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完整版【宠狐成妃】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1/22 23:35:4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宠狐成妃

第9章 陆霜霜的哥哥

第九章 陆霜霜的哥哥

万幸是这无情殿够大,她能扑腾得开,而且殿里的物品可以成为她的挡箭牌。小百姓养生网

可即便如此,她依旧不是陆霜霜的对手。

这个世界的人都修炼魂力,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都超出她的认知,更何况她只是一只废柴狐狸,不过几分钟的时间,她的身体便传来一阵刺痛!

“妈呀……”肩膀上的锐痛让童灵灵忍不住痛呼一声。

看了一眼正往出冒血的肩膀,她恶狠狠的瞪着陆霜霜,妈的,老虎不发威就当她是病猫?

她好歹也是大华夏的传奇特工,没点功夫底子还怎么在特工界混?!

童灵灵炸毛了,而她一旦炸毛,就会爆发出连她自己都害怕的狠辣。

飞身闪过陆霜霜的攻击,她立在一只一米多高的青花瓷花瓶上,深吸一口气后跳到半空,直踢陆霜霜的胸口!

“吃我的无影腿!”想杀她,没门!

童灵灵用一副小短腿使出了曾经引以为傲的腿功,虽然力道大不如从前,但速度绝对更胜一筹。而且尖锐的爪子能做她的新武器,只要被她抓到一下,必定皮开肉绽。

显然陆霜霜也没想到一只小狐狸竟然会使出人类的连环踢,而且速度极快。

她被踢得连连后退,尽管一直用长剑抵挡,可手臂上、甚至脸上却仍是被刮出一道道极深的血痕,鲜血把她身上的衣裙染得血迹斑驳。来自http://www.xbxys.com/

陆霜霜绝不允许一只废物狐狸伤她,这对她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

“我杀了你这只狐狸精!”

听到这声怒吼,童灵灵发出一声阴森的冷笑,“在你杀我之前,我先弄死你丫的。”

既然这个心机婊想要她的命,那她就先下手为强。

看她的必杀技——宇宙无敌烟雾屁!

作为废柴狐狸,能活到现如今,童灵灵靠得就是这一招。

既然打不赢,那就熏死他们!

运气、蓄力!

童灵灵一直到憋红了脸,才猛的跳到半空,使出一招飞踢做佯攻。在陆霜霜轻蔑的用双臂一挡的瞬间,猛的扭转身体,将屁股对准她的脸!

一声拉长的“噗”,一股熏人的臭气喷出,直接扑到陆霜霜的脸上,她冷声嘲笑:“看我不熏不死你丫的!”

“啊……呕……”霜儿根本没想过童灵灵会这样不按常理出牌,吸入一大口臭屁,顿时熏得两眼昏花,捂着胸口就要吐。

童灵灵看准时机,猛的扑到霜儿脸上,两只小短腿骑在她脖子上,爪子飞快在她脸上狠狠的挠起来。完整版【宠狐成妃】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啊……我的脸……”

“啊……”

前后两声惨叫,第一声是出自陆霜霜,而第二声则是出自童灵灵。

她被一股魂力重击弹飞,身体撞击到无情殿支撑房梁的金柱后又被弹飞出去,最后才“碰”的一声落在地上。

五脏六腑的剧痛逼得童灵灵不得不死死的咬紧牙关,她愤怒的瞪向已经被魂力击碎的殿门,她倒要看看是哪个半路上杀出的程咬金!

“霜儿,你怎么样?”

担忧的声音响起,一道黑色身影也随之掠进无情殿。

童灵灵狠狠的眯着狐眸,看着一个陌生的男人抱起了陆霜霜,竟莫名的松了口气。

不知怎么的,发现那人不是夜北冥,她觉得心里舒坦。

如果夜北冥为了陆霜霜这个心机婊二次伤她,她除了愤怒之外,还会伤心难过。

那心机婊摇了摇头,轻声道:“哥,我没事。完整版【宠狐成妃】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都已经伤成这样了,还说没事,你就是太善良了,所以才会被一只畜生欺负。”

男人心疼的责备一声,猛的站起身,寒声道:“不过霜儿放心,哥哥这就替你杀了那畜生!”

童灵灵听得都快吐了,这人确定是心机婊的哥哥?是亲的吗?

自己妹妹什么德性他会不知道?

不是心机婊太会演戏,就是他眼瞎!

童灵灵本来就恶心够呛,再听到陆霜霜后面的话,顿时气得直想从地上蹦起来。

奈何身上剧痛难忍,尤其是胸口,她只能攥紧了爪子,等待反击的时机。

陆霜霜抓住他的衣摆,急道:“哥,别!千万别伤那胜雪银狐。它是冥哥哥的爱宠。而且它不是有意伤我。”

“你都被那畜生伤成这样了,竟还替它求情?”男人咬牙,一双愤怒的黑眸狠狠的射向童灵灵。小百姓养生网

童灵灵真想挠死陆霜霜,太特么会演戏了有木有?奥斯卡小金人不给她都对不起她!

挺了半分钟,感觉痛感锐减,童灵灵“蹭”的一下从地上蹦起来,指着男人就怒喝一声,“张开闭口都是畜生,你他么才是畜生。

我是狐狸怎么了,你们家狐狸是畜生?

别以为你们修行魂力就了不起,等哪天本姑娘能修炼魂力,觉醒武魄,高低弄死你们。”

第10章 天魂者!

第十章 天魂者!

童灵灵又被气得炸毛了。

穿越成狐狸她比谁都委屈,都愤怒。

还没适应新身份,先是被夜北冥射了一箭,进了王府之又碰到一个心机婊外加一个脑残男,她这是招惹谁了?

原本打算安安分分的当只小狐狸,可现在她改变主意了。

她希望自己还是个人类,也能觉醒武魄,能修炼魂力,然后成为一个像夜北冥这样的强者,可以被人畏惧,可以任性的弄死所有想杀她的人!

武魄!武魄!觉醒武魄!

童灵灵在心底疯狂的呼喊,浑身的血液因此而沸腾着。

而就在此时,她的脑海中蓦地闪过一道刺眼的白光,她根本还来不及捕捉,白光就已经彻底消失。小百姓养生网

紧接着,识海中“轰”的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炸裂开来。一股灼热且庞大的力量正在她的体内疯狂的横冲直撞。

她的筋骨在剧烈的冲击下,传来撕心裂肺的疼,身体似乎濒临爆裂。

“啊……”

童灵灵忍不住发出痛苦而凄厉的尖叫,她像疯了一样,爪子狠狠抓向周围,似乎想把一切都撕碎。

该死!她到底怎么了?!

“嗷……”

一声震天的吼叫,一股无形的力量自她体表破风而出,周围物品尽碎,巨大的力量冲击顶梁金柱,金柱也随之晃动。

这一幕,顿时震骇住陆霜霜那兄妹两人。

他们不可思议的看着她,做梦也想不到、更加不敢相信一只废柴胜雪银狐竟然有如此强悍的力量。

童灵灵自己也是没想到会这样,她只知道体内的庞大力量如果不爆发出来,她的身体会粉碎。

然而在爆发之后,她也一阵天旋地转,身子一仰就向后倒去。

昏迷之前,她看到了夜北冥充满震惊的黑眸,他正负手立在门口,一瞬不瞬的凝视着她。

她咧开嘴,虚弱的笑道:“帅、帅哥……你应该……应该接住我的。”

而不是让她倒在冰冷的地上,那会摔得很疼。

童灵灵昏迷了,所以她并不知道,在她话音落下的瞬间,夜北冥如一道鬼影,瞬间闪到跟前,用双手接住了她。

抱着小狐狸,夜北冥沉冷喝道:“醒醒!”

见她毫无反应,夜北冥狠狠的眯紧了黑眸,随后目光凛冽的看向陆霜霜,“怎么回事?”

陆霜霜在哥哥搀扶下走到跟前,她抿抿嘴,故作伤心的问:“冥哥哥,它……它是不是死了?”

夜北冥充耳不闻,黑眸看向她旁边的男人,森然道:“陆战,解释清楚。”

“是我伤的。若不是我来的及时,它就毁了霜儿的脸。”陆战说完就抿紧嘴唇。

想到刚才看到一幕,他目光不由再次落到小狐狸身上,刚刚如果不是它忽然晕过去,只怕连他也无法对付。

夜北冥眸底闪过一抹异色,小狐狸很狗腿,很狡猾,绝不会主动给自己惹麻烦。

他斩钉截铁的道:“灵儿不会伤人。”

陆战闻言,俊脸上顿时露出不悦,“冥,你的意思是霜儿的错?”

“问你妹妹。”夜北冥声音冰冷的应了一句,径自抱起童灵灵进入内殿。

陆战的脸色又冷三分,快步跟上去,沉声道:“你别忘了,霜儿是我妹妹,是你看着长大的,可它只是你今天才猎来的畜生,你竟然替它说话?我看你是真的糊涂了。”

夜北冥猛的身形一顿,嗓音极其冰寒的道:“本王要给灵儿疗伤,恕不远送。”

“冥哥哥……”陆霜霜还想说什么,陆战却朝着她摇摇头,然后脸色难看的拉着她离开无情殿。

夜北冥把小狐狸放在自己的床榻上,挺拔的身躯立在床边,他目光幽深的看着床上的小狐狸,黑眸越眯越紧。

刚才的一刹那,他看的非常清楚,她释放的力量的确是魂力。

一只废柴狐狸,竟然释放了只有王战魂之上级别才能释放的魂力。这种事,若不是他亲眼所见,也决计不会相信。

然,这并不是最让他震惊的,最让他震惊的是,就在刚才,她竟然自开魂眼,自通魂脉!

每一个战魂师在成为战魂师之前,必须有启魂师为他进行觉醒,开魂眼、通魂脉,除了那些能自开魂眼、自通魂脉的人。

这样的人万年不遇,被称为“天魂者”。

他以为这个世界上只有他是天魂者,却没想到眼前这只废柴狐狸竟然也有如此的天赋,他如何不震惊?

夜北冥心中有太多疑问,他迫切的想知道这只小狐狸到底是怎么回事,所以他要救她。

第11章 脱掉,全部脱掉!

第十一章 脱掉,全部脱掉!

夜北冥从手指上的戒指中拿出一枚冰蓝色丹药,这是惊天丹,可以瞬间修复魂力造成的伤,万金难求。

前次陆霜霜跟他要,他没给。

夜北冥毫不犹豫的将惊天丹塞进小狐狸嘴里,与此同时,他双手结印,凝聚一团指甲盖大小的蓝光送进她嘴里。

片刻之后,床上的小东西便清醒过来。

“陆霜霜,老娘杀了你!”

童灵灵爆喝一声,“腾”的一下弹坐起来。

她双眸喷火,胸口剧烈起伏,简直气愤至极。可当她看到床边的夜北冥,顿时一愣。

记忆回溯,童灵灵恍然想起来,她被脑残男打趴下的时候,体内有股奇怪的力量横冲直撞,她下意识的爆发力量,之后就昏迷了。

可恶的陆家兄妹。

童灵灵抬头看着夜北冥,气愤的问:“陆家那对兄妹呢?我去杀了他们。”

夜北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沉冷的声音没有一丝起伏却透着不寒而栗:“你到底是谁?从哪里来?目的是什么?”

他的目光犀利如刀,仿佛已经洞悉她的一切,只等着她自行招供。

童灵灵不知道他到底知道什么,又让她回答什么,总之她心虚就是了。

靠在床头,她的小手拉过帷幔把玩着,然后才垂着眼睫,避重就轻的说道:“我是一只废柴胜雪银狐啊,从猎兽森林而来,跟着你当然是……”

顿了顿,她扬起小脸,嘿嘿的笑道:“当然是因为你好看啊。”

夜北冥脸色又冷三分,修长的大手蓦地捏住她的脖子,他寒声道:“本王能救你,自然也能杀你。”

童灵灵有些怕夜北冥,她眼珠转啊转,想要退到安全距离,可一摸到床上一堆污泥,忍不住恶心的尖叫一声,“天,哪来这么多泥啊?”

“你身上的。”夜北冥向后退了一步,拧起了浓眉。

洗髓伐骨是开启魂眼之后必经的过程,这些污泥便是她体内的。

刚才只顾着思考,竟忽略了这只小狐狸不单弄脏了他的床,更脏了他的衣服。

嫌恶的拎起它的尾巴,他道:“本王的床已经让你弄脏,待会收拾干净。”

“凭什么?”童灵灵大头朝下,脑袋充血非常难受,口气自然很冲。

夜北冥没说话,只是拎着她出了无情殿,之后绕到大殿后身。

童灵灵这才发现,这个看起来位置偏僻、过于刻板的无情殿竟然有一处温泉。

温泉傍着两人多高的假山,周围青草依依,岸边是彩色的雨花石。

此时碧绿的泉水正冒着热气,看起来像仙境一般,而且不知道为什么,童灵灵能感觉到温泉里似乎有什么力量在波动。

“哎呀……”猛的被人扔到地上,石头铬的童灵灵忍不住痛呼一声。

她猛的蹦起来,一边揉着屁股一边瞪着夜北冥撇嘴:“你干嘛呀?”

“洗澡!”

听到这两个字,童灵灵爪子一顿,立刻就忘记了屁股上的疼。

她眨巴着大眼睛,压抑着激动,谄媚的笑问:“王爷,是你要洗澡还是你要给我洗澡啊?”

“你和本王一起!”

“哦买噶……”幸福也来的太快了好不好?

童灵灵两眼直冒金光,活像打了鸡血,秒变女流氓。

然而她正要脱衣服的时候,这才发现自己浑身光溜溜,除了这一身白毛,真是没什么好脱的。

微微愣了下,她抬头看向夜北冥,看着他抽下腰间的黑色锦带,她眼睛顿时瞪得滚圆,心里默默的哼唱:“脱掉,脱掉!

外套脱掉,脱掉!

里衣脱掉,脱掉!

裤子脱掉,脱掉! 

通通脱掉……”

后面的童灵灵已经唱不下去,因为现场画面太劲爆,那是真辣眼睛啊。

她虽然一直自称是特工界的女流氓,色神附体,也看过不少爱情动作片,可是真真正正见男人裸体还是头一回。

尤其是面前这人,长得英俊无双,身材更是好到爆,她的呼吸渐渐急促,脸红心跳不说,还……咳咳,很没出息的流了鼻血!

伸手捂住鼻子,察觉夜北冥看了她一眼,童灵灵有些尴尬,赶紧摆手,“见笑,见笑啊,小地方来的,没见过什么大世面。没事哈,你继续。”

夜北冥抿了抿薄唇,总觉得有些别扭,有种被人窥视的感觉。可想到对方不过是只战兽,他终究是若无其事的脱掉亵裤,进了温泉。

“进来。”

“哦……好、好。”童灵灵紧张得又结巴了。

此时她正暗暗庆幸,亏了刚才他是屁股对着她,不然她不是长针眼就是晕过去。

进了温泉之后,她的眼神一直飘忽不定,瞄着周围的一切,就是不敢再看他。

刚才她还想着揩油的宏图伟业,可现在只觉浑身都烧得慌,只想赶紧离开这里。

在温泉里胡乱洗了洗,童灵灵就想爬上岸。

可就在这时候,夜北冥却忽然冷喝一声,“站住!”

第12章 变成人啦

第十二章 变成人啦

童灵灵一个激灵,颤巍巍的回头看他,“呵呵……干、干啥啊?”

忽然这么大声,怪吓人的。

夜北冥抿唇不语,只是眯紧黑眸看着水面上映出的蓝色光影。

童灵灵顺着他的目光一看,不禁也讶异的瞪大了狐眸。

水面上倒映着一个蓝色光纹,光圈之内看起来像是狐狸图腾,她莫名的觉得这光纹十分熟悉,仿佛和她有着某种千丝万缕的联系。

“这……这是什么啊?”童灵灵边问边用爪子朝着光纹点了点,水面上荡起波纹,可那蓝色光纹却丝毫没有扭曲。

夜北冥沉声道:“魂纹!”

童灵灵的记忆中没有“魂纹”这两个字,她只觉得这魂纹很神奇,忍不住好奇的看着夜北冥:“魂纹是什么?这从哪来的?它怎么不散呢?”

夜北冥不答。

魂纹只有天魂者才有,在吸收的浓郁的灵气时便会显现出来。

带小狐狸来这里只是单纯的想沐浴净身,却未想到,竟意外的证实,眼前这只狐狸的确是天魂者。

然而可这根本不可能,因为她并非人类。

究竟是哪里出错了?

看着魂纹消失不见,他双臂搭在岸边,把头舒服的枕在了岸边的玉枕上。

他习惯在泡温泉的时候小憩片刻,一来是可以休息,二来则可以梳理困扰他的问题。

童灵灵得不到答案,又好奇魂纹到底是什么,因为总觉得和她好像有什么关系。

眼珠轱辘轱辘转了两圈,她又凑了过去,两只小爪子狗腿的给他捶着肩,他讨好的笑道:“嘿嘿,王爷,到底什么是魂纹嘛?”

“给本王擦身。”夜北冥不动声色的闭上了眼睛,他需要好好思考一下。

童灵灵犹豫了下,到底是拿起布巾,饶到他侧面。

手放在他胸膛的时候,她竟有些抖。

啧,这到底咋回事呢?难得有这么好的机会占便宜,她怎么反而下不去手呢?

明明这么帅的王爷……

“王爷,什么是魂纹啊?”童灵灵不死心,他越是三缄其口,她就越是想知道关于魂纹的事。

“王爷……”

“喂……”

听着夜北冥均匀的呼吸,明显是睡着了,童灵灵撇撇嘴,放下布巾后游到了他前面。

看着他的俊脸,真是越看越好看,简直是鬼斧天工。

这张脸真是完美无暇……咦,有泪痣?!

童灵灵仔细看才发现,夜北冥竟然有一颗泪痣。

啧啧,冷冰冰的一张脸,多了颗泪痣,看起来就……人性多了嘛。

反正也睡着了,如果不亲一口岂不是对不住她这女流氓的外号?

童灵灵这个色胆包天的,逮着揩油的机会肯定不会放过。

她爬到夜北冥跟前,爪子扒着他的肩膀就把嘴凑了过去。

因为紧张,所以她的小胳膊哆哆嗦嗦,眼看就要亲到他,可爪子一滑,她的身子也顿时一歪,嘴唇直接就撞到了他的脸上。

“唔……疼……”

童灵灵的话没说完,一阵蓝色魅光蓦然闪过,她只觉得身体有股奇怪的力量冲击筋脉,之后就听一声酒瓶拔出瓶塞的声音,浑身毛茸茸的她竟变成了不着寸缕的大美女。

更尴尬的是,她那柔软的胸口正贴着他滚烫的胸膛,双腿则跪在他的双腿之上。

童灵灵有片刻发懵,先摸摸纤细的手臂,又捧着胸前的“波涛”抖了几下,然后眨巴眨巴眼睛,这才仰天大笑:“哈哈哈,我童灵灵又变回来了!”

“你……”夜北冥只说了一个字,一向泰山崩顶而面不改色的他竟然语塞了。

童灵灵这个高兴啊,高兴得不停傻笑,她几乎忘记自己此刻正跪在夜北冥腿上,直到感觉两个膝盖之间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长大,她才瞬间反应过来。

俏脸顿时一红,她扯开嗓门就发出一声尖叫,“啊……你、你、你这个色狼!”

夜北冥俊脸一黑,到底谁才是色狼?

刚才没有拍飞她,只是因为他在思考,而且也想知道这个鬼灵精怪的小狐狸又想做什么,哪想到她竟是要吃他豆腐?

至于他的变化,他并不觉得有何不妥。

身为一个正常的成熟男人,被一个浑身赤裸、且不让他厌烦的女人用胸部磨蹭着胸口,触碰敏感部位,无论是谁都会有这样的生理变化。

问题的关键不是这个,而是她。

一只狐狸怎么会忽然变成女人?

战兽到了帝战兽的级别便可幻化人形,然战兽额间都有星记,帝战兽的额头是金色星星。

再看眼前这只小狐狸,莫说是金色星星,甚至连颗最低等级的红色星星都没有,它是狐族中的废物,又怎可能是帝战兽?

第13章 坦白从宽

第十三章 坦白从宽

夜北冥猛的抓住童灵灵的手臂,寒声逼问:“说,你到底是什么?”

“你先放开我。”童灵灵又羞又恼的低吼,她自己也发懵呢,她到底是谁,是人还是狐狸,这到底怎么回事。

她试图甩开他,奈何他的铁手力道极大,她的胸口贴着他滚烫的胸膛,浑身都觉得燥热无比,她只好先用手臂捂住胸口,然后气愤的瞪着他。

妈蛋,本来想吃他豆腐,没想到反倒是被他吃了豆腐。活了这么多年,她还从来吃过这种亏呢。

“说!”夜北冥厉声逼问。

童灵灵哆嗦一下,刚想说话,却见一道蓝色幽光再次闪过,她“噗”的一下,又变成了狐狸。 

惊愕的瞪圆了一双狐眸,几秒钟之后她指天怒吼:“老天爷,我X你大爷!”

这耍着人玩呢?

在她几乎要接受自己变成狐狸的事实之后,忽然让她变回人类,她终于又看到希望,现在又他么让她变回狐狸是几个意思?!

童灵灵简直要被气炸了,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想要杀人。

可气愤之后她又冷静下来。

在她变成人的时候闪过蓝色魅光,变回狐狸的时候也闪过,说明这蓝光和她有关。

回想刚刚的细节,她亲到了夜北冥,然后才发生转变……童灵灵盯着夜北冥的脸,嘿嘿的笑道:“王爷,先让我亲一下呗,我保证坦白从宽。”

夜北冥寒声道:“找死!”

“别那么小气嘛,你不是也吃了我豆腐嘛?”童灵灵说着,就飞快的在他脸上吧唧一口。

期待发生的事情没有发生,童灵灵又在他脸上连续吧唧了很多口,然而它依旧是那只粗胳膊、小短腿、浑身都是毛的小狐狸。

她不得不悲剧的长叹一声,唉,刚才或许只是老天爷特么的抽了下风。

真是好不甘心啊!

察觉到夜北冥犀利的目光,童灵灵人畜无害的眨了眨眼睛。

她知道夜北冥对她的身份已经起疑,可问题是她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而且,也不知道能不能信任这男人,万一知道她是人类穿越到这只小狐狸身上的,他一怒之下杀了她,那可就遭殃了。

童灵灵选择继续装傻,不过她也知道,夜北冥这样的人,容不得别人挑战他的权威,他肯定有一百种方法让她开口,所以做好了心里准备。

只是没想到,这丫的竟然这么卑鄙,居然在无情殿里摆了好几桌美食。

洗过澡之后,她被夜北冥抱着,一进无情殿就被眼前的景象震撼住了。

四张方桌并在一起,足足六长三米宽。

桌子上已经摆满了美食,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海里游的、荤的素的,各种糕点一应俱全,简直比满汉全席还牛。

更可气的是,这人明知道她喜欢美男,竟然给她使美男计。

洗了澡之后也不说拢好衣襟,大片壮硕的胸膛都裸露在外面,进了无情殿之后就左手搂着个不知道从哪淘来的小鲜肉,右手端着夜光杯。

瞅瞅他那样,一边品着美酒,一边吃着小鲜肉送到嘴边的美食,这画面太特么腐了!

童灵灵昏迷之前那烤兔腿只啃了几口,还不够塞牙缝的,现在又饿得肚子咕噜咕噜直叫,而且面前一桌子好吃的,还有两个美男在她面前卿卿我我,简直太眼馋了。

爪子悄悄挪到桌面上,童灵灵寻思,夜北冥现在正忙着调戏美男,哪有时间管她。

哪想到爪子还没够到吃的,就被一股魂力打飞,他冷冷的问:“本王准你吃了吗?”

童灵灵气结,不让我吃,那你让我坐这干嘛啊?

童灵灵非常生气,可她不敢发火,只能苦哈哈的用两只爪子扒着桌子,饿得直啃桌子边。

“王爷……”

“说。”

说什么啊?

瞧着夜北冥俊脸深沉,一副“你不说,本王就不给你吃”的样子,她不由扁扁嘴。

眼巴巴的看着一桌子的美食,又可怜兮兮的看看夜北冥,童灵灵终于心一横,干脆告诉他,她其实是来自异世界的大美女,穿越到了这只小狐狸的身上。

至于这只小狐狸,它不记得自己在哪出生,父母是谁,只记得从有记忆开始就被人类和战兽追杀猎捕,全都想要它的兽晶。

它原本是在西沙大陆,却被一阵龙卷风刮到了猎兽森林,然后莫名其妙的被他射了一箭。

“该说的我可都说了,现在能让我吃了吗?”童灵灵眨巴着大眼睛,可怜又期待的看着他。

夜北冥抿唇不言,漆黑的眼底看不到一丝情绪,天生敏锐的洞察力告诉他,小狐狸没有说谎。

一个来自异空间的灵魂穿越到了一只狐狸身上,这种事听起来像是天方夜谭。

不过,这倒是正好解释了诸多疑问,包括以她人类的口吻说话、拥有天魂者的天赋,这些大概都和她体内人类的灵魂有关。

呵呵,一个披着狐狸外皮的人类,真是太不可思议,也太有趣了。

唯一让他疑惑的是,她并非帝战兽,为何能够化为人形,随后又马上变回狐狸?

第14章 和王爷打赌

第十四章 和王爷打赌

童灵灵总觉得夜北冥的笑又冷又高深莫测,怪吓人的。不过她不怕,反正她又没说谎。

该招的都已经招了,那她现在……嘿嘿,可以开吃了吧?

童灵灵看不出夜北冥是不是相信,她不管三七十二一,爬到桌子上就开始大快朵颐。

爪子不好用,她就直接上嘴,反正都是要吃到嘴里的,用不用筷子其实也不重要。

她吃的嗨皮,不仅肚子满足,心情也舒畅,胆子当然也肥了,看到夜北冥又倒了一杯酒,抢在他前面捧起他的夜光杯就开始哧溜哧溜的喝起来。

好在夜北冥并未发怒。

唉,真是不得不说,当个有钱的王爷就是好,这一桌子好东西简直不要太好吃。

童灵灵生平最喜欢吃兔肉,所以即便满桌子好吃的,她依旧瞄准了一只烤兔腿,可爪子还没伸到那,手背就蓦地一疼。

竟是夜北冥那家伙以魂力打了她!

“干嘛呀?”童灵灵非常不满,凡是阻止她吃东西的人都是仇人。

夜北冥仿佛没有听到,依旧动作矜贵的喝着美酒。

倒是那小鲜肉忽然站起身,一边整理衣衫,一边轻笑道:“兔腿里有毒。”

童灵灵一愕,有些后怕的瞄了一眼那只烤兔腿,退而求其次的拎起一只鸡腿,这才问道:“什么毒啊?”

“里面掺了断魂藤。”

小鲜肉边说边将披在脑后的一头长发绾起,似乎知道童灵灵能听懂似得,他轻声解释,“这是一种毒性极烈的藤类,触摸之后都会导致皮肤溃烂,更别说吃到肚子里。

中了断魂藤的毒,用不上一炷香的时间,必定穿肠肚烂。

这东西毒性烈,且不难寻,因此有些卑鄙的战魂师会将它炼制成毒汁淬在武魄上,也有阴险的人会把断魂藤直接掺在吃食中。

就比如那只烤兔腿。”

童灵灵不知道这小鲜肉是特地解释给她听的,还是说给夜北冥听的,不过听完这些之后,她还是忍不住唏嘘。

皇室中勾心斗角,“下毒”这种事屡见不鲜,可谁那么铤而走险,竟然想毒死夜北冥?

因为他太强大,实力比不过他,所以就来阴的?

如果这样的话,那他岂不是时刻可能被人毒害,这也太惨了点吧?

眼珠转了转,童灵灵忽然放下手里的鸡翅,“蹭”的一下蹿到夜北冥跟前,嘿嘿笑道:“王爷,有人想毒死你,我帮你查查是谁干的啊?”

“你?”夜北冥挑眉看她,语气中尽是不屑。

童灵灵真是讨厌死他这种高傲的模样,在猎兽森林的时候,要不是她喝退那些战兽,他现在还在厮杀好么?

忽然站在桌子上,她双手叉腰,高高的扬着脖子,骄傲的说:“你别小瞧人行吗?敢不敢跟我赌一把?只要我愿意,不出三天我就能揪出下毒的人。”

“三天?”夜北冥忽然笑了,虽然笑得毫无温度,但还是该死的好看。

童灵灵心神一晃,下意识的抬起爪子,原本可以潇洒的竖起三根手指,无奈现在是梅花爪,她只能尴尬的把爪子背在身后,嘿嘿笑道:“就三天。”

“你要和本王如何赌?”夜北冥唇角一勾,完美无瑕的俊脸上多了几分兴味之色。

和一只狐狸打赌,这可是件新鲜事。

小狐狸那么狡猾,这赌约定是别有目的,他倒是想看看她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童灵灵笑得更欢,冥王殿下果然上道啊。

她走到夜北冥跟前,胆肥的用两只小爪子抱住他的手臂,“嘿嘿,我要是真找到下毒的人,你就答应我一个要求呗?”

夜北冥闻言,甚至连想都没想便道:“三天之内,你若能找到下毒的人,本王便答应你提出的任何要求。”

童灵灵激动得眼珠都瞪圆了,她没指望着夜北冥会答应她的要求,可没想到,他不单答应了,甚至允诺她可以提“任何要求”!

嘿嘿,他没说这个“任何要求”是几个,而且他没说万一她输了要怎么办,所以有空子可以钻,这买卖她稳赚不赔呢。

“王爷果然聪明,那就这么定了哈。”童灵灵鸡贼的笑着,捧着夜光杯又喝了几口美酒。

想着可以跟酷王爷随便提要求,她就激动的抑制不住发笑,肩膀又开始发颤。

其实她这么做是有理由的。

她现在说人不人,说狐不狐,身份多尴尬啊。夜北冥已经知道她的底细,也不知道他打算把她怎么的,所以她得体现出自己的价值。

另外,她这也算发挥特长不是?

如果成了一只神探小狐狸,那玩转异界,还不是轻松的事吗?

宠狐成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宠狐成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念念如梦18章

    原标题:念念如梦18章书名:念念如梦第18章不再见单凉没有想到,审判来得这么快。当安逸尘把手里的离婚协议书摆在她面前的时候,五官已经感知不到任何东西了,从眼眶慢慢流向心里的,只剩苦涩。安逸尘见一击没有反应,朝着单凉忍不住又出言讽刺:“看来不用我自己出手,头上这顶绿帽子已经稳稳的了。”“你在胡说什么?”单凉表情变得支离破碎,不明白安逸尘是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狭促。其实就连他自己都搞不清楚,为什么看见单凉的身边又出现这样出色的男人时,心里的竟然燃起了一团无名火。他把这一切都归咎到单凉好歹也曾经是他的

  • 挚爱成伤18章

    原标题:挚爱成伤18章书名:挚爱成伤第18章别墅里的神秘女人姜洲将车驶回别墅,看到正在沙发上看书的苏禾,走过去把书抽走。“你那个小男友挺厉害,查到我这里来了,还是说,你把我们的事都跟他说了,你说了你睡了姐姐的未婚夫,背叛了他?”如果不是这样,他不知道谁能有本事查出苏禾是被他藏起来,甚至惊动了青木。“我什么都没有说过。”苏禾害怕姜洲会对沈亦司下手,只能诚实回答他。“你很关心他?”这个认知让他心情非常不愉快。苏禾沉默,不愿意回答他这个问题,可在姜洲看来,她就是在关心沈亦司。他死死捏住苏禾的下巴,咬牙

  • 功盖三村18章

    原标题:功盖三村18章小说名字:功盖三村第一八章新到的村支书上河村的建设,在热闹的进行着,有了娄兰的帮忙,杨峰终于可以腾出手来干点其他的事情,比如进山找找有没有什么独特的物种,各种花花草草都是他搜刮的目标,每多一种物种,黑土域的面积就大一分,这一特性连张道风都不知道,因此杨峰又鄙视了他一顿,就没见过这么不靠谱的,还神仙呢,上不知天文,下不知地理,前不知昨天后不知明天,真不知道他这个神仙是怎么当的。因为这一特性,杨峰把能移植进去的,全都移植进去,如今黑土域已经有近60亩大小了,有张道风这个超级管理

  • 至强龙战神18章

    原标题:至强龙战神18章小说名:至强龙战神018:猎狗葛昌盛的动作要比柳逸尘想象中的快。不到中午的时候就接到了他的电话,该死的猎狗已经被找到了。不过他没动手,等着柳逸尘去。找到了他,就等于是要了他半条命,剩下的,就得看他们怎么做了。换了一套衣服,柳逸尘开着车直接去找葛昌盛。此时除了葛昌盛之外还有三个人,俩男一女,聚在一个偌大的包间内。气氛有些沉闷。他们进来的时候,那两个男人站了起来,分别和柳逸尘打招呼。从他们的表情上可以看的出来,对其很尊重。女人走过来,朝着柳逸尘的身后张望了几眼,一脸的失落:“

  • 借我一双慧眼18章

    原标题:借我一双慧眼18章小说书名:借我一双慧眼第18章难熬的寒假对于陆雅飞来说,这是史上最最难熬的一个寒假。从当学生开始,陆雅飞每个寒假都是欢乐的记忆。因为寒假意味着考试的结束,意味着新年的来临,意味着可以穿新衣,穿新鞋,买鞭炮,过新年。意味着可以和小伙伴痛痛快快玩,意味着可以从父母那里得到夸奖拿到压岁钱。但这个寒假却不是如此,回到南方的小城,回到自己出生的土生土长的城市,回到自己曾经熟悉温暖的家,回到自己非常熟悉的房间,躺到自己曾经睡了很多年的床上,她却辗转反侧难以入睡。有对朱建华的思念,也

  • 我曾在他的城市徘徊过18章

    原标题:我曾在他的城市徘徊过18章小说名字:我曾在他的城市徘徊过第18章把所有的恨双倍奉还“萧贺,你要做什么!”云玥哭成了泪人儿,吴辰怯懦地丢下了她,自顾自的逃走。面对她,萧贺没有一丝同情与怜悯。“那天你是故意摔下楼梯的吧?你应该不知道她肚子里的孩子没有打掉。”萧贺扶起云玥朝着花园的泳池走去。云晴为了保住那个孩子,宁可跪求萧诺的成全,以孩子的名义赌命。难道说这一切都是假的吗?那天在养老院的情形历历在目,他竟然相信了这个毒妇,还让救护车走了普通车道,任由云晴无助地大出血……“那天我真的是脚底一滑,

  • 所有爱情都不如你18章

    原标题:所有爱情都不如你18章小说名:所有爱情都不如你18.我警告你认清楚自己的身份医生吓得战栗不已,但该说的话还是得硬着头皮说完,“其,其实只要恰当调理,宋,宋小姐的情况还是能稳定下来的,最重要的是不要刺激她。”医生几乎是一口气把这段话给说完,面对厉琛的质疑,他连忙让护士把检验报告拿过来,仔细的分析起来。“厉总,你看这里。”他指着宋瑶的B超照片,小心的瞄了眼身旁的人,“宋小姐胸前的肋骨上有一些细小的裂缝,但大部分已经被修复了。可刚才因为情绪过分激动,导致裂痕扩大了些,如果再这样下去,断裂的骨头

  • 我在时光里等你18章

    原标题:我在时光里等你18章小说书名:我在时光里等你第18章不是非你不可辰亦铭仿佛被重物猛击了一下,嘴唇发白,声音嘶哑:“不行,我不许。”“你不是说爱我吗?那就放我走。”姜紫头一次在他面前,用如此斩钉截铁地语气说话。“你说我三分钟热度,你又好到哪里去?我们只差最后一步,只要你同意,我们就能修成正果。可你还是退缩了。你就是个胆小鬼。”姜紫一笑了之:“天底下的人千千万,我们最后会发现并不是非彼此不可。”辰亦铭想到了一种可能,急急开口问道:“你是不是离婚了要去找张徐?”太可笑了!如果她找和张徐在一起,

  • 放下爱情放下你18章

    原标题:放下爱情放下你18章小说名字:放下爱情放下你第18章监视他这个世界上,她只剩下林正叶这一个亲人了,如果他也离去,那她真的孤立无援了,而且嫂子还怀孕在家,即便之前嫂子对她不好,但那肚子里的孩子出世也得喊她声小姨。为了这二十几年的兄妹情谊,也为了那未出世的小侄子,她就不能眼睁睁看着林正叶被人打死!“住手!”林凡眼一闭,声音放软带了些许颤抖:“我求你,放过我哥哥!”片刻,耳边的哀嚎声并未停止,林凡气愤睁开眼看向赵子豪的方向,却不知何时他已经走到了沙发处,正怡然自得的喝着红酒。“不好意思,你犹豫

  • 原来爱情在记忆里18章

    原标题:原来爱情在记忆里18章小说名字:原来爱情在记忆里第18章以心换心他在顾安跟余梦玥之间犹豫了,他的脑海中飞快的闪过着三年来的场景。他脸色难看的直视着远方,可眼底的聚焦四处涣散。他双手紧紧的揪住头发,耳边全是这三年来顾安说的每一句话。“宁林泽你昨晚喝酒喝多了,我煮了点粥,你喝点在去上班吧!”“宁林泽,你能不能留下来陪我!”“宁林泽,我没有推爷爷,你为什么不相信我!”宁林泽,宁林泽这三个字,死死的缠绕着他,他冰冷的眸子露出一丝纠结还有犹豫。可另一个声音,却打破了那美好的声音。“阿泽,你看这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