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觉醒之隐者无双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2017/11/19 4:58:3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觉醒之隐者无双

第十章 人生导师?

他口中虽然说着不敢不敢的,心里却是一副好像很敢的样子,虽然一身穿着,实在是土的掉渣,但是却并没有那种土包子进城,畏畏缩缩的样子。说明xbxys.com

相反,张子歌神色坦然,面带微笑,不卑不亢的。只是没有让王丰另眼相看,反而让他更加的恼火。

什么玩意儿?跟我这装B?看老子不在洛芊芊面前揭穿你的老底。

王丰心中暗骂了一句,脸上却是皮笑肉不笑的回了一句:“张总,这副眼镜,挺有个性的嘛?”突然,他仿佛注意到了什么,伸手将张子歌的衬衣衣领一翻,表情夸张的叫道:“哎呀,张总,你这衬衣得是有多久没换了呀?衣领都黄成这样了哎。”

他故意将声音说的很大,只怕洛芊芊不能听见一样,看着张子歌的眼神里,露出了一丝戏谑,心道:“小子,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先,哥现在就让你原形毕露。”

王丰显得十分的洋洋得意,觉得洛芊芊肯定是因为刚刚离婚,太过伤心了,这才蒙蔽了双眼,看上了眼前的这个土包子。

不过没关系,自己现在将她点醒也是为时不晚的,等她将眼前这个土包子赶走之后,正直空虚、寂寞、伤心之际,自己岂不是就能趁虚而入?终于可以得偿所愿,一品芳香了?

“滚!”洛芊芊果然没有让他失望,脸色立刻阴沉了下来,语气冰冷的吐出这个字来。觉醒之隐者无双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王丰脖子一扬,斜睨着张子歌,手中拽着张子歌的衣领,想要一把将他从卡座里拉出来,却发现张子歌的一双脚,仿佛木桩一般的钉在了地上,纹丝不动。

“没听见吗?洛小姐让你滚蛋,什么玩意啊?穿上西装就以为自己真是老总了?土包子插大蒜——装象。”

洛芊芊霍然起身,伸手一指,只不过对象却不是张子歌,而是几乎戳到了王丰的鼻尖上面,冷冷道:“我是让你给我滚,马上立刻,给我从眼前消失。”

“什么?”王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洛小姐,你没搞错吧?你让我滚?”

“难道我说的不是中文?”

张子歌嘴角微微一弯,带着一丝讥诮,拿开王丰的手,轻轻掸了掸自己的衣领,笑道:“很遗憾,看来该滚的人不是我。”

王丰看了看洛芊芊,又看了看张子歌,脸上的神色阴晴不定,他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领班,可是在这一带也算是小有名气的人物,道上的朋友,哪个见了他不得喊他一声丰哥,以示尊敬?

现在竟然在一个土包子面前,被人指着鼻子喊滚,一张脸顿时变得忽白忽青,若不是因为这个人是洛芊芊,自己心目中向往已久的女神,他早就一巴掌扇招呼过去了。

一咬牙,狠狠的瞪了张子歌一眼,“好样的小子,咱们山水有相逢,走着瞧。”

王丰悻悻而去,两人重新落座,洛芊芊的神色,看上去有些说不出来的疲惫,“对不起。网站xbxys.com

“什么对不起?”张子歌的脸上波澜不惊,似乎对于刚刚的事情,丝毫没有放在心上,“因为那个王丰?”

洛芊芊点点头,然后招手,唤来了一个服务生,向他要了两打啤酒,“他这个人以前接触的时候,挺不错的,我不知道他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人都是有多面性的。”张子歌的脸上突然闪过一丝讥诮,说道:“你认为他不错,只是因为他对你心生爱慕而已,雄性动物在自己心仪的人面前,总是会展示出自己最优秀的一面,想要以此来博取雌性动物的好感。”

“这算是欺骗吗?”洛芊芊突然问道。

张子歌笑道:“你可以说这是虚伪,但是却不一定是欺骗。因为这是人性,这个世界上,又有几个人,是不虚伪的?再正直的人,在面对自己利益相关的事情时,或多或少的,下意识里,都会为自己戴上一张伪善的面具。”

洛芊芊听完张子歌的话,望着他,多少有些诧异,“你看上去,并不像表面上的那么木讷。版权http://www.xbxys.com/

“也许这就是愚者千虑,必有一得吧。”张子歌自嘲的怂怂肩,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包香烟,这是一包售价才两块五的软包羊城,看了洛芊芊一眼,“不介意吧?”

洛芊芊摇了摇头,脸上却是露出了一丝笑意,“如果我说介意的话,你会不抽吗?”

香烟已经刁在了嘴上,听到洛芊芊的话,张子歌愣了一下,竟然真的将烟重新放下,“当然。”

洛芊芊多少有些意外,“没想到你还挺绅士的。”

“落魄的绅士吗?”张子歌与洛芊芊对视一眼,忽然,两人一起放声大笑起来,张子歌笑得前仰后合,洛芊芊却是笑得花枝乱颤。

服务生送酒水来的时候,望了一眼旁如无人,没心没肺的两人,心中一声叹息,这两人有病没吃药,却跑来喝酒,看来是已经放弃了治疗。

擦拭了一下眼角溢出的眼泪,洛芊芊突然豪气丛生,将桌上的啤酒瓶盖全部一一撬开,“来,干杯。”

她说是干杯,实际却是抱着酒瓶在喝,她看上去是一个优雅知性的女人,现在却仿佛摘下了所有的面具,尽情的放纵自己的本性。小百姓养生网

也许她不是在放纵自己,她只是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宣泄自己内心痛苦的方式,仅此而已。

张子歌没有喝,只是靠在沙发上,静静的注视着眼前的这个女人,他不知道洛芊芊过去的酒量如何,但是眼下看起来,应该是不差的,一整瓶啤酒像是倒水一般的往喉咙里倒去,嘴角溢出的酒水,顺着脖子流淌而下,直至山涧。

浸湿了的白色衬衣,勾勒出她妙曼的身段。不得不说,洛芊芊的确是一个令所有男人都会为之向往的尤物,她的身材本就高挑,再加上一条铅笔裤的衬托,一双性感的高跟鞋,露出白皙粉嫩的脚弓,实在是让男人看了,都无法不心驰神往。

“你不喝?”洛芊芊喝完瓶中的最后一滴酒,看到张子歌滴酒未进,有些诧异的问道。

张子歌摇摇头,道:“酒不是这么喝的。”

“那该怎么喝?”

“我从来不会借酒来消愁的。版权xbxys.com”张子歌望着洛芊芊,叹息了一口气,说道:“酒精只能暂时的令你麻痹自己,却无法令你彻底的忘记过去,当你一觉醒来之后,只会发现,心中的痛苦不是更少,而是更多。”

洛芊芊放下了酒瓶,坐了下去,露出一丝苦笑,“那我该怎么做?”她摇了摇头,凄然的说道:“你不会理解我心中的痛苦,你不知道,哪怕只是暂时的麻痹,也好过时时刻刻的心如刀绞。”

“我当然不理解,因为我永远也成为不了你。你委屈,只是因为你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够理解你,所以你对这个世界感到失望,所以你对自己的人生感到悲哀,感到绝望。”

张子歌目光如炬的望着洛芊芊,“如果你能够明白,什么时候不再奢求别人的理解,能够明白,在这个世界上,真正理解你自己的,永远都只有自己,那么你将不会再有这么多的失望,不会再一个人躲在角落里,舔犊自己的伤口,为自己的人生而感到悲哀。”

洛芊芊听完张子歌的话,愣愣的看着他,竟然良久不语。

“我不知道你经历过一些什么,因为我不是你,但是……”张子歌突然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说道:“人活着,不是应该朝前看么?以前所发生的一切,都已经成为了历史。而这些历史,都将成为你人生成长过程中的养分,不是吗?试着让自己放下,把过去的一切都当作是自己成长过程中的经验,你会发现,原来自己依旧可以活得那么快乐。”

洛芊芊垂下了眼帘,深深的叹息了一口气,她突然发现,自己需要重新的认识一下眼前的这个男人了。

他的话,仿佛是一位充满了人生阅历的智者,所说出来的话,可是洛芊芊望着张子歌那副带着三分土气,七分木讷的样子,实在是很难把这个样子的他,和一位人生导师一般的智者联系在一起。

“谢谢你!”

张子歌看到洛芊芊似乎有所明悟的样子,颇有一种老怀大慰的感觉,抬手在颔下一抚,才发现自己原来没有智者的长须飘飘,只能悻悻作罢。

“不用客气的,今天头一天上班,什么都没干,就向你预支了一千块钱的工资,如果这些话多少能够帮助到你一些的话,起码说明我也就没有白拿你工钱。”张子歌摊摊手,笑道。

“你真的只有二十三岁?”

“如果你觉得我长得像三十二岁,我也无话可说的。”张子歌有些忍不住的翻了翻白眼。

洛芊芊突然捂嘴嫣然一笑,眉间的忧愁顿时消散了不少,说道:“我觉得,你刚刚和我说话的样子,倒像是一个六十三岁的长者。”

第十一章 不期而至的麻烦

张子歌有些郁闷,忍不住的上下打量了自己一眼,“我有这么老么?”虽然他这一身装扮,没少受人嘲笑,可是他的自我感觉却是一向良好,他甚至觉得自己站在人堆里面,多少也还算是一个靓仔来的。

洛芊芊被张子歌憨傻的样子逗得花枝乱颤,拿出两只酒杯,分别倒上一杯啤酒,举杯道:“看来我今天录用你,果然是一个明智的决定,为了向你刚刚的话,表示感谢,我敬你一杯。”

张子歌这次没有拒绝,端起面前的酒杯,和洛芊芊碰了一下,“不客气。”

酒吧里,霓虹闪烁,震耳欲聋的音乐肆意轰炸着前来买醉的人们的耳膜,中央的舞池里,男男女(女们卸下白天的伪装,尽情的释放着自己心底的歇斯底里。

洛芊芊和张子歌坐在卡座里,谈笑风生,不知不觉间,关系已经变得十分的熟络,好像不是第一天才认识的,而是一对已经相识了数十年的老友一般。

洛芊芊已经有三个多月没有这么的开怀大笑过,时间点滴而过,不知不觉已是十一点多钟,洛芊芊说了很多,也喝了很多,不过好在她的酒量不错,丝毫没有醉意,不过却也是微微感到了一丝疲惫。

张子歌看出了洛芊芊脸上的倦容,说道:“时间已经很晚了,要不咱们今晚就到这里?”

“嗯行,下次有时间,咱们再来。”

两人准备起身的时候,张子歌却是无意间的瞟了一眼吧台,看见王丰正眼神阴沉的望着自己这边,他的身旁还站在几名男子。

张子歌看到那几名男子的时候,神色微微一动,露出了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停止的起身,又重新坐了回去。

“怎么了?”洛芊芊并没有注意到这些,只是疑惑的望向张子歌。

张子歌冲她微微一笑,道:“没什么,你先回去吧,我还想再坐坐。”

“你一个人在这?”

“怎么?你还怕我一个人丢了不成?”张子歌笑笑,拿了一根香烟点上,说道:“我抽完这根烟再走。”

洛芊芊看了张子歌一会儿,叹了口气,“好吧,很晚了,你也别坐太久,早点回去休息吧。”

她转身离去的时候,脸上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失落。洛芊芊承认,她通过和张子歌这一晚上的聊天,对他这个人产生了极大的好感。

不过这也仅仅只是好感而已,却还谈不上爱慕,或者其它。她压根也没有想过,两个人晚上还要在一起发生一点什么,她是被渣男骗过一次,她是离过一次婚,可是这不代表她就会从此自暴自弃。

一夜情这种事情,她洛芊芊是绝不会去做的,她一直都是一个洁身自好的人,其实她虽然和那个渣男结过一次婚,可是她却还是一个(处)子之身,也许说出去别人都不会相信,但是这的确是事实。

她的爱情观是,婚前绝不会发生任何(性)行为,所以在谈恋爱的时候,那个渣男一直没有得到过她。

而在婚后,那个渣男只是一心想要图谋她的钱财,对于她的身体却是变得没有那么热心了。洛芊芊是一个保守的女人,渣男没有主动提出过这方面的事情,她自然也不好意思主动的提出来。

所以直至渣男骗走了她所有的财产之后,到法院起诉离婚之后,她依然还是(处)子之身。

她之所以失落,只是因为她误会了张子歌。不过,这难道不是也从侧面说明了,张子歌是一个为人正派的正人君子吗?

想到这里的时候,洛芊芊的脸上已经没有了失落,反而露出一丝微笑,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车,坐了进去。

王丰本来还在想着,一会儿要怎么样拦下两人,好好的教训那个让人生厌的四眼仔一顿,却没有想到,这个不知死活的四眼仔,竟然没有和自己心目中的那个女神一起离开,反而悠然自得的坐在那里,一个人喝着酒,抽着烟。

王丰发出一声冷笑,一挥手,已经带着身边的那几个混混,向张子歌所在的卡座走了过去。

张子歌注意到王丰带着人向自己这边走来,却是依然无动于衷,深深地吸了一口香烟,端起酒杯,一口而尽。

烟雾缭绕之中,看不清他此时的表情。

“四眼仔,这酒好喝吗?”王丰终于走到了张子歌的面前,一脸冷笑的看着他。

张子歌放下了酒杯,却是闭上了眼睛,似乎在回味啤酒的醇香,“唔,还不错的。”张子歌抬眼看了看王丰,露出一丝笑意,道:“王总也来一杯。”

‘咚’的一声,王丰一只脚踏在了酒桌上面,“小子,你他妈的很猖狂啊?你知不知道这是哪里?”

张子歌神色不变,不明白自己哪里猖狂了,却是疑惑的问道:“这里,难道不是酒吧么?”

“草!”王丰一把抓起桌上的酒杯,狠狠的往地上一砸,玻璃碎屑溅了一地,“这是酒吧没错,但是这里也是老子的地盘,你小子胆子不小,敢在老子的地盘上泡老子看上的女人,你他妈的是活腻歪了吧?”

他一改之前在洛芊芊面前时的风度翩翩,终于露出了本来的面目,凶神恶煞的盯着张子歌,而他身旁的一个混混,却是悄悄的拉扯了一下他的衣袖,只不过他此时正当怒发冲冠的状态,丝毫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把这小子给我拉出去,废了他的根。”他大手一挥,颇有一种我的地盘我做主的气势。

只不过气势很强,执行力却有待提高,身旁的几个混混听见了他的话,没有上前,反而各自后退了几步,这让王丰感到很是纳闷,“长毛?”

长毛脑袋上的毛其实并不长的,也就是比板寸长了那么一点点而已,所以他的见识还是不短的,当他看清楚王丰要找麻烦的对象,居然是张子歌的时候,心里没有郁闷,只是苦逼。

看了自己的手臂一眼,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毒鼠强现在还躺在医院里面,医生说他那只手算是彻底的废了,就算重新把骨头接上了,以后也几乎是不能再怎么用力气了。

自己和这小子可真算是冤家路窄的,才过去一天的时间,没有想到,今天晚上又在这里碰面了。不过当他看见张子歌的时候,却没有为兄弟报仇的念头,只是想着一会儿怎么开溜才好。

只不过,这个王丰也不是一个能够随便得罪的人物,他可是刀哥的小舅子。虽然说他长毛也算是刀哥的心腹,但是毕竟和小舅子还是不能比的,要是一不小心得罪了这位小舅子,只怕是以后少不了被他的姐姐穿小鞋,那可是大大的不妙。

俗话说得好,什么风都比不上枕边风来的猛,长毛感觉自己现在实在是有些为难,望着王丰一脸疑惑的神情,却是有苦说不出。

“这不是长毛哥吗?真是巧呀,咱们又见面了。”张子歌好像现在才认出长毛来一样,将目光移到了他的身上。

“啊?”长毛心中有些发苦,“是呀是呀,真是缘分呀,还不知道这位大哥怎么称呼?”

王丰愣了一下,眼神有些狐疑的在长毛和张子歌之间来回瞟了几眼,问道:“你认识这个四眼仔?”

他问的是长毛,回答的却是张子歌,“昨天咱们才见过一面的,听说长毛哥是跟刀哥混的?”

“不敢不敢,也就是和刀哥混口饭吃的,不能和大哥你比的。大哥,不知道你怎么称呼呢?”长毛闹不清眼前这个出手狠辣的小子,到底是哪条道上的,锲而不舍的继续追问。

张子歌却好像直接无视了他的疑问,嗤笑道:“和我比?和我比什么?我就是一个搬运工而已。”

“长毛,你什么情况?你叫这个四眼仔大哥?”王丰脸色微微有些发沉,“莫非你想换码头了不成?”

我叼你老母啊,屎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滴。长毛在心里一声咒骂,嘴上却是说道:“丰哥,这位……呃……”他扭头看向张子歌,很是郁闷的又问了一遍:“大侠贵姓?”

“张子歌。”

张子歌这回终于说出了自己的名字,也让长毛长舒了口气,“原来是张老大,幸会幸会。”转而又向王丰说道:“丰哥,我想你和这位张老大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不如看在我面子上,算了吧?”

“啥玩意?”王丰鼻子没有气歪,脸却已经变了形,“你是不是昨晚嗑药嗑多了,今天还没睡醒?老子是叫你来打人的,不是叫你来劝和的,算了?这四眼仔和你什么关系到底?”

长毛也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头目,在一干兄弟面前被王丰这么大呼小叫的,顿感面子上十分的不好看,可是奈何人家有个好姐姐,也只有忍气吞声了,附耳过去,小声说道:“丰哥,你相信我,这小子不好惹的,既然现在已经知道了他叫什么,咱们还是先回去召集兄弟,等明天再去找这小子算账。”

第十二章 打脸

“草,对付这么个四眼仔,还需要等明天召集兄弟?”王丰没有见过张子歌一脚踢断毒鼠强手臂时的情景,多少觉得这个长毛有些小题大做,甚至还有些鄙视。

平时人五人六的长毛,今天居然被一个傻憨憨的四眼仔吓成了这副德性,简直不要太搞笑。

他一巴掌推在长毛的脸上,直接将他推开一旁,“滚一边儿去。”一口吐沫吐了出来,却是反手一巴掌又向张子歌的脸上招呼了过去。

他动作不慢,只不过张子歌却不是长毛,只是随手一把就抓住了王丰的手腕,然后轻轻一捏,王丰就倒吸了一口凉气,感觉到头皮一阵的发麻,准备脱口的而出的一句狠话,也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他不是孙猴子,却感觉腕子上被套上了紧箍咒,而张子歌就是那金蝉子转世的唐僧,只是没有念咒,腕子上的紧箍咒却也是越箍越紧,不消一会儿,王丰的脸色已经变得惨白,只不过明显嘴巴要比手腕子更硬,“四眼仔,你识相的就赶紧给我松开……”

他不说话还好,这一说话,张子歌手上的力道又是加了几分,“啊啊啊……痛痛痛……妈的,你们……你们是在看戏吗?还不动手??”

王丰咧着嘴,向身后的混混们喝了一声,而混混们则望向了长毛,长毛知道这下是躲不过去了。

怎么说王丰都是刀哥的小舅子,现在刀哥的小舅子当着自己的面被人欺负,如果自己还不出手的话,就算今天躲得过初一,那也是躲不过十五的,刀哥也许没有眼前这个四眼仔的功夫,但是要废他一只手,也是不算太难的。

反正横竖都是一刀,(干)他娘的,“还他妈看我干什么?还不上?”长毛一声大喝,却没有身先士卒,手下马仔们则应声而动,猛的扑向了张子歌。

张子歌后撤两步,手上一拉,将王丰整个人直接拖到了酒桌上面,顺手一啤酒瓶子砸在了他的脑袋上。

‘嘭……’

啤酒瓶在他的脑袋上炸碎开来,酒液与玻璃碎片齐飞,王丰被拖上酒桌的时候,还想起身反抗,这一下之后却是感觉到眼前一片漆黑,接着闪烁起繁星点点。

解决了王丰之后,那几个马仔也已经冲到了跟前,其中一人飞起一脚踹了过来,张子歌神色漠然,一手抓住了这人踹来的脚踝,同时脚下已经往前一步,踩在了这人另一只脚的脚背上面,抓住这人脚踝的那只手猛地往上一推,只听‘咔嚓’一声……

将这人的腿直接推成了一个标准的一字马,‘咔嚓’的声音不知道是拉断了韧带,还是扯到了蛋蛋,总之滋味肯定是不美的,因为这人脸上的五官,已经瞬间拧成了一团。

“呃啊啊啊……”这人的惨叫还只是发出了一半,已经被张子歌一脚踢飞了出去。

另一个马仔的拳头,也已经拍马赶到,张子歌反手一扣,只是那么轻轻的一抖,连续几声‘咔嚓’的脆响传来,这人的腕关节、肘关节,以及肩关节瞬间全部脱臼。

‘啪啪啪……’接着一连三个耳光,扇得这人几乎忘记了脱臼带来的剧痛,最后一巴掌力道用的很猛,这人直接被扇的斜飞了出去,撞在另一个同伴的身上,两人抱作一团,人仰马翻的摔倒在地。

这一切说起来话长,实际上也就不过几秒钟的时间,四个马仔已经解决了三个,还剩一个手上握着一个啤酒瓶子,却是迟迟没有往张子歌砸过来,只是因为整个人早已经看呆住了。

张子歌的眼神终于落到了他的身上,只不过还没有动手,他手中的啤酒瓶子已经‘咣当’一声,掉在了地上。

张子歌面带讥笑,直接无视了他,转头望向了长毛,“你不动手?”

长毛心头一紧,感觉到自己的喉咙有些发干,这小子,果然是个笑面虎,动手的时候从来不打招呼的,冷不丁的一下,就能让你直接上医院躺上个十天半个月的。

他艰难的咽了口吐沫,看了一眼死猪一样躺在桌面上的王丰,“你知不知道……你打的人是谁?”

“哦?我打的人是谁?”

“他是刀哥的小舅子。”

张子歌推了推鼻架上的眼镜,“刀哥又是哪位?”

长毛脸色一愕,“你不知道刀哥?”

“他很名?我必须要认识?”

长毛忍不住的有些发苦,知道自己真是遇到了一个初出茅庐的二愣子,难怪出手这么狠辣。“小刀会的刀哥,在整个S市,恐怕不认识的人,都不多的。”

“是么?”张子歌回头看了一眼躺在酒桌上,哼哼唧唧的王丰,“那怎么办呢?”

怎么办?凉拌,你小子现在知道怕了?长毛心中腹诽,嘴上却只能说道:“只怕你已经走不出这间酒吧了……”

他说话的时候,看了一眼已经人去一空的酒吧,知道刚刚这边的打斗,已经惊动了刀哥。

这间酒吧是刀哥名下的产业,王丰是他的小舅子,这是所有人都众所周知的事情,张子歌敢在这里动手,真是不知道死活。

张子歌发出一声轻笑,竟然已经老神在在的坐回了沙发上,“既然走不出去,那就干脆不走了,你去门口看看,那位刀哥什么时候到了,过来通知我一声。”

长毛一脸愕然,一时间都有些看不明白了,这个四眼仔到底是鼻孔里插大蒜——装象呢,还是真的有什么了不得的背景?竟然这么的有恃无恐?

你以为刀哥的名头是假的么?你就算再能打,可以打八个十个的,但是你还能打八十一百不成?

长毛最后看了一眼王丰,也只有无奈的离开。他是个聪明人,十七岁就开始在道上混了,混到如今二十七岁,大小群架打过不少,可是身上愣是没有一道伤疤,不是因为他身手了得,而是因为他识时务,会动脑子。

长毛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混潶社会也是要靠脑子滴,只会打打杀杀的,是成不了大事业滴。

虽然混了十来年,他也并没有混出个什么大事业来。

王丰实际上早就已经回过神来了,只不过当他看到张子歌坐在沙发上吞云吐雾,一脸漠然,却是不敢有丝毫的轻举妄动。

这小子出手极黑,自己还没有搞明白怎么回事,脑袋上就已经被开了瓢,听到刚刚长毛和他的对话,在心中暗暗思忖着,只要等自己的姐夫一到,老子就要让这个四眼仔知道知道,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的下场。

草他妈的,还有那个长毛,简直比猴儿还精,老子都被打成这样了,这小子他妈的还跟没事人一样,不行,回头要跟姐姐说一声,这样货色,怎么有资格跟在姐夫的身边?

酒吧里,此时显得特别的安静,音乐已经全部关闭,只有五彩的射灯在来回的摇摆,张子歌一根烟刚好抽完的时候,大名鼎鼎的刀哥,终于出现在了酒吧里面。

刀哥的长相,显然不如他的名头那么让人闻风丧胆,事实上如果不是左边脸颊上有一道狰狞可怖的刀疤,刀哥还算得上是有几分儒雅之气的。

他在一众手下的簇拥下,往张子歌这边走了过来,几个冲在最前头开道的马仔,气势汹汹叫骂道:“草他妈的,什么人,这么大的胆子?敢来这里闹事?”

王丰听见了来人的声音,原本死猪一样趴在桌子上的他,陡然精神一振,一个翻身站了起来,转身扑向了刀哥,一把抱住了刀哥的大腿,“姐夫啊……”

他这一声呼喊,真可谓是听者伤心,闻者落泪,若是不知情的人看见了,还以为他这是受了六月飞雪一样的冤情。

“姐夫,不知道哪儿蹦出来的这么一个四眼仔,竟然胆大包天的,敢来你的场子闹事,你看我的脑袋……你看你看……”他站起来,将自己被开了瓢的脑袋瓜子凑到了刀哥的面前,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滑稽感:“姐夫你看我这脑袋……我姐就我这么一个亲弟弟,从小没有一个人敢打我,这小子竟然敢用啤酒瓶子砸我……”

刀哥瞟了一眼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王丰,眉头微微一皱,神色却是十分的平静,漠然的说了三个字,“知道了。”

“啊?!”王丰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因为姐姐的关系,刀哥爱屋及乌,所以一向对他很好,本以为刀哥见了自己的这副惨样儿,必然是雷霆震怒,直接命人将那个四眼仔给大卸八块的,为自己狠狠的出一口恶气,却没有想到,刀哥的神情却突然变得这么的冷漠。

刀哥带着一众手下已经来到了卡座的外面,张子歌这才终于起身,只是一双手插在口袋里面,神色既不惊慌,也不忐忑,只是镇定从容的望着刀哥。

马仔们见他一副并不将刀哥看在眼里的模样,已经是忍不住的跃跃试欲:“艹你妈的……”

“等等……”

第十三章 青龙少主

刀哥却是突然一抬手,止住了手下们的动作,王丰见了有些郁闷,忍不住的说道:“姐夫,还等什么呀?直接把这小子剁成渣,丢到街上去喂狗呀。”

“我做事,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教了?!”刀哥只是睥视了他一眼,王丰却已经感觉到背脊上一阵的发凉,赶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刀哥看起来有几分儒雅之气,不过那也只是看起来而已,如果谁真的以为刀哥是一个只会动嘴,不会动手的儒生,只怕是坟头上的草,已经长了几丈高了。

其实刀哥本来进门的时候,都还是怒气冲冲的,他接到电话,听说有人敢在自己的场子里闹事,还打伤了自己的小舅子,当时就火冒三丈了。

妈的,已经有好多年没有人敢来他刀哥的场子闹事了,这不知道哪儿蹦出来的毛头小子,真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来太岁头上动土?

可是当他踏进酒吧,向着张子歌慢慢走过去的时候,逐渐看清楚张子歌的样貌之后,却是心中一愣,怒气已经去了一半,再看到张子歌站起身来,与自己对视的时候,心中的怒气就已经荡然无存。

尽管张子歌此刻戴着一副,不知道是哪个地摊上买来的眼镜。尽管他穿着一身,不知道是哪个批发市场里批来的,土得掉渣的西装,可是他身上隐隐散发出来的,若有若无的某种气质,实在是像极了那个人。

刀哥在S市的确是很牛逼,不敢说只手遮天吧,但是不管是谁,只要在这儿一亩三分地上,见了他,都还是要客客气气的称呼他一声刀哥。

可以这么说,在S市,还没有什么人,能够让他刀哥感到害怕的!

只是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如果真的是那一位的话……

刀哥没有害怕,只不过感觉背脊有些发凉,脚跟子有些发软,“张少?”

刀哥这两个字喊出来的时候,周围的马仔们都是不由自主的微微一愣,长毛在心中一声惊呼:“卖糕的!!这傻乎乎的四眼仔,难道真的是什么大有来头的人物?”

而王丰则顿时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就要噗通一声摔倒下去的时候,还好张子歌的一句话,让他暂时稳住了身形。

“我是姓张,可是我不叫张少!”听到这个称呼的时候,张子歌的神情,微微恍惚了一下,似乎有种似曾相似的感觉,“张少是谁?”

“你不是张少?”刀哥见到张子歌一脸迷惘的神色,也有些不太确定了起来。

张子歌摇了摇头,道:“我不是张少,我是张子歌。”

听到张子歌这个名字的时候,刀哥的脸色猛然一变,望向他的眼神之中,竟然带着一丝激动,一丝敬意,又有一丝迷惘。

“你是张少,你果然是张少……”刀哥突然上前几步,双手紧紧的握住张子歌的双肩,喜形于色,“你果然是张少……你果真是张少……”

张子歌不知道张少是谁,但是却觉得刀哥的这个眼神,让自己忍不住的有些发毛,刀哥的眼神有点像断背之间,攻见到了受时候的样子,他不知道刀哥是不是攻,但是自己却绝对不会是小受。

张子歌有些无语,他本来以为,今晚会有一场异常激烈的火拼,可是却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一番情景。

望着刀哥激动不已的神情,张子歌在心中一声叹息,他不是大明湖畔的夏雨荷,刀哥自然也不是瞪着一双牛眼的张铁林,两个大男人在众目睽睽之下,这么拉拉扯扯的,实在是让人感到有些别扭。

艰难的扒开了刀哥的双手,张子歌忍不住的说道:“这位刀哥大佬,咱们有事说事就行了。”

“是是是,张少客气了,你叫我小刀就可以的。”

乒里乓啷……

众手下们,顿时人仰马翻的摔做了一团,小刀?开什么玩笑?长这么大,就还没有见过谁敢称呼刀哥为小刀的。

“哦,那好吧。”张子歌到是没有觉到什么不妥的,反而像是一个长辈一样的,拍了拍刀哥的肩膀,“小刀啊,不好意思呀,今天把你的小舅子给揍了一顿。”

“没事没事,这小畜生平时就喜欢仗着我的名号,欺行霸市,我早就想要好好说说他了,您张少肯出手教训他,那是他的福气。”

哐啷……

王丰刚刚才从地上爬起来,听到了刀哥的话后,脚下一个趔趄,又是摔倒了下去。忍不住的在心中哀嚎:“姐夫,听你这意思,我是生的贱呗?被这四眼仔揍了一顿,还得眼巴巴的感谢他呗?”

刀哥听不见他的哀嚎,却是一把将他小鸡仔一般的提了起来,拉到了张子歌的面前,一脚踹在了他的膝关节处,“还不跪下去给张少磕头认错?”

王丰脸上的血迹还没有干,眼泪却是流了出来,血水与泪水糊在了一起,花脸一样的跪在了张子歌的面前,他虽然此时心中有一万个不甘,却也不敢违逆刀哥的意思。

只能将脑袋磕得梆梆作响,“张少,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是我有眼无珠,是我不识泰山,您大人有大量,就原谅我这一次吧张少……”

王丰虽然嚣张跋扈,可是张子歌其实也并没有将他放在心上,之所以刚刚选择留下来,只不过是因为认出了长毛,于是临时兴起,就想着通过长毛和王丰将刀哥给引出来,正好顺便将洛芊芊的事情,彻底的了结掉。

可以说一切都是在按着他所预料的一切在发展,只是唯一出现的一点偏差,是刀哥对他的态度。

张子歌不认识什么张少,但是估摸着这个能让刀哥都自称小刀的张少,应该是一位很牛逼的人物,而且应该还和自己长得差不多,既然这样,自己也就没有必要再去强行解释什么了,不如将计就计。

想到这里的时候,张子歌大度的挥了挥手,笑道:“其实吧,也就是一点小误会而已,既然王总这么诚恳的向我道歉了,那我也就宰相肚里能撑船,不和你计较了吧。”

噗……

王丰没有磕头磕死,却是差点被张子歌的话给一口噎死,强忍着喉咙里喷涌而出的一口老血,挤出一副比哭还难看的笑脸,“多谢张少,多谢张少……”然而又转头眼巴巴的望向自己的姐夫,刀哥。

刀哥看着自己这个没出息的小舅子,气就不打一处来,一脚踹在王丰的肩膀上,将他踹翻了出去,吐了把吐沫,“没用的东西,张少发话,还不快滚?”

“是是是,我滚我滚……”王丰忙不迭的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只不过眼中却闪过一丝怨毒的光芒,叼你老母的,此仇不报非君子,四眼仔,你给老子等着瞧。

长毛看到王丰惨兮兮的模样,忍不住的在心里感到一阵庆幸,还好自己聪明伶俐,先前忍住了一直没有动手,否则此刻哪还能安然无恙的站在这里?

刀哥挥了挥手,示意众马仔们退下,“张少请坐,张少请坐……”

张子歌点点头,大马金刀的坐了下去,嘴上叼了一根香烟,还没来得及点上,刀哥已经心领神会的‘啪嗒’一声,将火送了过来。

张子歌老神在在的吸了一口,好像这才想起什么,“你也来一根儿?”

刀哥十分恭敬的轻轻一推,“张少,我不会这个的。”

张子歌多少感到有些诧异,“你混黑社会的居然不会抽烟?那和做小姐的不会吹箫有什么区别?”

刀哥被张子歌的话,说的有些郁闷,心说,你这个道理是不通的,混黑社会的不一定就要抽烟,就和贩毒的人,往往自己是不会吸毒的一个道理。只不过嘴上却解释道:“我有支气管炎,已经戒烟很多年了。”

“哦。”张子歌恍然,吐出了一口浓浓的烟雾,呛得刀哥忍不住的咳嗽了起来。

刀哥被呛得很郁闷,却不敢说什么,只是小心翼翼的说道:“张少来S市居然都不提前通知一声,也好让我一敬地主之谊呀。”

张子歌本来就是将计就计,李鬼拌李逵的,根本就不知道所谓的张少到底是哪路神仙,听了刀哥的话,也只有应付的笑道:“刀哥是个大忙人,我怎么好随便打搅呀。”

“张少这是说的哪里的话,您身为青龙少主……”他说到‘青龙少主’这四个字的时候,眼神之中似乎带了一丝深意,见到张子歌依然不动声色,继续说道:“能为您效力,那是我小刀几世修来的福分。”

“是吗?”张子歌不停的吞云吐雾,呛得刀哥忍不住的往后缩了缩脖子,刀哥一直注视着张子歌脸上的神情,似乎想要从他的脸上看清楚什么东西一样,只不过看了半天,也只能遗憾的放弃。

因为他只是看到了一片缭绕的烟雾,好不容易的将视线穿过了烟雾,看到的,也只有一副厚厚的镜片,却看不清楚张子歌此时真正的神情。

觉醒之隐者无双》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觉醒之隐者无双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小说 萌系爱妻太难训 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萌系爱妻太难训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小说:萌系爱妻太难训目录预览:第八章决定离婚第九章著名影星第八章决定离婚陆钦江不知道自己是中了什么邪。明明他来的路上势在必得,此行的中心目的就是不惜一切代价,无视林芷白的意愿,她签也得签,不签也得签,他绝对无法忍受和这么一个荒淫又无耻的女人一起生活。可是过程的意外顺利和林芷白态度的意外轻飘让他所有准备好的应对化为浮云,那感觉,仿佛蓄积了全身的力量,最后却一拳打在棉花上。于是,他并没有像之前意料的那样,因为离婚的成功而获得内心的轻松。相反,有种落空的不爽感

  • 小说 三世六道 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三世六道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小说:三世六道目录预览:第八章修真世界第九章丹药堂第八章修真世界叶笑泉被掌门王天尘带到了山顶,这里空气清冷,让人牙关打颤,但是那众多修行弟子,却是一个个热汗呼呼,在脸、脖子上留下一道道的痕迹。他们都是有些惊讶的看着叶笑泉,不知道他怎么会被掌门带回来,但是惊讶归惊讶,恭敬还是要有的。“恭迎掌门!”无数弟子收起招式,对着王天尘躬身抱拳行晚辈之礼。“起来吧,这位,以后就是你们的小师弟了,嗯……炼丹的,我先去给他说说修真者的世界,你们继续修炼,不可懒惰!”“是!”在一

  • 小说 媚乱天下:妖孽王爷别乱来 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媚乱天下:妖孽王爷别乱来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媚乱天下:妖孽王爷别乱来目录预览:第8章心愿第9章淡香第8章心愿无声,四周静寂的连蝉也打盹去了,她的手依然还在他的手心中,暖热的已泛起了汗湿。芸若有些不自在了,他与她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一起携手的消失众人的视线中了,虽然她是蝶恋水榭的头牌没错了,却也正是这身份让她不自在,她可以不在意自己的名声,却不可以不为着明书着想,他只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生意人呀,又何苦要卷入她的世界里,这一想她立刻就下意识的挣开了他的手,“明书,这样不好。”明书淡雅一

  • 小说 我是武大郎 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我是武大郎最新章节在线阅读书名:我是武大郎目录预览:第八章王庆初现第九章退敌立威第八章王庆初现武植的话刚说完,一阵娇笑声音就从木台后面传了出来,鲜落霞和云颜从一个丫鬟掀起的布帘后走了出来,鲜落霞还在捂着嘴偷笑着,云颜上前两步笑道:「武公子果然文采飞扬,云颜实在是佩服。」云颜话音刚落,鲜落霞便娇笑道:「想武公子人长得不怎么样,这诗词倒是写得很不错,嗯!歌唱得也很好!」一提到自己的长相,武植不由得面色微变,可是再一看到鲜落霞那娇憨可爱的容颜,恼怒之情顿时消散地无影无踪,长长地叹了口气,坐

  • 小说 总裁在上,女佣在下 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总裁在上,女佣在下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小说名字:总裁在上,女佣在下目录预览:第八章见到大世面第九章身华丽大变第八章见到大世面又到了一年一度的交际舞会,夏小茜还清楚的记得去年的交际舞会,那时的她以最好的成绩考进了这所学校,可她却连参加这交际舞会的资格都没有。而今年,她却因是冷凌傲家的佣人身份,轻而易举的参加了这次的舞会。原本,对于这次舞会自己能否参加,夏小茜根本就不在意。反而,楚熙却很是在意。高中三年,就只有三次舞会,第一次已经与她错过了,他不想再错过。所以,楚熙去找了表哥冷凌傲。因为,他

  • 小说 一笑倾城:老公大人宠不停 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一笑倾城:老公大人宠不停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小说书名:一笑倾城:老公大人宠不停目录预览:第八章你和顾爷什么关系第九章安然,找死呢第八章你和顾爷什么关系“安夏,你和顾安城什么关系?”杨蔓走出来,看着一脸愤怒的安夏,小声问道。传闻中一向不近女色的顾安城居然和安夏贴得那么近,两人的关系看起来很亲密。该不会安夏什么时候攀上顾安城了她不知道吧?“我和他没关系!”两人睡了一觉,这算有关系吗?“那你的摄像机怎么在他那儿?”“我也不知道!”她是真的不知道摄像机怎么会在顾安城手里。不过,她现在应该关心的是

  • 小说 撒旦索情:女人别想逃 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撒旦索情:女人别想逃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小说名:撒旦索情:女人别想逃目录预览:第八章第九章第八章手机突兀的响个不停,罗齐接通电话,是一位患者家属:“宋小姐,您好,嗯,汪女士怎么了?嗯,好,我今天在医院,可以,到了你给我电话。”刚挂断电话,凌如兮又收到一条短信。她没太注意的打开,“小东西,别忘了你今晚该尽的义务。”凌如兮一怔,心咯噔一响,握紧手机的手指变得突兀,脸色唰的变白,她惊颤,以为可以幸免逃过几天,却没想到那个男人却以迅耳不及掩耳之势。义务?床奴?金钱?她已经陷入了不堪回首的旋窝之中

  • 小说处处繁花处处锦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处处繁花处处锦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小说:处处繁花处处锦目录预览:第八章揭发罪行第九章打入冷宫第八章揭发罪行温如歌听到这长长的一声,眼皮子一直在跳,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她拢眉看向渐行渐近的北唐修,想到他昨晚的暴行,心里不是滋味。他冷沉着一张脸,凤眸像是侵染了浓墨一般,汹涌澎湃。他看着自己……竟然带着浓浓的恨意。她对上他的目光,心头狠狠一怔。徐莹莹上前,道:“皇上,你可来了,臣妾现在就揭发姐姐的罪行!”“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她正不解的时候,没想到周围上来两个粗使嬷嬷,直接用力的抓住了她

  • 小说 青春无悔 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青春无悔最新章节在线阅读书名:青春无悔目录预览:第8章全班第一第9章夏雪的背景第8章全班第一“我没钱。”我双手一摊,淡淡的说道。我本来就没钱,就算我有钱我也不会便宜你,我的心中如是想着。话音未落,李刚身边一个长得很奇怪的男生,一个和身体稍微不对称的大头圆滚滚的,他一马当先冲了出来朝着我脸就是一巴掌,同时嘴里骂骂咧咧的说道,“艹你么的,没钱不会去搞啊?我管你特么的是要钱还是坑蒙拐骗得来的钱,反正我们只要钱,你要是搞不到钱我们就弄死你!”李刚冷眼看着那个大头男生的一举一动,直到骂完之后他

  • 小说 绯色公主 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绯色公主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小说:绯色公主目录预览:第八章等我死了再考虑第九章我们私奔吧第八章等我死了再考虑虽然小姑不喜欢我,可我并不讨厌小姑。毕竟她把我养到这么大,也没故意不给我吃的喝的,所以不管小姑怎么使唤我,我都不会生气,都会尽量听从她的意思。不过,就算是对我恩重如山的小姑也不能侮辱我去世的父母,无论是谁都不行!“呵?怎么,我说错了么?”小姑哼笑的看着我,“你爸你妈两个人开车出门,为了避开一个闯红灯的自己撞墙死了,还一死死两个!把你这个拖油瓶丢给我!这不是只有傻子才会这么做吧?”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