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女鬼婚戒捡不得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2017/11/19 4:59:1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女鬼婚戒捡不得

第十一章 电梯惊魂

一咬牙,我按了下了鬼仙人他们进去的那间电梯。版权xbxys.com

上面显示已经达到了一楼,我想他们如果现在不在二楼,肯定在三搂,逐层查看再快也不会快到哪去。

我走进了电梯。一股阴风朝我直面扑来。这里哪来的风?难道是我的错觉?

手里紧紧的攥着这把剑,我紧张的在狭小的空间里警惕与戒备,不知道在防谁?

想到鬼仙人说这电梯里有问题,难道给他瞎猫碰到死耗子了?胡诌对了?厉鬼不会跑电梯里了吧?

正纠结间,砰,电梯突兀的响了一声,把我吓了好大一跳。

再一看是三楼,我居然过了二楼?但是想想,鬼仙人应该带着那秘书两人来到三楼了。可是我明明刚才按的是二吧?

猛的甩了下头,我也不知道按下的是二还是三了。脑袋这会有点大条。阅读xbxys.com

“鬼仙人?鬼大师?”我朝三楼这块喊了喊。

这里是一片走廊区域,椭圆形的走郎右边是一圈围栏,全是用有机防爆破玻璃建造而成。

围栏对面就是墙,是一间一间的办公室,拐弯处是几间洗手间,连在一起。

这里看起来很新,像是翻修的。

“鬼仙人?”我又唤了一声,依然没人。

这会光线很暗,诺大的回廊响彻我喊出的回声,有点空灵。此刻我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小百姓养生网

洗手间那里还有一处拐弯,我慢慢的走过去,因为那里有些悉悉锁锁的声音。

“嘿嘿……”

“恩啊啊……”

不时的传来一些零星的笑声,隐约是女人的声音,还夹杂着一些喘息。

我没想那么多,我现在就站拐弯的尽头,只要伸头就可以看到。我调整下呼吸,在想会不会是这货那和秘书在这里苟合?

不排除这个可能,我要是一下出现肯定尴尬。为了避免这种糟糕的事情上演,我故意咳嗽了两声。

声音突然不见了。等我站出来一瞅。原文xbxys.com这里是间小屋小屋的旁边是两座电梯。

我眼所到之处根本没人?

电梯显示的是在上行。而且我刚才好象听到有电梯关门的声音?

笑声消失是在我咳嗽完两声之后,即使这两人上了四楼电梯,我离电梯处不过四步路的距离,电梯关门起码有六七秒的时间才会彻底阂上继续上行。

也就是按常理说,我达到电梯和小屋面前,即使这两人进入电梯再上行,也是我视线范围之内能看到的,不可能这么快。

而且那笑声也不过几秒的时间那么快就消失了?仿佛还响在耳畔。

就是闪电侠也没有这么快吧?人可以快速移动,但是电梯是死的,它有自己基本的属性和规定时间。

这又怎么解释?

“鬼仙人?”我又唤了一声,没人没人!

那笑声难道是鬼?我抹了把额头的汗。女鬼婚戒捡不得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先前是想把剑送给这货护身用的,今晚本就是危险之夜,万一死了就是两条人命!

真不知道是哪个黑了心肝的领导派人过来的,这哪是看风水,明明是送命来着!心念一转,也许那领导不知情?

经过一番挣扎后,我觉得还是送去比较好,我可不想看到死亡。

也许是太多诡异,我不敢下楼,也不敢独自一个人。

这么诡异的大楼,还是和他们在一起好。虽然我很不想和这两人腻一块。但没办法。

如果他们真遇到了什么鬼怪,这宝剑还是有必要的。

之前听这货说他的这把古剑是祖传的,本就有避邪作用。女鬼婚戒捡不得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想到这里,我紧紧的抱住剑按下了上行,电梯上显示是下行,门很快就开了。

砰。门开后,我犹豫了几秒,还是走了进去。

我按下了五楼。

门关后电梯开始上行,我在想刚才那声音难道是幻觉?

突然,这时,电梯轰一声停下了。

还不到两秒,怎么就停了?我这下慌了以往坐电梯还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事。

当下我霹雳啪啦一阵乱按。

啪!门居然缓缓的开了……

我猛的抬头朝电梯上的数字一瞧,没有数字了?我以为会显示个五。

满脸是汗,我踌躇着伸出脖子朝电梯外望了望,这里不属于五楼也不属于四层,这里是哪?

这的光线十分黯淡。看起来像是条长长的走廊,望不到边际,倒像是张开了口吃人的鬼怪。

难道说五楼和四楼间有中层?

可是不对啊,站在一楼大厅抬头朝上望,整个公司的楼层属于层叠式的圆圈,结构一目了然,显然是镂空的。也没见四楼和五楼之间还有楼层啊?

这多出的一层什么个情况?

咚咚!咚咚!

急速的心跳声清晰异常。震的我全身有点瑟瑟发抖。

我的理智告诉我必须离开,这里“不安全”,肯定有蹊跷。

“嘿嘿嘿……”先前在三楼拐弯处听到的那阵笑声又传了出来。这会一阵阴风刮过。我啊的一声尖叫,声音传入漆黑的走廊,之后消散了。

啪啦啪啦!

我惊出一身汗,赶紧急忙不停的按关门键。

轰……电梯这会又毫无预兆的阂上了。

我靠在墙上喘着气看着左边墙上自己的影像扭曲走形,把我吓了一跳。

这才想起我还没有按一层键。

对,我要下楼,我不能再待下去了。到一楼显然比待在这里要强啊。

我冲过去就要按下一,结果一个趔趄没走好,身子朝前一倾,手自上而下一划,按下了八。

我靠!我仰天哀鸣,这是比喝凉水都塞牙还要倒霉的节奏。

我蹲在地上看着梯顶,千万别再出什么岔子啊。我得一到了八楼停住后按一层赶紧下去。

电梯停了,我死死的按住关门,但是门还是开了。

下一秒,我倒抽一口凉气,那个白头发的不知是鬼是人的女的又出现了?

我猛的后退,一下撞在墙上,惊异的睨视她。

过道里一阵风把这女的披肩长发朝两边吹起,她的脸好白好白,就这样面无表情的瞅住我,好象要攫住我的灵魂。

不管她是人是鬼。如果是鬼,也许是因为她可能害怕我手里的这把剑吧!

这样一想,我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猛的按下关门的按扭,我只想赶紧逃离。

却不一料女的伸出手死死的按住我,我们就这样僵持着……

第十二章 她原来是人?

这女人手很冷,我真心分不出她是不是个人。那一身黑裙长到脚裸。

我瞪着她,好象被一种魔力控制了怎么都移不开眼,也挣扎不开,她的力气很大。

就在我奋力要挣脱时,手背上的力道消失了?

她抬起手,我以为她要害我,我举起宝剑大喊,“你敢杀我,我就拿避邪剑灭了你。”我的这声喊的好大。

下一刻,头顶传来一道幽幽的女声,“赶紧下楼,不然命不保。”

这声音明显是这女的说出的。我还没来得及开口,那道熟悉而诡异的尖笑声在八楼又响起。

难道是这女的在笑?

我虚眯着眼看过去,咦?人不见了?

那笑声很远很远的地方发出来的。即使不见也不可能一会功夫就走那么远啊!

我断定不是这女的声音,这女的刚才说话声音粗嘎到不行,笑不出这么尖锐。

在这样下去,我要吓尿了。一直支撑我挺到现在的就是这把避邪剑。

命不保?什么意思?是说着楼里的鬼会杀了我吗?这不用说,我早就知道,而且还是个厉鬼要我的命。

电梯门一关,我按下了一楼。

等我出来就看到那鬼仙人到处在找我。一看我出电梯,就把我抱怨了一顿。

我是有惊难言啊。

这会我才发现那个女秘书不见了。

“公司的那个秘书呢?”我追问鬼仙人。

“妈的,不说还好,说起来就奇怪。”鬼仙人摸着下巴一脸的匪夷所思。

之后他就把事情大概说了一通。

他和那秘书先是上了二楼,相安无事。到了三楼,他们听到一阵奇怪的声音,查看了一会,又没发现什么特别的。

罗盘呢一直指向电梯,到了八楼,那声音不断的出现。但是也没发现什么异常。

一直到了十楼,鬼仙人耐不住了,本就是懂些皮毛而已,他的宝剑又忘记带了,做了个大概的形式。之后,那秘书发春,在十楼的办公室的对面一间小屋前和这家伙啪啪啪了。

虽然他说的含糊其辞,一句代过,但是我已经猜到了。

最后怪就怪在他们下电梯时,秘书本来是和他一起的,他进了电梯,电梯还没按,就自动关了,秘书也不见了。

原先鬼仙人以为秘书跟他玩捉迷藏,他坐电梯下了一楼,并没有秘书的身影。

奇怪之下,鬼仙人又上到顶层找了一圈却没看到,只是隐约闻到那小屋前有血腥味,而且很浓。

鬼仙当时就在想那屋子里难道有死人?

鬼仙人壮着胆子用脚踹那屋门,等他好不容易踹开后,地面上什么都没有,屋子堆满了杂物,一看就是一间储物室。血腥味是从里面散出的。

这货也没有什么真材实料,最后逃之夭夭。

听完他说的,我直觉那女秘书应该是先走了,吃干抹净可不是男人的一派作风,女人也会这样。

“也许她先走掉了。”我说完急忙拉住鬼仙人,“你有没有看到一个满头白发的年轻女人?”

鬼仙人皱眉,“没有啊,怎么了?”

于是我把遇到白发女的事告诉了他,他也是心有余悸的同时很是不解,不知道这女的到底是人是鬼。

唯一庆幸的是,当晚之前,公司的老板在他做完法事之后,就给了鬼仙人不少钱。

但是好景不长。第二天,就有警察找上门来了。原来是之前全程陪同我和鬼仙人看风水的那个女秘书死掉了。

这事简直就是爆炸新闻!

昨天鬼仙人还跟那女秘书一起啪啪啪呢,和我有半毛关系啊?我和那女秘书也没有什么交集啊。

那几位警察把我们带到了警局,其中有一位还是我比较熟悉的。

就是那天在火车站看见的那位女警察,她看见我时还有一些诧异,我也对着她微微笑了一下,毕竟第一次见面时有些不愉快。

“你们昨天去公司做什么?仔细交代,我们要做笔录的。”那位女警官说完狐疑的睨着我,

看着这个美丽脸庞拥有丰满身材的女警官,我却淡淡丢了句,“我是值夜班的。”我靠在椅子上不冷不热的开口。

那女警官坐桌子对面盯了我一会,很客气的开口,“这次的案子只要你好好交代一下就可以出去了。”

我对她点了下头,“你问吧。”

“昨天去公司的就你一个人吗?”女警官瞅着我问道,旁边的人开始做笔录。

“不是。还有看风水的一个人。”我没有把公司高层领导派他来大厦看风水的事说出来,总觉得经自己口说出来不妥。

“去公司看风水?”

“恩,最近大厦里不太平,我在想那女秘书是不是被……”我凑近她故意神秘的说到一半欲言又止。

那女警官不以为然,当然警察都是无神论者。她严肃的睨住我,“没有科学依据的事不要扯。那看风水的叫什么名字。”

“鬼仙人。真名不知道。”我撇撇嘴,瞧女警官有点不信我,我耸耸肩,一副你们大可以去问他本人的架势。

“公司里当时除了你们三个,还有什么人?”

她这么一提,我心里打起鼓,要不要把那个白发女人的事说出来呢?万一真是鬼,那她以为我糊弄他们,搞不好被关起来,我可不想吃牢狱饭。

短暂的思想激战了几秒,我还是决定说实话,把我看到的都说一遍。

“公司里还有个白头发的女人,至于是人是鬼不清楚,从外型上不像个人,但会说人话。”我发现自己解释的乱七八糟,牛头不对马嘴。

做笔录的和那女警官面面相觑,居然没有鹈鹕质疑,随后女警官抛出一句我震惊的话,“你说的这个人在我们这,除了她还有谁了?”

“哦。”我不痛不痒的从喉咙里应了句,一秒后我抬头吃惊的望向这女警,“你说什么?那不知道是人是鬼的白发女在这里?那就说明她是人了?”

话音刚落,有个人朝我走了过来,我一看是昨天遇到的那个女的,她依然穿着一袭黑裙,只是头发今天扎了起来。

她刚要出局子经过了我这边的审讯室,看到了我,淡淡的望着我,没有了昨天令我发毛的眼神。

她就这样定住出现在我眼前,短暂的几秒之后又迅速消失。

原来她是人!

第十三章 夜里来个人?

女秘书的死是个迷团,如今这女的是人,答案揭底,我有一种释怀的心情。

还好这次警察只是例行公事问了几句,倒没为难我。

“你……我见过你。你是那天在火车站捣乱的人吧。”

我一听就气不打一处来,“我没捣乱啊?你没证据就说我是捣乱的!”

女警嘴角微微一翘,我不知道她在笑什么,但我却觉得这个笑不太正常。

“你说的没错,说话是要讲究证据。但你说的小女孩,有证据么?”

“……”是啊,那小女孩她的确看不到,但她为什么能看到那名男子呢?“你去查下那名男子吧,其余我也不想解释什么了。”

“好,我们警察不会冤枉一个人,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有嫌疑的人,不过你既然非要较真,就陪你查个清楚!”

说了一会,我就出了警局,也了解到了那名女警察叫唐婉。

我走出警局,就觉得有道身影在警局里面,我望了过去,是唐婉,我跟她说了拜拜,因为我可不想再见到警察,再进次局子。

很快,我一抬头就发现那个白头发的女人在等我。

大白天的时候看到她的外貌依然会有点变扭,见她对我主动笑了,我深呼吸一口气走到她面前。

“昨天真是对不起,我把你当成了……”我没好意思说出口。她对我摆摆手,微笑以对。她笑起来也没这么恐怖。

“没关系,我习惯了。你把我当鬼了是不是?”

我笑笑,她对我解释,“我得了一种病,所以头发会发白,脸也会很苍白。我是这家公司的灵师。”

“灵师?”我好奇的开口,“这我倒没听说过。”我和她边走边聊。

“灵师就是帮公司查看有没有阴物的人。”她这么一说我了然了。

“是这样。那你昨天有没有听到什么怪声?”我忽然停下来问她。

“恩,有。我不仅听到还看到了,我的眼睛和别人不同寻常,这就是我为什么做这个职业的原因。但是我没捉住它。”

我点点头有点惊愕,“所以你昨天告诉我,要我赶紧离开这里,不然会被那些个东西害死。”

她笑笑,“是的,你手中的剑能避邪,不然真的难保不出事。不然死的就不光是公司的女秘书了。”

我恍然“昨天是厉鬼索命来了,不然死的还包括我了!”我是这么说,但想到墨镜男告诉过我,他会保护我,但到底能不能保护我,还另说。

她肯定的点头,“这女的本身阴气重,加上昨天又在极阴极邪之地做那种事。当时我看到他们有制止。只是他们把我当成了鬼大打出手,还好我跑的快。不过可惜的是,这女秘书还是死了。”

我没说什么,望望天空,阳光很灿烂,我只想到到店里吃碗面,中午了,我还没吃饭呢。于是我就约了这个女人一块去,不过她说她有事就先走了。

这回我庆幸没惹上什么麻烦,才没被卷入这场离奇案件中。这个女人所说的极阴极邪之地,估计就是鬼仙人口中的那小屋子。晚上去大厦的路上遇到了墨镜男。

我告诉他大厦里发生的事,说那厉鬼没有害到我,因为我手里有剑,但是大厦公司里的女秘书却死掉了。

墨镜男说他都知道了,说那秘书成了我的替身。但那厉鬼并有打算放过我,要我今晚值夜班的时侯要小心点。

我闷闷不乐的来到了大厦。这时候看看表才六点。因为之前听了墨镜的话后,我一点胃口都没有,

但现在明显有点饿了,我出去找了家饭馆随便吃了点,还叫了一瓶二锅头,事情想多了,烦恼就越多,喝着喝着一瓶酒空了。

进了办公室,我无所事事的看了下监控。今晚没什么人,到了九点,我的醉意越来越深,也许是喝高了,我的手里也没有握紧那根柳枝条。

这会,我正在熟睡中,忽然我感觉像自己掉入了冰窟,冷的我蜷缩成一团。

我抿抿嘴把被子掖紧,继续睡。

啪嗒……啪嗒……

有什么东西滴在我脸上,我下意识的半睁迷蒙的眼,用手一抹……

到底是什么?

我手一抹,入眼一片红色。这下瞌睡虫跑光光,一个猛的激灵我全身汗毛炸起。

猛的睁大了眼,是血!下一秒,全身细胞降至冰点。

什么个情况?

哪来的血?而且先前还有一阵阴风过迹?这会我清醒的不能再清醒了。

铛铛铛……

时钟这时候响了一声,把我吓的连打了几个哆嗦。

现在是子时一点啊,这里怎么会有血?房间里还有阴风?

这绝对不合常理。

我环顾四周发现没有什么异常,房顶,四面墙都光滑滑,也没有什么血迹。

我刚要睡下来,脸上又滴下两滴血。这会我无法淡定了,而且头顶有人在不断的吹气。

机械性的慢慢抬起头,我差点没失声尖叫出来。我怎么都没有料到那个离奇死亡的秘书的鬼魂怎么就这样飘到我家里来找我了?

我一下就结巴了,“你、你是人是鬼?”瞧我问的多愚蠢。警方都把它的尸体放到太平间去了,还用说吗?

听说这个女秘书是个孤儿,案子没结之前只能放太平间里。

她,她来找我做什么?

先前听说她死了的消息,但是一直没看到尸体,现在猛然一瞧,我的个亲妈。这还是个鬼吗?鬼都没有这么难看吧?

这个女秘书满脸的血肉模糊,已经分不清面容。脸都抓烂了,一直烂到脖子处。

我靠!够吓人的呀……她,她不会是来找我报仇的吧?我又没有害她。

我吓的朝床角落蜷缩去,哆嗦着捂住眼,露出狭长的缝隙看向她,“你、你不是我害死的。所谓冤有头,债有主,你去找害死你的人啊。”我感觉自己的话里带着哭腔。

我见那女鬼没有反应,我忽然想起她不是和鬼仙人在大楼里啪啪啪过了吗?

这么一想,我赶紧鼓足勇气瞅向她,“你应该去找鬼仙人,他和你那天不是一直在一起吗?和我没什么关系呀,你别害我啊。”

那女鬼依旧没反应,只是带着模糊不清的五官盯住我,我又后怕起来,怕惹恼了她,一下把我杀了怎么办?

“你、你如果想报仇,或者想投胎真的可以去找龙仙人啊。他的本事可大了,算命占卜看卦,那都是小事。他会捉鬼还会替鬼打抱不平,重新投胎。”

我小心翼翼的陈述,观察这女鬼脸部的表情,虽然看不出她面容,但是能感觉出。

鬼一般生气,周围的温度会骤然降温。还好,我周围的温度虽冷,却没有冷到令我发抖。

见那女鬼残破的嘴抿了抿,我急忙补充,“这些都是鬼仙人告诉我的。你要是不信可以去找他。”我说完干笑了两声。

第十四章 是女鬼!

我小心翼翼的陈述,观察这女鬼脸部的表情,虽然看不出她面容,但是能感觉出。

鬼一般生气,周围的温度会骤然降温。还好,我周围的温度虽冷,却没有冷到令我发抖。

见那女鬼残破的嘴抿了抿,我急忙补充,“这些都是鬼仙人告诉我的。你要是不信可以去找他。”我说完干笑了两声。

这种事我自然是能推就推,再说了,那天确实他们一直在一起,和我也没有半毛钱关系。

房间内一片死寂,那女鬼站在我床边依旧无动于衷。那脸上的烂肉皱在一块,看的我心惊肉跳。

我又干笑了一下,刚要再说点龙仙人的神通广大,那女鬼朝我床边又挨近了一点,只是定定的用血肉模糊的脸对着我。

她的嘴角抽了抽,跟着脸上的肉一片片掉落下来,血也流了下来。

我下意识的朝大厅外瞅了瞅,里面鸦雀无声,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那女鬼又朝我嘴角动了动,带着脸上腐烂的皮肉也动了,她好象有话对我说?

我深呼吸几下,艰难的咽了几口唾沫看着她,“你是不是有什么心愿未了?”

话音一落,女鬼朝我床边又挨近了点,大概是想说的更清楚一点吧。

我把耳朵支楞着凑近,想听她说清楚,我猜到她肯定有什么重要的话要和我说。

“……五……楼……”女鬼口齿模糊的丢出这两个字。

我刚要问五楼怎么了,结果出乎意料的是,突然女鬼化成一股灰色的烟消失了?

我楞是没反应过来,什么情况?

怎么就这么没了?灰色的烟雾很大,我看不清。

我开始急噪的用手在空气中试图打散那烟雾。也许是因为女鬼明明有话和我说的又忽然消失。

当雾气消散后,我看到了墨镜男。我使劲的揉揉眼睛以为自己看错了。

定睛再一瞅,还真是他。

“你、你怎么来了?”我吃惊而意外的睨住他,就像看到了外星人。

墨镜男今天一身黑的装束,抿着唇开口,“我再不来你就小命不保了。”

他这么一提,我才想到那女鬼不见了,赶紧追问,“女鬼呢?那个女鬼呢?你把她怎么了?”

“已经被我灰飞烟灭了。这女人刚死,是新鬼,所以还不懂怎么害人,再过两天你小命就没了,所以她必须被灭。”

说完墨镜男又淡淡的补充一句,“而且这女鬼身上有一股很难闻的味道。”他说完对女鬼一副厌恶的表情。

然后他又闻了闻说,不止那女鬼,说连我身上也有!说这女鬼之前太淫,所以死后身上带着股腥味,一时难以散开。

我想大概是那个女鬼血肉模糊的把我粘上了血腥味,随即我撇撇嘴,“除了血腥味还能有什么味道。”说完我问向他,“今晚那厉鬼什么时候来?”

没有预警的,那墨镜男突然要我伸出手,我喜欢女的碰,不代表也喜欢被男的碰。

我本能的闪开,“怎么了?”

“你戴上了?”他看到我右手上戴着那枚戒指就问我。

我一听他问的是戒指,赶紧把手拿出来给他看,他一看,透过墨镜我看到他眼里绽出一抹精光。

“这戒指有什么问题吗?”我看他不对劲,赶紧问他。

他沉默了几秒,忽然笑了,“没问题,要说有问题也是好事。你就等着享受吧。”

他没头没尾的一句话,我听的是摸不着头脑。

“享受?我现在被鬼缠住了还享受什么啊,呵呵。”说完我自嘲的笑了。

墨镜男也不反驳我的话,我问他还有没有柳树枝,我那天自鬼仙人来大厦后,我当时因为上上下下去找鬼仙人,回到值班室后,柳枝就找不到了。

事后我也想不起来到底落哪了。墨镜男说这柳枝是会施过法的,普通柳枝对鬼没有这么强的抵御力。就如同佛被开过光是一个道理。

他看我一脸失望,告诉我,这戒指别抹下来。我问他为什么,他也不说,只是一脸冷酷的离开了。

他走的时候已经九点半了。大厦里今晚一个人都没有。以往的那些鬼基本在八点的时候就浩浩荡荡的进入大厅了。但今天怪了,啥鬼都没有。

我头昏的厉害,但不敢睡的太死,一直撑着眼皮瞅着监控。边迷糊边想着那戒指的来历。

忽然,我手指上的戒指发出血一样的红色,吸引了我的目光。我第一次发现戒指有气流在宝石里流动的时候是和李安婷在办公室里。

而这次,那气流像云一样在宝石里漂浮,我凑近闻了闻,有股子腥味?像是血的味道?

里面流动的不会真的是鲜血吧?正神游间,我忽然看到宝石上印出一张人脸?

这意识吓了我一大跳,好象是女人的脸……那张脸渐渐清晰,当我看到是谁后,我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

那是周芷儿的脸!她看着我,温柔的看着我,渐渐的,她的脸又变成了李安婷的脸,她在对我笑!

我靠!

我猛的跳了起来,鬼使神差的像蛇见了硫磺一样要丢掉这枚戒指。我完全把墨镜男的话丢到后脑勺了,只想赶紧远离它。

但奇了怪了,怎么都抹不下来了?

而这时,一道声音响起。

我抬头一看,是周芷儿?

我记得墨镜男说过她是鬼,那晚要不是我跑的快,估计我已经精尽人亡了。

有了这意识,我本能的弹跳开,与她保持一米距离。

女鬼婚戒捡不得》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女鬼婚戒捡不得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推荐

  • 陈燮君:新时代的文化自信从哪里来?

    十九大报告讲到文化,主要是两个关键词:一个是“文化自信”,另一个是“繁荣兴盛”。也就是说,要坚持文化自信,促进推动社会主义文化繁荣兴盛。怎样做到文化自信呢?怎样促进推动繁荣兴盛呢?主要是五个方面,首先就是要牢牢掌握在意识形态工作方面的领导权,坚持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加强思想道德建设,社会主义文艺的繁荣问题,推动社会主义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发展。这五方面,我想既是对十八大以来的文化工作的全面总结,是一种经验的积淀,更是对我们新时代社会主义文化繁荣兴盛的一种战略性部署。要实现中国梦,真正从全面小康走到

  • 释延洞:禅是一种精神信仰 武是一种民族灵魂

    “以禅入武,以武修性”千百年来,许许多多的武术传说,各式各样的少林武术人物事迹和故事,给少林武学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少林功夫是少林禅武文化的精髓所在,功夫不仅仅有强身健体的自卫作用,也在关键时刻是为其所信仰的精神力量所用。中华文化博大精深,少林禅武文化是中国文化历史长廊积淀下来的文化成果,它的存在也是任何一种文化无法比拟和取代的。“禅是一种精神信仰,武是一种民族灵魂”这是释延洞大师对佛教禅武文化的一种诠释。释延洞大师在中外文化交流中,保持自己“以武弘法”的特色,渊源有自的文化结构和本位将禅武文

  • 【小楼七绝】林岫:满眼常看花得意,胸中原自有阳春

    林岫,字苹中、如意,书室名紫竹斋。现任国务院参事室中华诗词研究院顾问,中央文史研究馆书画院院委研究员,中国国家画院院委研究员,中国书法家协会顾问,中国楹联学会顾问,中国兰亭书会顾问,北京文联副主席,北京书法家协会主席,北京文史馆馆员。重读焦裕禄事迹感赋(二首)二〇一五年九月化雨无私国士风,乐忧二字古今同。披肝沥血清勤事,政绩民生第一功。*种草固沙艰苦甚,排忧抚困僻山村。愿官都学焦书记,爱是真诚民是根。兰溪采风行吟(二首)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一日深山灵境喜无尘,园果青蔬日日新。满眼常看花得意,胸中原

  • “杜甫很忙”的杜甫,居然和一个四川人一模一样?

    转自封面新闻其实我们看到的杜甫并不是杜甫这个故事,还要从1952年说起。当时周恩来总理收到莫斯科大学来函,希望中方提供素材,以完成大礼堂的世界各国科学家拼贴像。时任中科院院长郭沫若认为,李时珍和祖冲之最为合适,但遍寻汇集古人画像的南薰殿和《三才图会》,都没有找到这两位科学家的画像。周恩来总理指示,“画历史人物,找蒋兆和。”于是,这个任务落到蒋兆和身上。蒋兆和(1904-1986)出生在四川泸州,是20世纪中国现代水墨人物画的一代宗师,当时,蒋兆和的人物画艺术造诣已经很高。李时珍从来没有过画像,样

  • 共赢2018——“洛贝集.我的超级英雄”2018年会盛典完美落幕

    2018年1月16日下午2时许,在海南博鳌亚洲国际论坛会议中心,“洛贝集·我的超级英雄”年会为来宾们呈现了一场兼备视觉、听觉与味觉的多重感官饕餮盛宴。辰贝基金董事长兼洛贝集·辰贝爱心扶贫帮困基金发起人王华兵先生、辰贝基金董事总经理傅茹女士、洛贝集副董事长宋刚先生、洛贝集商学院相关领导以及来自全国各地区的洛贝集代理商、分销商们共享年会盛宴。此次年会不仅是对洛贝集过去一年工作的总结,同时也是在十九大精神指导下,对2018年洛贝集事业的展望,以及对未来珠宝新零售的发展指明新方向。洛贝集副董事长宋刚先生

  • 沉香素牌的寓意竟如此美好

    沉香,它是经过动物咬和外力的创伤、以及人为砍伤和蛇虫蚂蚁等侵蚀,或在受到自然界的伤害如雷击、风折、虫蛀等,或者是受到人为破坏以后在自我修复的过程中分泌出的油脂受到真菌的感染,所凝结成的分泌物就是沉香。在世界上很多地方,沉香木是珍贵的香料,被用作燃烧熏香、提取香料、加入酒中,或直接雕刻成装饰品。沉香木又名沉水香。沉香木质硬,大多不沉于水,味微苦,燃烧时的浓烟散发出强烈香气,并有黑色油状物渗出。今天和风香堂跟大家谈谈沉香中最为特别的一种雕件:沉香素牌。说起来素牌这种雕刻形式,在历史上诞生的其实比较晚

  • 精工回纹珠-富贵不断头

    【精工回纹珠】工艺细致,精而细,细而清,是圆珠里简单而不失大气的一款,也被誉为“富贵不断头”的回纹雕刻件,高瓷果冻料,干净无暇,越盘越润,直径19mm,重:9.1g

  • 从许钦松山水画中的几个“度”,观其艺术创新

    许钦松,1952年生,广东澄海人。国家一级美术师,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1998年获广东省“五一”劳动奖章,“跨世纪之星”荣誉称号,2007年当选当代岭南文化名人50家。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广东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席、广东省美术家协会主席、广东画院院长、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政协书画室副主任,中国文联全委会委员、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生导师、中国国家画院院务委员、中国画学会顾问、广州美术学院客座教授、广州大学美术学院名誉院长,广东中国画学会名誉会长,并担任2010年广州亚运会开闭幕式艺术顾问,201

  • 故宫博物院藏丨大书家王铎来信,喜欢米芾书法睡不着觉

    清初大书家王铎行书墨迹欣赏《致梅公李年信札》,故宫博物院藏。此为米芾《行书三札卷》卷后王铎书法手迹,言其对米海岳书法欣喜欢爱,以至于喜爱的睡不着觉了。局部高清

  • 美国夏威夷华文作家协会受邀出席台湾关帝关夫人与现代社会国际学术研讨会

    (当代艺盟网讯)2018年1月12日,美国夏威夷华文作家协会受邀出席由台湾宜兰礁溪协天庙和中华关圣文化协会共同主办的台湾关帝·关夫人国际学术研讨会。美国夏威夷华文协会顾问蒋健先生作为嘉宾受邀出席并做发言。一起出席的还有夏华作协副会长连芸女士,夏华作协北京代表程稀女士,夏华作协特别助理沈璐小姐,夏华作协日本代表、读卖新闻驻台湾代表牧野田亨先生等。蒋健先生代表夏威夷众议院议长与夏威夷华文作家协会顾问佘贵人先生和会长叶芳女士感谢会议主办单位的邀请,佘议长因另有会议,叶会长因病未能参会均表遗憾,并预祝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