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古代言情小说《绝色狂女红颜:弃妃采夫》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19 7:59:21 来源:网络 []
书名:绝色狂女红颜:弃妃采夫
第1章

张舒雅坐在天台边上,看着满天繁星闪闪,脑子里拼命地找这二十年来所拥有快乐的记忆,但是直到她抱着头缩成团还是没有找到,有的,也只是刚刚认识李致远的时候那一段不长的快乐。版权http://www.xbxys.com/当时,她身边的追求者多不胜数,但她知道他们多数都是为了自己的身份,后来为了能够找到一个不是因为自己身为‘龙腾集团’千金小姐的身份真心爱自己的男人,千挑万选,只是没想到最后居然是引狼入室。

李致远是她在外地读书的时候认识的,长相俊美不凡,且才能兼备。最主要的是他不知道她真正的身份而且温柔体贴,当时张舒雅的爸爸得了绝症最想要的就是能够活到她结婚,组成一个幸福的家庭。但是医生却宣布他最多只有三个月的命,所以当时虽然她才二十岁,不过为了爸爸,也因为她是真的爱着李致远,他们很快就结婚了。

婚后三个月不到,她爸爸就永远的离开了她,她得到了爸爸离开后留给她的百分之四十‘龙腾’的股份,公司仍然交给她的小妈打理,她还有没有完成的学业,而她的新婚丈夫李致远也进了‘龙腾’从低做起。

一天,她请了一个星期的假想回来陪李致远过他二十五岁的生日,当她心跳加速推开家门的时候,也许是女人的直觉,不知道为什么她好怕看到里面有她不想看到的事情,报纸上的新闻不可能空Xue来风,而且她的小妈也才不到三十岁,风华正茂而且年轻能干。她和李致远的照片就那样显眼的放在第一版,笑得那么和谐,那么相似。说明http://www.xbxys.com/

所以她才会请假给自己找了一个借口回来,客厅的地上扔着零零落落的一堆女人的内衣、裙子和丝袜与李致远的交杂在一起。

而在她新婚没多久的床上有两具雪白的**抱在一起。

她无意识的将手咬在嘴里,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但眼泪却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这是她的房子,些刻却像个小偷从门缝里**男女主人在床上亲密。

“现在你们已经结了婚,如果这个时候她有什么意外,你就能得到她全部的财产,包括她名下‘龙腾’百分之四十的股份,而我这还有百分之二十,加在一起我们就成了最大的股东,以后就不用再看别人脸色。”女人的声音听起来慵懒Xing感。“那个臭男人,我十几岁就跟了他替他打江山,没想到居然才分了百分之二十的股份给我。还好我有先见之明让你去接近那个死丫头,不然,我们连反击之力也没有。原文xbxys.com

“那丫头交给我来办吧,肯定会做得干净利落。”李致远平时温柔的声音此刻听起来却如此阴冷、凶狠。

原来他们早就认识,从认识李致远的第一天开始,她就掉进了他们设计好的陷阱里面。

轻轻转身在街上漫无目地的走了好久,最后走进了律师楼,要求将自己名下所有的财产、股份都捐给慈善机构,签定好所有的文件之后,不知不觉她居然走到了这里。她在这从下午坐到晚上,眼泪好像就没有停过,她突然有种好想飞翔的感觉。不知道是谁说过‘连死都不怕还怕活着?’她不是怕活着,而是因为已经生无可恋。

她是不是懦弱她不知道,在飞翔到半空中的时候也没有后悔,一滴眼泪从眼睛里面流了下来,‘这会是我在这个人世间流的最后一滴眼泪’轻轻地闭着眼睛,再关上了自己的心,心越来越冷,等待落地的那一瞬。版权xbxys.com

‘砰’一声,张舒雅陷入了完全的黑暗之中。

“主子,前面好像有一个女子,需不需要属下去看看?”一个黑衣男子对马车内的人询问着,马车里面伸出一只手指修长而白净的手,看了看睡在路边不知生死的女子,“跟了本主这么久还不知道规距么?”虽然看不清马车里面男子的神情,但黑衣男子仍是全身一震,忙低头抱拳“属下知罪。”

马车上的帘子没有放下,寒非雪紧盯着路边的女子,不知为什么有了想救她的冲动,也开口了“停车。”黑衣男子很快出现在帘子外面“主子,有何吩咐?”

“去,看看还活着没?没死就把她救上来。”声音清冷让人不寒而栗。

“是,主子,属下马上去办。”

很快,那名女子已经躺在寒非雪的旁边,他打量着她身上不轻的伤势,到底是何人居然会对这样一个弱女子施以毒手,伸手替她把了把脉,气息微弱得让他以为她已经死了。小百姓养生网做为全国最大杀手组织‘无隐楼’楼主的他根本就不会为了这些与他无关的事费神,但看着她肿胀的脸和身上到处的血迹斑斑,眼光一暗“陆平,去神医谷。”

“是,主子。”

神医谷就在城外的凌虚山中,马车到了谷口便停下,这是神医白莫尘对外界来访的要求,必须步行入内。从马车里走下一个身穿蓝色锦服的男子,身材修长,面若冠玉,剑眉星目,他轻轻抱起马车中的女子,向谷内走去。

“主子,让属下来抱这位姑娘吧。”叫陆平的男子抱拳低头询问。

“你今天的话有些多了。推荐http://www.xbxys.com/”寒非雪冷眼一扫,陆平忙退到他的身后。

三人走入谷中,草庐外面站着一个白衣胜雪,神情清淡的男子,此人正是神医白莫尘,他见到来人,微微笑着点了个头,“今日楼主亲自到访所为何事?”

“神医。”寒非雪淡淡地打了个招呼,但不难看出他对白莫尘的尊敬,“在下在回家的途中遇上这位姑娘,她受伤昏迷不醒,在下替她把过脉但脉向极为微弱,恐怕……天下也只有神医你能够医治好她,所以在下只好过来麻烦神医了。”

本着医者本份,白莫尘立刻看向寒非雪手中的女子,女子年纪大约十六岁,倾城之容,落雁之姿,但此刻确实看不出有任何可能生还的迹象。

第2章

“楼主,快里面请。”白莫尘做了个请的姿势,寒非雪只是淡淡地站定,清冷的声音一如往常“神医,在下门下发生了一些事情需要马上回去处理,实在不宜久留,所以有劳神医……”寒非雪将手中的女子小心的交给白莫尘“过几日在下会再次登门感谢,不如可否?”

白莫尘见此女子身上的伤实在不能久拖,也没多加挽留,点了个头之后就抱着女子进了屋内。

“师父。”正在屋内制药的孟青见师父抱着一个浑身是血的女子进来吓了一跳,忙走上前去,跟着白莫尘走进室内。

“孟青,快去准备热水和药箱。”白莫尘一边往里面走一边吩咐。

“是,师父。”

白莫尘替女子把完脉之后脸色大变,又吩咐孟青熬药。

“师父,这位姑娘能救活么?”孟青探了个脑袋在边上看着,脸上也有着焦急之事。

“唉,救是能救,只怕这位姑娘今后会生不如死。”白莫尘有些内疚,又有些打抱不平“真没想到如此弱质女子也有人用这种手段对付。”

“为何?”

“唉……”白莫尘没再说话。

张舒雅仰头一口喝光难喝的草药眉头也没皱一下,这种苦药已经喝了半个月早就麻木了。白莫尘看着已经好得七七八八的张舒雅,“敢问姑娘叫什么名字?”

“慕容清清。”她的声音冷清无波,这个名字脱口而出,在她的记忆中有关这世的,不过只是断断续续闪过一些片段。她看着眼前白衣胜雪貌似谪仙的男子,眼中暗藏着防备,除了自己,她不会再信任任何一个人,特别是男人。

“慕容姑娘,你可知是何人给你下的毒?”白莫尘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问出口。

“下毒?”慕容清清想了想,却是一片空白“我不知道,什么也想不起来。”

“在下刚才替姑娘看过,你的头部受过重击现在可能还有些淤血,所以姑娘一时想不起来以前的事情也不必着急。”白莫尘赶紧安慰她,生怕她一个小姑娘会对陌生的人和环境感到害怕。

慕容清清冷笑了声“记不住又有何关系?我体内有何毒?”

“姑娘身中奇毒,而且此毒是由七种不同的毒花炼制而成,配制与下毒的分量必须一致,如随便解毒只怕会加重毒Xing,所以此毒除下药之人外无解。”白莫尘看着慕容清清冷清的双眼小心的告诉她。

“会死?”清清斜挑着眼看着白莫尘。

“那倒不会,只是每逢月圆之夜会毒Xing大发,必须与一个男子交合才能解当月之毒。”白莫尘见清清只是轻挑了下眉就没任何反应,他又不知道该是怎么接下去,又怕多说会让清清难过,就尴尬的站在原地。

清清注意到他在等自己回答就随便的‘唔’了一声,表示她已经知道了。

“慕容姑娘,在下说的是必须与男子交合才能够解当月之毒。”看她的表情怕她是听错了,白莫尘只好红着脸再次重复一次。“而且与姑娘交合的男子可能会元气大伤。“

“嗯,知道了,还有几天?”这个身体的主人身怀绝世武功,这是她的记忆中有过的片段,而她就像与这身子合二为一,能够运用自如,她可以控制自己的内力不外泄,而之前因为受伤,本来也真气尽泄,所以连白莫尘也不知道她有武功的事,只是不知道这身体的主人为什么身怀绝世武功也会被人用乱棍打死。

“半个月”注意到清清并不喜欢说话,白莫尘只好退出房中,开始去翻他那一堆医书看能不能找到其它的解决办法。

“慕容姑娘。”孟青见她已经出来走动了,心里也替她开心,几日前师父把她抱回来的时候几乎没有任何气息,现在见她大好自然替她开心,孟青当然不知道清清所中的毒,只知道她只要能走了就肯定是好了。因为他们的草庐这里没有女子,所以现在的清清穿的是孟青的衣服,但仍显得有些大了,更衬得她柔弱无骨,一头如墨般的长发任由它们垂顺在背上,如锦缎般光滑。

“唔。”清清看着孟青点了点头,他今年十四岁,长得白净漂亮,且乖巧可爱,不过站在白莫尘跟前就逊色很多,清清回头见孟青从屋里把那些医书搬出来晒。而白莫尘则仔细的翻看着医书,对身边一切的事情都毫无知觉,他始终一身白衣胜雪却又长得眉目如画,清清不由得多看了他两眼,慢慢地走近他“在强光下看书伤眼睛,难道神医不知道么?”

白莫尘见光突然被挡住才抬起头来,见是清清忙起身扶她坐在旁边的椅子上“你的身子才刚好,不要站太久。我在……”他抬头见孟青还站在边上“孟青快去准备午饭吧,慕容姑娘该是饿了。”

“是,师父。”

孟青进屋之后,白莫尘才轻声对慕容清清说“我在翻查古籍看能不能找到给姑娘解毒的办法。”见白莫尘故意支开孟青才跟她说这些,可能是不想当着小孩子的面说这些事情。

“不用那么麻烦了,我自会找出下毒之人。”她对这些并不在意,实在找不到解药只要死不了又有何关系,这天下还缺男人?

没多久,孟青就跑出来叫他们进屋吃饭,“今天天气好,不如就搬到外面吃吧?”白莫尘看着慕容清清,而后者只是略略点了点头。

很快东西就准备好了,孟青还特地在清清坐的椅子上面放了一个软垫,清清刚救回来的时候身上多处被人打得血肉模糊,这个小男孩都心疼得哭了好几回。清清吃了一根青菜,皱了皱眉头,还是嚼烂香了下去,这个小动作还是被一直注意她的孟青发现了“怎么了,清清姐姐,很难吃吗?”清清也没发现孟青对她的称呼突然变了,只是摇摇头“很好。”听到清清说很好孟青才算是放下心来。

一阵杂乱的马蹄声传来,白莫尘好看的眉头微皱了起来,轻轻放下碗筷站起身来看着外面尘土飞扬,该来的始终会来,他略一沉吟“慕容姑娘,草庐后面有一条路可以出去,你直接去找‘无隐楼’的楼主寒非雪,是他将你送到我这来的。”

第3章

寒非雪?虽然心中疑惑但清清仍没有表现出来一丝,只是静静地吃着饭,仿佛根本就没有听到外面的吵杂。

一个身穿黑色劲装的少年嘴里叼了根草,就像是在马上晒太阳玩一般,在人群后面闲闲的跟着,他名叫沈剑星,是当今武林盟主的义子,这次他便是奉了义父之命前来帮这些白道中人向神医白莫尘要人来了。

这白莫尘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大夫罢了也值得他们来这么多人,无聊。

一个领头的男子坐在马上冲白莫尘叫道“白莫尘,交出那个女子。”

白莫尘回头看了一眼静坐在桌前的清清,她已经放下碗筷在用手拨弄他晒在一边的草药,似乎这人说的那个女子不是她。

“这个女子是在下的病人,请恕在下不能成全。”

“什么?你这样做就是想公然与整个武林为敌?”男子竖眉大怒,“谁都知道她是寒非雪的人,你救她那你就是与寒非雪一伙的,我们必不会放过你,识相的就快点把她交出来。”

孟青年少气盛,“在我师父眼中只有病人没有好人坏人之分,这是整个天下都知道的事情,况且你们公然跑来神医谷来闹事,难道就不怕皇上找你们麻烦?”

那人见一个小孩居然也敢与他顶嘴,跳下马伸手一掌将孟青打倒在地,孟青倒地吐出一口鲜血“老子是武林中人,自然要管这武林中事,就算是皇上也不会干涉我们武林清扫败类之事,你们与无隐楼有牵连恐怕连皇上也不会放过你们。”

‘啪啪’两声,所有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那男人的脸上却出现了两道巴掌印,后面马上的沈剑星一下子就来了兴趣,那些人可能没看见但他却见到刚才那名女子出手,动作快得连他也只见到了些影子。

“是谁?明人不做暗事,出来。”男子虽然气势不减,但还是往后退了两步。

慕容清清走在孟青身边将他扶了起来,一双冷眸看着众人,所有人都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寒颤。“是我。”

“你这个娘们,好大的胆子,兄弟们给我上,今天让我们为武林除害。”他手上的剑一挥众人一起冲了上来,清清衣袖轻扬,所有人都觉得虎口一麻,还有血丝渗了出来,后来发现原来打中他们的暗器是一些普通的草药,都吓得不敢再动。

“记住,我不是谁的人。我叫慕容清清。如果还有人再在神医谷叫嚣,我,必不会再放过他。”话虽是对着众人说,但一双冷眸却是盯着马上的黑衣少年沈剑星。她知道真正的领头人是他,因为只有他由始至终都没有下马,也没有动只是笑笑地看着他手下的人在这闹笑话。

他利落的翻身下马,从人群后懒洋洋地走出来站在慕容清清跟前,他并没有看清这个女子功夫有多厉害,但现在就因为这个女子让他觉得今天来这里有了一丝兴趣。

“姑娘在下是武林盟主的义子沈剑星,姑娘如果不想给神医带来麻烦,其实只需要离开这里即可。”

清清打量眼前这个男子,面如冠玉,唇红齿白,一身黑色劲装更衬得他气质出众。“不离开又如何?”清冷的声音从樱唇中溢出。

“那姑娘就是公然与我们正派为敌,何苦?”

“何为正派?”清清冷眼扫了一下沈剑星身后“这么多会武之人明明想要对付的是‘无隐楼’却偏偏来找两个手无缚鸡之力之人的麻烦就是公子口中所谓的正派?我不懂什么是正派,只帮想帮之人。”

沈剑星汗颜,这本来也是他不耻的,但现在从这个慕容清清口中说出来更让他觉得难堪。

“要不我们做个交易如何?”慕容清清贴近了沈剑星的耳边轻声说道。

“姑娘请说。”沈剑星略退了一步,脸上泛着粉红。

清清心里冷冷一笑,面上却没有任何表情“你今天这里所有的人加在一起也不是我的对手,而白莫尘救过我一命,今天我当是报恩。你把他们全都带走,下个月十五晚上我会亲自到你府上给你个交待,至于那寒非雪,我确实不认识,只是被他救到这里来而已。”

“好。在下就住在沈家堡。”沈剑星略一沉吟就答应下来,冲白莫尘一抱拳“神医,今日打扰了,还请恕罪。”转身冲一干人等大喝“走。”

“少堡主,就这样走了?”人群里有人提出异议,但声音不是很强硬,盟主现在属于半退位的状态,盟里的事多半都交给了沈剑星,而沈剑星年纪虽然小但处理事情来冷静果断,比起盟主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整个武林没有一个人敢说一个不字。

慕容清清心中冷笑不止‘这就是男人。’

“你们打得过她吗?”沈剑星笑笑地看着那人,声音也没有任何起伏,那问话之人往后缩了缩脖子,没再说话。沈剑星回头冲慕容清清抱了抱拳“那在下就先行告退。神医,请。”一行人很快就从神医谷消失了,慕容清清回头只看见白莫尘担忧的双眼。

“对不起慕容姑娘,在下不是有心听你和少堡主的谈话……”白莫尘有些尴尬的停顿了下“在下听姑娘说下个月十五去找少堡主,可那日是……”

“是我毒发之日。”清清一挑眉毛接下白莫尘的话。

“那姑娘你还……”

“毒总需要人解的不是?好了神医,我累了,先进去休息一下。你还是去替孟青看看伤势如何吧。”清清说完就回自己屋里去了,而白莫尘无奈的摇了摇头,还有半个月的时间,希望能想到办法替清清解毒,那样,她就不用去沈家堡了。

看着锅里冒出来的热气,她好像看到很久以前李致远给她买了一个冰淇淋,她吃了几口就吃不下了,又不舍得扔掉,李致远想都没想就接过去替她吃完。

“呀,我吃过的……”

“可是小雅你吃不完了啊,那我就当你的垃圾桶吧,以后凡是你吃不完的都交给我,我可以当你一辈子的垃圾桶。”李致远边吃边说,可是张舒雅却把它当成是一辈子的誓言。

第4章

白莫尘和孟青走到屋子里惊奇的发现清清居然已经做好了一桌饭菜,扑鼻的饭菜香味让他们忍不住食指大动,“师父,没想到青菜居然可以这么好吃?”孟青的小孩子习Xing让他很快就不记得中午发生的那些不愉快,吃了一剂药就什么都不记得了似的,他又看着清清“清清姐姐,没想到你人长这么美,连菜也可以煮得这么好吃。”

清清仍然只是低着头吃饭没有回答,刚认识李致远的时候,他只是一间小公司里面的一个小白领,每月的薪水除开房租就所剩无几,而他只是随口提过不想每天在外面吃味精,她便偷偷地跑去报了一个烹饪班,半年之后,李致远每天都可以吃到不同的家常菜。他拉着张舒雅的手“能找到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福气,我不知道我们会不会永远在一起,我只知道如果我失去你,将是我一生的遗憾。”当时张舒雅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原来,这些都是他早就设计好的台词,只有自己像个傻瓜一样以为自己是天下最幸福的女人,无知。

孟青不知道为什么清清突然间变得更是拒人于千里之外,和白莫尘对看了一眼就继续低头吃饭。

寒非雪突然出现,一进门他先对白莫尘抱拳道歉“神医,这次给你惹麻烦了,实在是对不起。”

“楼主何错之有?”白莫尘看了一眼清清“在我眼里只有病人,没有什么是该救不该救的,只有能不能救。再说,若非楼主救回慕容姑娘,现在慕容姑娘可能生死未卜,你与姑娘素不相识也会出手相助,而我本是医者试问又怎么会见死不救呢?”

“你姓慕容?”寒非雪低头看着清清,口气与先前的大不一样,冰冷至极,清清扫了一眼站在谷外的一众人马,想他应该是收到所谓的正派来找白莫尘的麻烦赶来帮忙的。

清清放下碗筷站起身,并不答话“是你救的我?”

寒非雪眉头一皱,还没有人敢这样跟他说话。

“条件?”清清并不理他,只是看着他的眼睛冷冷的问道。

“什么?”寒非雪根本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只能跟着她的话问。

“堂堂‘无隐楼’楼主居然会救一个素不相识的女子?楼主自然不可能做赔本生意。而我也不想欠你一个人情。说出你的条件,我们从此互不相欠。”清清冷眸扫了一眼寒非雪。

寒非雪紧盯着眼前这个女子,怒极反笑“哈哈哈哈,就凭你也配跟我讲条件?”真是从没见过这么不识相的女人,如果不是因为他大发慈悲救下她,她早就死了千百次了,现在居然敢用他救他一命之事来跟他讲条件。

清清冷冷地笑看着他,摊开手掌,手中心躺着一截断发,寒非雪下意识的摸了摸两边,果然他左边的鬓发被削去了一截,他居然根本就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出的手。心中一凛,这才正眼看着慕容清清。

他知道他长得美,没想到伤好了之后她居然出尘如仙,傲世而立,恍若仙子下凡却又冷若冰霜,“什么条件都行?”连他自己也没想到他会开口说出这句话,而慕容清清只是看着他等他说出下文。

“如果我说我要娶你做我的妻子你可愿意?”他可能是疯了,居然会对一个只见过两面的女子说出这句话,但更多的可能是因为她的胆识,她的功夫,只有这样的女子才配做他‘无隐楼’的楼主夫人。

“不可能。”清清没有一丝犹豫直接拒绝。

“你……”寒非雪看了看白莫尘和孟青,回头怒瞪着清清“这天底下有多少女子主动对我投怀送抱想当我寒非雪的女人,你这个女人,居然敢拒绝我?”

“等你想到了想要我做什么再来找我。”清清说完就转身离开。

寒非雪正准备上前拦住她“楼主请留步”白莫尘终于找到一个开口的机会“可能事出突然,慕容姑娘一时接受不了,不如给她一点时间。”白莫尘说的这句话有些让人起疑的着急,但又听不出来有什么不妥。

已经不见了清清的身影,寒非雪转身放下一个袋子“神医,这里面有些银两,是我的一些心意,你交给清清姑娘,让她去做几身衣裳吧。”见到白莫尘点头之后抱拳离开。

孟青出神的看着清清消失的背影被白莫尘敲了一下脑袋“你一个小娃儿看别人一个姑娘家像什么样子?”

孟青揉揉脑袋“师父,我是觉得清清姐姐真是太厉害了,我太崇拜她了,不仅武功盖世,菜也烧得好,而且她居然敢这样对‘无隐楼’的楼主,想这天下有多少女子想成为寒非雪的妻子,但他对女子从不多看一眼,可是咱清清姐姐直接一口拒绝还让寒楼主不敢多说一个字。师父,我想改投清清姐姐门下你会不会反对?”孟青脱口而出的咱清清姐姐让白莫尘嘴角掀起了好看的弧度。

“那正好我现在就给你一个机会,将这袋银子给慕容姑娘送过去,顺便问一下她要不要收你为徒,如果她答应了那你以后就可摆脱为师了。”白莫尘笑着对孟青说,但孟青却吓出了一脑门的冷汗,刚才他只是开个玩笑,如果师父真的不要他了,他立刻哭死,他赶紧装作什么都没有听见就开始收拾碗筷溜去厨房。

白莫尘摇摇头,拿起桌上的钱袋向清清房里走去。

第二天一大早清清就跑进孟青的房间“孟青,孟青。”正在做美梦的孟青睁开无辜的双眼,在见到清清的刹那吓得赶紧用被子捂好,有些害羞的冲清清叫着“清清姐姐,你怎么可以随便进男孩子的房间?万一我没穿衣服,那……”

清清扫了他一眼“快起来,帮我梳个男人的发型。我今天有事要出去。”

真是惊吓一浪接一浪“什么?清清姐姐你要装男人出去?可是师父说过你的伤至少还要十来天才会痊愈,这么急着出去是有什么事情吗?我能不能帮你?”孟青如宝石般的黑眸紧张的看着清清。

绝色狂女红颜:弃妃采夫》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绝色狂女红颜 或 弃妃采夫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天姿国色11章(第十一章:挖角)

    原标题:天姿国色11章(第十一章:挖角)书名:天姿国色第十一章:挖角转眼间手术进行了一个小时,在王冬杨的努力下,连体婴儿相连在一起的臂膀已经被切开一半,中间没有出现任何意外,婴儿的各项生命体征很好。不过这不代表什么,往下的才是困难重重,剩下一半那可都是血管和神经纵横交错的,要更加小心小心再小心。奢侈地休息了一分钟,喝了两口水,王冬杨继续投入到手术当中。因为难度越来越大,这一半他整整切了三个小时,眼看最后一刀就要成功,突然后面的周梧桐不知道怎么就碰了碰他。就这一个小动作却带来了巨大影响,让他割断了

  • 恨你情难守11章(第十一章 不人不鬼)

    原标题:恨你情难守11章(第十一章不人不鬼)书名:恨你情难守第十一章不人不鬼不人不鬼?是她,她现在这个样子可不就是不人不鬼吗?她只想要回自己的儿子!她跪在地上,任由寒意入骨。她屈下身子,双手交叠在额前,整个上半身都贴在了地面上。三叩九拜过后,她开腔:“皇上,臣妾自知有失德行,不配做皇后,所以自毁容貌和声音,还请皇上高抬贵手。臣妾给你的玉玺并非是真,只要你把世子还给我,臣妾愿退位让贤!”“你再一次欺骗了朕,朕还能相信你吗?温如歌?”他一字一顿的念着她的名字,曾经深爱入骨的女人,此刻却放下所有身段,

  • 我的野蛮上司11章(第一十一章 为公司立功)

    原标题:我的野蛮上司11章(第一十一章为公司立功)小说名称:我的野蛮上司第一十一章为公司立功一个警察给我包扎着我的手,我才发现我也挂彩了,刚才在打斗中,挥舞着铁棒,手上被匕首划到几下,手上全是鲜血,我却没有感觉到丝毫的疼痛。接着就是去医院、录口供、吃宵夜,那时候应该叫做吃早餐了。接着回到那个破仓库睡觉,睡到了傍晚,或许男人都会经常做这样的梦,清晨快起床时,总会梦见与自己身旁莫名其妙的人做那个事情,我又梦见了与林魔女的销魂一晚,每个姿势,每个表情,每句叫声都那么熟悉,只是那张脸变成了白洁。她一脸舒

  • 贴身男秘有春天11章(第十一章:上班)

    原标题:贴身男秘有春天11章(第十一章:上班)小说名字:贴身男秘有春天第十一章:上班“额,那个,那个是……”箫连赫有些头疼,自家小弟不听话啊,这下惹麻烦了吧。“说啊,那是什么声音?”段宁宁不依不饶的追问。忽然箫连赫灵机一动:“那是,那是电影的叫声,岛国小电影,我这不是不好意思说嘛。”段宁宁啐了一口:“不正经,一个人在家尽不干好事。”“唉,谁让我家亲爱的宁宁不在呢,不然我们两个人一起不干好事。嘿嘿。”箫连赫松了一口气,嘿嘿的笑着。“哼,谁要和你做坏事了。算你老实,乖乖的等我回来吧。拜拜。”段宁宁哼

  • 我的妖孽女总裁11章(第十一章:要人命)

    原标题:我的妖孽女总裁11章(第十一章:要人命)小说:我的妖孽女总裁第十一章:要人命夜幕已经缓缓降下,酒店各种华丽的装饰灯亮起,流光溢彩,令满天的繁星黯然失色。酒店上顶层露天专用酒会场地内灯火辉煌,在乐队弹奏下,优雅的舞曲飘散在每一个角落,会场中宽阔的舞池内,几对男女翩翩起舞,舞姿华美。气质不凡,谈吐优雅的小声交谈着,不时发出酒杯轻碰声。今天几乎都携带女伴出席,男女比列接近一比一,香衣靓影,美酒佳肴,歌舞升华。一时间,整个酒会又成了时装展示会,群芳争艳的斗场。作为企业文化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帝凡

  • 唯愿红尘一生醉11章(第11章 我不准)

    原标题:唯愿红尘一生醉11章(第11章我不准)小说书名:唯愿红尘一生醉第11章我不准我脚步怔滞了一下,突然想起好久之前,那时候流感盛行,我不小心感染了风寒,回到家就开始发起烧。除了现在的癌症,那应该是我这一辈子得过最严重的一次的感冒吧,我至今记得,烧得实在厉害,两只眼睛都烧得布满了血丝,顾屿森照顾了我一天,将我抱在怀里喂我喝粥的时候,我迷迷糊糊的抬头,竟然发现他的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变得跟我一样红。我吓了一跳,还以为他也被我传染了,又急又慌的催他去看医生,他却置若罔闻,只是愈发紧的将我抱在怀里,

  • 五指相思勾琴弦11章(第11章 家破人亡)

    原标题:五指相思勾琴弦11章(第11章家破人亡)小说名:五指相思勾琴弦第11章家破人亡千钧一发之际,方逸迟忽的是转动着方向盘,将驾驶座那一边甩向了大货车。我的手,本能地护住了肚子。砰。两车相撞。巨大的冲击让我的头撞到了一旁的玻璃上,瞬间失去了意识。我……死了吗?死了,就可以不再去想莫云霆了。死了,心就不会痛了。只是……孩子……我的孩子。耳边,开始变得嘈杂起来。渐渐,又归于平静。我以为,我会就这么死去。庆幸的是,昏迷了两天后,我醒了过来。或许是我命不该绝,这么严重的一场车祸,我却只受了点皮外伤。肚

  • 我愿是一抹春天的绿11章(第11章 一定要保住大人和孩子)

    原标题:我愿是一抹春天的绿11章(第11章一定要保住大人和孩子)小说名称:我愿是一抹春天的绿第11章一定要保住大人和孩子手术室里,充斥着浓郁的血腥味。所有人呆若木石,看着手术台上惨烈又决绝的女子。厉墨尘脸色发白,双目赤红,垂在身侧的手不受控制的颤抖着,“愣着干什么,赶紧救人啊!”语调,说不出的干涩。医生和护士这才反应过来,止血的止血,叫人的叫人。医院里德高望重的专家全部被请了过来会诊,好在手术刀比较短,人在自残的时候也不会当真下死手,所以时沐遥的伤倒不算致命。只不过眼睛肯定是保不住了,而且她还怀

  • 宠妻100分:吻安总裁大人11章(第十一章:不想让你再受伤)

    原标题:宠妻100分:吻安总裁大人11章(第十一章:不想让你再受伤)小说:宠妻100分:吻安总裁大人第十一章:不想让你再受伤洛烟没有料到,这小家伙说起情话来倒真是一套一套的。小家伙打量了她身后的公寓许久,脸上的嫌弃神色越重。最终一张小脸一副打定了主意般的模样,霸气开口道:“这地方怎么能够住人啊,我给你买套房子吧。”洛烟:“……”席宝贝这话一出,除了洛烟之外,小家伙身后的福叔及其他保镖们都面不改色。看到他们对于这小家伙的阔气,已经不以为然了。一直以来还以为小家伙整天一副霸道的语气,是性格使然。现在

  • 看一眼惦念一生11章(第11章 他其实是喜欢你的)

    原标题:看一眼惦念一生11章(第11章他其实是喜欢你的)书名:看一眼惦念一生第11章他其实是喜欢你的林芒来医院探望苏芊芊的时候,她刚照完CT回来。看着眼前这个苍白憔悴失魂落魄的女孩,林芒差点没认出来,她是江城人人艳羡,那个随时都很骄傲很理所当然的小公主。“芊芊,你没事吧?”林芒有些担心。苏芊芊有多在乎沈沉渊,别人体会不到,但和她从小一起长大的自己却很清楚。那个男人,像是一味毒药,已经噬入了她的骨髓。苏芊芊靠着病床,“我没事,等CT结果出来,没问题就可以出院了。”“嗯,那就好。”林芒在床边的椅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