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黑红尘子在北宋在线阅读

2017/11/25 1:11:05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黑红尘子在北宋
第1章 冰晨寒剑雪1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张!

云腾致雨,露结为霜,金生丽水,玉出昆冈,剑号巨阙,珠称夜光!

啊,开启鸿门,即定乾坤。来自http://www.xbxys.com/上有苍穹无边,下有沃土无涯。

无地便无天,无地又何来天?无地无天,这树、这花、这鸟儿、这人,又从何而来?

浩浩乾坤,昭昭日月,一转眼便是千年!

天地沧海桑田变幻,人间则尝遍了辛酸苦辣。不信?您就看看那千年松柏的年轮,翻一番人类的史册吧!

啊,玄妙的人世界,风云变幻叵测,演绎出了一部部喜剧、悲剧、悲喜剧。有美的,有丑的;有善的,有恶的;有杀人不眨眼的暴君,也有无数平民百姓;有受尽艰辛的帝王将相才子佳人的,也有欺世盗名的奸贼!

啊,开启鸿蒙,即定乾坤。无地便无天,无地又何来天?无地无天,也就演不出这辛酸苦辣五味俱全的《黑尘子买父》之常歌。

……

北宋某年,一个寒冬腊月的清晨。

雪皑皑的群山,阴沉沉的天空。阅读http://www.xbxys.com/寒风在这座峥嵘险峻的大青山峡谷中呼啸,峡谷四周枯树灌木在寒风中摇曳,大地被冰雪映照的如同白昼。那真是:土牛送寒,枯枝寒鸦;素冰弥泽,天地连瑕。冷的那太白酒固手麻,冻得哪狼毫结冰挂渣!

四更天,顺大青山峡谷的大路上来了一队人马:有老的,有少的,有骑骡马的,有坐轿的,有步行的。那车上、马上、人们的脊背上,行李沉重。人们大步赶路。

寒冷的天,冻得人们缩手缩脚,但是人还是急急地走啊走,雪地上留下了一个个深深的脚印,一只伸向峡谷西的大青县。

可不是吗?今天已是腊月二十四了。版权xbxys.com在外经商的、读书的、游荡的、卖苦力的人们,各个办了丰盛的年货,无一不想早点赶回家,从亲人们团聚,高高兴兴过个年;因而就连昨夜那店小二气虚劝他们:大青山峡谷近来有劫道的匪寇,不如等天明了,再上路的话也听不进去了,尤其是路远的更为着急,他们聚在一起,仗着人多势众便一块上路了。

在这杂乱的人群中,有两位骑着高头大马的年轻人,都是头戴关公棉帽,身披大红披风,内着绵布丝袍,足蹬皮靴子;只有一样不同,那就是一位佩戴着一把崭新的,镶花嵌玉的单锋宝剑,另一个没有佩剑罢了。

那佩剑的姓何,名叫常歌,是青州府书院十八岁的秋闱首元,只见他长的两耳有轮,玉面朱唇,尤其那对修长的眉毛,配上一对又大又黑的双眸,简直好似美丽女子的模样。

另一个名叫王小栓,长的也是相貌堂堂,一表人才。他比何常歌大两岁,自然也比何常歌强壮许多。他是何常歌的自幼伴读--不是奴仆,而是奉自己母亲之命,何家太爷之特邀,来陪伴和照料常歌的。

二人一边走一边说话,有时候又跳下马走走,驱赶着身上寒气,活动活动冻僵的手脚。原文http://www.xbxys.com/

这时候,王小栓看看四周,对常哥说道:“公子,再往前一点,就是松树湾,昨天那店家说的就是那里!”常歌说道:“不要怕!”回头对周围的人大声说道:“诸位客官,忙前就使大青山的松树湾,你们都注意着,有事就往一块儿靠。”

一个老者说道:“何公子,您有剑,听王公子说,你的剑法相当不错,我们大家可能全靠您壮胆子呢!”

常歌笑着说:“哪里,我也是靠着大家壮胆呢!”

说着,已经来到了松树湾。

这里少雪多石,山坡上有一大片松树林。四面阴沉沉的,寒风呼啸着,更使人感到了这里的恐怖。队伍里胆小的不由得直往常歌跟前靠,胆大的人也缩着脖子,东张西望,就连王小栓也不由打个寒战:“公子,这里可真冷!”

话没落地,已从一个大石头后面跳出一个汉子大声喊道:“站住,要过此路,请你们留下几个买路钱!”

众人顿时站住了。

何常歌抬头观瞧:只见此人个子挺高,年龄好是在三十左右,脸上抹了厚厚的一层锅黑,身上粗衣棉褂,右手拿着把鬼头刀,站在雪地又跳又叫。他身后又陆续跳出七八个短打扮的,脸抹黑灰,拿着棍棒,站在雪地冻得哆哆嗦嗦,好事一伙阎罗殿里的小鬼。阅读xbxys.com

看这情景,何常歌心里明白,这是一伙乌合之众,只要制服为首的,便可以制住众人。何常歌大声喝道:“呔,何人大胆,在此拦路劫道!”

为首的贼子喊道:“废话少说,快快留下买路钱!要不然就先瞧瞧我的这把刀!”

何常歌拱拱手说:“快过年了,客人们要赶路,请你们让开路!”

那人说:“我们也想过年,可没有钱,情你们给点吧?要不然就先赢了我这把刀!”

“果真?”何常哥问道,“连这么多人一起?”“当然!”何常歌翻身下了马,将披风扔给王小栓。王小栓自己不会武功,干着急,只得劝说何常歌:“公子,吓唬吓唬他们就行啦!”何常歌笑道:“不要紧,不要怕他们!”何常歌转身向那个人一步一步走过去,向那人拱拱手:“君子一言。”那人回答:“驷马难追!”说着挥刀逼近了向何常歌。

何常歌也呛啷啷抽出了宝剑,只见那宝剑光闪闪。

那人瞧见这宝剑,咦得一声惊叹后连连倒退几步,又上下打量何常歌。

这是为何?宝剑一般都是双刃,假如是单刃,那么此剑必然重而利,削铁如泥,一般兵器是碰不得的,若碰必损!所以那人吃惊。小百姓养生网那人看看何常歌那年少单薄的模样,文质彬彬的书生气,冷冷一笑:“蜡枪烊头,酸秀才使刀,装腔作势来哄我?快快拿出买路钱,老子好放你们过去!”何常歌笑着说:“那好啊,只要你赢了我这把剑,我可以给你!”那人闻听冷笑地扑了过来,何常歌也就不搭话迎了上去,刀剑碰在一起发出巨响。

何常歌剑法娴熟而又身轻灵巧,那贼子刀术精湛而身快步稳。占了二十来回,那贼子感到了吃力,何常歌也觉得此人的力气比自己大的多,便掉过剑刃,使出了自己的看家本领:一个左转暗挑右腕,将那贼子的鬼头刀削断!

那人吓的连连后退,看着剩下的刀把,惊恐万分,又觉得这剑法有几分眼熟,便问道:“请问这位公子,你是跟谁学的这剑法?”何常歌宝剑回了鞘,冷冷地回答:“这个,不需要你知道!”转而又讥笑说:“你说话算数么?”那人铁着脸无言回答。何常歌一笑,回身上了马,命王小栓:“赶快,带着众人过去!”自己横马握剑,挡住了那几个贼子的路。

为首的贼人眼巴巴地看着众人过去,想追又被常歌抽剑挡住,向自己在此劫道多少次了,不知挣了多少不费力气的钱,今日竟栽在一个小小的书生之手!再看看这位公子那清秀而满含讥诮的笑容,心中恼怒万分。他心中暗想:只有如此这般,才能解去我此生之恨!想到这里,那贼人笑着对何常歌说:“这位公子也算得上是英雄好汉,我恭喜你过一个好年!”说着右手一扬,一道寒光直扑何常歌而来。

何常歌想躲已晚,只觉得左肩窝一阵麻木,在马上栽了两栽,支持住身子大骂:“无耻贼子,打不过竟敢用暗器伤人!”说着挥剑纵马向那人扑去,那人见不是头,回头就跑,众贼子见如此,也一哄而散,各自东西了。

第2章 冰晨寒剑雪2

小栓子忙过来问:“公子,你受伤了?伤哪了?”众人也停下了脚步,关切地看着他。

何常歌忙命人:“快走快走!”大伙儿又匆匆忙忙地赶路,走出了大青山的峡谷,远远地看见了大青县的城门,何常歌两眼一黑,顿时栽倒在雪地上了。

天已过晌,郊外集市上人来车往:辙破玉碎,足污霜砖。

首饰花朵铺前,挤满了大姑娘小媳妇,腊肉醇酒老板叫卖声声;年花门神,五彩缤纷;山和瓷器四,应有尽有。办年货的,卖茶饭的,走亲戚办喜事的,南来北往的,东进西去的老百姓挤满了这大青县的每一处集市。

在东来的集市尽头路边,有一位身穿皮袍,长的瘦高,银须鹤发的八旬老人,拄着根拐杖,眼巴巴地瞅着东来的道儿。他就是本地有名的郎中--何天章。自他来这个大青县十余年,不知治过多少人的病,救过多少人的命。

看看,前面吹鼓手开道过来了,后边是一位骑着匹枣红大马的新郎官,迎娶了他的美丽的新娘回来那新娘坐着顶大花轿。后边人十几个男女,抬着嫁妆,抱着梳妆台,一路走来,好不热闹。

新郎过来看见了何老太爷,被他身边的他舅舅拉下马:“还不赶快给你的恩人磕头报喜?”

何老太爷认识这新郎官,忙向他祝贺新禧。

看着迎亲队伍走远了,何老太爷心潮起伏,久久难以平静。而后又焦急地看着崎岖的山路,等着他的四孙儿回来。他的仆人张二哥劝他:“太爷,这么冷的天,您老人家回去吧,我在这替你等着吧。”

何老太爷摇摇头:“都二十四了,看不见他人影,真叫人不放心。”

张二哥说:“是不是没有收到信?”

“谁知道啊。这一家子里最让我操心的就是这孩子。他叔叔他哥哥离家那么远,都赶回来了,可是他到这会儿也没看见他半个人影!”

张二哥说:“四公子会回来的,他知道您今年八十大寿,无论如何都会赶回来的。只怕是功课忙,启程的晚罢了。”

何老太爷摇摇头:“孩子大了不听话,让他早点回来,可是他……”

主仆二人正在胡乱猜测,一匹马儿飞也似的跑了过来,路人无不躲避。

马上之人看见了何老太爷,连忙滚下马鞍,跪倒在地:“叩见老太爷!”

何老太爷忙扶起一看:“小栓子,你们终于回来了,你家公子呢?”

小栓子一脸惊慌,又不想扫老太爷的心,便说:“他在后头呢!”又对张二哥说:“快去告诉老爷和大公子,四公子回来了!”

张二哥应声去了。

何老太爷拄着拐杖往前迎,只见不远有一群人围着一辆马车慢慢走了过来,马车后拴着徐何常歌的马,却见何常歌本人。

众人见老太爷过来,都恭恭敬敬地与施礼后,想说什么,又见小栓子在老太爷身后直摆手,便看看车厢里的人,又慢慢散去了。

老太爷心里着急,想骂小栓子,却看见走到跟前的马车里躺着一个人,一眼认出那不正是自己日思夜想得四孙儿何常歌。可瞧见四孙儿面色灰白,惊问:“他怎么了?”

赶马车的汉子说:“唉,好人哪。为了众人,遭那劫道的暗算了!”

老太爷大吃一惊:“怎么?你碰上劫道的了?”

小栓子点点头说:“老太爷快回家吧,回去再说!”

不一会儿,马车来到了何家门口,何家一家人早已出来相迎,却看见何常歌这副样子,无不惊慌。

大公子何常海过来扶起他,呼唤着:“常歌常歌!”

只见他人事不省,浑身瘫软,忙说:得赶快将他抱回家里!说着报起常歌回到家,放在床上。

一到家,老太爷亲自过来把脉,小栓子解开常歌衣裳,露出伤处:只见肩窝中一枚只有寸把长的铁箭,只剩下一根红丝线拴着的尾孔露在皮肤外边,伤口四周发黑发青。

看此伤,何家大小无不倒吸一口凉气!

常歌的父亲何永昌说:“这是毒箭啊,伤成这个样子,又不知道是什么毒,这可怎么好?”

常歌的叔叔何永胜也说:“赶快想办法,过了三天就没命了!”

常歌的二哥何常洪,三哥何长鸣也吵吵着要救弟弟的性命。

何永昌叹口气说:“这伤除了找那贼人,别无他法。”

何常洪说:“如果是在边关,我就有办法。可这当下没有解药,配药用来不及了!”

何母坐在常歌身边,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哭着:“一家子郎中大夫,却没有一个人能救我的儿!”

何永昌问太爷:“老爷,怎么办?那贼人我已经派二贵去报官了,恐怕是不好抓的。只有和苏兄求救了,可是……”

何老太爷非常明白儿子所言,点头说:“看来只有我出面了。我写封信,让常海去找你苏兄吧。”

寒冬的白天特别短,夕阳映照在冬雪满眼的大地上了。

常海心急火燎似的策马奔向城西,一路上届起一阵阵冰花玉片。

苏应天家就再大青县西城门口。大门上卦着红灯笼,漆黑的大门,两边卧着一对小石狮子。

此时,苏家上房热闹非常,苏应天夫妇;应天的儿子:苏明虎和他的妻子;应天的女儿:苏明珠。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

一个家人进来说:老爷,何家大公子求见。

“哦?”一家人都愣住了;明珠眼里闪出一丝惊喜的目光。

应天来到客厅,何常海忙上前施礼,又将一封信交倒应天手中。

应天看完信后也是大吃一惊,想一想说:“常海贤侄,咱们两家虽然同行,可素少来往,今日你来求我,我又不能不答应,不过……你得将你四弟送到我这儿来,我才能医治!”

何常海说:“老伯,常歌刚回来,又不省人事,我家老太爷实在是想请您到家中医治。”

应天说:“家医不外传,你是知道的。若是其他乡邻也就罢了,你们家,我是绝不能去的,你明白吧?”

何常海自然明白了,便说:“那我回去就把常歌送来吧?”

应天说:“行,你把常歌送来,除了小栓子外,不许任何人见他。”

何常海刚要道谢,苏明虎出来拦住他说:“慢着!”又转过身来对他父亲应天说:“爹,别人也罢了,何常歌万万不可来!再说他们家不是皇家御医吗?为什么自己不去医治?咱们算什么?草民一个,怎配给他们家解元治病?”

何常海忙说:“常歌伤不同平常,我祖上虽然是御医,但自来到大青县后,我家老太爷不让我们学读毒药外伤专科,怕与你们不方便。所有配药,从没有专制外伤毒伤的!”

苏明虎讥笑地说:“你们医术浅薄,倒是为了我们方便?想当初你们家来大青县以前,这大青县方圆百里,谁不知道我的苏家?谁不知道我爹苏神药?可实现在……唉,大家都只记得何神医了,这都是托你们的福啊!”

何常海说:“我家来贵地落脚,确实为你们添了不少麻烦,可以是出于无奈啊。如今常歌命在旦夕,难道是你们?但求老伯海涵!”何常海给苏应天跪下了,“我们两家无冤无仇,为何如此相待?再说常歌又不是医门之人,为何不救?苏老伯,见死不救,可是医门大忌啊!”何常海话里带出了粉哭腔。

苏应天叹口气说:“真真难得你当兄长的一片心,我也不是不救。这样吧,今天天已晚,明天再说。”何常海哭着跪在地上不肯起来:“救命如救火啊,苏老伯,我求求你了!”

黑红尘子在北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黑红尘子在北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富二代的传奇人生13章(第13章 混日子)

    原标题:富二代的传奇人生13章(第13章混日子)小说:富二代的传奇人生第13章混日子望着杨丽娜那惊世骇俗的容颜,我觉得有一股从未有过的激情,在心里荡漾着。我脑袋一热,鼓起勇气补充道:“除非----除非------”杨丽娜瞧着我,追问:“除非什么?”我道:“除非你嫁给我,那样,我才有动力!”这话一出口,我多么希望,得到的会是肯定的答复。那样,别说让我考学当军官,就是让我当军委主席,我也乐意争取,决不退缩!我越来越感到,我被杨丽娜这小妮子,迷的不清。杨丽娜没直接表态,而是眼珠子滴溜一转,180度摇晃

  • 桀骜不驯,强势唐少  13章(「013」近水楼台)

    原标题:桀骜不驯,强势唐少13章(「013」近水楼台)小说书名:桀骜不驯,强势唐少「013」近水楼台“林叔叔,出什么事了?”见林峰气呼呼地挂断了电话,唐小龙担忧地问道。林峰无奈地叹了口气:“唉……新区那边的市政建设工程出现了一些问题,我现在要马上赶回去召开一个紧急会议……我把雅思的住址给你,你就搬过去住吧,千万别跟林叔叔客气,我会通知那些佣人好好照顾你的。”说罢,林峰顺手写了一个地址,塞到唐小龙的手上,继而匆忙地钻进了轿车,扬长而去了。望着轿车消失在公路的尽头,唐小龙轻轻笑了笑,心说林叔叔一点都

  • 予你柔情千万种13章(第十三章 你的事情应该解决了)

    原标题:予你柔情千万种13章(第十三章你的事情应该解决了)小说名:予你柔情千万种第十三章你的事情应该解决了门口,商墨看到他出来,忙低头颔首:“商先生,正在找。”商家的小少爷商怀宁在天皇不见了,整个天皇都进入了紧急戒备状态,每个出口都已封住,所有的保安全都出动,却又不敢大肆宣扬,只能悄悄在天皇内进行地毯式搜查。“商玄呢?”商君庭不动声色问了句,照理说,商玄一直跟着商怀宁,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商玄已去监控室查了。”商墨轻声应了句。“嗯。”商君庭只淡淡应了声,对着商墨拿眼神示意了下。商墨随即明白过来,

  • 敬你相思与白首13章(第十三章:灵芝风波)

    原标题:敬你相思与白首13章(第十三章:灵芝风波)小说书名:敬你相思与白首第十三章:灵芝风波顾七七被陆恒连拉带拽,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浑身那汗出的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一样,终于跑到了镇里。陆恒不等她把气喘均匀了,就要拉着她去那个药铺。顾七七甩掉陆恒的手说:“咱们这是要跟人家去打擂台,就是来不收拾得体面一些,也得把气势绷足了再去,这样披头散发地跑过去,上来就让人家看不起我们。”陆恒眨眨眼,还有这样的说法啊?他觉得自己跟着顾七七还真是涨见识。顾七七果然等气喘匀了,把身上的衣服又抻又拽地弄平整了,拿了块帕

  • 书名: 妻子的秘密12章

    原标题:书名:妻子的秘密12章小说名字:书名:妻子的秘密第012章吓到了吓得旁边的李莉莉身子一颤。“小宇哥,你怎么了?”李莉莉睁大眼睛,疑惑的盯着王宇。王宇回过神来,看了李莉莉一眼,现在车上坐着李莉莉,总不能带着她去捉奸吧。这要是传出去,自己的脸往哪放啊?“没事,就是生气,那个人仗着自己开的是奔驰抢我的道。莉莉,前面就是沃尔玛了,真是不好意思,我突然想起领导还交待我办点别的事儿我还没办呢,这样好不好?你自己先进去逛,等我这边完事了就去找你,然后再帮你试衣服,中午哥安排你吃饭。”王宇突然的主意改变

  • 书名:女子监狱男管教12章

    原标题:书名:女子监狱男管教12章小说名字:书名:女子监狱男管教第012章一脸的幸福我一时愕然:“什么?““我想见我的家人。”“我…我上班没几天,没有话语权。”我说的是实话。“你就出去帮我打个电话,让我弟弟来跟我见个面,你帮我想想办法吧,我可以把我自己给你。”女孩断断续续的说完以后,就用那只没有被铐住的手掀开了被子,慢慢的解开了病号服的扣子。我一下就傻愣在了那里。女孩看到我一直紧紧的盯着她,说,“你会帮我的对不对?”她期待的眼神看着我,手上也没闲着,一只手已经把裤子脱掉半截,就要去脱最后那一道防

  • 书名:日久生情12章

    原标题:书名:日久生情12章小说名字:书名:日久生情第12章老子才是她的合法丈夫你算个屁“我妈说的对,你特么就是一臭婊子!”袁毅抬手直接扇了我一耳光,我害怕的将头抱住。屋里静了几秒,没有预料中清脆的巴掌声响起,我疑惑的将胳膊从眼前拿开。就见袁毅的手被人拦在空中,狠力一扭,反剪在背后,发出“噼啪”的骨裂声。“哎呦!我的胳膊……”袁毅吃痛的哀叫声,莫名让我心头一松,接着就听见沈墓低沉的声音。“想动手打我的女人,就你这点斤两,还不够资格。”“我草你大爷!老子才是她的合法丈夫,你特么算屁。”袁毅被沈墓反

  • 神医偷香录212章

    原标题:神医偷香录212章小说书名:神医偷香录2:一枪全傻逼荒林就是郊外的小树林,这里来往的人很少,一般附近的农户,在农忙的时候,才会不时出现。但是现在已经进入冬季,所以就算是农民,也基本上不来这里。打车直接到小树林外围,宋玉就让司机回去。唐思琪问道:“你说崔哲,会不会发现刘梦海在撒谎?”“刘梦海说话的时候,虽然尽量保持了镇定,但是如果仔细听的话,其实是能听出他声音在颤抖。”唐思琪有些担心道:“如果崔哲躲起来,我们的线索就完全中断……”宋玉摇头:“这个很难判断,我们对崔哲不了解。不过,如果你是崔

  • 霸爱12章

    原标题:霸爱12章小说名称:霸爱第12章骇然第12节第12章骇然木少离得意的邪笑着,随即一摆手有些不耐烦的冲着两个女人道:“给她松梆,然后出去。”手上一松,莫晓竹终于重获了自由,可是,她的身体却已经不受她自己的支配了。那药丸发作的速度竟是那么的快,快得让她骇然。意识多少还是有些清楚的,可她又是那么的无力。一股异样感开始迅速的在体内攀升,热,除了热就是热,身体的血液里仿佛有小虫子在游泳,让她难耐的想要扭动身体来除去那种说不出的酥痒的感觉。一只手落在了她的脸上,指腹揉捏着她的脸颊,“瞧瞧,还挺嫩的,

  • 离婚之后说爱我12章

    原标题:离婚之后说爱我12章小说名字:离婚之后说爱我第十二章又来了我移开眸子,没有回答。“喜不喜欢,回答我?”“……”我该怎么回答?是喜欢还是不喜欢?宁致远等的有些不耐发,拉开我要去门口,我立刻走了两步拦住他,站在他面前:“我说不出口。”宁致远停下,深不见底的眸子凝视着我,咬了咬牙:“你到底喜欢谁?”“没有喜欢……”又给绕进去了,感觉我跟宁致远在一起,好比是两个级别的人,他智商高的无法企及,我低的无人能及。这么一会就掉进他的陷阱去了。实在是找不到借口,我才说:“喜不喜欢能怎样,你又不会喜欢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