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太子,你的bra掉了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2017/11/19 4:59:01 来源:网络 []

书名:太子,你的bra掉了

第十一章:你不是人

阳光被云朵遮挡的昏暗,她的明眸显得异常明亮,“你蓄谋已久,并且熟悉太子府所有路段,今天安插在我附近的侍女或者侍卫确切的看到我管事离开,你便趁机有了作案的最佳时机。原文http://www.xbxys.com/

你早早的就摸清了府兵的巡逻和站岗换位以及吃食住行,所以你在他们下一波换岗之时提前给他们下了毒而且是有段时间才会毒发的毒药。这样好在他们准确无误的换岗之后再毒发。”

她一边说一边看着他煞白的脸蛋,嘴唇诡异的一笑,又不紧不慢的开口,“然后你提早嘱咐过的杀手们会在你计算好的时间来埋伏在太子府内。”

“你,你。。”听到这里他面若死灰,极尽疯狂。

“最后你故意唆使刘公子挑事,来演了一出戏,吸引我过来进你的局中。小百姓养生网不过你也有些惊奇,没想到这刘公子跟你不谋而合,居然还妄想刺杀我。”闻人珺一步一步的走到他面前,那种被人轻易就看透所有的感觉,简直是让他觉得在她面前仿佛不着寸缕,被看了个精光。

但是到这里,闻人珺话还没停,她看了看正手握匕首眼中也是惊疑不定的那个冰冷男子,再看看外面不远正呆愣的看客,她最后转头盯着眼前已经被自己吓得再次瘫坐在地的人。

“至于你为什么选这个人来当导火索,不外是他孜然一身、无权无势、不爱说话,看着好拿捏。别人虽然困在这里但也都是有头有脸之人,他们熟知你的动静却默认不吭,便已经是给你最大的方便,所以你不再敢肆意挑事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这一句话不仅揭露了他所有的布置和想法,同时也让所有人敲响了警钟。

“这么一看你好大的手笔啊,看来这一出是有人背后支持你。版权xbxys.com”闻人珺眼眸直逼前之人,然后若有所思。

“奉常没死啊。”

这一句话石破天惊,他那面色仿佛见了妖怪魔鬼,他一边向后挪着,一边牙齿磕碰间,硬是挤出来了一句话,“你。。你。你不是人。”

“恩?你应该是刘伟了,原来是那个奉常假死的私生子。来自http://www.xbxys.com/看来他给你承诺很大啊,让你可以舍生忘死的来做卧底,又胆大妄为的与他一起谋害我,当真是可以啊。”闻人珺下意识又想起了前一段时间奉常府里闹得很大的一件事,两者一联系,关系清晰可见。

“这不可能。你。。你是魔鬼,你不是人。”刘伟已经疯魔了,他嘴里不停的只有这几句,身心受到了极大的震撼。太子,你的bra掉了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闻人珺好笑的走到他面前,不容反抗的揭掉了他面皮上的假面具,然后不露丝毫以外的出现了一张和奉常极其相似的脸。

她也懒得再废话与他,一剑入心断送了他已经吓破胆子的命。

她不准备放在明面上处理这件事情,装作什么也没发生,因为假死的奉常不足为虑,没必要暴露自己来惩治他们,有趣的是他为了给自己留好退路,府卫下的迷药很深,同时选择了太子府偏远的地方,离官道和街道有一定的距离,外人也听不到声音,简直是天时地利人和,但是怪就只怪曾经那个草包早已经命丧黄泉了,如今的可是二十一世纪的最强女特务。

此时在场活着的只有三个暗位,玉衡、幽水、冰冷男子和她。

算上应该还少三人,他们虽然知道这件事,但是涉入不深或者不想过多掺和,就早早远离这里,毕竟这确实是太子府极其偏远的后花园,平时也没什么人。

闻人珺伸出手,不容置疑的朝那站的极远的玉衡和幽水勾了勾,示意他们过来。

他们顿时筹措不安,有些犹豫。小百姓养生网

“运诚,休息好就将这些尸首和血迹处理了。”第一次他听到了太子如此亲切的称呼自己,再加上目睹她大显神威,一时间泪眼模糊,躬身应是和其他二人下去收拾了。

那俩经过挣扎,终于走了过来,不过神色都很不自然。

“你们三人随我去一个安静的地方再说吧。”

这里血腥极重,看着那冰冷男子越来越白的面色,看来是有伤在身再加上入水冰寒,定是染上了风寒。

四人很快的来到了太子的书房,他看到正忙碌整理自己书籍的珍鸣,看来这珍鸣对所有事情不知道也是因为最近新进了一批图书,而自己书房又不让其他人靠近,所以她自己一人忙碌。

看着书堆的比她还高,她感动的将她从书海中拉拉出来,“好了,珍鸣这些不用你来整理了,先带着他去换身衣服,再请太医诊脉吧。”

珍鸣闻声看了看那冰冷男子,点了点头,不知道太子这会儿带这三人所谓何事。

冰冷男子没想到太子第一件事会是关心自己的身体,不由得看了看她,但也只是一瞥,便随着珍鸣出去了。

门扉关闭,屋内只剩三人对视,幽水还在魂飞天外,突然那一记冷光让他霎那间回神,看着眼前之人她是那么耀眼。

“你们二人,应该知道我的意思。”闻人珺压迫的气息,从身上毫不吝啬的散发出来,很是震慑。

“我说以我二阶灵力居然还能被你轻易夺剑,苦思多日无果,原来答案这么简单,只是我不愿相信罢了。”幽水的眸子此时是闪着星星的,居然用崇拜的眼神看着闻人珺。

闻人珺也没想到幽水会是如此态度登时一愣。

“不用理会他,他就一个武夫,崇尚武力。您不露则已一露惊人,已经深深的震撼了他,他已经将你视为偶像了。”玉衡沉默至今,这时候才温吞的将话说了出来。

“切,玉衡,就你了解我。”幽水显然被他看得通透。

玉衡勾起唇温和一笑,并没有再理会幽水而是无比真诚的看着闻人珺,“太子殿下请放心,既然你之前所有荒淫作为都不是出自本心,而您又是如此睿智之人,玉衡愿做为太子的辅佐幕僚,助力太子殿下。”

第十二章:已经是给足了面子

闻人珺闻言一挑眉头,深邃的眸子带着锐利和审视的看着玉衡,在她毫不避讳的眼光下他还是一贯态度没有丝毫退缩,恭敬认真。

“属下这次希望殿下允许我参加官员考核,属下可保夺前三名,一挣宰相之位。”玉衡知道太子在让自己表示,如此便狠下心全盘托出。

“属下虽然是太仓令的儿子,但是饱读诗书、因为曲折经历,阅历丝毫不低于官场大臣。这次事件我选择旁观,确实是觉得您挡住了我的去路,但是,步入仕途就意味着要效忠真主,您此际的表现让我对您刷新了认知,更让我对您有了期待,所以属下愿为您马首是瞻、殚精竭虑。”

他深吸一口气,看着面色和原来没什么不同的太子,拳头紧握然后松开,从怀中拿出了一份仓粮进出的账目。

“属下知道,太子殿下经过这件事情,您定是难以信我,所以这账目请太子收下,这是我最大的秘密,也可以灭我九族的证据。”

闻人珺看到他手中呈上的账目,其中对不上数目的仓粮数不胜数,尤其是对远方正抵挡蛮夷将士们的克扣简直令人发指,而他的父亲夹在治粟内史和良心中间,最终选择了性命屈服于治粟内史的淫威之下,成为了他的走狗,油水捞的不少。

估计玉衡能在纸醉金迷的红楼里被之前逛窑子的太子正好碰见到再给虏来的罪魁祸首就是他发现了他父亲深藏的这本账目而难以承受下的一步之错了。

不过他现在认为这并不是过错,而是巧合的一次机会。

“好,这次我就给你个机会,但是,你必须拿到宰相之位。”闻人珺从他的瞳孔里看到了坚持、不甘和对命运的抗衡,这种人往往可以一鸣惊人。

玉衡顿时一惊,心不自觉的柔软,她竟然比自己还要相信自己的能力,那么还有什么可以畏惧,他定然不让她失望。

这次事件,死的都死完了,没死的也都被太子封了口,至于那没有露面的三人也是身居自己的院落,大门不出二门不踩的,闻人珺就先搁置下了,吩咐几人去监督着,然后来看这冰冷男子了。

这人儿回去之后便昏迷了过去,这次没请到那药到病除的白衣圣手,而是一个老态龙钟的太医。

“你这怎么当太医的?你把脉这么长时间又纠结了好几柱香,你犹犹豫豫,一会儿皱眉一会儿跺脚的,最后你突然给我来一句你瞧不出什么毛病,你是在耍我吗?”

“太子殿下,太子殿下饶命啊,小的上有老母下有儿孙,可不能死啊。”

闻人珺只说了一句话,就把他吓得跪地磕头,砰砰砰的不知疼痛,头都磕破了。

闻人珺赶紧将他扶了起来,太医就更是诚惶诚恐了,看那眼皮子直往外翻的样子,说不定下一秒便被吓得昏迷了过去。

“行了,来人送太医回去。”闻人珺不耐烦的挥了挥手,秉退了众人。

然后看了一眼躺在那里昏迷之中的人,他紧紧的皱着眉头,发白用力的手握着那匕首,生怕再次失去。

不由的扶额叹息,谁叫我太善良了呢?

“太子殿下,您真的要去宫中找白衣圣手?”珍鸣小心翼翼的看着端坐在马上,蓄势待发的太子,心里忐忑。

“没错。”

“太子殿下,他真的不能招惹啊。”珍鸣想着她的脾气,怕不是请而是强虏过来啊。

“好了,别废话了,你留下。我限你三天之内速速将管事一事熟悉透彻,如若不然。。”闻人珺对她狠狠地瞪了一眼,吓得她一哆嗦,然后满意的马鞭一扬,扬长而去。

一路上马蹄飞扬、招摇的血红宝马早已经是太子的标志,路边凡是能事先看到的,立马有多远跑多远。这让闻人珺一路畅通无阻,但是造成的动静着实不小,那些等待消息的人暗扎在街旁早就是按耐不住了,如今瞧见正主居然不仅安然无恙,貌似还更加意气风发了,顿时眼睛一突,撒丫子就去禀报了。

闻人珺潇洒的翻身下马,找了一个躲避自己不及的丫鬟,命她带路。

丫鬟一边走,一边颤抖,闻人珺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不过事出紧急,顾不得她的小胆子,还是人命关天。

这边走的急切,那两边也是急得如火上蚂蚁。

“皇上,皇上,太子殿下来势汹汹的恐怕生出事端啊。”太监一路小跑,那生怕晚了一步误了大事。

“珺儿,她来了。”皇上显然得知太子来了很是高兴,几天不见甚是想念。

“皇上哟,太子殿下一路直朝太医院而去,看样子甚是急切啊,臣恐。。”

“什么?太子可是生病了?”皇上跟太医不在一个频道上,他立马起身也是急急忙忙的摆驾前去,一路上催着不停。

大太监催促底下人快点,然后暗自的叹息一声,看那太子生龙活虎、士气吓人的,她要是有病的话估计所有人都是病入膏肓了,不过不管因为何原因,幸亏皇上还是前去了,要不然就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大事了。

……

“什么?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声音压抑的怒吼,牙齿恨不得咬断。

一个白发参半的男人此时因为急躁将头发都给挠的乱七八糟,他急得走来走去,再次不相信但是耳朵中响来那两三个人口吻一致的汇报,再加上至今那刘伟都渺无音讯的实况,看来已经凶多吉少。

“怎么可能?这根本就不合逻辑,这次势在必得的刺杀,为何就莫名的失败了?其中究竟出现了什么变故,不就是一个废物吗?让如此多的人前去刺杀她都已经是给足了面子,可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啊?”

“奉常,稍安勿躁,这其中铁定有些什么我们还不知道,毕竟一个废物也翻不出什么浪花,或许。。。”这时候,在阴暗处一个人缓缓而来,相较于奉常的歇斯底里,他表现的很是平静,只不过他侧身边那两手已经握得发白。

“或许?你是说。。”他猛然抬头,看向来人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

第十三章:人心隔肚皮

“没错,这次失利的缘由怕只有父皇了。没想到他竟然如此宠爱那个草包废物,竟将自己为数不多的暗位命去暗中保护与她。”

“那皇上最起码派去了八个至多,否则不会处理的如此干净无声啊。”奉常面色青紫,早知道就不帮眼前这个高高在上的大皇子了,他不事先调查仔细,竟然命自己做这件赔本买卖,那可是数百精锐死士,可是自己暗中花费数不尽的精力、物力才堪堪培养出的一批啊,如今。。不仅有着暴露自己的风险还数几十年的心血付诸东流,委实是痛彻骨髓,悔恨当初。

当他有点点不满的看向大皇子时,却不料他也是面色变换,心事重重。

父皇虽然培养的暗位不少,但是仅有十名高手,竟然几乎全都给了闻人珺那个废物,如此偏心与她简直是可恶,明明同样都是自己的孩子,凭什么对待却是天差地别?明明我才是长子,我才是嫡出,是皇后的儿子,凭什么让一个不知道哪的妃子生出的庶出皇子来当太子?

心思转动间,大皇子怨气越来越大,歹念也是积怨至多。

然而看在刘求书的眼里就是另一回事儿了,他觉得眼前的大皇子一定是心虚了,他能反应那么快,而且面不改色的,他肯定是对皇上安插给太子暗位一事有所猜忌和了解。

此次恐怕就是为了利用自己去当鱼饵,为了钓出事实真相,为了试探真伪,将自己当刀使了。也就自己是个白痴,就凭他暗箱操作救自己了一命,自己就为他马首是瞻了?

再说了,当初赔了小命的缘由还不让他捣鼓的,非说此际诬陷定能成功,他说的煞有其事,吹嘘的自己登上高位,许给自己锦绣云云,妈的,我是不是智障?竟跟了一个如此狠心决绝、无脑自大之人还不自知。

不过现在我但是知道了个清清楚楚,看你面色诡异,定是想怎么扯谎,我就瞧瞧你在我面前怎样卖弄圆谎。

“此次是我鲁莽了,没有考虑好大局,一时冲动让奉常失了臂膀和儿子。”大皇子突然感到身边人的安静和眼神,下意识的觉得此次却是是自己考虑不周了。

但是这一下,大皇子在刘求书的眼里就更加坐实了他的猜测。

“大皇子哪里的话,实在是我刘求书太过大意了,此外皇子还是不要在称呼我为奉常了,小的现在一无是处,当不起大皇子的称呼。”

大皇子看他突然阴阳怪气的虽然有些恼火和奇怪,不过还是按耐住脾气,“求书,请放心,有本皇子在你就一定有东山再起之际,现在我们得放下不满和不甘,要从长计议如何避免皇上查到我们头上。你那个刘伟。。。”

“刘伟就不用担心了,他脸上带着易容面具,此面具薄若蝉翼,极其贴合皮肤,如果不是一个劲的撕扯面部,就根本发现不了任何端倪,再加上他已经诈死一年有多,何人也不会想到他头上。”

刘求书觉得二人现在也是一个绳上的蚂蚱,此时还得隐忍和周旋,不过下次就没有自己那么白痴般的信任与他了。

“恩,如此甚好,不过还是得密切关注,切记不要一失足成千古恨。”

“大皇子说的没错,可是属下心有力而余不足啊。”

“我知道了,我会命人赐你些财务并且让你接管些我的产业,但是你要切记只有你的忠诚才能换来这些。”

“属下,谢过皇子殿下的慷慨,大恩大德一定铭记在心。”刘求书表面上毕恭毕敬,内心早已经是将他骂的狗血喷头,哼,不过是因为你娶了我家如花似玉的女儿怕是不好交代才如此吧,你就是一个阴狠奸诈的男人,我真是蒙蔽了双眼才跟你为伍!

……

“这太医院都被我翻遍了,怎么还是不见那个‘白衣圣手’?”闻人珺垂头丧气的环顾了一圈药香扑鼻的太医院,看那些抖得宛如筛糠的众人,全都是残烛老人,一个个面皮皱成了好几褶,当真是与那面容八方不动的俊美白衣圣手毫不沾边啊。

“皇上驾到。”这时候那急急赶来的皇上立马大步而来,端的是威严无比。

闻人珺没想到这个谜一样的父皇会来,不情不愿的躬身随众人一礼。

“珺儿可是受伤了?”皇上赶紧扶着闻人珺好生的观摩,眼里的关怀不似作假。

“恩?什么?”

闻人珺丈二摸不着头脑,然而反应过来,转念一想,看来皇上是误会了。

“我没事,父皇。”

“没事?那你来太医院做甚?”这时候皇上也看出来这太子可是一点事也没。

“这个,小事情。父皇这朝务繁忙的,就不要因为儿臣的小事操心了。”

“你是朕的儿子,你的事儿就是大事。”皇上顿时吹胡子瞪眼,不过太子这一席话让他倍感稀奇,平日的太子可是蛮横的无理,如今怎么如此好说话?不如。。

“不过,珺儿啊。你何时能安生的让太傅教导你啊。”

这皇上话题的跳跃性也太大了,闻人珺顿时都有点跟不上脑回路了,她顿时瞪大了眼看了看那皇上此刻无比真诚的脸,再想起那昏迷不醒的人,没时间跟他磨叽。

“儿臣知道了,皇上您回去吧,我还有事。”

“哦,那你可是答应了,不许反悔啊。”皇上眉开眼笑,就是不见脚动。

这要是闻人珺再不知道咋回事就是白痴了,她干干一笑,“恩,儿臣保证跟太傅大人好好学习,就不送了。”

“好啊,那父皇就不多留了,你有空记得多来看看父皇。”说完也不再拖沓,想着不能逼得太狠,好不容易可以趁机得来个答应,也就不再过问太子究竟搞什么幺儿了。

闻人珺见他终于走了,顿时松了一口气,她可是有点忐忑面对他,毕竟自己占了这个人的身,那血脉相亲的皇上难免不会发现端倪,再说帝王家没亲情,谁能知道皇上究竟安的什么心。

“你在找我。”

这时候,不紧不慢的平稳声音宛如一道天籁,让闻人珺立马放下脑海中的胡思乱想转头看向太医院门坎外那迎风站立的白衣。

第十四章:将你拘谨再此,还是

“好了,赶紧的,别废话。”闻人珺立马跑过来,拉着他就是十万火急的冲向宫门外。

后面的人霎那间僵硬,触手的柔软让他平静无波的心湖荡起涟漪,他安静无声的任她强硬的拽着走,就是有些不自觉的多看了她两眼,那坚毅柔美的侧脸和眼里坚强的自信,在阳光下十分的耀眼。

太子这番举措,一路上造成了很大的效应,甚至还没来得及走出宫门,四面八方都已经传遍,‘白衣圣手’也难以逃脱太子的魔爪,或者是太子不甘寂寞竟闯入宫中虏走了‘白衣圣手’。

总之,皇上那里也是对太子的行径长时间的耳濡目染,他不仅有些许担心,这‘白衣圣手’会不会生气,更会不会一怒之下毒死太子等等?毕竟医术高超那肯定毒术也是防不胜防!

在各路人马议论揣测之时,‘白衣圣手’的脸绿了,非常绿。

“放我下来。”他闷声说道。

“就快到了。”闻人珺从身后抱着他,驾着马。

“你觉得这样妥当?”他声音越来越低,不自觉的侧了侧头,感觉后面传来的呼吸正打在自己的脖颈处,有些痒。

“有何不妥?男子汉大丈夫何必拘泥于小节。”把他放在马上后,闻人珺又生怕他反应过来跑了,就强势的将他拘在自己的怀内,不由分说的就策马扬鞭。

她没有想那么多,毕竟她内心正担忧着那昏迷不醒的冰冷男子。

但是,‘白衣圣手’此刻很是煎熬,她那一句话噎得自己恨不得将鞋脱了摔她脸上,要是别人就不说啥了,可你是个臭名昭著的断袖啊。

他绿着脸,也不再对牛弹琴了,反正别人看也看了,一路上已经过了一半了,就当今天不顺生吃了苍蝇,算了。

看见太子府,直叹终于熬过了,他赶紧翻身下马,闻人珺见他这模样,不自觉的撇了撇嘴。

“你能放开我吗?不差那一会儿。”然而,他还没喘过气,就被太子再次拉的跑了起来。

这次闻人珺也懒得回应他的抱怨,直接将他拽入屋中,然后指了指床上的男子笑了笑,“都说‘白衣圣手’医术高超,这次检验的时候到了,可不要砸了自己的招牌。”

“你不用激我,我也没答应要给他看病。”谁知道他并不买账,似乎有些生气了。

闻人珺顿时一怒,但是没来得及发作什么便看见他玉白般的手腕处有着明显的红痕顿时一盆凉水浇了下来。

她突然抬脚走近,让白衣圣手脸色紧张起来,还没来得及问,那魔爪就覆在了他的手上,让他下意识的一颤,便被她抓了起来,然后轻轻的揉着。

“你干什么?”白衣圣手第一次真正的慌了神。

那柔若无骨的手在自己肌肤上的触感、轻柔,那种恰到好处的力度,他想抽出手但却出奇的舍不得,不由得恼羞成怒。

“是我太过急切,捏红了你的手腕,但是那是我的错,并不是病人的错,你不要迁怒与他,毕竟医者仁心,你不能见死不救吧?”闻人珺此时正专注的揉着他的手腕,并没有发觉他的异常。

“我。我并不是因为这个缘由。”第一次,白衣圣手出现了语速极其不稳。

闻人珺闻声眉头一挑,抬起了头看向了他,一张雌雄莫辨极其诱人的面庞霎那间撞入了白衣圣手的瞳孔,让他瞳孔一阵紧缩,一阵失神。

闻人珺见他这样娇羞模样,觉得煞是有趣,嘴脸勾了一个弧度,然后执起他的右手腕,向身后墙上一按,另一只手按在他左面,将他整个人环住,然后轻踮起了脚将头伸在了他脖颈处。

“你说,我要是将你拘禁在此呢?还是?”她轻轻的语气和吐出的风声让他一阵酥麻,他赶紧想挣脱,却感觉手上宛如铁锹,根本无力抗衡。

“我治,你放开我。”挣脱无果,他就赶紧应了要求,他生怕自己此刻那砰砰直跳的,就要脱躺而出的心脏。

“恩,如此甚好。”闻人珺自然松了手,然后推开门出去了,将清净的屋子就给他专心诊治。

白衣圣手眼光闪烁片刻,终是无奈一叹,只觉得摊上太子有数不尽的麻烦,为了不必要的烦扰,还是治一治眼前的病人吧。

这一诊断当真是惊诧,他挑了挑眉,他竟然中了如此诡异的毒!而且埋伏在体内已有半年有余。

这一下可让他好生忙碌的同时也让门外的人毫不停歇,他来来回回的将门外侍女呼和来去数多次,熬药做水、换气开窗,一来二去极近天色昏沉,他才有些疲惫的从屋中走来,他揉了揉眉心,正准备离开,却正正的看到那太子端坐在不远处的石桌旁,趁着满桌的珍馐正对着他遥遥的举杯邀酒。

这时候恰逢日落月升,朦朦胧胧的月色映得人儿,宛如出水芙蓉,冰晶玉肤耀人眼球,眼波如水,自有魅惑横生。

白衣圣手察觉自己看她再次失神,懊恼不已,曾几时自己可有过乱了阵脚、乱了心神?

想到这里更加是怒气横生,他迈着大步子眼看就要无视太子,从她身边大步离去。

“为何不留下用些吃食。”

“实在是没有胃口。”生硬的话语从他口中传来,有些拒人千里之外。

谁知,闻人珺两手举杯站了起来,一手往前一递,将盛着晶莹剔透的酒水杯盏送在了他面前,无比真诚的看着他。

“此次是我鲁莽了。”

白衣圣手感觉到她话语里的真切,再想起自己莫名的心绪躁动,已经是落了下乘,不能再过于丢脸,便竟鬼使神差的接过了酒杯,一饮而尽。

“他中的是六脉绝亡散。”

“哦?竟是此无色、无味、无解之毒?不过对你来说,并没有不可解之说。”闻人珺笑了笑,执起酒水为他斟了一杯。

两人就势坐下,迎面而谈。

“解了。”看着他模样对这毒不甚在意。

“听说,这毒对习武之人甚是折磨,它能耗尽一个人所有的功力,然后再耗尽生命力,最后才致死,而且期间不能妄动功力,否则就会加速流逝而且伴随着蚀骨的疼痛。”

太子,你的bra掉了》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太子 或 你的bra掉了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小说书名:尤物女上司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书名:尤物女上司最新章节在线阅读书名:书名:尤物女上司目录预览:第8章水雾弥漫第9章期待第8章水雾弥漫浴室内水雾弥漫,把玻璃门都打湿了。女人浑身上下一丝不挂,一双眼魅惑得像狐狸精似的,就那么直勾勾的盯着我。我狠狠的吞了一口口水,就被她牵着我的手,放到她的胸前。我还没来得及说话,她抓着我的手揉捏着她饱满的嫩肉,媚笑着问我:“小帅哥,喜欢吗?”我从来没想到这么劲爆的画面会落到我头上,脸上一阵滚烫。我也不是个内敛含蓄的男人,但这么多年了也就交过一个女朋友,而且碰都没碰过她,这么一个赤身裸体

  • 小说书名:同道殊途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书名:同道殊途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小说名:书名:同道殊途目录预览:第8章小纸鹤,双.修吧第9章老魔凌乱了第8章小纸鹤,双.修吧七梅城,司徒府。“三弟,你说什么,主公将你梅卫,送给宁凡指挥!”司徒府中,名为司徒的清瘦男子眉头一冷。他黑发妖瞳,却穿黑佛衣,执黑念珠。“他要黑色的草?还让你来跟我索要?哼,好大的架子,让他自己滚来取!”“二哥,这…”尉迟露出为难神情。但清瘦男子一拂袖,将尉迟赶了出去。七梅城,南宫府。“大人,这就是小人打听的消息…”南宫府殿中,一名紧身衣女子长跪。“嘶…这宁凡,给

  • 小说书名:恰好春风似你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书名:恰好春风似你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小说名字:书名:恰好春风似你目录预览:第9章叫声老公听听第10章只能被我潜第9章叫声老公听听从来不知道原来女人在上面的时候那么累,到后来,我还是乖乖的跟他换了位置。不过等到风平浪静时,我已经全身跟散架一样了。但是夜晚还没有过去,我也睡意全无。该说的,还是要说出来。“江锦航,你究竟喜欢我什么啊?我是长的挺好看的,可是比我好看的多了啊。”“呵呵。”他笑了一声,最后抽了一口手里的烟,把烟熄灭之后,才翻个身,揽住我肩膀。“我以前交过三个女朋友,各个都跟天仙一

  • 小说书名:寂寞少妇的欲望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书名:寂寞少妇的欲望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小说名:书名:寂寞少妇的欲望目录预览:第8章:终于有电脑了第9章:舞厅来了个美女第8章:终于有电脑了日子一天一天的重复着,天气却是一天天的热了起来。街上来来往往的各种妹子、大妈们,穿着的也越来越是清凉。无疑,炎热的天气带给陆鸿这样的单身汉们是另外的一种风景。虽然是只能远观,不能有什么实际的动作,但是这样养眼的事情多看几眼也是非常不错的,唯一的副作用就是内心的躁动更加的加剧了几分。同样的,朱梅的打扮也变得清凉起来。所以,每每进入网吧之后,陆鸿的双眼首

  • 小说书名:错惹豪门继承人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书名:错惹豪门继承人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小说名称:书名:错惹豪门继承人目录预览:第008章要把她送人第009章一语点醒梦中人第008章要把她送人夏一涵默默的观察着管家的脸色,她知道按他自己的想法,肯定不愿意她留下,会觉得她给他添了麻烦。他的表情好像下了决心一般,等他话出口,就不好收回了。看此情形,她就算认错,管家也不会轻易放过。夏一涵上前一步,轻声问道:“我记得我们进来时是叶先生亲自点名的,真要开除,是不是也得他同意呢?”她总有种感觉,姓叶的虽然为难她,却也不会让她走,虽然她也说不清原因

  • 小说书名:极品女房东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书名:极品女房东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小说名字:书名:极品女房东目录预览:第8章警告第9章舞会第8章警告猴子走了以后不久,柳如月很快也走了。临走的时候我问她去哪儿,要不要我帮忙,她都拒绝了。“不用,谢谢你了,你是个好人,而且还年轻,我不想把你牵扯进来。”她说道。我似乎能从她的话中听出别的意思,但又好像并没有什么意思。后来她似乎是觉得拒绝的有些不礼貌,又补充道,“如果有什么需要你帮助的,我肯定会找你的。”我点点头,觉得自己确实有点过分热情了,虽然是‘同眠’了两夜,但是毕竟我们之间还是陌生的,

  • 小说书名:我的千金大小姐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书名:我的千金大小姐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小说名称:书名:我的千金大小姐目录预览:第8章阿虎第9章跟踪器第8章阿虎秦明月蒙了,对面的瘦弱男却傻了,呆呆的看着叶辰。“你是什么人?”瘦弱男很是鼓了鼓勇气,才问出了这句话。他也是被母老虎老婆欺负习惯了,已经落下了心理阴影,只要对方比他强势那么一点,他就心里打颤。“嘿嘿,她是我老婆!”叶辰趾高气昂,得意洋洋的好像炫耀玩具的小朋友。“哇!”随着叶辰的话语传开,周围人群一阵骚动。秦明月的魅力那是人人亲眼目睹的,不光外形无可挑剔,气质更是万里挑一。用一句

  • 小说书名:女总裁的贴身特工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书名:女总裁的贴身特工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小说名字:书名:女总裁的贴身特工目录预览:第8章:太美了第9章:新情况第8章:太美了虽然陆炎一再重申自己没说谎,可第二天还是被萧雅硬生生的给拖到了骏蓝国际的大门口。陆炎被萧雅逼着,穿上了黑色西装.可这西装不知道是萧雅从那里弄来的,比自己的身材硬生生的小了两个码,结果可想而知。胳膊有半截露在外面,腿也一样,简直就是七分裤,样子别提有多滑稽。陆炎甚至感觉,萧雅就是老头子派过来折磨自己的。萧雅对自己有点火气,今天可能也是故意让自己出丑。无所谓,反正他也

  • 小说 美女警官爱上我 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美女警官爱上我最新章节在线阅读书名:美女警官爱上我目录预览:第七章男警察的老大就是女人第八章和小流氓的对决第七章男警察的老大就是女人我轻轻笑笑。其实他们那里知道我所说的也只是皮毛而已。对于蓝歆朵更细一致的了解我还没说。不过这些东西我断然不会和他们分享。小宝还想让我再讲她的臀部。我看她们已经距离哦我们呢不远了。摆摆手说时间不允许。然后起身就去迎接她们。众人也都跟着迎上去。蓝歆洁慌忙摆手让大家去坐。蓝歆朵调皮的笑道,“姐,你的脸面可惜很够大啊。这么大的排场来迎接我们。”蓝歆洁瞪了她一眼,

  • 小说 步步惊情:花心王爷你好坏 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步步惊情:花心王爷你好坏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小说:步步惊情:花心王爷你好坏目录预览:第8章比基尼第9章王子第8章比基尼“喂,你回来。”眼看着还能看到他的身影,她扯开了喉咙大叫。可她的声音才落,只一转眼的功夫,他就消失不见了。阿若睁大了眼睛,这山中真的没有了他的身影,就仿佛他从来也不曾来过一样。阿若停止了叫喊,无边的恐惧就在这一刻快速的袭来,她不能喊,喊的后果很可能是引来了其它的人。或者樵夫。或者猎人。但她没有衣衫,一件也没有,她离不开这水,她只能半飘在水中只露出一张小脸。低咒,她要骂他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