说!”单瑞一脸的不耐烦。

    文中的内容不属实,请勿与现实比照。
第002章 变故
    林管家的‘不过’让单瑞不耐烦中忽然有了那么一丝丝的期待。

    林管家侧身禀告,一脸的疑惑,“不过,那楚凡珺确实奇怪,这分明是个没胡子的人,却偏要贴个胡子。”

    “你说什么?你说他那胡子是假的?”

    “林管家,你又如何得知?”

    “王爷,今日无意间,摸过他胡子,的确是假的。”

    单瑞一脸的不解,经过一番思考,他决定亲自去问楚凡珺,顺便去看看允姬。

    一盏香过后,单瑞就去清筑园了,刚到清筑园,单允姬喝完药刚睡着,楚凡珺去配药了,只有个丫鬟伺候着。

    “你下去吧。”单瑞支走了丫鬟,想着这段时间忙着宫里的事忽略了宝贝女儿,满脸的抱歉。

    这会儿,林管家走了进来。单瑞没回头,只是问了一句,“来了吗?”林管家走上前回话,“是的,王爷,来了。”

    楚凡珺刚进清筑园就觉得今天的气氛不是很对劲,许久都没有人说话,空气中凝结着浓重的尴尬,不知又过了多久,单瑞才缓缓站起身,向楚凡珺一步一步的靠近,楚凡珺被单瑞莫名其妙的靠近吓了一跳,一步一步的后退,直至靠到了墙壁上,楚凡珺吓得转过了身,这时,单瑞吐出一句话,“不要再躲了,转过来。”说完,单瑞扳过楚凡珺的身体,一点点靠近她的脸,突然间,单瑞推开了她,“果然。”

    楚凡珺被他一系列的动作吓了一跳,‘果然?’他果然什么啊?

    “王爷,您找老夫来有什么事啊?小姐现在好多了,只要每天服药调理,再过半个月就能好了。”

    “你来王府有什么目的?你到底想得到什么?”

    单瑞的话像是一阵冷风,让楚凡珺直打冷颤,直担心他是不是知道了什么,还是自己露了什么破绽。

    “王爷说哪的话,老夫进王府自然是因为要救治小姐的病,这王爷应该知晓啊。”

    “我知道,对,我知晓。”单瑞又逼近楚凡珺,一下撕掉了胡子,“可我知晓的并非只这个。”

    楚凡珺瞪大了眼睛站在那里,眼里满是尴尬,不停的告诉自己‘完了完了,这回死定了,如果单瑞知道我是女人,就一定会被赶走的,赶走是小,若是丧命那就不值了。’

    而此刻,单瑞和林管家愣在了那里,撇开别的不说,楚凡珺确实是个美丽的女子,即使是穿着男装,也掩盖不了一种与众不同的高贵,有时,真的让人移不开眼。

    “好俊的男子。”林管家脱口而出。

    林管家的话让楚凡珺灵机一动,满脸歉意的说道:“王爷,不好意思,在下说谎了,只是在下行医多年,却没个崭露头角的机会,所以才贴个胡子,在下只是求功心切,如果让王爷带来麻烦了,那在下会在小姐的病好了以后自动请辞的。”

    “恩,话说清楚就好了,我最忌讳的就是欺骗。有什么事就说。”说完,单瑞就离开了,单瑞也不知道,为何会这样说,只是既然允姬有所好转,那也算功德一件,旁的,还计较它作甚。

    楚凡珺怎么都没想到,她今天的一番话,竟得到了单瑞的赏识,说他是个有志的青年,决定扶持他一把,从此之后,楚凡珺便一直跟着单瑞,随着在王府和各位王爷的府邸进进出出,俨然成了单瑞的左右手。

    那日,单瑞和往日一样,一早便去上朝,前些日子也为西俏国的战事忙的焦头烂额,天天往宫里跑,而现在战事平定了,这般去上朝,果然是如释重负。

    谁知,朝堂之上,皇帝公然扔了一个很棘手的问题。

    西俏国战败,前来天毒国见礼,并让西俏国的婉儿公主前来和亲,以表诚意。并进贡良驹百匹,丝绸三千,并愿意俯首称臣,岁岁纳贡。

    “皇上,这是我们西俏的婉儿公主,特地献给天毒,以表我西俏和亲的诚意。”

    皇帝装出一脸的高兴,“哈哈!好标致的美人,西俏国真是美女如云啊。”

    “皇上哪的话,谁人不知,这天毒国的女子是出奇的美,我们西俏哪能比之一二。”

    “好!瑞王爷,您的侧王妃也走了那么久了,是该立个王妃了,朕把这婉儿公主赐给你了。”

    话语刚落,婉儿公主和西俏国的使者顿时脸黑下来了。单瑞的脸也黑了下来。

    单瑞刚想拒绝,西俏使者就开口了。

    “皇上,我西俏那么有诚意与你们天毒和亲,为何你们如此戏弄我们,虽说我们西俏的女子不如天毒的女子那般美,但公主在我们西俏也算是个美人,你这般的侮辱,我们西俏怎可受得。”

    谁都知道,这皇帝单俊也是个情种,为了如妃,她从不再纳妃,最后力排众议立她为后。

    “啊,我,我天朝大国,怎会戏弄你们呢?这瑞王爷一表人才,乃皇亲国戚,朝廷重臣,既然是和亲,我定然该给公主找个好归宿啊。”

    这话说完,让西俏的使者也无言以对。

    这事就这么不了了之了,可现在的单瑞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不知该如何是好。他也去找过皇帝,说他不要娶那个西俏公主,而皇帝没有答应,因为他知道如果单瑞不娶,那这门亲事就非他不可了。

    可是这事不过一天的时间,就传遍了整个都城,这让单瑞越加的心烦意乱。

    刚回王府,楚凡珺就迎了出来,看见单瑞,就连忙问道:“皇上赐婚,此事可是真的吗?”

    “走开,不知,什么都不知,你不要再添乱了。”说完,单瑞就跌跌撞撞的进去了,依稀间,楚凡珺闻到了酒味。

    他喝酒了。

    那天,楚凡珺拿着腰牌去见七王爷了,七王爷单皓和单瑞素来甚好,她做这个决定也是经过几番考虑的,一来,她有他的把柄,二来,她知道七王爷想要什么。

    这次她自作主张的去找七王爷也不过是看见单瑞满脸的踌躇,不免有些许的担心。其实,她这趟去七王爷府上,也不知这事能否解决。

    刚到七王府,就被守门的家丁给拦下了,亮了下瑞王府的腰牌,家丁便立即去通报了。

    “在下参见七王爷。”

    “哦?楚凡珺?九弟的得力助手啊。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单皓一脸的懒洋洋。

    “七王爷,在下想来和您做个交易。”

    单皓一脸玩味的看着她,“哦?交易?什么样的交易,我非得和你啊?只要我一句话,想和我做交易的多了去了,你又以什么优厚的条件吸引我呢?”

    “王爷,我知道,您在先皇在世时就不受器重,现如今,你五哥当了皇帝,你还是不得志,可我看的出来,王爷有着一腔热血和抱负,我们就拿这个来做筹码,王爷认为怎么样?”楚凡珺经常听到七王爷和瑞王爷的谈话,话语间,她也听出了些什么。

    “哦?那你先说说本王该怎么做啊?”

    “王爷,您知道前段时日天毒和西俏的战事吗?”

    “知道啊!这与那事有什么关系。”

    “王爷,您有没有听说那婉儿公主来和亲的事啊?”

    “不是指给瑞王爷了吗?”

    “不,那是因为皇上找不到合适的人,但你想,你若娶了这西俏的公主,你就是西俏国的驸马,又是天毒的王爷,而且这婉儿公主又是和亲的,那皇上不得渐渐的重视你啊。”

    “你说的是有几分道理,但总得知道你为什么帮我啊?”单皓不解的看着楚凡珺。

    “我要帮的其实不是你,是瑞王爷,他并不属意娶公主,所以,顺便,我帮了你,这就是交易,各取所需。”楚凡珺的话说的自信而且不乏气势。

    “好!本王就应了你的要求。”

    不知不觉间,楚凡珺竟成功的说服了七王爷。

    第二日的上午,七王爷就进宫去见皇上,这番说来,皇上也一口答应了,因为他也知道瑞王爷本不想娶她,既然七王爷说了,那就顺了他的意吧。

    但是楚凡珺做的这些单瑞并不感激,还加以责怪:“你以为你是谁,竟拿着我王府的腰牌做这种事?”

    “王爷如果不乐意,想要娶那个公主,在下可以去和七王爷说,让七王爷割爱。”楚凡珺仍是一如往常的傲人姿态。

    “你别一副和七哥好像很熟的样子,别忘了,他是王爷,你是奴才!你永远都不要忘了你的身份,不管你在瑞王府还是七哥那,你都是奴才!不要恬不知耻,你有什么资格把姿态摆这么高。”单瑞的这一席话让本来就高傲的楚凡珺无法忍受,她放下自己的尊严,跟在他后面这么久,起初,是因为想要活下去,而后,又有一点感激,也借着王府的人力打探回现代的路。

    而经此事之后,楚凡珺真的无法忍受便请辞离开了。

家斗:医妃难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家斗 或 医妃难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总裁的私有宝贝19章(第19章 试婚纱)

    原标题:总裁的私有宝贝19章(第19章试婚纱)小说名:总裁的私有宝贝第19章试婚纱“当然是为了我们的婚事,之前婚礼当天你出了车祸,我奶奶说不吉利。”陆浩然给她夹了一个灌汤包,蘸了点红醋,送到她的嘴边,“她说之前婚礼用的都统统丢掉,让我打算重新策划婚礼,酒店婚礼策划各方面重新设计,甚至婚纱礼服我们也要重选。”“这,会不会太浪费了?”冷熙婷下意识的张嘴,咬住了他夹递来的灌汤包。“这怎么是浪费?你是我此生唯一想娶的妻子,不管付出什么都是值得的。”陆浩深情款款的注视着冷熙婷,温柔回答,“我一定会让你成为

  • 蜜爱百分百,唐爷宠上天19章(第19章 大晚上演鬼片呢)

    原标题:蜜爱百分百,唐爷宠上天19章(第19章大晚上演鬼片呢)小说名称:蜜爱百分百,唐爷宠上天第19章大晚上演鬼片呢女子身如温香软玉,火热光润,阵阵少女体香,中人欲醉,唐毓麟感觉到心底最深处涌出来无法遏制的欲望,令他感觉到酥痒难耐的刺激。他从小接受奶奶训练,作为一名合格的接班人,任何时候都要保持警惕,稍有风吹草动就会立刻惊醒,姜小桥一踏进这个房间的时候他就醒了。原本以为她找不到她想要的东西就会知难而退,谁知道这女人胆子大到不仅敢掀他被子,还敢爬上他的床!突如其来的欲望让男人感觉不能再玩下去了,睫

  • 透视小包工头19章(第19章 挡箭牌可不能白当)

    原标题:透视小包工头19章(第19章挡箭牌可不能白当)小说:透视小包工头第19章挡箭牌可不能白当祈青思不由得捂嘴轻笑了起来,教训李白尺的重任就要落在你的身上了。“祈总。”听见身后的脚步声急忙回头:“那个,东西给我吧,我好离开……”“不急!”祈青思温婉一笑,然后曼妙的坐在沙发上:“来陪我坐一会儿……”“恩?”高明远立刻警惕了起来,都说这个祈青思是道上有名的大魔头,自己可要小心,不要着了她的道道。当下他警惕的坐在了她的身边。“多大啦!”祈青思笑嘻嘻的问道。“二十四!”“身高?体重,腰围多少?”祈青思

  • 前夫来袭:娇妻再爱我一次19章(第19章 不要辜负她)

    原标题:前夫来袭:娇妻再爱我一次19章(第19章不要辜负她)小说名:前夫来袭:娇妻再爱我一次第19章不要辜负她陆恒一双深邃的眸子定在那个欢声笑语的女人的身上,像是看到了小时候的她。因为她爱和男生打闹,时常有几个脾气不好的,也不管她是女生,一生气就想动手,每次都是他上前护着她。有时候觉得,他才是她哥哥,叶天宇那混蛋看见有他在,就把这个妹妹丢给他了。可是现在,他这个“恒哥哥”却成了她老公,为什么会这样?他忽然意识到这个问题,她为什么算计他?她爱他吗?他有些不能理解。当他一脸深思地看着叶臻时,旁边那个

  • 萌妻万万睡19章(第19章 发生了什么事)

    原标题:萌妻万万睡19章(第19章发生了什么事)小说:萌妻万万睡第19章发生了什么事听到是李达森的声音,叶秋词提到嗓子眼的心总算稍稍放下。不过她还是觉得不好意思,趁那家伙伸手接手机的功夫猛地给了他一拳,然后挣开他的怀抱逃也似的冲了出去。把李达森看得目瞪口呆,他跟了宋子渊这么久,还是头一回看到女人敢对自己的老板动手的。偏偏宋子渊却象没事人一般,看着那个娇俏的身影消失,眼底的笑意一直未减。见自家老板一直拿着电话没有动静,李达森只得再次提醒,“少爷,夫人还在电话那头等着呢。”他话音刚落,却见自家老板才

  • 无敌唐僧系统19章(第19章 小青小白)

    原标题:无敌唐僧系统19章(第19章小青小白)小说名:无敌唐僧系统第19章小青小白“走吧猎户,带我去你家吃烧烤!”唐三语气中带着明显的威胁,九环禅杖也在猎户耳边晃了晃,作了个要抡到猎户头上的动作。“大和尚饶了猎户性命吧,我要是现在空手而归,婆娘和丫头非把我打死不可!”猎户直接五体跪伏趴在了地上,露出光秃秃黑黝黝的后背。唐三看向那后背,上面有数十道狰狞的裂痕,看样子好像是被鞭子抽的,但是,那裂痕曲折,形状由细到粗,好像又不是鞭子,细细琢磨下来,倒是像某种动物的尾巴。“你身上的伤痕怎么回事?”唐三赫

  • 娇妻在上:亲亲抱抱举高高19章(第19章 我来就好)

    原标题:娇妻在上:亲亲抱抱举高高19章(第19章我来就好)小说书名:娇妻在上:亲亲抱抱举高高第19章我来就好“你还不知道吧,何平被解雇的原因,是他出卖了公司的机密文件,害公司损失了两个亿,若不是他遭遇了车祸死得及时,那么他的后半生,怕是要在监狱里度过了。”“你胡说!”何晓欧拼命摇头。“你在骗我,这不可能,我不相信……”“你的父亲出卖了这么重要的文件,你可以猜一猜,他得了多少好处,还有,那笔钱去了哪里?”震惊到无以复加,何晓欧却只能无力地摇头,刚刚被靳扬甩到地上产生痛意的身体,似乎也有些麻木了,何

  • 仙尊爱碰瓷19章(第19章 还有老相好)

    原标题:仙尊爱碰瓷19章(第19章还有老相好)小说名字:仙尊爱碰瓷第19章还有老相好到最后,游桓还是主动跟白语灵回去,问礼中途想离开,却被游桓逮住,强行带回去。路上,她也打听到一点那位阁主的身份。白语灵,白独的女儿,而白独,曾经是国子监的祭酒,很有声望。不过,十年前,这白独就辞去官职,当个闲云野鹤,听说后来变成很有名的匠人,上次游桓给她保管的玉骨扇就是出自白独之手。对了,玉骨扇。游桓说等他遇到良人就会来拿回扇子,那他什么时候拿回去?一直放她哪里,她老是觉得不安全,万一以后扇子有什么损坏,她可赔不

  • 仙尊独宠小邪妃19章(第19章 救人)

    原标题:仙尊独宠小邪妃19章(第19章救人)小说书名:仙尊独宠小邪妃第19章救人“哎哎!苏婆婆,麻烦你把方大力挪开一下!”方敬修痛得眼冒金星,突然看到苏小小走进来,顿时大声呼救。“方大力?”苏小小低声咕噜了一句,心道:一个金属柱子还有名字?她走过去想要挪开方敬修身上的圆柱,却发现那玩艺儿恰好压住方敬修的一条腿,而且极重,若是从前的苏小小,还能勉强抱得起来,但是现在的苏小小,想要挪动它,却仿佛蚍蜉撼树。试了两次,金属圆柱在方敬修腿上挪动了两寸,只听得方敬修惨叫连连!“我去叫人来!”苏小小很愧疚!“

  • 最强封神系统19章(第19章 二阶妖兽)

    原标题:最强封神系统19章(第19章二阶妖兽)小说名称:最强封神系统第19章二阶妖兽柳虎?这个名字唐天自然是知道的。柳家有一个人在飞云剑宗担任执法长老,因此哪怕宗门挑选弟子要求严格,也可以从中发挥出一些力量。这柳虎就是十年前从柳家进入飞云宗修行的家伙。而且,柳虎还有一个身份。那便是在唐天手里倒了大霉的柳鸣的亲弟弟!只不过这柳虎应该是还不知道青云城中他亲哥哥的情况。而且十年前,柳虎,也是认识唐天的,那时候唐天虽然还未正式修行,但是身体素质都比同年龄的人要强大不少,柳虎还经常被唐天揍得哭鼻子呢。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