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小说天才儿子腹黑娘亲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1/19 7:16:17 来源:网络 []
小说:天才儿子腹黑娘亲
第2章 给银子的是好人(2)

最可气的是,看着十分可爱无害的小朋友,却有着一双狗鼻子的兽宠,哪里有银子,它就往哪里找。小百姓养生网他的银子啊,他的宝贝啊,把他给心疼得几乎呕血!

“女侠、少侠!这块牌子你们不能拿,它是小人的传家之宝,牌在人在,牌亡人亡,小人誓与金牌共存亡!”

云小墨十分同情地看着山贼老大,闪动着黑亮的眼珠子,道:“娘亲,他好可怜,要不我们把金牌还给他吧!”

山贼老大两眼闪动着晶莹的泪珠,感动万分,真是个善良的好孩子啊!感激的话刚要说出口,就被对方下一句话给呛住了。

“我们先杀了他,再拿他的金牌,这样他就不会伤心难过了。”

“少侠,不要啊……”山贼老大叫得那是一个凄惨万分。

云溪翻看了下他的金牌,两眼微微眯起:“你是南熙国的军人?”那分明就是一块兵符,而且是属于南熙国的,她的父亲就是南熙国现任的大将军,这种兵符她有点印象。

山贼老大警觉地整肃了神情,试探地问道:“女侠也是南熙国人士?”

“现在是我在问你话。”云溪眉梢高挑,眉宇之间自有一股与生俱来的冷傲气质,完全不同于之前一副财迷无知的神色。

山贼老大斟酌了下,终于据实相告。网站http://www.xbxys.com/他原名李禄,曾是南熙国军中的一名小小将领,十几年前跟随着云腾大将军出征东陵国,因遭Jian人陷害,大军陷入包围。云腾大将军就是在这场战役中战死,临死前将兵符交到了他的手里,让他带着其他人拼死突围。千人的军队,最后只剩下他和他手底下几十号人马。他本想着带着兵符回国复命,谁知回到南熙国,发现到处张贴着他通敌叛国的通缉令,他有苦难言,有冤无处伸,只好领着几十号手下在东陵国和南熙国的边境占山为王,当起了寨主。

李禄此人虽然龌龊猥琐,但是提及云腾大将军之时,那股属于军人的特有气质也自然而然地体现了出来。

云腾,南熙国的一代名将,云家的骄傲,可惜十几年前在战场陨落。人们只知他是被手下的人出卖,才陷入敌人的包围圈中,却不知这其中另有阴谋。版权http://www.xbxys.com/

云溪努力从脑海中掏取记忆,她只记得小时候,这位伯伯曾抱过她,他很威严,也很可亲,只可惜……

“娘亲,你怎么了?为什么流露出这么多愁善感的表情?”

“小孩子不要乱用成语!”云溪回了神,捏捏儿子的脸蛋,眼神往房顶上飘了飘,“去,把屋檐上的那位叔叔请下来!”

她故意加重了“请”字的发音,听得正伏在房檐上偷听的龙千辰浑身抖动了下,同时也惊了一惊。不待母子俩动作,他直接捅破了房顶,从上面蹿了下来。

黝深如潭的眸子对上云溪洞若观火的黑眸,他心底猛然跳动,直觉告诉他,这个女人绝对不简单!

云溪细细地打量着他,这男子一身胜雪的白衣,身姿俊秀挺拔,美如冠玉,眉宇之间是放浪不羁的英气,他的嘴角挂着一抹似笑非笑。在她打量他的同时,他也在用力地打量着她。

他跟随了一路,她自始至终都没有忽略,她也想看看他到底是何人,另有目的,还是单纯打酱油的。倘若单纯打酱油的,她也懒得理会,倘若另有目的……哼哼,敢惹她母子的人,绝不会有好下场!

龙千辰被她盯得毛骨悚然,好似自己被脱光光了站在她的面前,毫无遮拦。

接收到云溪冷凝晦暗的审视目光,龙千辰不由自主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心口,他的心还在怦怦跳动着。推荐xbxys.com幸好,还在!

好犀利的目光,跟他印象中的某人极为相似,那也是他唯一敬畏之人。想不到他竟然从一个寻常女子的身上领略了同样具有震撼力的目光,真是匪夷所思。

那目光如昙花一现,很快就消失了,无迹可寻,让龙千辰几乎以为是自己的幻觉。

“叔叔,你是来打酱油的吗?”云小墨一颗小脑袋不知什么时候凑到了他的跟前,吓得龙千辰后退了一步,这孩子什么时候靠近他的,为什么他都没有察觉?

怪了!向来以武功自傲的龙千辰,第一次在一对母子俩跟前感觉到了无力,究竟是对方的武功太高,还是自己分神得太厉害?他有些迷茫了。

龙千辰终究是走江湖走惯了,什么场面没有经历过,片刻的迷茫之后,他便恢复了一派泰然自若、翩翩佳公子的模样。

“叔叔……只是路过!”龙千辰低头,含笑打量着云小墨小小的身板和那一张仙童般稚嫩可爱的脸蛋,忽然心神一震,双瞳逐渐放大,好似见鬼了一般。这怎么可能?这张脸分明就是那个人的翻版!

他猛然甩了甩头,这绝不可能,一定是人有相似,他看错了。小百姓养生网

云溪在观察了他一阵后,就将注意力转移到了财宝上,虽说东西不多,但有总比没有强。她平日里没有太多的爱好,很不巧的,敛财就是她为数极少的爱好之一,她的座右铭是,银子永远比男人可靠,所以她宁愿跟银子过一辈子!

她得好好算算,这些东西到底值多少银子,因而错过了龙千辰脸上的表情变化。

“小弟弟,你爹是谁?”

“我没有爹爹,不过我娘亲说了,她很快就会帮我找一个很有钱很有钱的爹爹。”

龙千辰嘴角抖了抖,母子俩的要求还真不高,有钱就是爹!

“叔叔,你把我们山寨的屋顶给弄坏了,一定记得要赔哦!损坏东西不赔偿,娘亲会生气的。娘亲生气了,小墨也会生气的。小墨生气了,后果会很严重哦!”

第3章 很帅很好很有钱(1)

李禄一颗心微颤颤的,他经营了十数年的山寨,何时变成他娘俩的了?缴了他的财物还不够,莫非他们还想鸠占鹊巢,不给他们留一条活路?

天哪,他这是做了什么孽了,为什么会遇上他们母子?

龙千辰这下连眼皮也跟着跳了下。

在云小墨一双充满灵Xing的大眼睛的逼视下,他伸手从怀里随便掏出了一张银票,送到云小墨的跟前,龙千辰笑得风华无限:“这些银两够了吧?”

“我不知道,我先问问我娘亲。网站http://www.xbxys.com/

云小墨拿着一张一百两的银票走到云溪跟前,恰好云溪蹲身在点算财物,他于是神秘兮兮地往周围瞄了瞄,凑近她的耳边,十分小声地嘀咕道:“娘亲,这位叔叔看起来很有钱,他随便掏了张银票就是一百两的。他的胸前鼓鼓的,好像还有很多张银票……”

云溪的眼睛登时放亮,整间屋子好似多了几盏灯,霍然间也跟着敞亮。

她也同样压低声音,小声在儿子耳边嘀咕道:“小墨,干得漂亮!这位打酱油的叔叔就交给你全权处理了!”

云小墨重重地点头,光荣地接受了这项伟大的使命。

龙千辰忽然接收到母子俩同时投射过来的金光银光闪闪的眼神,浑身上下好似被无数的蚂蚁挠动着,很不自在。

拜托,你们再小声他也能听得一清二楚,好不好?

正在他思索着自己将被怎样处理的时候,云溪忽然站了起来,自上而下俯视着地上一众山贼,扬声道:“我们母子俩暂时会在你们这里借住几日。你们不必客气,把我们当自家人看待就成,平日里该干什么,还干什么。”

李禄只觉得天是一片灰暗的。

天啊,地啊,请把两位祖宗请走吧!

“对了,这几日多派些人守住山路的要道,听闻南熙国的云老将军七十寿诞将近,南熙国的皇帝特意为他Cao办了一场寿宴,广邀各国宾客,相信届时会有不少送礼之人从此必经之路通过。你们记住,寻常人等一律放过去,不得惊扰,一旦发现有钱人出现,立即向我汇报。这一次,我要带你们干一票大的,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才叫真正的山贼!”

所有的人只觉得眼前一阵晕眩,一大帮子的山贼,竟然要让一个女人来教他们如何当山贼……

太好玩了!龙千辰只觉得浑身上下热血沸腾,一股股兴奋劲儿往外冒,这一趟东陵之行,果然没有来错!在那个地方沉寂无聊了这么多年,终于找到了好玩的事情了!

龙千辰看着云溪母子俩,一双黑眸瞬间光华万丈,俊美的容颜上绽放出清华潋滟的笑容,美艳不可方物。

果然不出云溪所料,之后的几日里,一队接着一队的东陵国显贵携带重礼自山道经过,云溪指挥着一干黑风寨的山贼们一连干了几票大买卖。原本还处于受气状态中萎靡不振的山贼们一扫阴霾,精神振奋,一个个高呼着要誓死追随云娘子打家劫舍,誓将山贼的最高境界发扬到底!

这一日,清晨下了一场大雨,天气阴沉沉的。

山贼们也跟着睡了个懒觉,直到太阳露出了头,他们才跟着迟迟起床,各就各位,继续进行他们的打劫事业。

山路之中,两辆华丽的马车一前一后徐徐而行,还有一队甲胄披身的骑兵前后护卫,因着雨后地面的潮湿,车辙印碾得很深,让人无法判断马车内到底载了多少货物。

行至山路中间,马车倏然停下。

“荣伯,发生什么事了?”为首的一辆马车中,一声低沉的咳嗽声传了出来。

荣伯自马车的车辕跳下,对着马车的车帘躬身一拜,慈祥的脸孔上尽是恭敬之意:“公子,前方的山路中央发现了一名昏厥的孩童,生死不明……”

一只白皙清瘦的手,缓缓自马车内伸了出来,人还未见,那声低沉的咳嗽声又再传出:“快去看看,人有没有事……”

荣伯转身方要上前,后面又传来公子低沉的嗓音:“小心些……”

短短的三个字,荣伯便心中有了数,此处的地势险要,倘若有人设伏,那么他们一行人势必凶多吉少。更何况,人烟稀少的山林之中忽然出现一个孩童,其中定有蹊跷。

不待荣伯走远,侍卫们早已将孩子抬近。荣伯引颈瞄了一眼,一下子就被孩子俊秀的面容给吸引住了。他年逾五十,大半生见过的孩子岂止数百,可还从未见过如此俊秀可爱的孩子,哪怕是公子小时候的模样,也要逊他三分。如此可爱灵气的孩子,若是死了,着实可惜了。

他伸手探了探孩子的鼻息,面部的表情顿时有了松动,长吁了一口气,回身禀报道:“公子,这孩子还有一口气,怕是饿昏了。”他注意到了孩子身上褴褛的衣衫和杂乱的头发,像极了那些逃难的难民。

马车的帘子掀开了一个角,露出一张略显惨白的病态的脸,他的眉眼淡淡,凤眸微微狭长,谈不上十分英俊,可是只要你看着他,就会自然而然被他身上那股与生俱来的高洁清华的气质所深深吸引。他一身月白色的长袍,款式朴实,质地却是一等,穿在他的身上格外合身飘逸,不染尘纤。

“把孩子抱过来,我看看。”

荣伯犹豫了下,自侍卫的手中抱过孩子,小心地送入马车内。

在见到孩子的瞬间,荣伯清晰地看到了公子平静无波的眼神之中闪过一道光泽,尽管转眼即逝,他还是真切地捕捉到了。跟随了公子这么多年,他深知公子的秉Xing,这世上已经很少有人和事能牵动公子的心绪了。或许这孩子和公子有缘,能开启公子紧闭多年的心扉。

第4章 很帅很好很有钱(2)

“公子,这孩子身上脏,还是让老奴来抱着吧。”

清瘦的手阻止了他,东方云翔低头打量着怀中的孩童,平静如镜面的眼波泛起了层层的涟漪。他的手探上了孩子的脉搏,双眸倏地垂下,将所有的情绪都掩盖在了浓密的睫毛下。

一股温和的玄力泛着莹莹的紫光,逐渐进入孩子的体内。

云小墨只觉得一股股的暖意包围着他,这感觉好温暖、好安心,比起娘亲温暖的怀抱,他感觉更多的是一种属于父亲般有力的怀抱。蝴蝶般的睫毛扇了扇,他睁开了眼,眨巴着眼睛好奇地打量着眼前的男子,忽然开口问道:“叔叔,你有钱吗?”

东方云翔微怔了下,一丝淡淡的笑意从唇边偷偷逸出,他略微点了下头,他应该算是有钱吧,他心想。笑意之中带着疲倦,可丝毫不影响他的飘逸出尘,好似仙人从画中走来。

荣伯的眼角有些湿意,到底有多久了,公子的脸上再没有过一丝笑意。

“那就好!”云小墨开心地拍了拍小手,转头朝着马车外边高声喊了起来,“娘亲,这位叔叔很帅很好很有钱,我可不可以让他做我的爹爹?”

正在山中埋伏的云溪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栽跟头。

“臭小子,怎么不按剧本演戏?赶紧给我滚回来!”拜托,设定的剧情可不是这样发展的。

一旁看戏的龙千辰也险些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儿子替老娘找相公,果然不是一对正常的母子,一个比一个邪乎!

不过,挺有趣的!他很是期待。

“谁?赶紧现身!”

侍卫们如临大敌,呈合围之势,将两辆马车团团护卫,密不透风。

东方云翔没有任何的异样,只是更加好奇地打量着怀中的孩子,笑意更浓了。

荣伯在一旁看得热泪纵横,真想将这孩子就留在公子的身边,哪怕是绑也要把他绑住。

“不知山中究竟是何人在此设伏,意欲何为?”荣伯清朗的嗓音,片刻间传遍了整个山林。

“我们是在这里开山修路,投身于东陵国的建设事业的。通俗的说法嘛,呵呵呵……”一声清灵的笑声咯咯随风飘了过来,俏皮的声音继续说道,“就是拦路抢劫!”

东方云翔闻声抬眸,绿意丛中,一袭鹅黄的身影踱步而出。霎时间,一双晶莹深邃的眸子被这一抹倩影全部占据。

那是怎样的一个女子?

她迈着轻盈的步伐,一条简单的鹅黄长裙,掩不住她出尘脱俗的气质,却是更加凸显了那份纯净和自然,让人不知不觉中已动了心魂。

她有两道柳叶细眉和一双清澈明亮的眼睛,眉如远黛,却又透着几分英气,不似普通女子般柔似Chun水,却更像秋霜一般傲人、倔强。

一头青丝用一根木簪子简单地挽起,多余的发丝随意地拢在了耳后,黑白分明,衬得她如瓷般白玉无暇的耳垂更加水漾诱人。只是远远地观望,就足以让他心神微荡。

心动,也只是短短的刹那。

他的眼神黝暗了下,很快恢复了冷静和镇定,他这样身子的人,哪里有资格拥有这世间美好的事物?他自嘲地轻笑了声。

待云溪来至队伍跟前,秀眉轻皱了下,扯着嗓子就对着依旧赖在马车里的云小墨开骂:“臭小子,还不快滚过来?什么人你都敢认爹,看我不打你屁屁?也不打听清楚对方到底有多少家底,你就胡乱认爹了啊?你以为有钱人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吗?你啊,就是太嫩,江湖经验太浅!有些人家里根本没几两银子,偏偏喜欢充面子,全身上下穿着光鲜……”

荣伯和一众侍卫们看着云溪的小嘴噼里啪啦说个没完,一个个将同情的目光投向了云小墨,可怜的孩子,长得这么可爱俊俏,怎么偏偏摊上这么一个娘?

他们只觉得她的骂声聒噪至极,完全忽略了她不知何时已突破了防御的圈子,徒步走到了马车前。待他们反应过来时,不由地吓出了一声冷汗,一个个警惕地盯着她,生怕她会突然行刺自家的公子。

东方云翔静静地看着怀里的孩子被她不动声色地抱了过去,心底升起了一种莫名的欣赏,倘若他的神识判断没有错误,此女的武阶必在墨玄之上,深不可测,若是真的打起来,恐怕这里所有的人加起来都不是她的对手。

思及她可能拥有的武阶,东方云翔心底腾地燃起了一团兴奋的火焰。

他本身刚刚迈入紫玄之境,以他二十五岁的年纪达到这个境界已是天才之称,而眼前的女子最多也不过二十岁,玄气的境界却已在他之上,这说明什么?她岂非是天才之中的天才?

方才他探及怀中孩子的脉搏时,也同样发现了孩子体内所蕴藏着强大玄气,一个五岁左右的孩子竟然已经修炼到了青玄之境,不可不谓神奇!他将自己的玄力输入他的体内,一来为他疏通经脉,二来便是为了确认自己心中的猜测。

这是一个尚武的剑客时代,整个傲天大陆共有五个国家,按照各国实力先后的排名,分别有东陵国、北湘国、西慕国、南熙国和位于四个中间的傲天国。每个国家都崇尚武力,玄气纵横傲天大陆,玄气的修炼,按照等级划分,从低到高,分别为白玄、赤玄、黄玄、绿玄、青玄、蓝玄、紫玄、墨玄,墨玄之上,还有天玄、神玄、玄尊,每一等级又有一至九品之分。墨玄之下,一旦玄力触动,身体周围便会根据不同的等阶释放出不同颜色的玄气,而一旦迈入墨玄之境,身体周围的玄气形态便会彻底消失,让人无从判断。

天才儿子腹黑娘亲》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天才儿子腹黑娘亲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小说《悬崖上的爱情》之第17章 别多管闲事【17】

    原标题:小说《悬崖上的爱情》之第17章别多管闲事【17】小说名称:悬崖上的爱情第17章别多管闲事之后,在我寝食难安的几天里,却再也没有了乔雪涵的消息,原本我以为她会让我颜面扫地的。她不来,我倒是松了一口气,除了去医院照顾父亲,我还能有时间去面试一些工作。刚进医院,我却好巧不巧的遇到了乔雪涵。我下意识的就躲在了一边,乔雪涵没看见我,她慌慌张张的,脸色有些难看。婆婆刘兰芝从妇科门诊那边走出来,看见了乔雪涵,就一把拉住了她。“到你了,你怎么不进去啊?”“我,我有些想吐,出来透透气。”乔雪涵假装干呕。“

  • 小说《相思君知否》之隔世【16】

    原标题:小说《相思君知否》之隔世【16】小说名称:相思君知否隔世那件事过去了许久,如今再想起,恍如隔世。“虎威军大败匈奴,仅以五千精兵,退敌三十余里,捷报传来,宋庆成凯旋那日,你在宫中大宴群臣,喝醉了酒。”“不要说了,”赵献说,“朕带你去看御医。”她茫然地望着前方,喃喃自语一般,“陈国昌借此契机,勾结朝廷奸佞,出兵在半路劫杀虎威军,于皇城外,持圣上手谕,以功高震主之名……”“虎威军奋力抵抗,奈何寡不敌众,”丑妃出奇平静,却终究无法遏制地落泪,“宋庆成不信你如此绝情,硬是拼死发了响箭,寻求救援。而

  • 小说《半生情缘半生劫》之第16章 来不及【16】

    原标题:小说《半生情缘半生劫》之第16章来不及【16】小说名称:半生情缘半生劫第16章来不及“是我隐瞒了真相……其实雪桃就是三年前救你的女人!当初害死阎家的也不是王氏一族,是宇文丞相伪造了阎将军通敌的证据,王太傅也是被他给骗了!”阎清鸣高大的身躯一怔,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他的双腿犹如千斤重,竟再也迈不开一步……吴太后将所有的事都说了,三年前阎将军和宇文丞相政见不合。宇文丞相担心权位不保,决定铲除阎将军。他特意设计了一场阴谋,让王太傅发现了阎将军谋反的罪证。前朝皇帝误以为阎将军与大云国暗中勾结,

  • 小说《先生,我们不约》之第16章 教训渣男【16】

    原标题:小说《先生,我们不约》之第16章教训渣男【16】小说名字:先生,我们不约第16章教训渣男林语嫣微微低头一看开跑车的司机,正是上次在夜店东宫碰到的大帅哥。见她愣住犹豫着,唐文轩又道:“小姐,上车吧,看你赶时间的样子,这个点你打不到出租车的。”他的热情,让她纠结中。见她迟迟不肯上车,唐文轩无奈下车,走到她面前。他从西装兜里拿出名片盒,从里面抽出一张递到她手里:“这是我的名片,一会儿我要是对你图谋不轨,你就打电话报警。”说着,自作主张的拉着她走到车头看车牌号,唐文轩一脸讪笑:“车牌好记吧?上车

  • 小说《烟波江上余音绕梁》之第16章 还能活多久【16】

    原标题:小说《烟波江上余音绕梁》之第16章还能活多久【16】书名:烟波江上余音绕梁第16章还能活多久他是陆老爷子唯一的儿子,更是陆家的独苗,大概是知道这话一出来必定会让老人心软。在现场的气氛变得更加不可收拾前,萧月赶紧站起来打着圆场,“温泽你少说两句吧,离婚的事情我们私下里谈。”“什么私下里谈!离婚的事,我如论如何也不同意,你要走就赶紧走!”陆老爷子下了命令,直指着门口,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不给两人任何返回的余地。陆温泽咬紧牙根,拉着江楠便冲了出去。厨房里的佣人正好将晚餐准备好端了出来,见到客厅

  • 小说《相思满心间》之第016章 怎么是你!【16】

    原标题:小说《相思满心间》之第016章怎么是你!【16】小说名字:相思满心间第016章怎么是你!“这……”老管家明显不太愿意说这个话题,避开方小鱼的目光,迟疑着。“您不用瞒我,实话实说就行,因为那天,我看到穆先生在吃抗抑郁的药了。”方小鱼如实相告。“哎~~”老管家叹了口气,说道:“大少爷九岁那年,曾经和他的母亲一起被人绑架过,后来大少爷被安全解救,想要勒索巨款的犯罪分子也受到了惩罚,他母亲却为了保护他,在与绑匪争斗的过程中不幸受重伤,送医救治无效去世了,后来大少爷就得了抑郁症。”方小鱼怔住了,她

  • 小说《略过岁月去爱你》之第16章 教训渣男【16】

    原标题:小说《略过岁月去爱你》之第16章教训渣男【16】小说书名:略过岁月去爱你第16章教训渣男林语嫣微微低头一看开跑车的司机,正是上次在夜店东宫碰到的大帅哥。见她愣住犹豫着,唐文轩又道:“小姐,上车吧,看你赶时间的样子,这个点你打不到出租车的。”他的热情,让她纠结中。见她迟迟不肯上车,唐文轩无奈下车,走到她面前。他从西装兜里拿出名片盒,从里面抽出一张递到她手里:“这是我的名片,一会儿我要是对你图谋不轨,你就打电话报警。”说着,自作主张的拉着她走到车头看车牌号,唐文轩一脸讪笑:“车牌好记吧?上车

  • 小说《倾城时光只与你》之第16章 粗暴的新婚夜【16】

    原标题:小说《倾城时光只与你》之第16章粗暴的新婚夜【16】小说名:倾城时光只与你第16章粗暴的新婚夜我如同僵尸般一动不动。傅言殇结实的身躯紧紧压在我身上,仿佛只要我一动,他就会恶狠狠撕碎我的身体!“我……已经没有第一次了。”我颓败地说着,觉得自己就是个十恶不赦的罪人,害得傅言殇在众目睽睽之下颜面扫地!傅言殇直勾勾的盯着我。这一眼,他看了很久很久,最终怒极反笑:“你去医院工作,是为了沈寒?用我来刺激你前夫的感觉如何?”我一愣,急切道,“不是这样的,我没有想过用你来刺激沈……”“闭嘴!”他的声音冷

  • 小说《爱无论早晚》之第16章 你好像是第一次【16】

    原标题:小说《爱无论早晚》之第16章你好像是第一次【16】小说名称:爱无论早晚第16章你好像是第一次“颖颖,你还真是提醒了我。婉言,爷爷马上就找人给你们选择良辰吉日举办婚礼,上官家长孙的婚礼一定要办的轰轰烈烈,到时候一定是整个A市最奢华的婚礼。”上官硕满面春风的说道。“啪——”董颖听老爷子也这么说,沉下脸放下筷子站了起来。“爸爸,我吃饱了,您慢慢吃。”说完后瞪了一眼冷婉言,踩着高跟鞋离开了餐桌。“颖颖,你给我站住!”上官硕拿出了家长的威严。董颖听到上官硕对自己的呵斥,整个人僵在了餐厅门口。这么多

  • 小说《情深不及白首》之第16章 吐出一口鲜血【16】

    原标题:小说《情深不及白首》之第16章吐出一口鲜血【16】小说:情深不及白首第16章吐出一口鲜血“沈默言,你把叶清歌带到哪里去了?给我交出来!”慕站北一离开医院就给沈默言打了电话,语气极度的不耐烦。“慕站北,你这个人渣,清歌被你害死了你自己不知道吗?难道连她的尸体你都不放过!”沈默言气愤的说道,为什么慕站北还可以这么理直气壮的打来电话。“沈默言,这是我和叶清歌之间的事,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你别忘了,是谁把你从监狱里放出来的,我可以把你放出来,就有本事再把你送进去。”慕站北眯着眼睛狠戾的说道,眸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