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诸界起源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1/19 3:28:43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诸界起源

第三章 皇甫凡柔

罗沙城向北一百里,一片枯黄的草原中间裹夹着一个安静的湖泊,湖水清澈,纹丝不动。推荐xbxys.com

黑衣人站在湖边,湖水中却看不到他的倒影,似乎他连影子都没有。

他呆呆的站了许久,而后慢慢的升起,停在了离地面一丈余高的空中,随后他张开臂膀,凝神屏息。

方才还一片静寂的湖面突然起了微波,渐渐的这波浪越来越大,最后湖水转了起来,湖中间出现了一个几米深的漩涡,漩涡中不停的冒出一丝水清色的光芒。

漩涡转的越来越快,黑衣人落回地面,“啊!!!”他大吼了一声,响声震彻天地,湖周边的几块青石都被震裂

话音刚落,一道清光从漩涡中射向天空,在空中一个翻腾之后,落在了黑衣人面前。

这是一个一袭淡青色衣裙的少女,衣袂飘飘,宛若天仙。

她跪在黑衣人面前,欣喜而恭谨。

“属下皇甫凡柔参见魔尊,多谢魔尊耗费法力将我从封禁之中救出!”

一直以冷峻面目示人的黑衣人脸上飞快的掠过一丝笑意,而后又恢复了那副冰冷的模样。来自http://www.xbxys.com/

“起来吧凡柔,这么多年,委屈你们了,只是我尚未找到你姐姐凡羽的流落之地,恐怕她还要再忍受一段时间。”

“魔尊切勿自责,咱们一定会找到我姐凡羽的流落之地,冷无欢这个叛徒,枉费魔尊用心栽培他,他竟然勾结神族暗算我们,将我们流放到异界,不能返回天魔岛,还好天佑魔尊,让魔尊得以从异界魔狱脱身,待我们有朝一日凑齐了神兵神兽,打破封禁,重返天魔岛,定要好好与他算算这笔账。”

“这是自然,有些事情你还不知,当日我被神族封禁在异界魔狱,涅槃剑坠落到了乌州,被孔雀城的城主拾得,被他称为诛魔剑,这些年一直由历代城主佩戴,前些日子鬼狼率狼人袭击了孔雀城,想夺走此剑,依此看来,冷无欢似乎已经知道涅槃剑的下落了。”

听罢黑衣人的话,皇甫凡柔摆出一副来的正好的架势。

“哼,我正为不能回天魔岛报仇而怒火中烧,谁料他们自己先来送死了,虽然不是什么大角色,杀他几个也能稍稍消除我的火气。”

黑衣人仰头看了看天空,一脸的杀气。

“上次我把鬼狼放走了,不出意料的话,西公爵该来了,咱们兵分两路,我去寻凡羽的下落,你即刻动身前往孔雀城,务必要保住涅槃剑。小百姓养生网还有,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你还是称此剑为诛魔剑好了,除此之外,也不要让西公爵伤了皇无极与周谦公的性命。”

虽然皇甫凡柔不知道皇无极和周谦公是谁,也不明白教主为何要留他们的性命,但她还是一口答应下来,至于这些疑问,她自会一一弄清楚。

“是,魔尊多多保重,属下在孔雀城静候魔尊佳音。”

话落人去,只留下枯黄的草原和清澈的湖泊,人来人去,花开花落,最后终究还是一片寂寥。

领了魔尊号令的皇甫凡柔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在附近的小镇中打听到孔雀城的位置后,便催动起法力,全速往那赶去,路上的行人只觉得身边有清风吹过,丝毫看不见她半分。

只是当她赶了半日路,经过一处酒楼的时候,猛的停了下来,惊讶的望着酒楼门口正在招呼客人的那个年轻人。

他大概有十六七岁的模样,绑了一个冲天斜马尾辫子,一身粗布衣服丝毫没有掩盖住他身上透出来的那股子古灵精怪的劲儿,这小二,像极了一个故人。说明http://www.xbxys.com/

见有人停在了自家门口,这小子甩了一把手里的抹布,卖力的招呼了起来。

“这位仙女姐姐,赶路累了进店打打尖歇息歇息吧,小店刚上了几样清淡的小菜,一定合您的胃口。”

听了这小子话,一心着急赶路的皇甫凡柔竟然鬼使神差的打算停下来与他说上几句话。

“你这小二倒是有趣的很,别家的店都只顾着嚷嚷自己有什么山珍海味珍馐美酒,你却在这里喊什么清淡的小菜,我看是老板缺了你的工钱,你在这给他使坏呢?”

小二听后嘿嘿的笑了,天真烂漫中又带了点“老江湖”的味道。

“仙女姐姐,我看您这打扮和气度,绝对不是喜欢胡吃海喝的人,那是土财主的做派,老话总说什么…哦,想起来了,仙女儿不食人间烟火,我觉得您就是活仙女呢,一定是喜欢吃点清淡的东西咯。”

这小二的几句话虽说是奉承,却说的十分真诚,皇甫凡柔在心里思量了一下时间,觉得天黑之前足够到达孔雀城,便决定在这里吃几口东西歇息一下。

进了店,落了座,皇甫凡柔也不点菜,小二也不拿菜单,直接给她上了两盘新鲜的小菜和一小碗清汤面。诸界起源小说txt全文阅读

“嘿嘿,仙女姐姐,您看这些东西可还合您的胃口?”

“嗯,好极了,你也坐下与我说说话吧。”

这小二刚坐下说了没两句话,掌柜就在柜台后面嚷嚷了起来。

“小二,你在那干嘛呢,又偷懒,还耽误客人吃饭,去去去,赶紧滚出去给我多拉点客人回来。”

话音刚落,皇甫凡柔就甩给了他一大锭金子。

“这点钱你收下,就当给小二告假一天,怎么样?”

掌柜的抓过这金子握在手里,笑的眼都合成一条缝儿了,干了这么多年的酒楼生意,他还没见过这么大锭的金子呢,这金子都够他干上一整年生意的积蓄了。

“哎哟客官您可真大气,您说什么就是什么,我给小二一天,不,我给他两天假,这小子没白养,总算给我拉了个财神回来哟。”

打发了掌柜的,终于能和这小二安安静静的说上几句了。网站xbxys.com

“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了,怎么跑这饭馆里来当了小二呢?”

“嘿嘿,我没名字,我就叫小二,今年十六啦,我是掌柜的从路边捡来养大的,这店就是我的家。”

看到他一脸嬉笑的说着自己的凄凉身世,生性善良的皇甫凡柔觉得有些心酸不忍。

“真是个苦命的孩子,恰好我在乌州也没几个亲人,你要是愿意的话,就把我当姐姐吧。”

“愿意,愿意,他一百个愿意,小二,你还不赶紧叫姐姐,今天不做买卖了,我亲自下厨弄一桌像样的饭菜来招待你刚认的姐姐。”

说这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掌柜的,原来他一直在竖着耳朵听皇甫凡柔他们的谈话,不怪他这么上心,谁能对出手就是一大锭金子的客官不上心呢?眼下她还要认自己养大的小二当弟弟,这可真是撞上金山了。

皇甫凡柔不悦的瞟了掌柜一眼,吓得他马上闭了嘴,只一个劲儿的冲着小二使脸色,意思大概是你要敢不认这个财神当姐姐,老子就要打断你的狗腿。

其实他完全没必要这么紧张,因为就小二自己而言,是发自内心的喜欢皇甫凡柔,他是掌柜的养大的,掌柜夫人早早就去世了,没能给掌柜的生个一男半女,只剩下他俩相依为命,这小二做梦都想自己能多几个亲人。

“我愿意!”

“哈哈,好弟弟,姐姐名字叫皇甫凡柔,你就叫我凡柔姐姐吧,我家中还有一个凡羽姐姐,还有一个…,额,还有一个大哥哥,等有机会我再带你去见他们。”

见这门亲戚认下了,掌柜的脚底生风一样从柜台里跑了过来。

“哎呀,这可真是上天注定的缘分呐,我说刚才您一进门我就觉得格外的亲切,原来咱们命里注定就是一家人呐,你们姐弟俩聊着,我这就去厨房做菜,咱们爷仨好好庆祝庆祝。”

“且慢,掌柜的不用麻烦了,我有急事在身,日后再庆祝也不迟。”

“哎呀,凡柔姑娘要去哪里?你不要着急,邻家打铁铺的老高有一匹上等的快马,等咱们吃过饭,我去找他借来,保准不耽误你的行程。”

马?皇甫凡柔无奈的轻笑了两声,她的风行术可不是这些寻常家畜能比的上的,只是一时半会儿的,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

“小二弟弟,你我今日相见,便是缘分,本来应该多陪你几天,只是姐姐去孔雀城有要事,等事成之后,我再回来看你,掌柜的,这点钱你收下,就当是我替小二弟弟孝敬你的了。”

见到凡柔又掏出的几锭金子,掌柜的乐的都有点语无伦次了。

“哎哟喂,这可怎么谢您,这位客官吶,不不,凡柔姐姐啊,不对不对,凡柔姑娘啊,小二有您这么个弟弟,哎呀呀,你看我高兴的,都说不成话了,小二有您这么个姐姐,是他八辈子修来的福气,您有事尽管去忙,等回程的时候一定要来咱家店里多待几天吶,我们爷俩在家等着你。”

不同于掌柜的,小二倒是淡定的很,他很欣喜,但没失控。

“凡柔姐姐,你尽管去忙,弟弟在这里等着你回来,有什么需要弟弟帮忙的,我一定帮你做到。”

“哈哈,你还是好好照顾店里的生意吧,姐姐先走一步啦。”

看着凡柔的背影消失在街角,掌柜的乐的蹦了起来,他高兴的推了一把还站在原地有些伤感的小二。

“来来来,小二啊,把你肩上的抹布扔了,别耷拉着脸啦,别看啦别看啦,她早就走远了,我跟你讲,咱爷俩总算交上好运了,今儿个咱们也不做生意了,关上门,我去弄几个好菜,咱爷俩好好庆祝庆祝。”

“掌柜的,你说凡柔姐姐还会回来么?她不会真的是仙女下凡吧?会不会以后再也不来了?”

“呸呸呸,胡说八道,哪有什么仙女,别听那些算命卜卦的胡说八道,她要是仙女,我就是仙人转世。”

“狼人都出现了,说不定也会有仙女呢?”

“放屁,咱们这里谁见过狼人?这还不是那些外地的江湖骗子编出来吓唬人的,哼,这些人吶,放着太平日子不过,整天就会妖言惑众,早晚有一天皇无极城主会下令把他们都抓起来,咱们城主眼里可是揉不得沙子。”

“恩,但愿凡柔姐姐能早点回来吧。”

第四章   &nbs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皇甫凡柔已经踏进了孔雀城的大门,街道上依旧热闹,只是巡夜的士兵多了不少。

  被封禁多年的皇甫凡柔打心底喜欢这种热闹祥和的气氛,她在心里暗自觉得可惜,她那刚认识的小二弟弟恐怕还没来过孔雀城呢,等有机会,一定要带他出来见见世面,也不枉白认了她这个姐姐。

  孔雀城的守卫用固若金汤来形容是再恰当不过了,但让皇甫凡柔惊讶的是,皇无极竟然把绝大多数的兵力部署在了皇城之外靠近民居的地方,整个皇城只象征性的留下了一支卫队,这不免让她对这位城主马上心生好感,活了这么多年,除了自家的魔尊,她还是第一次见有人把这些寻常百姓的命看的这么重,这让她更加确定,魔尊让她来保护孔雀城自是大有深意的。

  赶了这么远的路,孔雀城的情况也摸清楚了,腹中也有点饥渴了,她沿着街巷慢慢走,想要寻一个馆子吃些东西。馆子还没找到,倒是在一个街口看见围着黑压压的一片人,古灵精怪的皇甫凡柔哪能错过这种热闹,她马上挤了挤去,想要看个究竟。

  在人群中间的,是个行医的老头,虽然是夜里,他仍旧戴了一顶草帽,因此围观者并看不到他的相貌。此刻他正端坐在那里给一个腿摔折了的小孩疗伤,这孩子正疼的哭闹个不停,只见这老头从身边的背篼里拿出一贴药膏,在一边的蜡烛上烘烤了片刻,然后贴在了小孩的腿上,随后又轻轻拍打了几下。这孩子试探性的动了动腿,似乎已经全然无恙了,他咯咯的笑了起来,一边的父亲跪下来给这老头磕起头来“多谢老神仙,城里的医馆我都跑遍了,都说这孩子的腿没救了,幸好等到您老人家,我给您磕头了。”

  皇甫凡柔看的有些疑惑,便向一边的大姐打听个究竟,原来这是个行走江湖的游医,几十年来,每月十五日的晚上,都会来孔雀城的这个街口给民众治病,从来都是手到病除,而且分文不收,大家不知道他从哪里来,离开后又会到哪里去,久而久之,大家都习惯称呼他为“老神仙”,而且听这大姐说,这老神仙最厉害的还不是治病,而是卜卦,只是他极少会答应别人卜卦的请求,时间长了,大家似乎只记得他是个神医了。

  听罢这大姐的话,皇甫凡柔倒没有觉得有多稀奇,她在天魔岛时便知道,乌州大地上有不少的能人异士,这些人最拿手的便是医术和卜卦,在她看来,这些小把戏拿来糊弄一下寻常百姓还可以,对于她这种法力高深的魔族人来说,简直是小儿科。不过这老头行的都是善举,这倒是让她有几分敬佩。

  又看了一会儿,她便找了个馆子开始打发早就咕咕叫的肚子,几碟小菜刚上桌,刚才给人治病的老神仙也走了进来,此刻店里已经满桌,征得了皇甫凡柔的同意后,店小二把老神仙领到了桌边。

  “这位姑娘,老朽多有打扰了,请多担待。”

  沙哑苍老的声音从草帽下传来,好像他已经非常疲倦了。

  “客气了,老人家施药行善,被大家奉为活神仙,能与您同桌而坐,是我的荣幸。”

  “呵呵,姑娘过奖了,听姑娘的口音,不像是本地人,想必来此地有要事吧?”

  “哈,果然名不虚传,方才听街上的大姐说,您老人家极善卜卦,我来此地的确是有要事,前景如何,可否劳您老人家大驾给指点一下?”

  老头拿起酒盅来一饮而尽,随后把酒盅抛向桌面,那酒盅也奇了,悬浮在桌面之上转了好一会儿才落下,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仿佛是玉石碰撞的声音。

  “呵呵,烛火之光岂敢与星辰争辉?恕老朽无能,实在看不透其中奥妙。”

  看不透?若是真看不透,他就不会把自己比作烛火,将皇甫凡柔比作星辰了,这老头的卜卦之术简直到了能窥探天机的境地。只是既然他不肯说破,皇甫凡柔也不便再多问。

  “老人家过谦了,算不出来也罢,倘若前程如何都已知晓,也是无趣的很。”

  “呵呵,姑娘如此年纪便有此等心境,老朽佩服,天色不早了,老朽还要赶到城北的寒山寺借宿,就不叨扰姑娘用饭了,告辞。”

  “天黑路暗,您老人家慢走。”

  这老头带上几个店里刚做的饼子便走了,看着他离去的样子,除了略显疲惫并无其他特别之处,皇甫凡柔结了账,悄悄的跟了上去,因为这老头刚才的卜卦术,像极了魔族的观天法术,若真是如此,此人一定是魔族中人,乌州大地上除了她与魔尊之外难道还有别的魔族人?这可不是小事,她一定要跟上去搞清楚这老头的来历。

  这老头一路上走的很是急切,直到接近寒山寺山脚才在路边的一块石头上坐下来歇息。趁着这空隙,皇甫凡柔仔细打量了一下周边的环境。

  寒山寺坐落在山的最顶端,寺院周围皆是参天巨松,仔细听时,这寺院后面似乎有些水流从高处落下发出的轰鸣声,想必这寺庙之后是断崖,断崖之上有一瀑布吧,如此看来,这寺院建的倒是山环水绕,颇有几分灵气了。

  本以为这老头吃完了饼子便会去寺中借宿,没想到他竟然端坐在石头上打起座来,大有一副要在此处坐到天明的架势,皇甫凡柔也不动声色,只是远远的看着他,生怕错过什么景象。

  这一坐就是几个时辰,今日正值十五,空中之月由缺到涨,眨眼便是一轮圆月了。皇甫凡柔正在心里嘀咕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突然发现林中一个黑影窜了出来,仔细一看,是一个长相颇为英俊的公子。

  他笑吟吟的走到离老头几丈远的地方停了下来,手里摇着一根杂草,倒是自在的很。

  “老人家,咱们又见面了,别来无恙啊?”

  “有劳公子挂念,老朽一向都好。”

  “呵呵,老人家,您这又是何苦呢?我被巫师诅咒,每月十五月圆之夜才能现身,您倒好,每逢此时便跑这山下与我作对,我都跟您说了几百次了,我去寒山寺是为了拿回我们族人的宝物,又不是抢别人的东西,又不会伤了谁的性命,这么多年了,您怎么就是不信呢?您就行行好,放我过去,日后我们神羽族定会报答你的大恩大德。”

  这公子说的情真意切,但是并没有打动这老头。他捋了一下胡须,轻声说道:“老朽并非刻意与公子作对,公子也不必瞒我,你要取的宝物正是封禁神羽族族长的关键所在,若此封禁被打破,对神羽族和整个乌州都是一场灾难,对于神羽族的往事,恐怕公子也知之甚少,我也不便多说,所以,公子还是请回吧。”

  见老头不肯让路,这公子摇身一晃,手里的杂草已经变成一把利剑。

  “又是这样,那沐风就只能再一次向老人家讨教几招了,看剑!”

  原来这公子名叫沐风。

  说罢他便举剑刺了过来,只是他眼神实在有点问题,没等到老头跟前,自己先让地上凸起的石头绊了一跤,差点摔个狗吃屎。

  “哎呦…..”

  他喊叫着,眼看就要摔在地下,在石头上坐着的老头飞身而起,用手中的拐杖往他腰上一拨,将他扶了起来,而后马上又闪回石头上。

  经过这么一折腾,沐风也不好意思举剑再刺了,人家以德报怨,自己总不能得寸进尺吧。

  “嗨,算了算了,谁知道让这石头出来搅了兴致,今晚不打了,沐风多谢老人家出手相助,您也早点歇着,咱们下月十五再会吧,到时候我可不会手下留情了,哈哈,保重!”

  说罢他随手一摇,手中利剑又便作枯草,随后冲这老者微微一笑,摇着枯草哼着小调沿山路走了。

  老头看着他离去,轻叹一声,随后便保持打坐的姿势,一直到天色泛白才缓缓离去了。

  这晚发生的一切可让躲在一边观看皇甫凡柔有点摸不到头脑了,还没弄清楚这老头的来历,又跑出来一个神羽族,而且那公子的法术看起来似乎有些眼熟,仔细想时又想不明白了,这小小的乌州大地上竟然有这么多奇人异士,看来自己还是不要到处乱走了,谨遵魔尊的吩咐保护好孔雀城才是最重要的,至于这些疑惑,闲暇之时再去探究也为时不晚,想到这里,她催动法术,向着孔雀城凰城的方向飞速赶去

第五章   发榜招贤

皇甫凡柔一路不敢停歇,直到赶到孔雀城皇城附近,发现没有什么异样才放下心来。

  听到街上的人纷纷议论城主发榜招纳能人异士,她便跟随这这些人来到了城内发告示的地方。

  只见城墙上贴了张巨幅的榜文,红底黄字,内容无非是为了保境安民,城主要招贤纳士,有意向者可以到皇城卫戍营地报名,三日之后会进行统一的考核,择优录取前五名,一旦录取,则会封官进爵,荣华富贵,落选了的,也有银子可拿,总之只要你觉得自己有什么能耐,尽可以前来一试。

  贴榜的两个士兵一边敲锣一边卖力的吆喝着,让大家不要错过这难得的机会,围观的人议论纷纷,不过大都是感慨自己没什么拿得出手的本事,否则这种咸鱼翻身的大好机会,任谁也不会放过。

  皇甫凡柔在心里嘀咕了一会儿,会意的笑了。魔尊让自己保护孔雀城,还让自己保护皇无极与周谦公,她正愁没机会接近他们,现在好了,机会来了,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她径直去了皇城卫戍营地,谁料在报名的时候碰了一鼻子灰。负责登记报名的士兵看她一副柔弱的样子,只当她想来混点银子花,便让几个士兵要把她轰出营外,她哪会打退堂鼓,赖在账外就是不走,这一幕让一个年轻公子看到了,便上来给她打圆场。

  这公子手提一把长剑,眉眼之中透出一股英武之气,想必有些能耐。

  “几位士兵大哥,今日你家城主发榜招贤纳士,又不曾说过女人不得报名,你们这样阻拦,岂不是有违你家城主的旨令?再说了,人不可貌相,这位姑娘看似手无缚鸡之力,说不定就是世外高人呢,你们如此怠慢,就不怕你家城主怪罪下来?”

  “放肆!!!”

  一声低沉的怒喝,一位身材魁梧,不怒自威的将军从营帐里走了出来,眼下虽无战事,但他仍旧是甲胄在身,长刀在侧,可见他是个治军极其严谨的将领。

  “这位公子口口声声“你家城主”,难道你不是乌州大地之人?我孔雀城已统一整个乌州,城主更是以仁德治理天下,四方百姓无不称颂,难道你仍藏有反叛之心,至今不肯归附?”

  不怪这将军对这种有“叛国嫌疑”的言论如此敏感,他家几代为将,深受孔雀城的恩惠,在孔雀城与罗沙城的决死之战中,皇无极更是舍身替他挡下了一箭,从来都是臣救君,谁曾见过君救臣?这特殊的经让他对皇无极产生了一种近乎狂热的忠诚,而皇无极对他也是异常的信任,否则也不会将保卫皇城的皇城卫戍营交由他掌管。

  “哎呀,哪里哪里,将军言重啦,谁不知道城主心怀天下,仁爱慈厚,我敬仰他还来不及呢,哪敢有一丝不敬,这不,今日我便是来报名为国效力的,您可千万不要错怪了好人呐。”

  听罢公子的话,这将军脸色才算好看了一些,他正要说些什么,眼睛余光向左边一瞟,马上跪了下去。

  “参见周大人,您老人家怎么亲自来了?”

  来者正是周谦公,他手持拐杖,只身一人,如不是这将领的举动,任谁都以为这这只是个寻常的老头。

  他捋了捋白花花的胡子,轻声笑了。

  “呵呵,李将军请起,城主发榜招贤纳士,这是关系到孔雀城国运的大事,恰好我闲来无视,便过来凑个热闹,你只管忙你的军务,不必理会我。”

  李将军站起身来,不失庄重又极为恭敬的说道:“周大人客气了,城主把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我,我生怕出一点纰漏,有您老人家来指点一二,我总算可以缓口气了。”

  周谦公还是那副安详的模样,面带笑意的看了皇甫凡柔与那公子一眼。

  “李将军,海纳百川,有容纳大,城主既然决定招贤纳士,我们就该把心胸放宽广一些,不要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误了城主的大计,昨日城主还跟我提起,说李将军你忠勇无双,能识大体,眼下正是多事之秋,李将军可不要辜负了城主的期望。”

  看来周谦公方才已经听到了他们几人的谈话,有意要点拨一下李将军。

  听得此话,李将军再次跪了下来。

  “城主厚恩,李仲永世难报,请周大人放心,属下一定恪尽职守,不负城主之托!”

  “恩,如此便好,我还有些事要与城主商量,就先走一步了。”

  “属下恭送周大人!!”

  直到周谦公消失在营外,李仲才站起身来,连皇无极对周大人都是极其恭敬,他更不会有一丝的懈怠。

  他略有歉意的干咳了一声。

  “咳.咳咳..两位快去报名登记吧,不要误了正事,报名之后多做准备,三日之后便要考核了”。说罢他便回自己营帐去了。

  凡柔二人顺利报名,而后在营外拱手告别。

  “皇甫凡柔多谢公子为我说情。”

  “姑娘客气了,我看咱们该谢那周大人才是,我原本想着无事可做,报名来消遣一下,今日见了这周大人如此谦逊,倒真想替孔雀城卖份力了,只是还有一句话,沐风不得不说,皇无极乃铁血强主,他发榜招人非同小可,擂台之上,刀剑无眼,姑娘可不能视若儿戏呀。”

  敢情他也觉得皇甫凡柔是来凑热闹的,不过他说的话凡柔完全没听进去,因为他听到了两个字“沐风!!”

  世上竟然有这么巧的事?难道这公子就是昨夜在寒山寺与那老者对峙的沐风?昨夜天色暗淡,她没看清沐风的模样,但这声音却是一模一样的。可是沐风亲口说过,自己被巫师诅咒,每月只有十五夜里才能现身,今日已是十六,他为何还能现身?亦或者,压根就不是同一个人?

  “凡柔姑娘?凡柔姑娘?”

  见凡柔有点发蒙,沐风在她眼前挥了挥手。

  “哈哈,你果然是来凑热闹的,你看看,我这一说,都把你给吓懵了,你不用怕,虽然已经报名了,等考核之日,你不去就是了,榜文不是说了嘛,一切自愿,你若不去也不会有人来寻你的罪过。”

  凡柔咯咯的笑了,像一阵清脆的银铃声。

  “恩,我只当这个好玩,没想到差点闯了大祸,那凡柔就祝公子一战成名啦。”

  “哈哈,借您吉言”

诸界起源》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诸界起源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推荐

  • 陈燮君:新时代的文化自信从哪里来?

    十九大报告讲到文化,主要是两个关键词:一个是“文化自信”,另一个是“繁荣兴盛”。也就是说,要坚持文化自信,促进推动社会主义文化繁荣兴盛。怎样做到文化自信呢?怎样促进推动繁荣兴盛呢?主要是五个方面,首先就是要牢牢掌握在意识形态工作方面的领导权,坚持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加强思想道德建设,社会主义文艺的繁荣问题,推动社会主义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发展。这五方面,我想既是对十八大以来的文化工作的全面总结,是一种经验的积淀,更是对我们新时代社会主义文化繁荣兴盛的一种战略性部署。要实现中国梦,真正从全面小康走到

  • 释延洞:禅是一种精神信仰 武是一种民族灵魂

    “以禅入武,以武修性”千百年来,许许多多的武术传说,各式各样的少林武术人物事迹和故事,给少林武学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少林功夫是少林禅武文化的精髓所在,功夫不仅仅有强身健体的自卫作用,也在关键时刻是为其所信仰的精神力量所用。中华文化博大精深,少林禅武文化是中国文化历史长廊积淀下来的文化成果,它的存在也是任何一种文化无法比拟和取代的。“禅是一种精神信仰,武是一种民族灵魂”这是释延洞大师对佛教禅武文化的一种诠释。释延洞大师在中外文化交流中,保持自己“以武弘法”的特色,渊源有自的文化结构和本位将禅武文

  • 【小楼七绝】林岫:满眼常看花得意,胸中原自有阳春

    林岫,字苹中、如意,书室名紫竹斋。现任国务院参事室中华诗词研究院顾问,中央文史研究馆书画院院委研究员,中国国家画院院委研究员,中国书法家协会顾问,中国楹联学会顾问,中国兰亭书会顾问,北京文联副主席,北京书法家协会主席,北京文史馆馆员。重读焦裕禄事迹感赋(二首)二〇一五年九月化雨无私国士风,乐忧二字古今同。披肝沥血清勤事,政绩民生第一功。*种草固沙艰苦甚,排忧抚困僻山村。愿官都学焦书记,爱是真诚民是根。兰溪采风行吟(二首)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一日深山灵境喜无尘,园果青蔬日日新。满眼常看花得意,胸中原

  • “杜甫很忙”的杜甫,居然和一个四川人一模一样?

    转自封面新闻其实我们看到的杜甫并不是杜甫这个故事,还要从1952年说起。当时周恩来总理收到莫斯科大学来函,希望中方提供素材,以完成大礼堂的世界各国科学家拼贴像。时任中科院院长郭沫若认为,李时珍和祖冲之最为合适,但遍寻汇集古人画像的南薰殿和《三才图会》,都没有找到这两位科学家的画像。周恩来总理指示,“画历史人物,找蒋兆和。”于是,这个任务落到蒋兆和身上。蒋兆和(1904-1986)出生在四川泸州,是20世纪中国现代水墨人物画的一代宗师,当时,蒋兆和的人物画艺术造诣已经很高。李时珍从来没有过画像,样

  • 共赢2018——“洛贝集.我的超级英雄”2018年会盛典完美落幕

    2018年1月16日下午2时许,在海南博鳌亚洲国际论坛会议中心,“洛贝集·我的超级英雄”年会为来宾们呈现了一场兼备视觉、听觉与味觉的多重感官饕餮盛宴。辰贝基金董事长兼洛贝集·辰贝爱心扶贫帮困基金发起人王华兵先生、辰贝基金董事总经理傅茹女士、洛贝集副董事长宋刚先生、洛贝集商学院相关领导以及来自全国各地区的洛贝集代理商、分销商们共享年会盛宴。此次年会不仅是对洛贝集过去一年工作的总结,同时也是在十九大精神指导下,对2018年洛贝集事业的展望,以及对未来珠宝新零售的发展指明新方向。洛贝集副董事长宋刚先生

  • 沉香素牌的寓意竟如此美好

    沉香,它是经过动物咬和外力的创伤、以及人为砍伤和蛇虫蚂蚁等侵蚀,或在受到自然界的伤害如雷击、风折、虫蛀等,或者是受到人为破坏以后在自我修复的过程中分泌出的油脂受到真菌的感染,所凝结成的分泌物就是沉香。在世界上很多地方,沉香木是珍贵的香料,被用作燃烧熏香、提取香料、加入酒中,或直接雕刻成装饰品。沉香木又名沉水香。沉香木质硬,大多不沉于水,味微苦,燃烧时的浓烟散发出强烈香气,并有黑色油状物渗出。今天和风香堂跟大家谈谈沉香中最为特别的一种雕件:沉香素牌。说起来素牌这种雕刻形式,在历史上诞生的其实比较晚

  • 精工回纹珠-富贵不断头

    【精工回纹珠】工艺细致,精而细,细而清,是圆珠里简单而不失大气的一款,也被誉为“富贵不断头”的回纹雕刻件,高瓷果冻料,干净无暇,越盘越润,直径19mm,重:9.1g

  • 从许钦松山水画中的几个“度”,观其艺术创新

    许钦松,1952年生,广东澄海人。国家一级美术师,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1998年获广东省“五一”劳动奖章,“跨世纪之星”荣誉称号,2007年当选当代岭南文化名人50家。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广东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席、广东省美术家协会主席、广东画院院长、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政协书画室副主任,中国文联全委会委员、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生导师、中国国家画院院务委员、中国画学会顾问、广州美术学院客座教授、广州大学美术学院名誉院长,广东中国画学会名誉会长,并担任2010年广州亚运会开闭幕式艺术顾问,201

  • 故宫博物院藏丨大书家王铎来信,喜欢米芾书法睡不着觉

    清初大书家王铎行书墨迹欣赏《致梅公李年信札》,故宫博物院藏。此为米芾《行书三札卷》卷后王铎书法手迹,言其对米海岳书法欣喜欢爱,以至于喜爱的睡不着觉了。局部高清

  • 美国夏威夷华文作家协会受邀出席台湾关帝关夫人与现代社会国际学术研讨会

    (当代艺盟网讯)2018年1月12日,美国夏威夷华文作家协会受邀出席由台湾宜兰礁溪协天庙和中华关圣文化协会共同主办的台湾关帝·关夫人国际学术研讨会。美国夏威夷华文协会顾问蒋健先生作为嘉宾受邀出席并做发言。一起出席的还有夏华作协副会长连芸女士,夏华作协北京代表程稀女士,夏华作协特别助理沈璐小姐,夏华作协日本代表、读卖新闻驻台湾代表牧野田亨先生等。蒋健先生代表夏威夷众议院议长与夏威夷华文作家协会顾问佘贵人先生和会长叶芳女士感谢会议主办单位的邀请,佘议长因另有会议,叶会长因病未能参会均表遗憾,并预祝大