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黑红尘子在北宋在线阅读

2017/11/25 1:11:05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黑红尘子在北宋
第1章 冰晨寒剑雪1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张!

云腾致雨,露结为霜,金生丽水,玉出昆冈,剑号巨阙,珠称夜光!

啊,开启鸿门,即定乾坤。来自http://www.xbxys.com/上有苍穹无边,下有沃土无涯。

无地便无天,无地又何来天?无地无天,这树、这花、这鸟儿、这人,又从何而来?

浩浩乾坤,昭昭日月,一转眼便是千年!

天地沧海桑田变幻,人间则尝遍了辛酸苦辣。不信?您就看看那千年松柏的年轮,翻一番人类的史册吧!

啊,玄妙的人世界,风云变幻叵测,演绎出了一部部喜剧、悲剧、悲喜剧。有美的,有丑的;有善的,有恶的;有杀人不眨眼的暴君,也有无数平民百姓;有受尽艰辛的帝王将相才子佳人的,也有欺世盗名的奸贼!

啊,开启鸿蒙,即定乾坤。无地便无天,无地又何来天?无地无天,也就演不出这辛酸苦辣五味俱全的《黑尘子买父》之常歌。

……

北宋某年,一个寒冬腊月的清晨。

雪皑皑的群山,阴沉沉的天空。来自http://www.xbxys.com/寒风在这座峥嵘险峻的大青山峡谷中呼啸,峡谷四周枯树灌木在寒风中摇曳,大地被冰雪映照的如同白昼。那真是:土牛送寒,枯枝寒鸦;素冰弥泽,天地连瑕。冷的那太白酒固手麻,冻得哪狼毫结冰挂渣!

四更天,顺大青山峡谷的大路上来了一队人马:有老的,有少的,有骑骡马的,有坐轿的,有步行的。那车上、马上、人们的脊背上,行李沉重。人们大步赶路。

寒冷的天,冻得人们缩手缩脚,但是人还是急急地走啊走,雪地上留下了一个个深深的脚印,一只伸向峡谷西的大青县。

可不是吗?今天已是腊月二十四了。原文http://www.xbxys.com/在外经商的、读书的、游荡的、卖苦力的人们,各个办了丰盛的年货,无一不想早点赶回家,从亲人们团聚,高高兴兴过个年;因而就连昨夜那店小二气虚劝他们:大青山峡谷近来有劫道的匪寇,不如等天明了,再上路的话也听不进去了,尤其是路远的更为着急,他们聚在一起,仗着人多势众便一块上路了。

在这杂乱的人群中,有两位骑着高头大马的年轻人,都是头戴关公棉帽,身披大红披风,内着绵布丝袍,足蹬皮靴子;只有一样不同,那就是一位佩戴着一把崭新的,镶花嵌玉的单锋宝剑,另一个没有佩剑罢了。

那佩剑的姓何,名叫常歌,是青州府书院十八岁的秋闱首元,只见他长的两耳有轮,玉面朱唇,尤其那对修长的眉毛,配上一对又大又黑的双眸,简直好似美丽女子的模样。

另一个名叫王小栓,长的也是相貌堂堂,一表人才。他比何常歌大两岁,自然也比何常歌强壮许多。他是何常歌的自幼伴读--不是奴仆,而是奉自己母亲之命,何家太爷之特邀,来陪伴和照料常歌的。

二人一边走一边说话,有时候又跳下马走走,驱赶着身上寒气,活动活动冻僵的手脚。黑红尘子在北宋在线阅读

这时候,王小栓看看四周,对常哥说道:“公子,再往前一点,就是松树湾,昨天那店家说的就是那里!”常歌说道:“不要怕!”回头对周围的人大声说道:“诸位客官,忙前就使大青山的松树湾,你们都注意着,有事就往一块儿靠。”

一个老者说道:“何公子,您有剑,听王公子说,你的剑法相当不错,我们大家可能全靠您壮胆子呢!”

常歌笑着说:“哪里,我也是靠着大家壮胆呢!”

说着,已经来到了松树湾。

这里少雪多石,山坡上有一大片松树林。四面阴沉沉的,寒风呼啸着,更使人感到了这里的恐怖。队伍里胆小的不由得直往常歌跟前靠,胆大的人也缩着脖子,东张西望,就连王小栓也不由打个寒战:“公子,这里可真冷!”

话没落地,已从一个大石头后面跳出一个汉子大声喊道:“站住,要过此路,请你们留下几个买路钱!”

众人顿时站住了。

何常歌抬头观瞧:只见此人个子挺高,年龄好是在三十左右,脸上抹了厚厚的一层锅黑,身上粗衣棉褂,右手拿着把鬼头刀,站在雪地又跳又叫。他身后又陆续跳出七八个短打扮的,脸抹黑灰,拿着棍棒,站在雪地冻得哆哆嗦嗦,好事一伙阎罗殿里的小鬼。说明xbxys.com

看这情景,何常歌心里明白,这是一伙乌合之众,只要制服为首的,便可以制住众人。何常歌大声喝道:“呔,何人大胆,在此拦路劫道!”

为首的贼子喊道:“废话少说,快快留下买路钱!要不然就先瞧瞧我的这把刀!”

何常歌拱拱手说:“快过年了,客人们要赶路,请你们让开路!”

那人说:“我们也想过年,可没有钱,情你们给点吧?要不然就先赢了我这把刀!”

“果真?”何常哥问道,“连这么多人一起?”“当然!”何常歌翻身下了马,将披风扔给王小栓。王小栓自己不会武功,干着急,只得劝说何常歌:“公子,吓唬吓唬他们就行啦!”何常歌笑道:“不要紧,不要怕他们!”何常歌转身向那个人一步一步走过去,向那人拱拱手:“君子一言。”那人回答:“驷马难追!”说着挥刀逼近了向何常歌。

何常歌也呛啷啷抽出了宝剑,只见那宝剑光闪闪。

那人瞧见这宝剑,咦得一声惊叹后连连倒退几步,又上下打量何常歌。

这是为何?宝剑一般都是双刃,假如是单刃,那么此剑必然重而利,削铁如泥,一般兵器是碰不得的,若碰必损!所以那人吃惊。来自http://www.xbxys.com/那人看看何常歌那年少单薄的模样,文质彬彬的书生气,冷冷一笑:“蜡枪烊头,酸秀才使刀,装腔作势来哄我?快快拿出买路钱,老子好放你们过去!”何常歌笑着说:“那好啊,只要你赢了我这把剑,我可以给你!”那人闻听冷笑地扑了过来,何常歌也就不搭话迎了上去,刀剑碰在一起发出巨响。

何常歌剑法娴熟而又身轻灵巧,那贼子刀术精湛而身快步稳。占了二十来回,那贼子感到了吃力,何常歌也觉得此人的力气比自己大的多,便掉过剑刃,使出了自己的看家本领:一个左转暗挑右腕,将那贼子的鬼头刀削断!

那人吓的连连后退,看着剩下的刀把,惊恐万分,又觉得这剑法有几分眼熟,便问道:“请问这位公子,你是跟谁学的这剑法?”何常歌宝剑回了鞘,冷冷地回答:“这个,不需要你知道!”转而又讥笑说:“你说话算数么?”那人铁着脸无言回答。何常歌一笑,回身上了马,命王小栓:“赶快,带着众人过去!”自己横马握剑,挡住了那几个贼子的路。

为首的贼人眼巴巴地看着众人过去,想追又被常歌抽剑挡住,向自己在此劫道多少次了,不知挣了多少不费力气的钱,今日竟栽在一个小小的书生之手!再看看这位公子那清秀而满含讥诮的笑容,心中恼怒万分。他心中暗想:只有如此这般,才能解去我此生之恨!想到这里,那贼人笑着对何常歌说:“这位公子也算得上是英雄好汉,我恭喜你过一个好年!”说着右手一扬,一道寒光直扑何常歌而来。

何常歌想躲已晚,只觉得左肩窝一阵麻木,在马上栽了两栽,支持住身子大骂:“无耻贼子,打不过竟敢用暗器伤人!”说着挥剑纵马向那人扑去,那人见不是头,回头就跑,众贼子见如此,也一哄而散,各自东西了。

第2章 冰晨寒剑雪2

小栓子忙过来问:“公子,你受伤了?伤哪了?”众人也停下了脚步,关切地看着他。

何常歌忙命人:“快走快走!”大伙儿又匆匆忙忙地赶路,走出了大青山的峡谷,远远地看见了大青县的城门,何常歌两眼一黑,顿时栽倒在雪地上了。

天已过晌,郊外集市上人来车往:辙破玉碎,足污霜砖。

首饰花朵铺前,挤满了大姑娘小媳妇,腊肉醇酒老板叫卖声声;年花门神,五彩缤纷;山和瓷器四,应有尽有。办年货的,卖茶饭的,走亲戚办喜事的,南来北往的,东进西去的老百姓挤满了这大青县的每一处集市。

在东来的集市尽头路边,有一位身穿皮袍,长的瘦高,银须鹤发的八旬老人,拄着根拐杖,眼巴巴地瞅着东来的道儿。他就是本地有名的郎中--何天章。自他来这个大青县十余年,不知治过多少人的病,救过多少人的命。

看看,前面吹鼓手开道过来了,后边是一位骑着匹枣红大马的新郎官,迎娶了他的美丽的新娘回来那新娘坐着顶大花轿。后边人十几个男女,抬着嫁妆,抱着梳妆台,一路走来,好不热闹。

新郎过来看见了何老太爷,被他身边的他舅舅拉下马:“还不赶快给你的恩人磕头报喜?”

何老太爷认识这新郎官,忙向他祝贺新禧。

看着迎亲队伍走远了,何老太爷心潮起伏,久久难以平静。而后又焦急地看着崎岖的山路,等着他的四孙儿回来。他的仆人张二哥劝他:“太爷,这么冷的天,您老人家回去吧,我在这替你等着吧。”

何老太爷摇摇头:“都二十四了,看不见他人影,真叫人不放心。”

张二哥说:“是不是没有收到信?”

“谁知道啊。这一家子里最让我操心的就是这孩子。他叔叔他哥哥离家那么远,都赶回来了,可是他到这会儿也没看见他半个人影!”

张二哥说:“四公子会回来的,他知道您今年八十大寿,无论如何都会赶回来的。只怕是功课忙,启程的晚罢了。”

何老太爷摇摇头:“孩子大了不听话,让他早点回来,可是他……”

主仆二人正在胡乱猜测,一匹马儿飞也似的跑了过来,路人无不躲避。

马上之人看见了何老太爷,连忙滚下马鞍,跪倒在地:“叩见老太爷!”

何老太爷忙扶起一看:“小栓子,你们终于回来了,你家公子呢?”

小栓子一脸惊慌,又不想扫老太爷的心,便说:“他在后头呢!”又对张二哥说:“快去告诉老爷和大公子,四公子回来了!”

张二哥应声去了。

何老太爷拄着拐杖往前迎,只见不远有一群人围着一辆马车慢慢走了过来,马车后拴着徐何常歌的马,却见何常歌本人。

众人见老太爷过来,都恭恭敬敬地与施礼后,想说什么,又见小栓子在老太爷身后直摆手,便看看车厢里的人,又慢慢散去了。

老太爷心里着急,想骂小栓子,却看见走到跟前的马车里躺着一个人,一眼认出那不正是自己日思夜想得四孙儿何常歌。可瞧见四孙儿面色灰白,惊问:“他怎么了?”

赶马车的汉子说:“唉,好人哪。为了众人,遭那劫道的暗算了!”

老太爷大吃一惊:“怎么?你碰上劫道的了?”

小栓子点点头说:“老太爷快回家吧,回去再说!”

不一会儿,马车来到了何家门口,何家一家人早已出来相迎,却看见何常歌这副样子,无不惊慌。

大公子何常海过来扶起他,呼唤着:“常歌常歌!”

只见他人事不省,浑身瘫软,忙说:得赶快将他抱回家里!说着报起常歌回到家,放在床上。

一到家,老太爷亲自过来把脉,小栓子解开常歌衣裳,露出伤处:只见肩窝中一枚只有寸把长的铁箭,只剩下一根红丝线拴着的尾孔露在皮肤外边,伤口四周发黑发青。

看此伤,何家大小无不倒吸一口凉气!

常歌的父亲何永昌说:“这是毒箭啊,伤成这个样子,又不知道是什么毒,这可怎么好?”

常歌的叔叔何永胜也说:“赶快想办法,过了三天就没命了!”

常歌的二哥何常洪,三哥何长鸣也吵吵着要救弟弟的性命。

何永昌叹口气说:“这伤除了找那贼人,别无他法。”

何常洪说:“如果是在边关,我就有办法。可这当下没有解药,配药用来不及了!”

何母坐在常歌身边,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哭着:“一家子郎中大夫,却没有一个人能救我的儿!”

何永昌问太爷:“老爷,怎么办?那贼人我已经派二贵去报官了,恐怕是不好抓的。只有和苏兄求救了,可是……”

何老太爷非常明白儿子所言,点头说:“看来只有我出面了。我写封信,让常海去找你苏兄吧。”

寒冬的白天特别短,夕阳映照在冬雪满眼的大地上了。

常海心急火燎似的策马奔向城西,一路上届起一阵阵冰花玉片。

苏应天家就再大青县西城门口。大门上卦着红灯笼,漆黑的大门,两边卧着一对小石狮子。

此时,苏家上房热闹非常,苏应天夫妇;应天的儿子:苏明虎和他的妻子;应天的女儿:苏明珠。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

一个家人进来说:老爷,何家大公子求见。

“哦?”一家人都愣住了;明珠眼里闪出一丝惊喜的目光。

应天来到客厅,何常海忙上前施礼,又将一封信交倒应天手中。

应天看完信后也是大吃一惊,想一想说:“常海贤侄,咱们两家虽然同行,可素少来往,今日你来求我,我又不能不答应,不过……你得将你四弟送到我这儿来,我才能医治!”

何常海说:“老伯,常歌刚回来,又不省人事,我家老太爷实在是想请您到家中医治。”

应天说:“家医不外传,你是知道的。若是其他乡邻也就罢了,你们家,我是绝不能去的,你明白吧?”

何常海自然明白了,便说:“那我回去就把常歌送来吧?”

应天说:“行,你把常歌送来,除了小栓子外,不许任何人见他。”

何常海刚要道谢,苏明虎出来拦住他说:“慢着!”又转过身来对他父亲应天说:“爹,别人也罢了,何常歌万万不可来!再说他们家不是皇家御医吗?为什么自己不去医治?咱们算什么?草民一个,怎配给他们家解元治病?”

何常海忙说:“常歌伤不同平常,我祖上虽然是御医,但自来到大青县后,我家老太爷不让我们学读毒药外伤专科,怕与你们不方便。所有配药,从没有专制外伤毒伤的!”

苏明虎讥笑地说:“你们医术浅薄,倒是为了我们方便?想当初你们家来大青县以前,这大青县方圆百里,谁不知道我的苏家?谁不知道我爹苏神药?可实现在……唉,大家都只记得何神医了,这都是托你们的福啊!”

何常海说:“我家来贵地落脚,确实为你们添了不少麻烦,可以是出于无奈啊。如今常歌命在旦夕,难道是你们?但求老伯海涵!”何常海给苏应天跪下了,“我们两家无冤无仇,为何如此相待?再说常歌又不是医门之人,为何不救?苏老伯,见死不救,可是医门大忌啊!”何常海话里带出了粉哭腔。

苏应天叹口气说:“真真难得你当兄长的一片心,我也不是不救。这样吧,今天天已晚,明天再说。”何常海哭着跪在地上不肯起来:“救命如救火啊,苏老伯,我求求你了!”

黑红尘子在北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黑红尘子在北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大叔别说话,吻我8章

    原标题:大叔别说话,吻我8章小说名字:大叔别说话,吻我第8章出场费小叔?区景轩的一声惊呼,让在场的穆家姐妹瞬间限入了一片宁静,接下来的一秒便是信息量极大的各种猜测和分析,最终,还是事件的主人公率先开了口。“祝你们订婚愉快!”区少辰举了一下高脚杯,唇角轻微的上扬了一下,这才转头看向挽着自己手臂,一脸惊讶的女人,“我的未婚妻小姐,我们该走了,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们做呢。”对上男人帅气的微笑,穆井橙的心“咯噔”一声,不自觉的将手收了回来,小叔什么的……太恐怖了!可就在她松开区少辰的一刹那,他的大手伸了过

  • 爱妻一百招8章

    原标题:爱妻一百招8章小说书名:爱妻一百招第8章约见秦煌“怎么了?”见秦煌的脸上神色有点不对,越琛也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不过什么都没有看到,于是他忍不住好奇的八卦了一下。秦煌淡淡的收回了目光,又恢复了那一贯的冷漠,扫了越琛一眼,才冷冷的开口说道,“你有那么多时间八卦,怎么不知道好好去打听打听这个慕家到底有什么高手在背后操作?”越琛悻悻然的摸了摸鼻子,“好吧,我马上就去。”秦煌还是忍不住的多看了电梯门的方向两眼,刚才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似乎他一直在寻找的那个人就在身边了,只是奇怪,明明什么都没有

  • 婚内新爱8章

    原标题:婚内新爱8章小说书名:婚内新爱第8章一言不合就强吻“不要!”一言不合就强吻,还脱她的衣服。她又不是夏兮诺,什么男人都敢睡!顾子琛眯起双眼,说:“既然来软的你不合作,那么……”夏雅若很没骨气的说:“等等,我合作!我合作!”既然来软的你不合作,下一句应该都是“那么我只能来硬的了”!她怎么就忘了自己面对的是一个黑帮大佬呢!“恩……乖乖合作就好。你的味道挺不错的。”夏雅若瞬间红了脸,不敢置信的看着他面无表情的调戏自己!不愧是黑帮大佬!毫无节操!顾子琛看着她那张精致的脸蛋,忍不住再次低下头。夏雅若

  • 新婚闪爱:总裁的盛世萌妻8章

    原标题:新婚闪爱:总裁的盛世萌妻8章书名:新婚闪爱:总裁的盛世萌妻第8章一切都过去了而此刻,在洗手间里。宋初微趴在洗手台前不停地呕吐,感觉胆汁都要吐出来了,难受得要命!吐完之后,好了许多,抬头望着镜子里的自己,脸色煞白,眼角噙着泪水,一副狼狈的模样。宋初微只觉晕头转向,洗了一把脸,然后才走出洗手间。在二楼的走廊处,宋初微撞见李倩。李倩和几个姐妹在抽烟,看到宋初微,直接横挡住她的去路,双手叠放在胸前,鄙夷翘起嘴巴,道:“少在沈少面前装个性,装高尚,你以为你这样子,就可以引起沈少的注意?就可以让沈少

  • 宠妻要逆天8章

    原标题:宠妻要逆天8章小说名字:宠妻要逆天第8章欢天喜地的接受他看起来嚣张又不讲理,他的怀抱却莫名的让她觉得温暖,甚至还有一丝安心。顾天烨有些失控了。池小乔柔软的身躯撞进他怀抱的一瞬间,他只觉得一直空空荡荡的某个地方被填得满满的,抱着她,他的世界终于迎来了久违的温暖。他手臂的力道渐渐的加大,像是想要把池小乔嵌入他的身体里一般。顾天烨温暖的怀抱让池小乔恍惚了几秒,她倏尔意识到自己是在一个陌生男人怀里,她伸手猛地推开了顾天烨。莫名其妙的,她就被这个男人抱了?而且她似乎还有点享受?池小乔为自己感到羞愧

  • 诱惑之吻8章

    原标题:诱惑之吻8章小说:诱惑之吻第8章难道真藏了人“谁是你老婆!”胡曼咬牙。“老婆,主动求婚是你,领证的人也是你,怎么,利用完之后翻脸不认人了?”“黎少,那天是我走错了房间,认错人了。实在不好意思,要不咱们现在把婚离了?”“民政局已经下班了。”“那明天呢?明天你有时间么?”“没有。”“后天呢?”“也没有。”“那您什么时候有时间?”“现在。”“……”“老婆,你确定要站在这里跟我闹离婚?”胡曼看看四周,瀚海国际的员工都认识总裁的座驾,下班的人们从大楼里出来,纷纷好奇地看着总裁车前的这名女子。胡曼咬

  • 夜夜欢声8章

    原标题:夜夜欢声8章小说名:夜夜欢声第8章不准勾引我瞪着铜铃大的美目,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鼻尖接触似电流划过,颤的她浑身僵硬。秦季言的舌尖扫过她的唇角,简一恐慌错乱的双手终于找回力气,猛的推开他,却被秦季言抓住,握在掌中。“勾引我,是要付出代价的。”说完,加深了这个似侵略,似缠绵的吻。简一被吻的不知天南地北,浑身酥软,若不是腰间环绕强而有力的臂膀将她托起,她早就摊在了座位上。秦季言宽大的手掌从她裙子的下摆探入,腿间,腰间,一直往上……简一慌乱的按住他在裙子里面的手掌,“不……不可以。”直到她脸颊

  • 郎君夜敲门8章

    原标题:郎君夜敲门8章小说书名:郎君夜敲门第一卷谁的年少不轻狂第8章一语惊人席天擎缓缓站起来,一把将她提了起来扯到身后,平静道,“我挨。”她侧脸,很快说了句,“这不行。”“回家去,听话。”低沉冷冽的男音灌进她耳朵里,他实在看不下去了。乔漫盯着他,不禁迟疑。席天擎见她不动,只好又命令了一次,“我没事,回去!”“他们要打的人是我,你真不用这样。”她清楚自己的立场,要席天擎替她挨打,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站在一旁的席三冷笑了下,“还真是夫妻情深,既然这样你们就一起挨。”说完就一拐杖下去。席天擎的怀抱几乎

  • 甜蜜暖爱:总裁真霸道8章

    原标题:甜蜜暖爱:总裁真霸道8章小说名:甜蜜暖爱:总裁真霸道第8章你只配我儿子玩玩“你把我们家若溪说成什么人呢?”林芸气得声音都颤抖起来。“你非要我说得再直白一些吗?林若溪就是一个靠出卖色相赚钱的坏女人,她根本配不上我们家向南。你还是劝她和我们家向南分手吧。”杨美玲冷冷一笑,尖酸刻薄地说。“何向南为什么会有今天,别人不知道,你我还不清楚吗?那可是我们家若溪把辛辛苦苦创作的歌曲给了他,他才会一夜爆红。你怎么能这样侮辱我们家若溪呢?”林芸气愤之余,更多的是心疼女儿,眸子里泪光闪烁。杨美玲被戳中了要害

  • 狂虐妖妻:死神你好猛8章

    原标题:狂虐妖妻:死神你好猛8章小说:狂虐妖妻:死神你好猛第8章王府更热闹了碧莺向云珠屈膝行礼,已然将云珠当成了,刚刚下嫁冥王府的南云国公主。“这丫头犯了什么错?啧啧!”碧莺看了眼赤身绑在架子上的上官清越,羞得赶紧用广袖,遮住了眼睛。“不管犯不犯错,主子惩罚奴婢就是天经地义!姐姐以前做过奴,应该最了解吧?”叶潇潇从地上爬起来,笑得无害,反问碧莺一句。碧莺当即娇容通红,广袖中双手紧攥,暗自咬紧牙关。云珠正要解释,叶潇潇已经招呼自己带来的丫鬟过来,“都杵在那里干什么呐!还不过来伺候王妃梳洗!”“我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