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小说: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在线阅读

2017/11/19 10:37:58 来源:网络 []
书名: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
第3章 祖母

杨若晴看清楚了来人,是一个中年妇人,还算高挑的身材穿着一件青蓝色打着补丁的粗布衣裳,头发挽了一个髻,插着一根桃木簪子。小百姓养生网

妇人脸色蜡黄,瘦得颧骨凸起,眼窝深陷,明显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

眼睛很大,肤色也很白净,就是眼睛下方有一圈浓郁的阴影,眼睛里也有些残留的血丝,满脸的倦色,似乎一宿没合眼皮的样子。

杨若晴的目光在这妇人的身上打量着,这一身古代农家妇的穿扮,再想到自己身体的变化,杨若晴愣住了,脑海里跳出了一个近年来比较流行的词儿:穿越?

孙氏推门进屋后,一眼便瞅见闺女竟然坐起了身,揭开了被子,穿着里面打着补丁的贴身衣裤,一双黑乎乎的赤脚还挂在床边。眼睛却直勾勾的盯着门口这边。

孙氏脚下微微一刹,有点不敢置信,脸上随即露出一抹狂喜。

“晴儿,你啥时候醒的?娘就在院子里洗衣裳,你咋也不吱一声呢?渴不渴?饿不饿?要不要嘘嘘?”

孙氏快步奔到了床边,口里迭声问着,一边抓起搭在床角木档上的褂子,抖了抖上面的灰土,披在杨若晴的身上。

粗糙遍布茧子的大手,轻柔的覆在杨若晴的额头上,好像在细细感受着什么,嘀咕道:“谢天谢地,这烧总算是退了!”

杨若晴回过神来,目光带着一丝探究,落在面前这个自称“娘”的女人的身上。网站xbxys.com

前世身为国际特工精英,她也算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了,看人的眼光还是很精准的。

眼前的这个妇人,满脸满眼都是掩藏不住的真切关心。

怕她冻着了脚,这个妇人还蹲下身来,将她一双赤脚塞进自己衣裳的下摆,双手掌心隔着衣服轻轻搓揉着她脏兮兮黑乎乎的脚,没有半点嫌弃之色。

“你这傻闺女,咋这般瞅着娘呢?莫不是烧了一场,不认识了娘了么?要不要喝茶?要不要嘘嘘?”孙氏抬起头来,一脸慈爱的看着杨若晴,抬手轻轻抚摸着闺女这一头打了结的乱蓬蓬的发,温柔的细细询问着。

嘘嘘?

是解小便吧?

自己这副新身体,差不多也该有十二三岁的光景!

而这个妇人,却像是用哄一个四五岁孩童的口气来跟自己说话。

这是为啥?极度的宠溺?还是有其他原因?

杨若晴琢磨不透,暂时也没那心思去细细琢磨,因为她此刻确实口干舌燥。

张了张嘴,发现咽喉肿痛得都发不出声,这妇人刚不是说自己发了一晚上的高烧么?估计是扁桃体化脓发炎了。说明http://www.xbxys.com/

于是,她抬手指了指桌上的茶壶,妇人立马就反应了过来。

“我家晴儿渴了?好嘞,娘这就给你倒茶。你乖乖听娘的话躺回床上去,刚刚烧退,可不得再感了风寒!”

在妇人的帮助下,杨若晴再次躺了回去,靠坐在床头边,看着妇人走过去抓起桌上一只豁了口的土陶茶碗,从茶壶里倒了一些茶水出来,将茶碗随便刷洗了一下,将刷过的茶水泼到了门口院子里,转身回到桌边,重新倒了大半碗的茶,这才小心翼翼端到床前,侧身在床沿边坐下。

杨若晴想要伸出手去接,没想到那妇人却抢了一步伸手捞住杨若晴的后腰,帮助她坐直了身子,然后将茶碗送到她的嘴边,柔声道:“来,娘喂你,晴儿慢慢喝,别噎着。”

杨若晴暗暗苦笑,这妇人,还真是惯孩子呢,这么大的闺女,喝茶都要送到嘴边。

不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么?

这个家,穷得都不能住人了,却还这样往死里惯孩子,喝茶都送到嘴边,这迟早得把孩子给养废掉啊!

杨若晴还真是有点不太习惯这种端茶入口的伺候呢,前世的自己是个孤儿,在街头流浪后被组织收养,接受各种最残酷的训练。

从小到大,她到哪都是一个人,面对一切,早已养成了独立自主的Xing格。阅读xbxys.com

罢了,此刻身体浑身酸痛,又是初来乍到,就入乡随俗一次吧。

在妇人的伺候下,她喝了满满三大碗茶,火烧火燎般的咽喉才总算舒服了一点点。

“呦,出汗了,好事啊!”孙氏摸了把杨若晴的额头,脸上的忧虑褪了几许,微笑着道:“你爹天蒙蒙亮就去镇上给你抓药了,估摸着晌午饭前该回来了。晴儿坐着别乱动,娘给你拧块帕子擦把脸。”

杨若晴轻轻点了点头,看着妇人转身去了墙角,那里摆着一张简易的木架子,上面架着一只土陶盆,边上搭着一块半旧的帕子。

杨若晴看着妇人将帕子浸润在水里,用力拧着,不时还转过头来,朝床这边的杨秋雨抿嘴笑一下,杨若晴有点微微失神。

这不是梦,自己坠机后掉入大海,没有被淹死,而是穿越到了一个清贫的古代农家,还有如此一个疼爱自己的娘亲。来自http://www.xbxys.com/

闭了闭眼,再度睁开,她眼中恢复了一贯的淡定。

既然老天爷给自己一个重来一次的机会,她就要好好抓住,重活一世,她要活出不一样的精彩人生来!

这边才帕子才刚刚上脸,抹了半边,厢房门“嘭!”的一声被人从外面拍开,人影还没进屋,气急败坏的喝骂声就已传了进来。

“老三家的,你躲在屋子里磨叽个啥?一大家子的衣裳搓过了也不去池塘里过水,堆在篓子里烂掉了都光着腚儿下地干活不成?”

在声音骤然响起的同时,杨若晴明显的感觉到面前妇人的手猛地抖了下,一张蜡黄的脸上露出几分惧怕。

再看厢房门口,一个老妇人扶着木门站在那,虎着一张脸,稀疏的眉毛,一双眼睛看人的时候,就像在瞪着你一样。塌鼻杨,薄嘴唇,花白的头发一丝不乱的梳在脑后,绑了一个髻,插着一根银簪子,两边耳朵上也都戴着一只银晃晃的圆形耳环。

矮小干瘦的身板,穿着一套七成新的深灰色布衣,脚很小,显然是裹过,站在那里就像一把尖细的圆规钉在地上。

第4章 我傻吗?

杨若晴看到这老妇人的第一眼,就感觉这是个不太好相与的。小百姓养生网这个念头才刚刚在脑海里冒出,门口的老妇人两片薄嘴唇一张一合着又朝这边的妇人嚷嚷开了。

“这眼瞅着快到晌午了,衣裳没晾晒,米没淘菜没洗灶房冷冰冰的,你是存心让一大家子晌午都饿着肚子吗?到处找你找不着,却是躲到这里死来了,你个偷懒卖坏的败家玩意儿!”

孙氏手里捏着帕子,缩着肩膀站在床边,看了眼身后床上坐着的杨若晴,转头对站在门口的谭氏嗫嚅着道:“娘,我也才刚刚进来,晴儿昨夜烧了一宿,刚刚才醒,我给她喂点茶……”

“我呸!”孙氏话还没说完,就被谭氏一挥手打断。

谭氏那双阴嗖嗖的目光这才往杨若晴身上正眼扫了一眼,满脸的嫌恶,朝地上啐了一口骂道:“你还晓得醒来?没脸没皮的东西,为了个男人去跳塘,老杨家的脸面都让你给丢光了!不要脸的贱骨头,阎王都懒得收,尽是活着糟蹋咱老杨家的钱粮来了!”

杨若晴猛地一怔。

跳塘?还是为了个男人?殉情?

这副身体顶多也就十二三岁的样子,搁在现代那是刚上初中的小萝莉,没想到搁在这古代,还真不是一般的任Xing呢!

想到这儿,她嘴角咧开一抹嘲讽的弧度。

不管什么理由,都不能随便放弃自己的生命,何况还是为了一个男的?

话说,就算是事实,这个好像是原主祖母的老太太,口舌也忒恶毒了一些吧?不怕把孙女儿给骂得背过气去?

谭氏看到杨若晴这一咧嘴,脸色更不好看了,都不想多看杨若晴一眼,劈头对站在床边的孙氏数落起来:“瞧瞧,瞧瞧,这就是你养的好闺女,我这骂她没脸没皮,她还咧着嘴冲我傻笑咧!哎……老杨家上辈子造了啥孽喲,这样的蠢东西投身在我们家,一大家子都要被这个傻子给拖垮咯,老三还跑镇上去给这蠢东西买药,真是败家啊……”

听到婆婆这样咒骂自己的闺女,孙氏气得浑身都在颤抖,很想争辩几句,可是,她却没这个胆去跟婆婆顶嘴。愧疚的看了一眼晴儿,只见闺女坐在床上,那胖得五官都走了形的脸上,嘴巴当真咧开了一个怪异的弧度,就跟在傻笑似的,露出满口的黄牙……

孙氏眼中噙着泪花,捏着手里的帕子,对谭氏小声道:“娘,都是我不好,不关晴儿的事儿。要说对不住,是我孙氏对不住大家伙,对不住老杨家,也对不起我的晴儿……娘,您要是有啥火气冲着我来,晴儿刚刚捡回一条命,我和晴儿爹都巴望着这闺女往后能好好的……求娘,求娘莫要再当她的面说这些不吉利的话……”

“我呸!”谭氏双手叉腰,一口唾沫星子直接朝着床这边吐过来,不是孙氏抬脚抬得快,那口陈年老痰恐怕真要沾到她的鞋面上了。

“一对扫把星,瘟神!还傻杵着作甚?不赶紧的去把衣裳洗了?日头都到头当顶了,灶房还没半点动静,啥败家玩意儿……”

谭氏骂骂咧咧着出了屋子,走到院子里的时候,还把孙氏架在大木盆上的搓衣板一脚踹到了地上,发出“乓!”一声脆响,吓得西厢房里面的孙氏身躯又是一抖,手里半干湿的帕子差点掉到地上。

孙氏回过神来,瞧见闺女正瞅着自己看,微微歪着头,眉头微微皱着,一副好像在琢磨事情的样子。

孙氏心里讶异了一下,自家闺女打从生下来就是个傻子,看过大夫,吃了好几副药,用了偏方,还去信过附近村子里的神婆,神婆说闺女是魂魄不全,没得治。

虽说后面她和晴儿爹又接二连三生了两个儿子,可晴儿这事儿是他们两口子的一块心病。

有道是傻子心宽,看着晴儿这一日日长大,整日里虽然傻乎乎的,但也乐呵呵的,两口子有时候又你劝我来我劝你,只要晴儿活得开心,也不敢多图啥了。

可是眼前的闺女,竟然露出这样一副表情,像是有了啥心事,有点不开心的样子。

这个发现,让孙氏有些意外,但同时也有几分不敢置信的惊喜在里面。

知道琢磨事情,难道,晴儿开窍了?

她忙地放下手里的帕子,坐到杨若晴身旁,双手轻轻扶住杨若晴宽阔壮硕的肩膀,俯下头柔声问道:“晴儿,你在想啥呢?跟娘说说……”

杨若晴抬起头来,目光落在孙氏的脸上,孙氏这下更加讶异了,之前一直沉浸在闺女高烧醒来的喜悦中,一直都没顾得上去留意闺女的变化。

闺女这眼神,咋看着跟以前有点不一样呢?具体哪里不一样,孙氏一时半会的还真说不上来。

“娘,刚才那骂人的老太太,是谁?是我祖母吗?”杨若晴终于发出了有些嘶哑的声音,这一张口,咽喉顿时又火烧火燎起来,痛得她倒吸了一口凉气。

方才谭氏在这指天骂地的时候,她就想还击了,碍于嗓子眼不利索,才忍着没开口。

听到杨若晴这样问,孙氏的脸上露出诧异和矛盾的表情来,一双本来就很大的眼睛在杨若晴的脸上打量着,那表情,就跟不认识自己的闺女似的。

没听错吧?晴儿说话利索了?

以前,这孩子说话可是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冒,不仅心智跟五六岁的孩子无异,说话也是,一句完整的话要分好几段来说的。

杨若晴也在打量着孙氏,不知自己这个捡来的便宜娘,是怎么回事,怎么这副奇怪的表情。

“娘,我问你话咧……”

“哦、哦……”孙氏终于回过神来,看着杨若晴的目光里多了一丝欣慰,同时愧疚和心疼也更明显了。

她抬手将杨若晴额头前乱蓬蓬的头发往两边轻拢着,叹了口气,轻声道:“娘知道晴儿刚才受了委屈,你莫要怪你Nai,她其实心里还是疼晴儿的,不过是刀子嘴豆腐心……”

第5章 阎王不收

杨若晴有点想笑。

她在谭氏的眼中,可是半点都感觉不出那份隐藏极深的舐犊情深!

这娘啊,十足的包子Xing格,别人打了你一巴掌,还要站在别人的立场去替别人着想!

“娘,NaiNai说晴儿是只会吃饭的傻子,晴儿真的是傻子吗?”杨若晴突然又问,她从谭氏的话音里,感觉出的不是恶意中伤,而是一种事实上的指责和鄙夷。

孙氏微微一怔,看着面前晴儿的脸,突然鼻子一酸,便有种悲从中来的感觉,差一点就要落下泪来。

她忍住眼中的泪,将杨若晴轻轻揽进怀里,轻轻抚着她的后背,“你Nai那是说的气话呢,娘的晴儿,可聪明了,不傻,一点都不傻……”

真的是这样吗?

杨若晴心中存着一个疑惑,原主人到底是不是傻子?

可是,她占据了这副身体,却并没有得到原主人的记忆。

杨若晴还想再问点什么,厢房的门口传来一声巨大的响动,原来是谭氏将捶衣服的棒槌砸到了门上:“老三家的,你死了吗?跟你那傻闺女磨叽个啥?撂下一大摊子的活计不干,你这是要逆天了哇?”

孙氏忙地松开杨若晴,扭头朝门口那边回道:“就来!就来!”

一边转过身来,将杨若晴扶着躺下,扯过散发着潮湿和霉味的被子来给杨若晴盖上:“晴儿,你再睡一会,娘做好晌午饭再来看你!”

杨若晴乖巧的点了点头,看着孙氏急匆匆离开了西厢房,光线昏暗的屋子里,又只剩下她一个人。

她就这么静静的躺在硬邦邦的木板床上,望着头顶洗得发了黄的帐篷发起了呆。

罢了,就算原主人是傻子,那也只是以前。从自己到来的这一刻起,一切都将重新书写。

不知这样盯了多久,直到头脑里一阵阵的天旋地转,头也开始痛起来,她抬手抹了把自己的额头。

靠,滚烫一片,又开始发烧了。

咽喉处火烧火燎的感觉,仿佛有一大团火在焚烧着她的咽喉和胸口。

她艰难的张了张口,发出几声嘶哑的声音,可是,却极其的微弱。

难受死了,好想喝一口凉茶,可是,这个阴暗的小屋子,就好像与世隔绝了一般。

她迷迷糊糊中,似乎听到外面院子里陆续传来脚步声,还有陌生妇人的大嗓门,可是,却没有人注意到这边小屋子里她微弱的呼唤。

身体如同被架在炭火上烘烤,又好像被丢在冰水里浸泡,她蜷缩着身子,被子早已滑落到了地上。

突然,一些类似于老旧电影片段的东西,如同雪花般一股脑儿的往她脑袋里钻,一幕幕陌生的场景和生活画面,在她的脑海中纷乱闪过,跟她原本的那些记忆碰撞在一起,涨得她的脑壳都快要裂开了。她双臂抱在一起,牙关咬得咯咯作响,在床上痛苦的翻滚着,意识,一点点模糊……

不知过去了多久,她听到有人在轻轻的推自己,熟悉的声音在耳旁焦急的唤着她:“晴儿……晴儿你咋躺这了呢?快醒醒啊……”

杨若晴缓缓睁开了双眼,发现自己竟然睡在地上,孙氏正弯下腰,双手合抱住她的腰,试图将她从冰冷潮湿的地上抱起来。可是她自己这副身体实在是太胖了,孙氏又是长期的营养不良,根本使不出啥气力来,尝试了好几次都不能将她抱起来。

“娘,我自己来。”

杨若晴有点囧。

轻轻推开孙氏,自己双手撑着潮湿冰凉的土巴地面,坐起了身,重新坐回了床上。

这一次醒来,她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脑子里,多出了很多陌生的记忆。

很模糊,且很凌乱的生活片段,就像一个五六岁孩子眼中看到的世界那般。

但是,杨若晴是什么人?前世身为特工精英,即使再凌乱的东西,她也能从中抽丝剥茧整理出一条清晰的线路来。

眼前这个便宜娘,还有那个去镇上买药还没回来的便宜爹,两口子十三年如一日,含辛茹苦的拉扯着这个心智不全的闺女,不知受了多少白眼,吃了多少苦头,都没有半句怨言。

就在这最近的一次,痴傻的自己在村口,为了那个订了娃娃亲的少年的一句话,就犯二去跳了池塘,自己最后是捞上来了,却差点没折腾掉这两口子大半条命。

杨若晴默默垂下头来,满脑门的黑线。

虽然那些不堪的,滑稽的事情,并不是自己去做的,可是,这副身子从今往后,便是自己主宰,宿主做下的那些事情,自然也要由自己来一并承担。

孙氏摸了摸杨若晴的额头,冰凉一片,稍稍松了一口气。

扯过被子将杨若晴盖住,一边忍不住自言自语起来:“我这才烧顿晌午饭的功夫,你就滚到地上来了,也不知在地上睡了多久,菩萨保佑莫要再着凉了啊!”

忍不住抬头看了闺女一眼,看到闺女正耷拉着脑袋,没有像往常那样,当她数落时,像小孩子一样撒娇的缠上来。

孙氏心底莫名的划过一丝失落,突然想到什么,心里顿时一紧,忙地扶住杨若晴的身子:“咋这副焉儿吧唧的样儿呢?闺女,你咋啦?是不是磕到哪了?快、快让娘瞅瞅。”

一双眼睛,在说这些话的同时,早已将杨秋雨浑身上下,前前后后,仔仔细细打量了个遍儿,待到确定闺女身上没有明显的淤青伤痕,这才稍稍放下一些心来。

“娘,我没事,你甭担心。就是有点饿……”

杨若晴突然抬起头来,沙哑着嗓音说道。

孙氏微微一怔,诧异的看着杨若晴,有点不敢置信自己听到的。

“闺女,娘不是在做梦吧?你、你说话利落啦?”

杨若晴满头黑线,以前的自己是个智障,脑子不好使,说话也不利落,想要解小便都不会说,只会喊嘘嘘……

轻轻点头,她想要让这个善良的便宜娘亲欢喜一把。

本想伸手去握住孙氏的手,才将手拿出来,一眼瞥到自己那双指甲盖里都黑了的猪爪子,自惭形愧,又缩了回去。

“娘,我觉着以前就好像做了一场梦呢,现在,梦醒了,我也清醒了。”杨若晴说道。

第6章 断气啦?

孙氏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一瞬不瞬的盯住杨若晴的脸,唯恐眨一下眼,这个美丽的梦就破灭了。

她的嘴情不自禁的弯起,明明在笑,可是,眼睛里面却淌出两行泪来。

这样的美梦,这些年来她不知做过多少次,就数这一次最真实了,每一次只要她一出声,就会醒。

于是,孙氏死死咬着自己的手背,不让自己哪怕发出一丝半点的声音来。

看到这便宜娘亲这副表情,倒是有点让杨若晴意外。

但左右一想,也可以理解。

当自己的闺女,几乎被村里的老中医,附近村里的神婆,乃至整个老杨家的人集体放弃了,这份绝望可想而知。

一时不能接受,也是情有可原,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心里默叹了一声,就在杨若晴准备再次张口的时候,肚子里突然发出一串叽里咕噜的声响,这声音,终于将孙氏从震惊中拉了回来。

“晴儿!娘的好闺女啊!”孙氏突然抽出手,哇的一声,张臂就把杨若晴一把抱在了怀里,嚎啕大哭起来。

杨若晴没有动,任凭孙氏就这么抱着自己,让这个可怜的母亲,好好的发泄一下胸中的情绪吧!

就在这时候,西厢房残破的木门突然被人在外面狠狠拍了几下,随即便传来谭氏的训斥声:“大晌午的,你嚎个魂啊,你爹才刚躺下,下昼他们爷们几个还得下地干活呢!”

“娘,我家晴儿她……”

孙氏满心里满满的都是杨秋雨清醒的欣喜,这会儿也顾不得去惧怕谭氏,把头从杨若晴宽阔厚实的肩膀上抬起,转过身去迫不及待的就想把这个大喜事跟谭氏说。

没想到,话才起了个头儿,就被谭氏给狠狠掐断了。

“断气啦?断气了好,早死早投胎,大家都落个清静她自个也寻个解脱!回头等老三回来,你们寻思着把她送出去,别走正门,晦气

!”

丢下这一串噼里啪啦的话,谭氏啐了一口,掉头就走,脚步很快,生怕走晚了一步被这屋里的晦气给冲撞了似的。

远远的,还有她的嘀咕声传来:“……赶上秋收死人,真是晦气!”

西厢房内,孙氏愣愣的坐在那儿,一张脸,一阵青一阵白,牙齿紧紧的咬着唇,瘦削的身子都在微微颤抖。

杨若晴知道,孙氏这是被谭氏给气的。没有吐血当场昏死过去,孙氏也算得上是一个久经考验的包子了。

她自己又何尝不气呢?

她甚至都有些怀疑,外面那个谭氏,到底还是不是自己这副身体的嫡亲祖母,说话真叫一个歹毒!

不对,这已经不再是言语上的歹毒了,这压根就是冷血,毫无亲情可言!

自己前世是个孤儿,压根就没尝过亲情是啥滋味。虽然早已习惯了独来独往,但是,内心深处对亲情的渴望,只有自己明白。

死而复生,穿越来到这个古代农家,虽然清贫如洗,可是这便宜娘亲的关怀照顾,却是让她沉寂冰凉了一世的心窝,燃起了一分热度。对老杨家这个大家庭,也生出几分希翼。

方才孙氏要将她清醒的这个好消息告诉谭氏,她没有阻拦。

但是现在,她发现自己错了,而且错得很离谱。

亲情这玩意儿,可遇不可求,孙氏两口子对自己那是掏心挖肺的好,那是因为自己是他们的亲生闺女。

但是老杨家的其他人,却未必。

杨若晴挪了挪笨拙的身子,往坐在床边黯然抹泪的孙氏凑近几分,劝道:“娘,你莫生气了,我Nai她就是那副德Xing……”

话才说了一半,嘴巴突然就被孙氏的手掌心给捂住了。

孙氏瞪大了眼,压低了声对杨若晴道:“你这孩子,又犯傻了不是?顶头三尺有神明,她是你Nai,不管她说咱啥,咱都只能受着,这样背后道论自己的长辈,是要天打雷劈的……”

杨若晴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下,这是什么神逻辑啊?

愚孝!

Xing格决定思维,思维决定命运。孙氏这思想,得好好洗洗了,不过却不是现在。

杨若晴深谙一个道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想要扭转孙氏的包子思想,急不来,得慢慢的潜移默化才是。

于是,杨若晴转移了话题,捂着自己还在咕噜叫的肚子苦着脸对孙氏道:“娘,说了半天话,我都饿得前胸贴后背了,有吃的没?”

孙氏恍然,这才想起自己来这屋的目的。

拍了一下大腿,她懊恼道:“瞧我这记Xing,咋忘得一干二净了呢,耽搁了这么久,莫不是冷了……”人已脚下生风的奔向了那边的桌子。

杨若晴的目光也追着孙氏的背影望过去,只见桌子上,摆着一只豁了口的土陶碗,上面还倒扣着一只碗,许是用来留住温度的。

这是自己穿越来到这个古代农家后,第一次看见饭食。

不知道这个世界这个时代的农村百姓,都吃些什么!坐直了身子,摩拳擦掌,双眼放光的盯着孙氏端来的大碗。

孙氏把上面倒扣着的那只大碗揭开来,放在一旁,一股红薯的甜香气味扑鼻而来,杨若晴一双眼睛努力的从胖乎乎的脸上睁大睁圆,细细打量着碗里的饭菜。

掺和着红薯的杂粮饭,堆得冒了尖儿,饭面上铺着一撮白菜,半截腌的黄瓜条,还有一勺炒黄豆。

白菜的叶子煮得有点发黑,根茎也是软哒哒的,一看就不是油锅里爆炒而像是水煮的那种。黄瓜条乌漆墨黑的,表皮皱巴巴的,一股淡淡的臭味钻入杨若晴的鼻息,刚才的好胃口顿时就去了大半!倒是那炒黄豆卖相看着还算不错,金黄金黄的。

孙氏看着杨若晴的表情,心里暗暗讶异着。

闺女刚不是嚷嚷着饿吗?咋地这会子捧起碗来,又不动筷子了?

“咋不趁热吃呢?这豆子,是娘掌勺的,你以前不是最爱吃娘炒的豆子么?”孙氏忍不住出声问道。

杨若晴回过神来,原来这碗里卖相最好的一道菜,是孙氏做的,怪不得。

那其他两道,不用猜也知道,铁定是出自大***手了。

“哦,刚发了一下呆,这就吃。”杨若晴冲孙氏笑了笑,从孙氏手里接过筷子来,正要开动,突然又顿住了。

“又咋啦?”

第7章 求娘一件事

孙氏看着杨若晴将手里的碗放到腿上,又腾出手去将旁边空着的另一只碗拿过来,然后,从自己冒着尖儿的大碗里面,拨拉了将近一大半的饭食到另一只碗里面,举到了孙氏的面前,眨了眨眼:“娘,你也吃。”

“啥?”孙氏看着举到面前的饭菜,怔了下,眼眶顿时就红了,“娘不饿,娘在灶房的时候就吃过了,这是专门留给你的!你趁热快吃!”

都说闺女是娘的贴身小棉袄,这话真心不假啊,闺女这才刚刚清醒,就懂得疼自己了。

“娘不吃,晴儿也不吃,晴儿要娘陪着一起吃。”杨若晴故意拉下脸来,循着从前那傻子宿主的行为方式,扁着嘴儿,一副孙氏不吃,她就饿死的阵势。

“娘真的吃过了……”孙氏一脸的无奈,心里却是暖呼呼的。

杨若晴对此不予理睬。

以前她傻,很多事情不明白。老杨家没有分家,一大家子十几口人都搁一口大锅里吃饭,谭氏当家。

冲着谭氏对自己之前那种态度,哪里容得下孙氏这样满碗冒尖儿的端到这屋来?不用想也知道,必定是孙氏省下了她自己的那份儿,全用来贴补闺女这嘴了。

“晴儿,你的孝心娘瞧着了,可娘真的吃过了,不骗你。”

“……”

“好吧,娘吃,吃还不行么?”孙氏终究还是妥协了,轻叹了一口气,端起了面前的碗。

杨若晴这才展颜露出了笑意,拿起手里用竹子削成的筷子,手指骨节用了一股巧劲儿,“喀嚓!”一声脆响,一双筷子被折断成了两双。

杨若晴把其中一双递给了面前有点目瞪口呆的孙氏,嘻嘻一笑:“吃吧,再不吃真要凉了。”

孙氏接过手里的筷子,看了眼端口断裂处的痕迹,暗暗咂舌。

这筷子,就是她自己一个成年人都很难一下子拧断,闺女这烧了一晚上,还有这把气力,从前她咋就没察觉呢?

“对了,晴儿想要求娘一件事儿。”

扒拉了几口饭,杨若晴像是突然想到什么,用力香咽了下去,抬起头看着孙氏。

孙氏拿着筷子的手也放了下来,嗔了一眼杨若晴,有点好笑的道:“你这傻孩子,跟自己亲娘说话,还用得着求么?说吧,啥事呢?”

杨若晴斟酌了一下,又瞟了眼那边的厢房门口,这才一脸认真的对孙氏道:“我清醒了这事,眼下先别出去说道,除了我爹,其他人那先暂且不要提!”

“为啥呀?”孙氏一脸不解,“这是好事啊……”

想到自己闺女从前那么多年,走在村子里老是被人当做笑柄,大家伙儿都拿她起哄,就连比她小的孩子们,都敢欺负她。

她这做娘的,心里就一阵阵的揪着痛,可又无能无力。她要下地干活,要Cao持一家人的饭菜,底下又有两个小的,很难顾忌到这闺女。

现在闺女清醒了,该扬眉吐气啦,为啥要瞒着呢?孙氏琢磨不透啊!

“娘,我昏昏沉沉的时候做了一个梦,梦里面有个长得像菩萨一样的人跟我说,说我的魂魄刚归位,还不是太稳当。被太多人知道了,反倒被惊到,又不稳了!”

杨若晴知道这个时代的人,都信奉神明,眼珠儿一转,一个谎言随口就捏出来了。

至于为啥要先瞒着大家伙,杨若晴自然有自己的打算。

孙氏听到杨若晴这话,眼神中露出一丝慌乱,想到了隔壁村那神婆的话,好像是也这么说来着,说闺女丢了魂魄!

那闺女梦中的菩萨,想必就是送闺女魂魄归位的那个吧?想到这,孙氏赶忙儿放下手里的碗,双手合在一起,朝着屋里的某个角落拜了几下,一脸的虔诚。

嘴里面念念有词,似乎在说一些类似于感激神明之类的话。

杨若晴垂下眼,暗暗偷笑。心道这个便宜娘,还真是个老实好骗的呢!

这边,孙氏在心底感激完了菩萨,紧张的目光又落在杨若晴的身上,“晴儿你放心,娘不说,对谁都不说,菩萨啥时候托梦给你让说了,娘再说!只要你好好的就成!”

“嗯,吃饭,吃饭!”

……

“等下吃完了,娘要去灶房收拾碗筷,这晌午日头暖和,等会娘扶你去院子里晒会日头,去去身上的霉气。”孙氏将碗里的豆子,一颗颗挑拣出来,夹进杨若晴的碗里,一边跟她商量道。

“嗯,好啊。”

从穿越来后,这大半日一直在这潮湿阴暗的屋子里躺着,她感觉自己都快要发霉了。

去院子里转转也好,舒活下筋骨,顺便也熟悉下环境。

孙氏那边才刚刚动筷子,杨若晴这边便扒拉得快要见底了。把最后一口饭香下肚子,她发现从前自己一天都吃不下的份量,这会子一顿还觉得只是打了个牙祭!

宿主这胃口,真是好,好得可怕!

“没吃饱吧?娘这里还有,都给你!”孙氏瞅了眼杨若晴的碗,笑了,知女莫若母,自家闺女啥肚量,她这做娘的能不清楚吗?

孙氏抬手就要将自己的那份扣进杨若晴碗里。

杨若晴忙地摇头,腮帮子上的肥肉一阵晃动:“娘,我吃饱啦,再吃,肚皮就要撑破了!”

她的手下意识搭在自己的肚子上,随手捏了一把,我靠,这游泳圈,吓人啊!

这么清贫的家,原宿主是怎么把自己吃成这样的?

一个姑娘家,这样作践自己的外形,太残忍了!

改变体型,迫在眉睫!

母女两个吃过了晌午饭,孙氏把屋里那只瘸了一条腿的小凳子端去了院子里,瘸了的地方用土砖撑着,然后在凳子上面垫了一件她自己的旧衣裳。

这才回屋,将已经穿好了外衣和鞋子的杨若晴扶到了门口。

简朴的农家四合院,东西两面都是厢房,并排三间。上屋是灶房和饭堂,墙壁清一色都是黄泥巴糊的,墙壁上打着木桩,挂着一些发黄的草帽和竹篾编制成的箩筐筛子。

院子里栽种了一棵歪脖子的老槐树,看着有些枯黄的槐树叶子,杨若晴估摸着现下应该过了立秋,旧历的九月份左右。

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丑女种田 或 山里汉宠妻无度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推荐

  • 齐白石:冬笋炒白菜,不借他味,满汉筵席真不如也

    白石老人作画冬日里的家常菜——大白菜,以平常味满足我们的平常心。都说北京人爱吃白菜,一个冬天吃的白菜有北海的白塔那么高。汪曾祺先生在《胡同文化》中写道:臭豆腐滴几滴香油,可以待姑奶奶。虾米皮熬白菜,嘿!可见老北京对于白菜的热爱。齐白石白菜蘑菇(《花卉册页》八开之一)册页纸本墨笔30cm×25.5cm无年款题款:借山吟馆主者庨。钤印:白石翁(白文)当年在北京的齐白石生活过得有点“抠门”,尤其是对于吃。他的吃总离不开一种寻常可见的蔬菜——白菜。白石老人爱吃白菜,也爱画白菜,他笔下白菜饱满水灵,叶叶拢

  • 男人这张信用卡不用还吗

    文章转自欧神我们相信,人与人都是平等的。一个自由人,如果哪一天他结婚了,一定是为了追求更大的幸福。因此当某个傻瓜结婚后,他彻底地懵圈了。雪片般飞来的,是无穷无尽的账单。消费者的权益,却细微到几乎没有。我想“女权”份子们,或许搞错了一个问题。男人不是取款机,不是ATM,也不是吸血宿主。男人是一张信用卡。信用卡的意思,你刷了要还的。男人不是提款机,信用卡是记账的。你可以肆无忌惮地消费,肆无忌惮地挥霍男人心力,肆无忌惮地排泄负能量。但“信用卡”是记账的。一笔一笔记在账上。到了一定时间,他就给你寄封账单

  • 夜-色-小-说

    由于篇幅限制继续阅读...............................................................................................................................................................

  • 新华网丨陶诚:全面落实十九大精神 让中国“歌剧力量”绽放光芒

    “新时代要有新风貌,也要有新作品。21世纪歌剧创作呈现出高水准、高规格、多元化的特色。我们要把十九大精神对文艺创作的新要求,认真领会并落实到具体的歌剧创作当中去。不断推出讴歌党、讴歌祖国、讴歌人民、讴歌英雄的精品力作。”中国歌剧舞剧院院长陶诚日前接受新华网采访时表示。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坚定文化自信,推动社会主义文化繁荣兴盛”内容占了较大篇幅。美好需要文化,文化创造美好。在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中,丰富的精神食粮不可或缺。近年来,剧院创排了《白毛女》《小二黑结婚》《伤逝》《原野》《红河谷》

  • 当脾气来的时候,福气就走了

    当脾气来的时候,福气就走了!人的优雅关键在于控制自己的情绪。一个能控制住不良情绪的人,比一个能拿下一座城池的人更强大。安源摄水深则流缓,语迟则人贵。我们花了两年的时间学说话,却要花数十年的时间学会闭嘴。说,是一种能力;不说,是一种智慧。安源摄静能生智,智者之所以不惑,除了学问,更重要是心静。想要把这个世界看清,先要沉淀自己的心,心乱一切乱。安源摄人生就是一场修行,修的就是一颗心。心柔顺了,一切就完美了;心清净了,处境就美好了;心快乐了,人生就幸福了。安源摄人心越宁静,越能客观地认识世界。常常不是

  • 三坛大戒知多少系列之一:什么是“三坛大戒”

    何谓“三坛大戒”?三坛大戒是中国大乘佛教特有的一种传承仪轨,是一个人由发心剃度到圆成僧相过程中不可或缺的步骤。一个出家修行者圆登三坛,受持三衣、钵、具后,即是佛祖心法的传人,成为正式僧侣了。释义“三坛大戒”中核心为“戒”,戒为防非止恶,“佛世时以佛为师,佛灭后以戒为师”,戒律是佛教徒的根本依止。因三坛大戒时传戒分为三级三次,即:初坛授沙弥戒;二坛授比丘戒;三坛授菩萨戒,故称“三坛”。“大”有圆满殊胜义,这里是指新戒通过依次登坛,圆具三种级次的戒法,成为正式菩萨比丘,功德殊胜之意。以汉传佛教常用戒

  • 8年!崇文宣武离开我们已经8年了!

    在北京有一种文化叫崇文宣武有一种记忆叫崇文宣武有一种情怀叫崇文宣武2010年7月,北京的崇文宣武与东城西城合并。从此,北京城区的版图上,再无崇文和宣武。8年前,北京再不崇文不宣武,只有东西;住过宣武区的人,都知道宣武是北京小吃的聚集地,聚集了各种小吃界的经典名店。一条牛街下来能把北京的小吃吃个多一半儿下来。论起崇文的小吃,其实一点不比宣武差,譬如豆汁儿,除了牛街的宝记豆汁,崇文聚集了北京城最好的几个豆汁儿店。记忆里,我的童年是在欢乐中度过的...记忆里,小时候奶奶总带我去崇文门菜市场买菜。崇文门

  • 道光通宝收藏价值(附最全版本及价格参考)

    清朝皇帝一共有12位皇帝(依次为):努尔哈赤、皇太极、顺治皇帝、康熙皇帝、雍正皇帝、乾隆皇帝、嘉庆皇帝、道光皇帝、咸丰皇帝、同治皇帝、光绪皇帝、宣统皇帝。这些皇帝都发行了很多版本的钱币,他们的钱币有的很值钱,有的几乎没有收藏价值。道光通宝是中国古代钱币之一,铸于清宣宗道光年间,钱径一般2.2-2.4厘米,重2.5-3.6克。道光通宝只少数钱背有星月纹以及记地、记年、记值的汉字,但却不多见。曾有一枚“道光通宝”背“宝源”小平雕母的钱币,拍卖成交价是四百十二万五千元人民币。钱文“道光通宝”四字以楷书

  • 私享日历丨齐白石:仙鹤图

  • 7个你从未注意到的著名事物的错误

    每个人都会犯错,他们实际上让我们学得更快。他们的错误可能会被忽视多年,并导致灾难。V哥今天想告要诉你一些没有被人注意和不幸的事情。1、方形的窗户第一架飞机有方形窗户,曾经导致一场事故,造成56人死亡。事情是,在飞行过程中,窗户角落承受的负荷会更高。同样的效果也可以在旧建筑中看到,它们在窗户的角上有很深的裂缝。事故发生后不久,这个错误就被纠正了,从那时起飞机就有了圆角的窗户。2、迪斯尼音乐厅这个建筑是用弯曲的金属框架建造的,它能有效地保护大厅不受高温的侵蚀,同时也能把附近的建筑物“烤”起来。从金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